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捞网漏鱼

徐凤年站在窗口,转头对一头雾水的王云舒招了招手,让他走近后,轻声说道:“你去跟你义兄说一声,看在你的面子上,本世子准他带兵入城,有一桩不用干活就挣军功的好事要便宜他。”

王云舒使劲搓手,跃跃欲试道:“殿下,能不能让咱也凑个热闹?”

徐凤年笑问道:“你可有士卒身份?”

王云舒也坦白,赧颜道:“有有有,我爹死要面子,嫌我不务正业,逢年过节带我出去见他的同僚都颜面无光,就跟义兄讨要了个小伍长。”

徐凤年玩味道:“小伍长?在边境上可是得斩杀过蛮子才能有的位置。”

王大公子悚然,干笑着不知道如何补救圆场。

徐凤年也没有计较,挥手道:“赶紧去跟你义兄商量,到时候你也别来桃腮楼了,让焦武夷兵分两路,你跟他分别去青荣观和莲塘,如果城门那边问起,就说是太守宋岩的调令,之后再有人问起,就说是本世子让你们去的。”

王云舒告辞,带着廊道里那些扈从恶奴一溜烟跑出了桃腮楼。

为了避嫌,离得稍远的草稕和雪衣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唱哪出。

徐偃兵走到窗口附近,望向柴扉院,微笑道:“恭喜殿下斫琴有悟。”

徐凤年点了点头,感慨道:“世人只知道伪境有大贻误,似乎也有误打误撞的好时候。”

徐偃兵摇头道:“世子殿下的伪境,如同赏客借画一览,藏家帮殿拉开画卷一角,便迅速收回,这等伪境,比起画师自己作画误入歧途,贻害显然要小。而且殿下此番所悟,不是叩问长生的指玄,而是浩然青冥的天象。这源于殿下二十几年读书,以及三次游历的所见所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才是为何读书人为何代代相传,及冠就需负笈游学。唯此方能厚积薄发,在某个时刻也就水到渠成。不过徐偃兵所说,都是纸上谈兵,殿下能够亲身连番伪境和跌境之后仍是悟得天象精髓,便是徐偃兵也自认做不到。”

徐凤年笑道:“徐叔叔,你这都是快要超凡入圣的人,就别给我一个二品内力的半吊子家伙说好话了。”

徐偃兵一笑置之。

徐凤年心中喃喃,方才所涉境界,过于飘渺玄妙,可似乎既不是指玄也不是天象啊,仿佛手指一勾,就能让一些看似近水楼台实则远在千里之外的物件,破空而至。只是这种境界一闪而逝,并不牢靠,具体如何把握细节,还得看以后机缘。

……

黄楠郡自打黑鲤叛变,又有韩商这种在北莽颇有地位的老谍子暗中呼应,整个郡的谍报就算是根子已烂,越是经验老道之人,越是容易灯下黑。

谍报这个圈子有捉对的习惯,既有身份暴露之后敌我之间的捉对厮杀,也有同一阵营的捉对呼应,不过后者一般只有到了某个位置的重要文谍子,才有资格被武谍子“盯梢”保护,许多护驾,文谍子一辈子都不知道有哪些人为自己而死,往往只有等到紧急撤离,才被告知有人死了。韩商无疑是北莽在北凉粮仓渗透的重要一环,有韩商这种武道修为跟他身份极不匹配的文谍子,自然就会有徐凤年嘴中的老王八潜伏在泥潭底部,只是狡兔三窟,谁都不知道三座老巢里会有惊喜。

这次秘密剿杀,鹰士主要负责谍子相对稀少的青荣观,游隼要调啄的肥肉则是整个莲塘,上头有令,可错杀不可错放。这两批北凉杀手都势力彰显,需要耗费大量精力物力人力去应付,因此这两拨死士不但披软甲佩短刀,还背负弓弩,而柴扉院在三者之间最不被重视,一些位阶不高的“闲杂人等”就给丢到这边,游隼和鹰士兼有,这里头的较劲不可避免。

洪书文跟任山雨就在此列,任山雨仅是两名小头目之一,还有个老人,名字都被人淡忘了,只习惯喊他老树墩子,据说在北凉当了很多年死士,结果到今天为止还没去过一趟北凉王府,就更别提近距离见一面大将军,一身老旧的江湖气。

游隼方面的掌事是个看上去吊儿郎当的中年大叔,姓宋,这次除去外围蹲点望风和剿杀漏网之鱼的两拨十余人,进入柴扉院子有六人,这位姓宋的装成了一位外地豪客,脖子里挂了条好几斤重的粗壮金链子,洪书文是他的狐朋狗友,任山雨成了宋老爷私人豢养的狐媚子,还有三人都是游隼那边的精锐,一身扈从装束,不佩兵器,不过内里都藏有匕首和短钩,进入柴扉院之前,相互之间都有过粗略交流,擅长哪一路数,何种兵器,都不能藏私,做死士,不是闹着玩的,容不得谁单枪匹马逞英雄,一旦发生大致上势均力敌的接触战,有没有配合,配合是否娴熟,完全是两种结局,说不定就是生死之差。

