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暗流

晨曦中,一驾马车驶出黄楠郡郡城,洪书文骑马护驾,神情慵懒,身边是其余两名白马义从。徐凤年坐在马车内,呼延观音睡眼惺忪,蜷缩在角落,身上披了件徐凤年的裘子。昨夜在王氏府邸前停马,她孤苦伶仃待在车厢内,掀了几次帘子,都没有看到被石狮子遮挡的他,只看到那名惜言如金的高大马夫。后来回到院子偏房住下,她估计也一宿没睡安稳,反倒是在车厢内还能睡踏实,说她是女婢,还真不知道是谁照顾谁。呼延观音睁开朦胧睡眼,勉强睁开眼皮子,透过一丝缝隙,偷偷打量这个一夜之间在郡城一手翻云一手覆雨的男子,在前来黄楠郡的路上,就发现他每隔一段时辰便会掀开帘子,近乎强迫症,她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在她眼中,驿路除了如出一辙的槐柳,就再没有新鲜事物,可他似乎总也看不厌,偶尔听闻马蹄声擦肩而过,他就会更加聚精会神,或者说是怔怔出神,难不成还能从陌路人身上看出一朵花来?

在即将出黄楠郡边境时,一骑突兀赶来,是那进入柴扉院的游隼小头目宋谷,徐偃兵听到车帘子后头的吩咐,吁了一声,缓缓停下马。宋谷翻身下马,跪在马车侧面,抬头便是车帘子。洪书文调转马头返身,接下来慢悠悠在宋谷身边打转,居高临下嬉笑道:“宋头领,怎么跟我讨还银子来了?”

这个宋谷在整个北凉游隼里算是中等地位的角色,抛开“甲鱼”等文谍子不说,武谍子即死士,在游隼中很少有官阶变动,因为武功一事不可能一蹴而就,游隼靠拳头说话,能者上庸者下,宋谷有三品的实力,曾经是北凉栗沧县的老百姓,栗沧县武学蔚然成风,有七大姓氏,各有绝学凭仗,枪仙王绣的妻子便出自栗沧县齐家。宋谷的习武历程堪称市井传奇,年少时遇上一名外地枪法巨匠到栗沧县比武,那名枪法宗师被仇家重金悬赏,一场围杀就此展开,不说两批专门收钱消灾的江湖杀手,就连栗沧县都有两个姓氏的大人物参与其中,接近金刚境的宗师杀去七七八八的敌手,毕竟独木难支,死前逃至栗沧县一栋废弃民宅,恰好碰到去那里炖狗肉吃的少年宋谷,倾囊传授其毕生绝学,可惜宋谷一半都没有学到,后来一次意气用事,宋谷泄露招式,被恩师的仇家认出,不得已成为北凉游隼,将近十年打拼,才算出人头地。这次鹰隼分家,一品境界到底有几人,恐怕只有褚禄山和徐渭熊两人清楚,但是二品小宗师有十四人,鹰隼上下众人皆知,前两年更为鼎盛,多达二十人,只是后来吕钱塘战死芦苇荡,舒羞退出,一人死在边境,一人失踪,一人死在陈芝豹出凉入蜀的路上,一人功成身退,封赐了一个杂号将军,在陵州东南创立门派,靠漕运混饭吃,其实就是黑吃黑,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谁活到最后,谁就能捧住漕运这只肥的流油的饭碗。

四下无外人,跪地的宋谷沉声道:“拂水社二等房宋谷,冒死有事禀告殿下。”

帘子没有丝毫动静。

宋谷一咬牙,“柴扉院一事,宋谷有违既定谋划,有错在先,宋谷不敢否认。只是其中缘由,恳请殿下听卑职解释。柴扉院谍子在拂水社二等房记录在册的蝗蝻,有南朝姑塞州女子花魁王焕如,有昆州人氏女子小鸨瞿若,有姑塞州数位帮派弟子渗透柴扉院成为护院。卑职当时以为洪书文既然能够临时参与拂水社机要军务,想来本事不差,由他去针对瞿若,远比三等鹰士任山雨更有把握……”

一个冷漠嗓音透出窗帘:“走。”

宋谷如遭雷击,双手按入地面,虽说刻意压抑声调,仍是难掩凄凉道:“殿下!此次行事,绝非宋谷有意懈怠!”

