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几百顶貂帽

陵州不比幽凉二州那么兵甲鲜亮剑戟肃杀,世态就两个字,太平,官老爷们都是沙场将军身份,不用拼命以后,既然闲着没事,那么大家就一起和气生财,自从铁公鸡李功德当上经略使后,和浆糊的本事一流,对谁都是劝和不劝分,陵州就愈发和睦,除了根底在龙晴郡的钟家有些不如意,其余大小家族都还是很滋润,而且钟老将军的嫡长子钟澄心不也一样仍然当上了龙晴郡郡守,北凉新贵徐北枳也不过是由小小兵曹参军连升了三级,官大不到哪里去,继续给钟大人打下手,可见钟家跟徐家远远没到撕破脸皮的份上。不过有个消息在耳目灵光的陵州官场迅速流转开来,大将军的两名扈从,韩崂山和徐偃兵都一跃成为陵州副将,而那个大闹京城荣归北凉的世子殿下竟然自领陵州将军,这让人感到有点匪夷所思。不少退下来的沙场老将都腹诽那世子怎么不干脆一屁股坐在北凉都护的椅子上,怎就把手伸到了陵州官场,不太地道啊。反正幽州边境新年一过,即将要举行三年一度的校武大阅,大伙儿心知肚明,大将军已经开始着手布局“托孤”的身后事了,按照陵州官场的窃窃私语,世子徐凤年与其来陵州不讨喜,还不如让褚禄山和袁左宗两位义子帮衬着去边境当统帅,耀武扬威也好,潜龙在渊也罢,大家眼不见心不烦,怎么都比接手陵州将军这个烫手芋头来得舒服。

经略使府邸,张灯结彩,仪门大开,喜迎贵客,已是正二品封疆大吏的李大人笑得合不拢嘴,把突然莅临李府的大将军当菩萨供起来,事先得到殿下要成为陵州将军的军机内幕,李功德磨破嘴皮子,好说歹说终于让一个同街老邻居腾出一座华美府邸,临时挂匾,成了一栋陵州将军府,陵州州城有座风光旖旎的金瓯湖,有资格引水入府的宅子屈指可数,占据这一方风水宝地的旧主人,曾是位北凉骑军统领钟洪武那一系的老将军,后来跟典雄畜这些陈芝豹麾下的青壮将军走得比较近,李功德拿捏住这个软肋,恩威并施,才得以让老将军带着众多貌美妻妾卷铺盖滚蛋。此时成为正四品武将的徐凤年就在将军府内悠悠然散步,先前在李府过了个场,仅是露个面就撤了,实在扛不住经略使大人的殷勤,留下徐骁和以及陪衬的袁左宗韩崂山,带着陵州名义上副将之一的徐偃兵在此穿廊过栋,王绣两个师弟,韩崂山还算熟谙兵法,身边这个武痴徐偃兵就差强人意了,相比韩崂山确是要扎根陵州,步步为营,徐偃兵不过是用来应付意外状况,再说徐偃兵本人也志不在此。离开李府之前,徐骁眼神玩味,说是这边宅子有份小意外等着他,徐凤年不抱什么期待,飞来飞去的江湖神仙都见了不少,既然懈怠了武道一途,秘笈不用说,听潮阁都能按斤两去贱卖,神兵利器之类的也同样不怎么上心,要说女子,未来两位侧妃都跟着来到了北凉,徐凤年也不想招惹什么情债,不过当徐凤年猛然瞧见那名一身北莽草原女子装束的少女,还是有些惊艳和惊喜,想破脑袋都没想到会是那个跟北莽皇室有莫大牵连的小姑娘,呼延观音,当初正是为了救下她所在的部落,才峡谷挡下了野牛群,才跟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天之骄子的拓跋春隼展开那一场死斗游猎,那一次,徐凤年差点就把小命交代在端孛尔回回的雷矛之下。徐偃兵很识趣,转去它处赏景,留下徐凤年跟女子单独独处,徐凤年稍加思索也就心中了然,他从北莽返回之后,事无巨细说了那趟险象环生的经历,期间顺嘴提到了呼延观音的那支羌笛,估摸着是徐骁顺藤摸瓜把她从北莽带到了陵州。

徐凤年跟她坐在凉亭中,用草原言语询问道:“你弟弟阿保机没来北凉?”

