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女侠和钱囊

周亲浒不想跟这个浑身上下云遮雾绕的徐奇有太多交集,瞥了眼他的红狐皮皮帽下的两缕灰白发丝,想着就要托辞离开。她心中有些女子天性的恻然,习武之人都知道思虑太过则神耗气血,不易充养骨髓,年少鬓白。周亲浒却也有自知之明,她所修习的武学,断然不会入他法眼。正在犹豫之间,看到一名腰间悬酒壶的年轻游侠大步行来,一巴掌拍在徐奇肩膀上,哈哈大笑,叫嚷着徐奇的名字,然后顺势转头对她恭维道:“周姑娘的黄梅剑,在下澄心楼不记名弟子黄筌,如雷贯耳。”

徐凤年看到周亲浒疑惑望来,笑着解释道:“黄老哥是我赶来快雪山丘路上认识的朋友,是一位老江湖了,言传身教,教会了我不少门道,为人厚道,值得结交。”

其实黄筌刚才就在旁边静观事态,当他看到姓徐的被那帮豪侠玩弄于鼓掌,就彻底没了打招呼的心思,只怕惹祸上身。可没想到近日随徐瞻一同名声鹊起的周亲浒会主动走向湖边马旁,顿时就有些心热。听姓徐的说他厚道,黄筌也毫不愧疚地全盘笑纳了。周亲浒听到徐凤年的言语后,这才对这个流里流气的江湖游侠礼节性招呼了一句。徐凤年提起马缰,准备沿湖前行,去找龙宫那个曾手持象牙白笏装神弄鬼的林红猿,除了可有可无的拓碑指玄,徐凤年还有一件新近获知的有趣秘事要当面试探林红猿。只是不给徐凤年脱身机会,徐瞻和邓茂林已经携伴而来,这位辽东冯家的庶子显然卖了徐瞻一个颜面,主动让年幼爱子给徐凤年致歉一声,然后说要一起登上一艘彩船,去观战徽山紫衣的新一轮湖上守擂,数座擂台都建在离湖数里外的湖上,需要乘船观战,船只数量有限,能否登船,不靠银子,只能靠江湖地位和家世名声,每艘船上都有襄樊城青楼名妓献艺,快雪山庄为了造势,庄主尉迟良辅可谓是下足了血本和心思。大多数江湖看客都没本事登船,只能租借小舟在大船之间见缝插针,只是乘小舟与坐楼船,天壤之别,低人一等的滋味可不好受。

去渡口等船路上,经过徐瞻言简意赅却富含机巧的引荐,徐凤年知道冯茂林出身辽东豪族,另外两对神仙侠侣家世伯仲之间,一对是两淮大族,一对是南唐士族,士族与世族有不可逾越的雷池,可是对大多数草莽龙蛇的江湖人来说,已经殊为不易,这就像同为风月妓女,官妓自然要比私娼野妓更有身价。黄筌跟徐凤年同行的时候天文地理无所不知,这会儿拘谨局促得很,畏畏缩缩,说话都不敢大声,尤其是毛遂自荐时还没说完,就被邓茂林给打断,转移了话题,黄筌也不以为意,乖乖跟在众人屁股后头,趁着前头正主们瞧不见,这家伙趾高气扬,斜眼看旁人,那叫一个顾盼自雄。登船时徐凤年有些犯难,本想牵马登船,可打理那艘楼船一切事务的快雪山庄小管事,根本就没把什么辽东冯家当回事,哪里肯让一个江湖上的无名小卒弄匹劣马去船上惹人厌,更何况知道一个座位如今能卖出多少银子吗?这艘丙等船就要四百两!而且有价无市!徐凤年也没有横生枝节,等所有人都走上船去,才将马匹缰绳递给一名山庄杂役,塞了一块银子到他手上,对他说道:“我是龙宫的左景,麻烦小哥儿去与龙宫一个叫林红猿的女子知会一声,就说我在这艘丙字船上,让她有功夫的话回头就在这座渡口等我。”

那仆役听到龙宫两个字,顿时高看这位年轻公子哥一眼,东越剑池春帖草堂和雁堡相继离去,这会儿庄子里头龙宫已经算是名列前茅的高门大宗,这里面的人物,就算是阿猫阿狗的货色,也不是他得罪得起的,悄悄收敛了倨傲神色,掂量了下银子分量,故意一脸为难道:“左公子,小的就是劳苦命,一时半兴许走不开,就怕耽误了公子的大事。”

徐凤年笑脸不变递出第二块银子,“麻烦小哥了。”

