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风起梧桐院

道观,即是那观道之地。出家人即是那出世之人。道观老老实实观道,出家本本分分出世,本都不应该涉世过深。

别忘了,这里是北凉,那个曾经让江湖人士变成过街老鼠的罪魁祸首,这些年不是在边境巡关,就是在北凉那座清凉山上,冷眼望着北凉。

黄楠郡青荣观以古木参天闻名于北凉,去道观烧香之路绿荫覆地,是郡内达官显贵夏日避暑的绝佳处所,因为北凉王府建于清凉山之上,青荣观又有小清凉的美誉。青荣观向来与黄楠郡大小官员关系深厚,像那崇尚黄老的功曹大人王熙桦,虽然没有度师,却拜了监院观主青槐道人做“先生”,而且这位古稀道人跟王熙桦的政敌,太守宋岩亦是相交多年,宋岩不因王熙桦拜了这位道士为先生,就跟青荣观关系疏离,想来青槐真人自有旁人不及的仙人遗风。如今离阳灭佛,唯有北凉道三州亲佛,许多僧人和尚争相涌入北凉避难,青荣观也大开“避暑”之门,多是来者不拒,好在青荣观香火鼎盛,否则恐怕就要给那么多张嘴硬生生吃垮,借住青荣观的僧侣中又以江南道名僧黄灯禅师最为著名,这小半年来一僧一道相互切磋,双方佛道之辩,并不闭门,让黄楠郡士子趋之若鹜,不管是否听得懂,好像不去听上一听就俗不可耐。

入夜,道观的夜幕,青色近墨,只有一处挂起灯笼,灯火依稀,有两支不避俚俗的陌生曲子交替响起,乍听之下荒腔走板,倾耳再听兴许就能咂摸出些独到味道。

老道人鹤发童颜,怀抱一柄拂尘,背靠廊柱席地而坐,正是精于斋礁科仪的青槐道人。身边有位老僧双手轻轻拍掌,正哼唱到一句“夺燕子口泥,刮佛面金妆,削蚊子腿肉……”,他便是灭佛浩劫之中从江南道流落到北凉的黄灯禅师。

曲终不散人犹在,两位老人相视一笑。

黄灯禅师轻声问道:“青槐老友,贫僧在江南道上便听闻青荣观有一架西蜀雷氏古琴,当初雷氏追随亡国君主一同赴死,之前家族所藏所斫百余琴,都尽数捣碎,可谓已成绝响,不知这琴还能操曲否?”

老道人遗憾道:“贫道入手时,那架‘绕殿雷’已经被烧去大半,琴弦一根不剩,每每有西蜀遗民望之泣泪。”

黄灯禅师叹息道:“缘起缘灭。”

老道人抬头望向高挂灯笼,突然笑道:“佛道两家何尝不是青蝇竞血,白蚁争穴。”

老和尚点了点头,沉默过后,问道:“以为北凉之主如何?”

道人倒也言谈无忌,说道:“自是功勋熛烈。本朝世爵典制,论功有六,开国,靖难,擒反,屏藩,御夷,征蛮。北凉王徐骁占五,何止功高盖主。只是为人臣,君要臣死,臣不死,即是不忠。”