姿容得有九十五文的少女明显不似中原女子那般忧愁善感,摇摇头豁达笑道:“我弟弟是草原上的幼鹰,草原就是他的家。弟弟自己也说他一定要成为草原上最大的悉剔,拥有最广袤肥美的牧场,以后会带着恩人一起纵马驰骋,为恩人抢来最美的女子,最烈的战马,最醇的好酒。”

徐凤年记起那个虎头虎脑的孩子,喜欢在羊圈里打滚,有着拎住羊羔随便甩的豪迈,笑道:“比我有志向多了。”

风情介于少女少妇之间的年轻女子一脸好奇,忍不住柔声笑问道:“恩人以前一直说自己是姑塞州的读书人,怎么就成了北莽死敌的北凉世族公子了?”

徐凤年斜靠着廊柱,望向府内小湖,感慨道:“大概就是所谓的世事难料吧。”

呼延观音轻声道:“有个比草原大悉剔还要有威严的老人,吩咐我以后做恩人的婢女,伺候恩人的衣食住行。”

徐凤年轻声道:“以后你不用听他的,咱们北凉女子向来喜欢佩刀骑马挽弓,没人能拘束你,哪怕你觉得这边没意思,想回草原见你弟弟,我也能让人送你去北方。”

娇美无方的女子腰系那枝紫管并列的精致羌笛,出人意料的黯然无语。

死士寅突然出现在凉亭外,言语不轻不重恭敬说道:“启禀殿下,龙睛郡徐北枳和戊将汪植登门拜访。”

陵州将军府暂时不过徒有其表,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来形容丝毫不为过,因为这个陵州将军本身就个承上启下的虚设,徐凤年笑着点头道:“以后他们两人来这里就不用通报了。”

府上有伶俐仆役给两人领路。徐凤年走出凉亭相迎,汪植的父亲汪石渠,既是北凉旧部,又是剑门守将,始终是李义山的一颗安放在夔门多年的暗棋,这对父子最终在铁门关一役中发挥出了重大意义,汪植也确实是一名不负所望的骁将,哪怕对上韩貂寺也敢不遗余力死战一场,为了阻截人猫,三千精骑硬生生折损一千,依附北凉之后,两千亲兵只余下一半,上次在龙晴郡的表现也十分惹眼,徐凤年对此人印象极好。徐北枳入乡随俗得很快,青衫文士装扮,比江南名士还名士,风度翩翩,汪植从旁护驾,一文一武相得益彰。呼延观音孤苦伶仃怯生生站在凉亭内,显得格格不入,女子多半如此,是那大好山河的锦上添花而已。

徐凤年搂了搂徐北枳的肩膀,对汪植笑道:“这回没让汪将军这么个大功臣当上陵州副将,肚子里有没有怨气?要是有,尽管说出口,不过副将还是不能给就是了。”

汪植也不谈怯场畏缩,大大方方咧嘴笑道:“殿下,咱们这些大老粗,也知道无功不受禄,暂时没拿得出手的军功,就没啥怨气,要是以后立了大功,莫说从四品的副将,就是殿下的陵州将军,也敢争上一争,绝不含糊!”