不曾想那年纪轻轻的仆役也是心眼活络的角色,推回第二块银子,洒然笑道:“小的收了左公子十两银子,不跟银钱过意不去是一回事,更是想着趁机沾沾仙气,如果再要,可就是人心不足掉钱眼里喽,咱们快雪山庄规矩森严,要是万一被管事的知晓,还不得打断小的手脚,万万不敢多要了。左公子放一百个心,小的这就跟你报信去。公子的宝驹,小的也顺路让马房喂饱了去。”

这便是高门大族的底蕴了。一个下人耳濡目染,为人处世也或多或少透着股滴水不漏的味道。春秋之前,任由坐龙椅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十大豪阀始终任你潮起潮落,我自屹立不倒,靠的就是长房偏房以及这些门户后头方方面面的日积月累。徐凤年看着牵马离去的年轻杂役,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么一个精于钻营的家伙,起于贫寒,有朝一日会不会跟类似尉迟读泉那样的大家闺秀,生出丁点儿风花雪月?徐凤年摇了摇头,返身登船。双层彩船收回梯板,破开幽绿湖面,缓缓驶向擂台,远处七八艘彩船中有两艘有三层楼,估摸着该是乙等楼船,徐凤年站在船尾,双手插袖,默默抵御湖面清风拂面的彻骨寒意,黄筌厚脸皮,讨好不了那几对难以接近的夫妇,就去跟三个孩子嬉戏,踢了徐凤年一脚的那个孩子说想要骑马,黄筌便手脚朝地当牛做马,被孩子骑在腰上,笑脸灿烂。就像一条狗。徐凤年以前经常在肚子里笑话黄筌的拙劣卖弄,这一次却独独笑不出来。

周亲浒受不了徐瞻一行人充满功利的言笑晏晏,就走出来透口气,站在徐凤年附近的栏杆旁。徐凤年笑问道:“周姑娘都闯荡出黄梅剑的名号了?”

周亲浒起先以为他在嘲笑,但见他笑脸恬淡,不知如何作答,就没有搭腔。她虽懂人情世故,却不愿违心做事违心说话,才让人觉得性子冷淡疏远,其实能够护送黄裳赴京,就看得出这是个古道热肠的心善女子。徐凤年双手藏在袖内,轻轻趴在栏杆上,眯眼笑道:“我小时候成天想着要当扬名立万的大侠,就是走到哪里都有女子为我倾心的那一种。所以经常跟我两个姐姐讨论以后闯荡江湖,该取什么绰号,当初在纸上写了密密麻麻几十个,觉得都不满意,要么不够威严吓人,要么太含蓄晦涩。也想着能找个水灵女侠当媳妇蛮好的,后来才知道当女侠太不容易,常年习武,很难细皮嫩肉,别的不说,骑马一事瞧着威风八面,屁股瓣儿都有老茧了。还得烦心那些拜倒在石榴裙下的跟屁虫,万一遇上本事高超的采花贼,或者是专好女侠这一口的纨绔子弟地头蛇,更是头疼。记得我第一次走江湖的时候,见着一个小有名气的,浓妆艳抹得几里外都闻得到,浑身上下从头上钗子脸上胭脂到手上镯子,身上衣裳到脚上靴子,都是有来头的,事后得知这些店铺每家每年少说都要支付给她一两百两银子。久而久之,我也就不信什么女侠了,觉得喊一个女子为女侠,就像是在骂她。”

周亲浒嫣然一笑。

徐凤年感慨道:“江湖其实很像旧西蜀,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大定蜀未定。春江水暖鸭先知,庙堂中枢动荡,不可避免会波及地方,甚至在中枢尘埃落定之前,江湖上就已经风声鹤唳。武林中那些大大小小的帮派,早找婆家早享福。晚嫁不嫁的,往往就没那份家底支撑,多半要受气。小到小鱼小虾的鱼龙帮,大到铸剑世家幽燕山庄,无一幸免。听说襄樊城里头的年轻靖安王有意纳妃,也不知道快雪山庄能坚持多久。”

周亲浒突然开门见山问道:“徐公子,冒昧问一句,东越剑池春帖草堂和雁堡一起离开山庄,跟你有没有关系?”

徐凤年反问道:“周姑娘这么看得起我?你怎么不干脆问是不是我请下了真武大帝?”

