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北凉织造

黄楠郡三位家主入住陵州将军府,都相距不远,他们三位除了各自的心腹扈从,没有再带任何闲杂人等进入这座匾额崭新的官邸。世子殿下让他们休憩一夜,让王熙桦当时就心头一紧,这分明是故意让三个家族有足够时间先行通气,王功曹跟灵素王贞律以及紫金王绿亭都是拂晓时分,紧急从各自家族匆忙赶往陵州州城,除了中途一顿潦草的午饭,大致交流了一下,嘴上答应互有照应的同时,心中难免互有提防,很难做到彻底的同进同退,涉及偌大一个家族的走势起伏,不管往日私人关系如何融洽,都得慎重再慎重地权衡利弊。

被姚白峰誉为有“三个刺史之才”的王熙桦吃过谈不上丰盛的晚饭,没有着急答应王贞律的约见,而是单独出门散步,出门没多久,就看到同样在悠哉游哉闲逛的后生王绿亭,王熙桦就有些感触,如此沉得住气,后生可畏啊。两人点头一笑擦肩而过,王熙桦沿着一条傍水走廊负手慢行,流水通往金瓯湖,陵州城内,有本事引湖水入自己庭院的宅子没有几座,隔壁的经略使官邸当然算头一个,王熙桦心思一动,转入一条紧贴墙根小径,透过墙孔可以看到邻居李府的墙内光景,王熙桦突然停下脚步,恰巧墙那一边有位熟到不能再熟的官老爷也在凑近,对视之后,始终负手身后的王熙桦笑道:“李大人,这么有闲情雅致?我可听说李大人找了位乘龙快婿啊,学识人品身世都出类拔萃,恭喜恭喜。”

仅是称呼李功德为李大人,却不自称下官或是卑职,足见黄楠郡功曹王熙桦的清高倨傲。

李功德拍了拍袖口,笑眯眯回敬道:“本官可不用靠什么女婿养老,好歹有个还算出息的儿子,在边境上挣取不掺水的军功,王功曹,你可就要悠着点喽。”

王熙桦点头道:“边境上多伟男子,李公子沙场情场两不误,自然让人羡慕不来。我那犬子,没本事,只会勾搭些青楼女子,就没这份福气了。”

北凉皆知经略使的公子李翰林曾经男女通吃,几乎每次出行都有眉眼清秀的小相公亲密相伴,虽说如今浪子回头,没有人怀疑这位游弩手标长的战功真伪,可当年的李恶少终究犯下太多令人发指的罪行,今晚被王熙桦出言暗讽,何尝不是无奈的子债父还。李功德也没有反驳,弯下腰去,王熙桦正纳闷经略使大人为何这次如此投降认输,不曾想当李功德站起身后,直接就丢了一捧泥土过来,砸在王熙桦脸上疼是不疼,可一向被视为陵州斯文宗主的王功曹哪里受过这种羞辱,一时间又不知如何应对,愣在当场。李功德哈哈笑道:“狗日的王熙桦,最会装模作样,老子早就想抽你了,今儿没外人,就你我两个仇家……世子殿下,你怎么来了?”

王熙桦闻声下意识转头,结果四下无人,哪来的世子殿下,又转过头,就又被李功德一捧泥土泼在脸上。王熙桦怒不可遏,伸出手指怒骂道:“李功德,立言立功立德三不朽,身为堂堂疆场重臣,扪心自问,可有任意其一?!真真正正污了功德二字!你这厮为人曲谨而猛鸷,真以为能够寿终正寝?”

李功德漫不经心揉了揉鼻子,随后伸手指了指头顶,不屑道:“别人都尊称你王熙桦一声‘王三刺史’,三个刺史,不正是本官头上这顶官帽子的大小?你别跟本官说什么大话,你就说今天谁的官大,又是谁让你这些年寸步不前,乖乖当个芝麻绿豆大小的一郡功曹?”

王熙桦冷笑道:“与你说薪火相传,与你说读书种子,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李功德嘿嘿低声笑道:“咱们鸡同鸭讲,说到底还是一路货色,谁也别笑话谁。等你哪天做成了第二个姚白峰,才有资格跟我说学问事功两事。”

王熙桦勃然大怒道:“李功德,谁与你一路货色?!”

