第091章事未了拂衣去

有一骑往快雪山庄而去,马蹄轻灵,面容清逸的年轻骑士戴了顶红狐皮帽,双鬓垂下黑白相间的两缕发丝,腰间挎了一柄乌鞘短刀,一人一马没有急于进入庄子,而是沿着春神湖边上的青石路板,下马步行。

正值晌午,日头温暖,冬雪消融,湖水澄清如镜,赏景行人络绎不绝,快雪山庄的变故让人目不暇接,传出一连串小道消息,当初真武大帝法相临湖之后,先是雁堡少主李火黎领着六百里加急的紧急军令,携带精骑扈从返回边境,随后是春帖草堂谢灵箴也离开庄子,尉迟良辅说是这位草堂的老前辈观湖有所悟,要回蜀闭关,此生有望跻身天象境。东越剑池李懿白也说要去迎接恩师宋念卿,不知所踪,快雪山庄原本想要凭借选举武林盟主这桩盛事提升山庄声势地位,三位正主相继离去,就要成为整座江湖的笑柄,可徽山紫衣女子的横空出世,一天之内连败十六位成名高手,一时间风头无二,隐约要趁势一鼓作气夺魁,让许多都已经离开庄子在返程路途上的江湖人士,纷纷调转马头车头,涌入快雪山庄,无疑解了山庄的燃眉之急。

若不近观细瞧,在这个人靠衣裳佛靠金装的势利年代,牵马而行的佩刀游侠儿在拥挤人流中并不起眼,能到快雪山庄的江湖人本就豪侠居多,大多借着门派背景或是自身名号在家乡即便不能富甲一方,腰缠万贯总是逃不掉的,湖边沿途满眼锦衣狐裘,不弄顶动辄几十两银子的貂帽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众多貌美女子都小鸟依人在豪侠身边,眼光游曳,暗中比拼身家,还一些个携带妻儿家眷出行的武林中人,这些人无疑底气更足,多是江湖一二流大帮派的嫡系子弟,那些半点都不怯场的俏皮孩子,不顾爹娘叮嘱,嬉戏打闹,好似穿花引蝶,可能这些孩子自己都不知道朝廷上有官家子弟和将种子孙两个说法,而他们就相当于江湖上的世家子弟,他们以后继承父辈衣钵行走江湖,显然要比其他人来得左右逢源,熙熙攘攘的青石板路上,充斥着久仰大名的客套寒暄,以及熟人相遇后的把臂言欢,几对父辈恰巧是世交好友的稚童稚女,很快就熟络起来,一起横冲直撞,欢声笑语,偶有被他们磕碰上的江湖人,便是往常性子暴戾的汉子,今天也不以为意地扬起一张粗糙笑脸,还友善地伸出去揉一揉孩子们的脑袋,孩子们伶俐弯腰低头跑过,他们身后一脸无可奈何的父辈则不忘对汉子抱拳微笑,双方清淡一些,就是一笑而过,要是玲珑一些,就会停脚互报名号,顺手顺嘴的,花不了一颗铜钱,也就结下了一桩可有可无的香火情,何乐不为。

几个结伴孩子像几尾欢快游鱼在人群缝隙中游走,愈演愈烈,他们有几分轻功底子傍身,兴致所致,无形中都用上了家学身法,不巧有人牵马停脚站在湖边,遥望烟波浩渺的春神湖,为首一个孩子在即将撞上马肚子时,双手一抓马背,灵巧翻过,继续前奔,行云流水,让人眼前一亮,颇有惊艳观感,后边一个垂髫丫头也依样葫画瓢,翻过马背,最后一个孩童就没这份功底了,可又不愿绕道而行,没能跃过,撞在了马肚子上,倒地不起,不知是吃疼还是自觉在青梅竹马的伙伴眼前丢了面子,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头顶红狐皮帽的年轻人闻声转身,松开缰绳,笑着伸手要去搀扶那孩子起身,那孩子抬头看了眼陌生人,兴许是觉得他的笑脸是在嘲讽自己,哭得更加撕心裂肺。