周亲浒正要开口,徐凤年笑道:“对了,我暂时是旧南唐龙宫的小喽啰,叫左景,如果以后有好事之徒问起,周姑娘就这么回答。”

周亲浒点了点头,徐凤年转过身,看到彩船外廊远处爬行的黄筌,神情平静。周亲浒竟然没有从他那好看至极的双桃花眸子里看到一丝波动,不要说情理之中的不屑讥讽,甚至连怜悯同情都没有。周亲浒告辞一声,走入温暖如春的船舱。徐凤年重新趴在栏杆上,百无聊赖,于是轻声哼唱一首北凉流转广泛的无名小调,君不见北冥有鱼扶摇几万里,君不见昆仑之巅仙人过天门。君不见男儿轻骑出凉裹尸还,君不见女子红妆倚门到白首……

既然有死士寅暗中护驾,徐凤年就没有刻意压抑悄然泛起的困乏睡意,下巴抵在还算被双手捂暖的袖口上,闭上眼睛。

一艘乌蓬小舟急速划破平静湖镜,一名身着青绿执白笏的女子跃上彩船,遥遥站在船尾另一侧,眼神复杂,轻轻喊道:“左公子。”

徐凤年睁开眼睛,转头不转身,“林小宫主大驾光临,恕不远迎。”

在快雪山庄一直没有以林红猿这个身份现世的年轻女子,眼神比起初见时的接连吃亏,仇恨之外,多了一份发自肺腑的敬畏。在林红猿心中,赵凝神这样初代龙虎山祖师爷转世的天纵之才,以后板上钉钉会成为天下道统第一人,羽衣卿相加身,原本可要比什么北地苦寒的世子殿下还来得有分量。林红猿就是一个既不记好也不记打的女子,只是真打得重了疼了,还是会稍稍长点记性,先前跟姓徐的王八蛋相处,次次机关算计,都被识破,那家伙更不会怜香惜玉,如今林红猿也不知道是恨他多一点还是怕他多一点。换了张龙宫女官面皮的林红猿才想要挪步,徐凤年就一语道破天机,“我得到密报,燕敕王赵炳的嫡长子就藏在这趟龙宫出行阵仗里头,应该不是那个虬髯客,所以你还真是有天大的架子,让堂堂世子给你肩扛床舆。”

林红猿猛然脸色苍白。

徐凤年望向尾随彩船的乌蓬小舟,蒿师是个普通的健壮汉子,徐凤年朝他招招手。

那年岁不大的汉子犹豫了一下,跃上船尾,不再遮掩之后,顿时意气风发英气凌人。

他对林红猿挥挥手,让欲言又止的女子噤若寒蝉。

偌大一个广袤南疆,纳兰右慈可以对燕敕王赵炳挥之即来挥之即去,唯独对这个世子殿下青眼相加,视为同辈友人。

评点天下帝王膝下皇子以及几大藩王世子,论口碑,这个叫赵铸的世子殿下比大皇子赵武还要更胜一筹,如果是前几年,谁要是把赵铸跟北凉徐凤年相提并论,无异于是侮辱燕敕王的世子殿下。

赵铸咧嘴笑道,“小年,还记不记得当年在丹铜关,那个死活要跟你娘学剑的小叫花子?”

徐凤年平淡道:“不记得。”

赵铸一脸怨妇幽怨,蹲在地上咬手指,唉声叹气。

林红猿看得瞠目结舌。

在南疆,曾有密语在小范围流转,说是纳兰先生之所以愿意待在燕敕王府,是看中了赵铸的北上之志。

赵铸十二岁从军,自打他的父王为其彰显军功,帮他筑起第一座数颗头颅的小坟冢,随着赵铸的杀人如麻,聚集敌尸,封土高冢如楼,这些年连筑京观二十一座。

南疆蛮夷,无不臣服。

赵铸最爱做的事情,从来不是附庸风雅,而是带上数十扈从,偷偷南下,往往一去一返就是个把月,将一个个深藏蛮瘴之地的敌对寨子拔去,不留活口。

每当需要世子殿下出席的筵席盛事却没有出现,那所有人立即就明白了,咱们世子又溜出去宰人了。

可这时面对徐凤年,赵铸不知为何温良恭俭得一塌糊涂,抬起头哀伤道:“小年,你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脱下裤子跟我比大小的好兄弟了。”

徐凤年骂道:“有欠钱十多年不还的兄弟?”

赵铸马上嬉笑起来,朝徐凤年丢过去一袋子铜钱,“还你。那会儿咱俩离别时,你说你要当大侠,还语重心长跟我说千万别从小叫花子变成老叫花子,我可是一直记在心里。这袋子铜钱,我一颗子儿都没舍得花。”

徐凤年接住那只缝补厉害的布制钱囊,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