老和尚笑容恬淡,云淡风轻,道人在看大红灯笼,僧人则是歪头看向一串无风而哑的铁马风铃。

嗡一声震响。

虽然听上去绝对仅有一声,却有多达四十余根弩箭激射向屋檐下。

老道人眉头一皱,没有收回视线,仅是拂尘一拂,就将身前几根弩箭裹在拂尘白丝中,然后抖腕一抛,假借弩箭去敲击弩箭,竟是将这一大泼水箭雨尽数挡在屋檐之外。

两名甲士一前一后,从阴影中大步踏来,他们距离外廊还有十步时,就换成一拨羽箭带着弧度越过甲士头顶,老道人站起身,一手持拂尘,一手抓住白丝,扯出大半,抛向空中。

擅长望气的老道人视线更多停留在后面甲士身上,那名鹰士面覆铁甲,身段婀娜好似女子,显得格外特立独行。

已经有二品巅峰实力的青槐道人在欲出不得出的境界中逗留多年,修道之人,只要进入小宗师之后,一旦再度升境,大多一入一品即指玄,这也是为何道门小宗师被誉为小真人。只是青槐道人对外从不展露实力,偶露锋芒,也压在三品左右,故而在黄楠郡只以精研道术著称于世。青槐老道踏罡步斗,就在隐秘符阵即将开启之时,一声佛唱响起,仙风道骨的青槐道人脸色一冷,由三品攀至二品,轻喝一声,铁马风铃叮咚响,大红灯笼摇晃不止,老僧人再佛唱一声,符阵仍是无法顺利成势。

此时此地,道高一尺佛高一丈。

青槐道人终于不再有所隐瞒藏拙,整件道袍鼓气如球,只是老和尚已经闭上眼睛,老僧入定,侧耳倾听那铃铛轻灵天籁。

为首甲士一步踏上外廊,一刀破去罡气,代价巨大,全身鲜血淋漓,不顾面目全非,一刀剖开道人腹部,另外一只手握住刀柄,加重力道,向前一冲,将大敌当头执意要一心两用的青槐老人撞到墙壁上,刀尖不光穿透老道身体,甚至已经透出墙壁几寸。

临近金刚体魄的甲士吐出一口血水,抬起手臂,擦去满脸血污。

后边那位覆面甲士开口说话,嗓音清脆,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子,“梧桐院密令,准你将青荣观改成寺庙。”

老禅师双手合十,默念佛号,“阿弥陀佛。”

……

黄楠郡有个门派被说成“奇怪”,怪在其它门派取名都往惊天地泣鬼神的说法靠拢,生怕名号不够响亮吓人,但这个帮派的名字竟然叫莲塘,而奇则奇在帮主张册被誉为陵州第一手,别号泼猴,身材精瘦,出手敏捷如雷,相传在江湖上成名前曾在驿路上撞上一位将军的马队,将军逆风纵马疾驰,貂帽被大风吹走,将军有紧急军务在身,顾不得那顶帽子,依旧策马狂奔,不曾想一个瘦猴年轻人竟是先纵身去接住了那顶飘荡在两楼高空中的貂帽,然后眨眼过后,便已快步追赶上那名将军,两者竟然并肩齐驱,将军有意考校年轻人的内力,依旧奔马三十里,而这名游侠儿也一路跟随三十里,不见流露丝毫疲态,将军视其为异人,准其在他辖境内开宗立派,莲塘隐约成为当时丰州稳居前三甲的宗门大派,只是随着将军去世,这位帮主性子乖张,公认武品不高,与人技击,非死即伤,才搬迁到相邻的黄楠郡内,这些年几乎靠他一人支撑,到了不惑之年,性情转变,才开始逐渐站稳脚跟,但莲塘仍是不复当年盛况,好在这些年收了几名根骨不差的记名徒弟,这些年轻俊彦大概是有师父这个前车之鉴,善于跟郡内大小官员打交道攀交情,才勉强帮着莲塘在黄楠郡开枝散叶。游手好闲的窦阳关就是在这种时候进入的莲塘,他也算家道殷实,年少便喜欢争强斗狠,只是想要成为货真价实的高手,照理来说倾家荡产都别想,一次莲塘帮主的嫡传弟子出门游历,被郡内几大帮派的三十几人堵截围殴,被满腔热血的窦阳关拼死救下,在黄楠郡边境一路护送到莲塘,张册本是赠送五百两白银了事,窦阳关跪了一天一夜,恳求让他入门,张册不许,冰冷丢下一句天赋平平,这对江湖儿郎来说无异于被判了死刑,不过窦阳关也是钻牛角尖的性子,宁愿不要那笔寻常百姓艳羡不得的赠银,只求让他在莲塘外门弟子的校武场上蹲上一个月,一个月后窦阳关便被毫不留情地扫地出门,被窦阳关救下的张册徒弟也义气,为了报恩,不惜违反帮规私授武功,被张册一怒之下逐出莲塘,窦阳关跪在门外接连磕头近百下,最终被一位登门莲塘与张册切磋武学的黄楠郡宗师帮忙说情,张册也勉为其难收下他做外门弟子,但那名嫡传徒弟仍是没有免去厄运,仅是做了一名帮派里做苦活的杂役,不记在莲塘门派名下。