徐偃兵哪里会理睬一头仅是拂水社二等房豢养的游隼,驾车前行。

洪书文双手拉缰,高坐马背,身体懒洋洋后仰,转头冷冷瞥了眼宋谷。

临近黄昏,随着马车临近,陵州州城的青黑城墙愈发高耸,穿过墙道时,马上要过年,竟是挂了满壁的大红灯笼,早早点亮,其实不光是此处,州城许多临街高枝几乎在一夜之间就给挂满,无法想象,这竟然是经略使李功德的大手笔,据说各座衙门的胥吏杂役都怨声载道,都在腹诽都当上经略使了,还跟一个四面楚歌的陵州将军溜须拍马,不过城内百姓出门,倒是脸上都多了几分喜气。徐凤年让马车在一处十字路口的喧嚣闹市停下,挑了座酒楼,说是大伙儿在外头吃顿晚饭,酒楼人满为患,一行人好不容易在一楼等到相邻两张空桌,徐凤年让洪书文去柜台那边挑选刻有菜名的竹签。才落座,就有嘈杂声音响起,呼延观音循着声响望去,是个尖嘴猴腮的年轻男子,她也就不再多看。反而是徐凤年转过身坐在长凳上,笑眯眯看去。

那瘦猴儿一条腿搁在凳子上,一边剔牙一边嚷嚷道:“我要是北凉世子,有大将军这么一个爹,嘿,练武的话,反正有听潮阁这么大一个堆满秘笈的武库,又有高手无数,早就练成绝世神功了,不说天下前三甲,轻轻松松天下前十总是跑不掉的。带兵的话,随便带上十几万铁骑,咱也不吹牛,说什么一口气把北蛮子杀光,北莽南朝姑塞龙腰那几个州还不早就寸草不生了?”

马上就有旁人凑热闹和泼冷水,“真的假的,我可记得凉莽边境上好像有三四十万的兵蛮子,那也不是纸糊的,亏得只有我们北凉才拦得住,而且北莽还有拓拔菩萨这个军神,南朝覆灭也没啥意义,只要拓拔菩萨没,可这家伙打仗猛,万一他杀红了眼,不顾性命也要你的脑袋,咋办?这位可是天底下只输给武帝城王老怪的家伙,百万大军中取上将首级,可不就是探囊取物。”

瘦猴儿一听到拓拔菩萨,很明显缩了缩脖子,“那就先放过北莽,带着全部北凉铁骑一口气朝东面奔袭,也就两三千里路,除了东线边境上的顾剑堂大将军,燕敕王赵炳和广陵王赵毅的两支精兵都远得很,顾不上,顾老儿当年被咱们大将军压得喘不过气,这会儿一样不是对手,咱就直接杀进皇宫,坐上龙椅,看谁敢跟老子叫板!什么紫髯碧眼儿张巨鹿,脑子再聪明,撑死了也就是个杀鸡都不敢的文官,他要敢站在老子面前,老子这会儿就立马给他一个大嘴巴,扇得他找不着北。”

马上有人接话,一脸怒其不争,阴阳怪气道:“也就是咱们那世子胆子小,没本事,白白去了一趟京城,啥事都没干,你他娘好歹欺负几个京城花魁也行啊,天晓得这孙子是不是去京城那边,给京官老爷们白白送了多少北凉的血汗银子,我可听说了,他去京城路上,光是押送黄金白银珠宝古董的箱子,就有几十只,千真万确!这个只敢窝里横的小王八蛋,如今当上了陵州将军,肯定是在京城被收拾惨了,要回到自己地盘上狠狠作威作福。”

瘦猴儿微微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你们听说了没,咱们世子殿下这趟本来是灰溜溜返回北凉的,可大将军实在看不下去了,才亲自出了一趟北凉,这才给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弄回了两个儿媳妇,据说都是青州女子,大将军摊上这么个嫡长子,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小王爷当上下一任北凉王那才是天大好事。”

一位士子模样的年轻人用浓重的蓟州腔微笑道:“立嫡不立庶,立长不立幼。”

邻桌一位老人叹气道:“对啊,小王爷投胎投晚了。”

因为徐骁只娶了一名王妃,也就没有其它高门豪阀里司空见惯的嫡庶之分,以前都觉得世子殿下虽然荒唐无良,毕竟是长子,次子徐龙象又是天生憨傻,关于谁世袭罔替,谁来做这个北凉王,没有什么异议。只是小王爷率领龙象重骑,踏破边境,战功显赫,亲身陷阵,更是一马当先,无人不服,传言燕文鸾钟洪武这帮功勋老将都对小王爷赞不绝口。

一股暗流涌动。

这股暗流无疑已经和陵州风波汇流。

徐偃兵自然而然跟徐凤年同桌吃饭,下筷子也不含糊,自他在徐凤年身边,从未有过谄媚颜色。对于楼内喧哗,两耳不闻。呼延观音对桌上的一盘盘中原菜肴并不喜好,当她听到有关身边男子的言语,就竖起耳朵竭力去听清楚,然后小心翼翼弯腰探头,去看徐凤年是否恼火,可她只看到一张始终很平静的笑脸。

徐凤年转过身,狼吞虎咽,吃饱了后,看了眼呼延观音,她点了点头,示意已经吃够了。

付过账,一行人走出酒楼,徐凤年看了眼坠山的余晖,默不作声走向马车。

徐偃兵心中叹息。

只有他才能理解身前年轻人的复杂心思。

如果真有一天,北凉被最终还是北莽铁骑踏破西北大门。那么像酒楼内这样的北凉人多几个,作为新凉王的徐凤年,他的愧疚就可以少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