年轻公子哥大概是劣马劣皮帽,没能有几分富贵气,才会如此笑意和煦,略带歉意,面对几乎满地打滚的撒泼孩子,有些不知所措。两名已经跃过马背的稍大孩子也折路返回,对这个年轻人虎视眈眈,率先攀马跳跃的男孩子一脸怒气,小小年纪就有了不容小觑的英武气焰,垂髫丫头是个美人胚子,脾气也要柔和许多,看到那罪魁祸首不像恶人,仅是瞪了一眼,妩媚天然,就去搀扶起满身尘泥的同伴,被扶起的孩子别看哭嚷得厉害,其实一直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等到哥哥姐姐来了给他撑腰,身后爹娘也快步走来,他顿时胆气粗壮,跑过去朝那牵马拦路的家伙狠狠踹了一脚,踢在那人小腿上,年轻公子哥一笑置之,低头拍了拍尘土,不曾想那孩子犹然不解气,一巴掌拍在眼前这人的头上,拍掉了那顶他一看就不值几个钱的狐皮帽子,这才洋洋得意咧嘴一笑,那二十几岁的佩刀年轻人在帽子跌落后,露出一头与两鬓垂发相似光景的头发,竟是老衰的灰白颜色,一幅死气沉沉的迟暮气象。

年轻人摇了摇头,不与顽劣孩子斤斤计较,上前几步,弯腰想要去捡那顶相依为命的狐皮帽子,不料一根软鞭如灵蛇吐信,勾住狐皮确是质地不堪入目的廉价皮帽,鞭子撩起,皮帽高高抛起,然后这根在江湖赞誉为虎尾秧的软鞭形如蛇盘,鞭头与鞭身相击,声响如爆竹,震响过后,骤然伸直,弹在皮帽上,迫使那顶帽子斜斜坠回主人,恰好覆在年轻人的头上,这一幕,果真赢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的古话,那年轻人想必是被孩子的长辈这一手给震慑住,在围观旁人唯恐天下不乱的阵阵叫好喝彩声中,安静站起身,扶正了狐皮帽,甚至没有去瞥一眼那抖搂了一手超群鞭术的精壮汉子。

见年轻人惹事后一退再退,那位家族在辽东世代豪横的汉子也懒得痛打落水狗,他生得五短身材,身边媳妇倒是高大妖娆得让人眼馋,不说其它,光是一修长双腿就差不多有到他肋下,这般身高的女子不说在南方,便是在北地也罕见,尤为不易的是她身材匀称,双峰对峙,即便披有厚裘,也是不甘寂寞地呼之欲出。身边还有两对跟他们家世渊源不浅的神仙侠侣,都是三十几的岁数,男子有雄气,女子婉约,四人看到这幅谈不上和气生财的场景,也都相视一笑,有些不赞同,只是眼神怜悯,却也没有给那陌路年轻人说上一句公道话,闯荡江湖,帮亲不帮理,大抵如此。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留意到那没有半两骨气的年轻人在牵马后,按下狐皮帽子之前,悄悄做了个不易察觉的摆手姿势,除了一直冷眼旁观的周亲浒,因为这个女子始终将视线都停留在这个龙尾坡上初见的徐奇身上,她如何都想不明白能让逐鹿山数十位大魔头知难而退的男子,一个能让魔教请去登山封侯的大人物,怎就如此落魄了。

周亲浒犹豫了一下,走到继续眺望萧索冬日春申湖景的男子身边,这些时日一直跟她朝夕相处的徐瞻紧随其后,背有一根祖传长棍的徐瞻才走出几步,很快就被一些眼尖的家伙认出,这些天快雪山庄在春神湖上摆下几座耗资巨万的擂台,除了被徽山紫衣夺尽风光的主擂,还有其余几座小擂,也是高手辈出,徐瞻就在其中一座擂台上一鸣惊人,跟西北一位老当益壮的高龄刀客酣战了四百回合,仍是胜出,然后接连成功守擂四场,才被声名远在徐瞻之上十万八千里的东南剑道名家谢槐柏击败,众人这才猛然记起徐瞻的父亲徐大丘著有《观技经》,曾是世间屈指可数的棍法大家,家道中落的徐家因为徐瞻的技惊四座,被许多武林前辈尤其是两淮高手视为有望家族中兴。那名比媳妇矮了一头的辽东豪侠收起软鞭,看到徐瞻突兀露面,稍加思索,爽朗一笑,主动问道:“这位可是将家学《观技经》发扬光大的徐瞻徐公子?”