柴扉楼主要目标是一位荣登花魁不久的女子,也不见得就比前几位花魁姿色出众,只是男子喜新厌旧,就好尝鲜,让她的生意就显得格外好,今晚有凤阳郡老爷花了七百两银子,原本是要她出局,即是出院子过夜,不过小看了柴扉院花魁的行情,一听说这位凤阳郡豪绅要出局,马上就有人抬杠出六百两,就在柴扉院里头鱼水之欢,那花甲老头只得要回一百两,打消了出局的念头,只好冷落了外头私宅里一名新买下的俏丽丫鬟。在王同雀挖掘出来的谍报上,柴扉楼负责给老板与权贵牵线搭桥的小鸨,也是一员北凉出生却中途投靠北莽的谍子,此外,这座青楼的护院教头跟几名师兄弟则是实打实的北莽南朝死士,柴扉楼总计八九人,能玩命的也就一半,所以有谁都是一把好手的游隼鹰士十六七人里应外合,于情于理都毫无悬念,事实上一开始也的确很顺利,游隼头目宋谷跟任山雨去了一间早就定好的房间,楼顶上恰好就是花魁待客的屋子,他喊了位半红不紫的清倌,妓院对于恩客自带女子,并不排斥,不过想要让当红的名妓跟陌生女子一起游龙戏凤,也不容易,就算名妓自己愿意,妓院这边也多半会推三阻四,因为怕好不容易捧出来的当红妓女这么一闹,身价就跌了,所以没有高价彩头是万万请不动的。

宋谷的帮闲洪书文得了一大袋子银子,跟那位小鸨纠缠不休,死皮赖脸要让她破例接客一回,其实洪书文相貌不差,本身又是北凉豪族弟子,又被他用杀人杀出一股子英气,那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女子不知是不是对这家伙青眼相中,哪怕洪书文的银钱根本不够她的身价,也仍是答应下来,只不过她是柴扉院小鸨,有无数鸡毛蒜皮琐碎事务缠身,就让洪书文动作利落一点,速战速决,洪书文笑着应承下来,自曝其短,说他是出了名的“快马加鞭”,惹得女子眼神娇媚。

春宵苦短,更没有人嫌命长。滴漏点点滴滴。

对柴扉院地形烂熟于心的三名游隼,熟门熟路找到那几位正在小院喝酒的护院,二话不说就痛下杀手。

一张绣床上,那位察觉到杀意后想要手刀捏断洪书文的脊柱,结果被洪书文率先一手轰在丹田上,然后五指如钩,掐住她的白嫩脖子,一点一点目送她断气,笑眯眯道:“回头我可得把银子拿回去,咱俩同床那是情投意合,花钱买春算怎么回事。”

几乎同一时刻,宋谷正在欣赏屋内妓女的脱衣,走到她身后,她回眸一笑,宋谷笑着一手捂住她的嘴巴,用力却不用气,一拳捶在她后心口,当场捶死。早就不耐烦的任山雨跃上桌面,脚尖一点,直接壁虎贴墙一般黏在天花板上,确定了楼上动静,双手撕裂木板,破板而出,找准那谍子名妓的位置,只看到旖旎一幕,那女子衣裳半褪,双手搭在桌面上,露出腰肢下那一大截雪白肥腻来,一个衣衫华贵的老家伙正抬起手,想要一巴掌拍在那两瓣肥肉上,看到莫名出现的任山雨,老头儿色迷心窍,没有太多惊吓,反而望向任山雨的酥胸,笑脸玩味,倒是那翘臀逢迎的柴扉院名声鹊起的妓女,眼中杀机浓郁,第一时间并不是去提裙穿衣,一巴掌拍在桌面上,五指微微一拧,整个人像一只绚烂多彩的花蝴蝶,旋向不速之客任山雨,为了掩人耳目没有携带那对宣化板斧的女子鹰士,正要出手格挡,地板露出一只手臂,握住名妓的纤细脚踝,往下狠狠一扯,一下子就将其拽到楼下去,不见踪迹。任山雨满脸怒气,对出手的宋谷怨念颇深,原先筹划是由她刺杀名妓,宋谷对付柴扉院小鸨,洪书文策应那三名游隼,可宋谷让洪书文跑去干苦活不说,自个儿赖在屋内不走,而且那名同屋妓女根本不用死,只需要被打晕过去即可。

就在任山雨出现一丝恍惚之时,那名回神过后畏畏缩缩的邻郡豪绅悄然伸出一手,掌心朝上,贴在桌面下,轻轻一掀,桌子急速飞旋,朝任山雨砸去。

杀机骤起,任山雨一脚踹出,踢烂那张沉重的硬木桌子,然后就看到一张老迈阴沉的脸庞越来越近,她被一掌拍在额头,娇小玲珑的身躯直接撞破墙壁,被拍出楼外,即将坠落街面之际,意识越来越模糊的任山雨有些后悔,若是有那对斧头在手,兴许就不会这般不济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