江湖就是如此,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无名小卒削尖脑袋也要拜在帮派门下的根源,有无名师领路至关重要,同样的资质,几年后的境界高低,就会是天壤之别。

一间偏屋房顶上,有两个饮酒赏月的年轻男人,一位穿着寒酸,坐着慢饮,一位衣衫鲜亮,相貌英俊,剑眉锐利,身上大小物件,都是时下黄楠郡郡城最为“时鲜”的昂贵物品,他躺在屋顶上,摇晃着一只朱红色小瓷酒壶,酒是绿蚁酒,可换上这种葫芦造型的酒壶后,价钱甚至不输给白龙烧太多。英俊男子不笑的时候还有些世家子风度,可一笑就露馅,嘿嘿道:“颜哥,我真是没想到还能喝上六两银子一壶酒的一天。”

那姓颜的寒酸男子转头柔声笑道:“以后便是六十两一壶,你也喝得起。听颜哥一句话,你这辈子很难再找到宋小姐这么好的女子了,你别不当回事。”

马上可以成为莲塘内门弟子的英俊男子洒然笑道:“颜哥,练武这辈子拍马也不及你,可对付女子,尤其是那些千金小姐,你可就比我差远喽。”

坐着饮酒的落拓男子摇头笑道:“阳关,你习武天赋比我只好不差,虽说你错过了淬炼体魄最佳时机,可师父内外兼修,内力深不可测,只要你由内门弟子升为嫡传,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便是那宋小姐是太守大人的千金,你也配得上。阳关,你不要嫌颜哥死板,遇上好的女子,不管你她如何舍不得你,作为有担当的男子,终归是要让她为你而骄傲的,你不能总觉得她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姑娘,独独对你百依百顺,就只顾着把人家当牛马使唤,你在众位师兄弟跟前是有面子了,可以后你与她成了一家人……”

窦阳关突然脸色黯然道:“颜哥,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师父……”

寒酸男子豁达道:“都是命,而且颜石俊也没后悔。我从小就被师父收养,这么多年跟着师父一路走下来,从凤阳郡来到黄楠郡,我就只学到了师父的执拗,做人做事都一根筋。大师兄毅力韧性最好,跟师父学到了武功,二师兄天资最好,就算不勤于习武,武功也没落下,而且到了官老爷那边也八面玲珑,方方面面都亏得二师兄打点关系,咱们莲塘才能在黄楠郡的路子越走越宽。只不过很多事情,情义难两全,不论如何取舍都活得不痛快,我也不知道你进了莲塘是帮你还是害你。以后你可能就会知道了……不过我希望你还是别知道的好,什么时候当了太守大人的女婿,就别再混什么江湖了,混不出头的。混官场混军旅,你混什么都比混咱们这行有出息。”

窦阳关无言以对,坐起身,看到鱼塘几名担当哨桩子的外门弟子在校武场附近巡夜,有些提不起兴致。

窦阳关猛然瞪大眼睛,酒意全无。

一拨拨黑甲人井然有序地翻墙而入,落地后弯腰前奔,提起短弩劲射,秋风扫叶一般杀死了所到之处前方的哨桩子,莲塘巡夜弟子几乎都是被两根以上弩箭射穿脑袋,以保证他们死得无声无息,死前无法做出任何挣扎,除去北方,黑甲杀手由东西南三个方向渐次向校武场北方的住宅靠拢,接下去就是一场更为阴险的夜袭。等到颜石俊和窦阳关站起身看清大致脉络,颜石俊立即吼道:“有杀手侵袭!”