徐瞻本来对这些恃力而骄的江湖豪侠没有好感,可被认出后仍是转过身,微笑抱拳还礼道:“小子徐瞻,曾听父辈说有辽东冯家,高手如云,既可一鞭摔死吊额猛虎,更有箭术出神入化,仅是扣弦声,便能让飞鸟惊弓而坠。”

那辽东冯家的偏房庶子听了这一席话,可谓是被麻姑搔痒,正巧搔到了痒处,通体舒泰,一句好话三冬暖,要是别人来溜须拍马,他大可以不放在心上,可徐瞻终究不同,既有不输辽东冯家太多的渊博家学,徐瞻本身也身手不俗,将来未必不能成为一流高手。声名仅在两辽一带流转的冯茂林使得一手高明鞭术,箭术更是出类拔萃,若非冯家素来被胶东王赵睢不喜,以冯茂的家世本事,去捞个实权校尉并不难,这趟南下快雪山庄,为了避免麻烦,没有携带那张牛角大弓以便找机会崭露头角,让冯茂林引以为憾,仅凭软鞭,没有掌握冯家鞭术精髓的他自知斤两,打擂极难像徐瞻那般连赢多场,江湖难出头,就难在冯茂林这类世家子弟,就因为庶出,也要被长房嫡子压下一头,习武是销金窟无底洞,一个有野心在武林中冒头拔尖的家族,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人人兼顾,冯茂林尚且如此,更别说出身一般家族的练武子弟,锻炼体魄的药材,积攒或是借览秘笈的金银和人情双重开销,搬动名师高人来家族授业的种种付出,都会让人咋舌,故而穷习文富习武,半点不虚。这边冯茂林跟徐瞻套近乎,给一战成名的徐瞻介绍身边两双跟辽东冯家家世相当的夫妇,相谈甚欢。

周亲浒来到牵马站定的年轻公子哥身边,壮起胆子问道:“你怎么转性了,脾气如此好?”

徐凤年转头看了眼这位在快雪山庄里少有的旧相识,笑了笑,没有说话。周亲浒回忆那趟连环险境劫后余生,才发现这个身世晦暗不明的公子哥,好像确实一直不是个如何行事跋扈的人物,不管胡椿芽如何白眼如何挑衅,也都没见他有半点动怒。周亲浒瞥了眼他的侧脸,一时间有些恍惚失神,他之所以如此事事淡定从容,是由于他根本不在乎自己这帮人的起起落落吧?看待别人的荣辱起伏就像看孩子嬉闹一般,周亲浒想到这里就有些感到无趣了,转头看到徐瞻在跟那帮人笑语言谈,称兄道弟,好似相见恨晚,这段时日在快雪山庄,周亲浒见多了人情冷暖,随着徐瞻的成名,都已经有幸在庄子上住上独栋院落,三教九流的货色都来院子攀交,一刻不得清闲,徐瞻也对她旁敲侧击,一次对坐喝酒,他就差没有借着酒意袒露心扉,仍是被她岔开话头,周亲浒对一起出生入死的徐瞻观感很好,可惜却不是那男女情爱,周亲浒只想趁着年轻多走一走江湖,多看一些光怪陆离的故事,至于有人相伴还是形单影只都不打紧,也许以后哪天出现了能让她一见钟情的男子,也就是她离开江湖的那一天了。

徐凤年之所以在死士寅秘密护送下返回快雪山庄,有三件事,第一件是跟龙宫林红猿做个了断,她还欠了他一招指玄“拓碑”,第二件是看能否等到年轻掌教李玉斧,替呵呵姑娘去游侠儿贺铸的坟头敬上一杯酒,再知会李玉斧一声那溪畔稚童的初次开窍。最后一件则是根据密信,轩辕青锋在主擂上大杀四方,有一举夺魁的趋势,早先承诺让她坐上武林盟主的宝座,如果有机会的话正好帮衬她一把。徐凤年自己对这座江湖已经念想无几,除了缩在龙虎山的那只赵家老王八未死,除了那场还不知道到底能否打得起来的东海一战,除了心底仍挂念逐鹿山的她与她,再就没什么可以去提起兴致的了。

不管愿与不愿,事未了也要拂衣去。

好在这一次,是跟在襄樊等他的徐骁一起回北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