徐凤年笑着点头,伸手指了指悄悄返身到凉亭外的徐偃兵,介绍道:“新鲜出炉的陵州副将徐偃兵,汪植你以后多跟他打交道,徐将军更是咱们北凉数一数二的武道高手,比起在我这个没实权的陵州将军跟前晃荡,有用得多。”

汪植顿时眼前一亮,数一数二这四个字比陵州副将可要有分量得多,袁左宗身为离阳军伍中仅在顾剑棠和陈芝豹之后的第三高手,徐偃兵若是数一数二的武夫,多半是跟骑战无双袁白熊同一线的猛将,汪植怎敢小觑,当下便对这位副将重重抱拳,徐偃兵不过是轻轻点头还礼。

徐凤年望向徐北枳笑问道:“橘子,跟钟大公子相处得还算愉快?我可听说他那几房美妾,都很是佩服你的才高八斗,轮流跟你自荐枕席,还差点跟陵州花魁争风吃醋。这会儿北凉道都在疯传有个叫徐北枳的北莽世家子,夜夜笙歌,比神仙还逍遥。”

徐北枳淡笑道:“比下有余,比上远远不足,有殿下珠玉在前,这点风流韵事算什么壮举。”

汪植暗自咋舌,传闻当官当得很没风骨的徐北枳跟世子殿下关系莫逆,极有渊源,看来所言不虚。换成别人,早就吓得汗流浃背了。汪植可不敢把这位胆敢亲自截杀持瓶西域行皇子的北凉世子,当成什么纨绔子弟。寻常世子,对于钟洪武这些个跟父辈一同戎马生涯的功勋元老,察言观色逢迎讨好都来不及。徐凤年跟徐北枳坐入凉亭,汪植自然而然跟随徐偃兵在亭外守护,徐凤年瞥了眼汪植的魁梧背影,收回视线,微笑道:“这次青州陆家和上阴学宫在内数百人,都嗷嗷待哺,陵州官场臃肿,肥肉最多。经略使大人在北凉当和事老,自称第二没人称第一,肯定做不来恶人,陈锡亮又忙着整顿盐铁,要不你顶上?刚好趁机精简武将官职,祛除大批游手好闲的杂号将军,咱们也学一学北莽,让校尉都尉以后更加名副其实。”

徐北枳默不作声,架子不小。竖起耳朵的汪植有些担忧,伴君如伴虎,北凉天高皇帝远,否则大将军也不会被朝廷私下诛心称为二皇帝,世子殿下其实与一国储君无异,汪植别看在徐凤年面前大大咧咧,那也是粗中有细,精心拿捏尺度。演义小说里那些看似粗糙憨货的武将,在正史里谁不是心细如发的人精货色。要想在君主身侧,不斩福泽,子孙长荫,学问之深,几乎是个无底洞。先前汪植与徐北枳饮酒,当时世子殿下在太安城不跪天子,徐北枳熏醉酣畅,喝得高兴,满腹经纶露出冰山一角,谈到为稻粱谋一事,光是划分官员臣子类别,徐北枳就给出了孤臣、治臣、能臣、蛤蟆官、猫官、尸官在内十九种之多,比起武夫九品境界繁琐得多,让汪植听得既瞠目结舌又受益匪浅,心想这位徐公子真是在公门修炼成仙了,让眼界奇高的汪植也佩服得五体投地。

徐凤年继续问道:“北凉官场有年关赏赐貂帽的习俗,那冬末到开春这段时日,陵州大大小小几百顶新貂帽,都从你徐北枳手上送出去,如何?”

徐北枳反问道:“你这个陵州将军不管,经略使大人也能不过问一个字?”

徐凤年点头道:“否则我为什么当这个将军?还不是铁了心要帮你挡去汹汹非议?我跟你保证,不管什么话什么人,一切到了我这里就都会止步,你不用看也不用听。”

徐北枳心平气和道:“陵州主官刺史,目前仍然被经略使李大人兼着,这顶帽子,殿下能先给我?”

汪植在心中啧啧称奇,徐北枳徐大公子可真够生猛的,一张口就要四品大官的官帽子,而且要得如此理直气壮,传出去还不得让那些一辈子卡在这个门槛上的离阳官员气得半死。

在这栋府邸学了些离阳言语的呼延观音,一字不漏听入耳中,大概知晓这番对话的含义,她微微张大嘴巴,看向这位头发灰白的男子,眼神有些迷离恍惚。

徐凤年站起身笑道:“这就给你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