窦阳关有些发懵,正想转头跟颜石俊询问莲塘惹上了什么仇家,竟然如此手段凌厉,当他转头后,嗖嗖嗖几声箭矢破空的轻微声响,然后就看到血腥一幕,才出声示警的颜哥才躲过一根无羽之箭的袭击,就给第二根绕出一个大弧的无羽箭从侧面斜穿腹部,颜石俊踉跄后退,又给一根箭矢当面射来,除去尤为霸道的第二根箭矢躲无可躲,其余两箭都不在话下,颜石俊侧过头,一手握住那根箭矢,倒提箭矢,竭力道:“是北凉持弩甲士!”

才说完,一名身材雄伟的黑甲杀手就一跨轻松登楼,脸上有几分恼火屋顶颜石俊的多事,一手提弩,一手抽刀劈向颜石俊,窦阳关哪里经历过这种生死只在一瞬的搏杀,以往那几场帮派之间的斗殴,虽说也有相互杀人,也有鲜血四溅的辛辣场面,可连生手窦阳关都有一战之力,到底远不如今晚这场偷袭来得恐怖残酷,别说他窦阳关成了看戏的人,就连在他眼中一流高手的颜石俊,也就是在那一刀之下被连胳膊带整片肩头,都给哗啦一下劈断,身披黑甲的魁梧男子一刀才下,一刀又迅猛撩起,又将颜石俊的头颅挑落,同时抬臂一根劲弩射向窦阳关,大概是窦阳关命不该绝,这一刻竟然福至心灵,千斤坠,堪堪躲过那根弩,踏破屋顶瓦片,落入武械房内,随手抄起一柄刀就后撤,窦阳关仗着熟悉地形,亡命游走,每次挪步,都有从屋顶泼洒而下的弩箭如影随形,那黑甲杀手轻轻咦了一声,显然没有想到这小子如此灵活,正想要跳到屋中追杀,一名同样披甲的男子跃上屋顶,手持一张牛角大弓,朝一栋骤然亮起灯火的宅子,一箭而去,破窗而入,那宅子主人才点燃灯火,就被一箭钉挂在墙壁上。这名箭术惊人的男子冷声道:“今晚只抓大鱼。我在此看守,你下楼,这次要是输给了梧桐苑那帮才出窝的雏鹰,你知晓后果。”

魁梧甲士眼中露出一抹惊惧,赶忙应诺一声,向前奔跑,如同一头山林灵猿轻盈跳下屋顶,跟其他甲士汇合,向前迅速推移,直扑一栋主宅,那是莲塘帮主张册所在的院落。

甲士一路奔袭,势如破竹,技艺不精的外门弟子都只有被割稻谷般宰杀的下场,一些个内门弟子并非全无一战之力,只是这帮甲士杀神没有什么江湖讲究,小范围内的短兵相接,都是转瞬过后便成就以多欺少的优势局面,两三柄凉刀突进,辅以短弩见缝插针的阴险偷袭,又有坚实软甲披身,江湖帮派内的兵刃器械本就称不上如何锋锐,只要不是致命伤,这些甲士根本就不去理会,任由你刺劈一剑两刀,他们就能趁机一刀重伤甚至杀敌对面的莲塘弟子。要知道游隼本就是来自离阳江湖五花八门的高手,单对单的技击厮杀是行家老手,这些年在浸染精通了许多军伍战阵,就成了成群结队的豺狼,与单独刺杀相比,造成的杀伤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屋顶那名发号施令的弓箭手眼神一凛,从背后箭囊拈出一根精制羽箭。

黄楠郡第一手“泼猴”张册,算是能跟王府扈从吕钱塘之流旗鼓相当的棘手角色。游隼和鹰士此次并行,能摘下此人的项上头颅,无疑是大功一件。

……

任山雨身形飘落,生死未卜。

徐凤年眼神平静,“游隼?”

然后说道:“那家伙应该就是跟韩商捉对的大鱼了。”

徐偃兵点了点头,然后草稕和雪衣就发现屋中只剩下那位头发灰白的公子哥。

柴扉院,一击得手的“富家老爷”正准备悄然离去,紧接着就悄然死去,老人连自己怎么死,死在谁手上,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