李功德一抬手,吃过两次亏的王熙桦立即一闪身,才发现经略使大人手中根本就没有泥土,李功德说了句耍你王熙桦还不跟耍猴一样简单,扬长而去。照理说这一场宿敌之间毫无征兆的接触战,大胜而归的李功德本该得意洋洋,可在北凉春风得意的李功德并没有料想之中的喜庆,反倒是面沉如水,阴霾浓郁。王熙桦一开始脸色阴晴不定,只是等李功德背影远去,这位王功曹的嘴角悄然翘起,哪里还有半点恼羞成怒,轻声道:“李螃蟹啊李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

……

徐凤年收到今天第二封密信,来自陵州一只老“甲鱼”,连徐凤年都没有想到竟会是进入陵州将军府的一名四品境界江湖豪客,原来在众人汇聚在门口之前,陵州游隼就得到了大部分人物的背景,有些粗略,有些详细,唯独少了那名横空出世的酒鬼,大概是外地谍子也觉得这么大摇大摆进入府邸,太过自寻死路,密信上没有一人有谍子嫌疑,大多是有案底在官府的江湖人士,这并不奇怪,行走江湖,想要不砍人或者不被人砍就一举成名,实在是痴人梦话。徐凤年在书房仔细阅读密信,那个绰号“阎王刀”的甲鱼就跪在冰凉地板上,纹丝不动。徐凤年放下密信,闭上眼睛,沉默许久,然后睁眼对此人说道:“那个酒鬼可以不用急,但是让褚禄山立即再查一查四品的刘伯宗,尤其是三品实力的孙淳,这两人的身世实在太清白太仔细了,从出生到习武到成名,看似皆是有迹可循,一览无余,但越是这样,越让人不放心。这两人中孙淳面相显老,其实不过二十九岁,刘伯宗三十二岁,恰好是最年轻的两个。本世子虽然不是谍子这一行的,但知道只要肯花力气,弄个十五岁之前的身份很轻松,然后悉心栽培十几年,几乎可以做到完全没有半点蛛丝马迹。甚至本世子怀疑他们的家族,本身就有问题。劳烦你们游隼多用些心思。”

汉子悚然,汗流浃背,毕恭毕敬说道:“保护殿下安危,是游隼头等重要的分内事,绝不麻烦。”

汉子无疑会敬畏这个年轻陵州将军的特殊身份,但更怕他可以直呼游隼幕后大当家的名讳。褚禄山的可畏之处,外人那都是以讹传讹的道听途说,不是身为游隼,根本不会理解褚大当家的恐怖能耐。

徐凤年绕过书案走到汉子身前,弯腰搀扶他起身,轻声笑道:“北凉有不少的文臣武将,跟你们相比,同样是少一百个,少了你们,北凉会更加不安稳。你帮我捎句话给褚禄山,这个年,让他给所有游隼多给些犒劳赏银,这份钱,不要他出,从清凉山那边拿出来。如果有人想要秘笈这类东西,也可以大胆提出来,王府这边尽量满足。在本世子看来,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东西比命更值钱,你们既然都把命典当给了徐家,那徐家万万没有理由亏待你们。”

汉子站起身后,竟然有些眼眶发红,犹豫了一下,挠挠头,竟有些腼腆,壮起胆子说道:“小的是锦州人氏,跟大将军与殿下的老家差得也就三百里路,不过小的离开辽东比大将军晚了六七年,曾经在别的行伍里头混过,后来犯了事,走投无路才跟了大将军,这么多年都是跟褚将军做事,也没什么功劳,都是些换了谁都可以做的苦劳,前些年娶了个媳妇,生了几个小姑娘,今年初秋那会儿好不容易有了个带把的小子,小的家里不缺银子,就想请殿下得闲时帮我家小子取个名,若是殿下忙不过来,就当小的没说过这事。”

徐凤年轻声道:“取名字有很多讲究的,取不好会影响以后运势,我很信这个,不太敢帮你儿子取名啊。”

汉子本就没抱什么希望,也就谈不上失望。徐凤年突然笑道:“不过徐骁不信这个,回头我这趟去凉州,让徐骁帮你儿子取个名,万一取不好,或者是很难听,你们当小名使唤也行。”

汉子又要跪下,徐凤年拉住他的手臂,无奈道:“行了,就算你多跪几次,可我总不能就多给你儿子讨要几个名字,再说你儿子也用不着,名字又不是银子,求一个多多益善。”

汉子赧颜一笑,不复原先的精明谨慎,有些真诚的憨厚神态。

“离开后传消息给龙晴郡的徐北枳,让他来将军府。”

说完之后徐凤年走到窗口附近,满腔喜悦的汉子也就不再打搅世子殿下的思绪,无声无息退出书房。徐凤年凝视着那盆呼延观音“割爱”端来的凤仙花,神游万里。

离阳的强大在于一统中原之后,随着老太师孙希济以文臣之首的身份,率领一大帮西楚遗老归顺离阳,天下正统之争就已完全尘埃落定,只要朝廷愿意用人才,那几乎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些人才各有专长,有人做专心道德文章立言,有人务实埋头做事立功,更有大把的人在做脏活累活。如果说离阳是良田万亩,有资格去店大欺客,那北凉就是在一亩三分地上变花样,师父李义山那么多年真可谓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徐凤年以前私下玩笑,不论是跟徐骁还算跟两个姐姐,都说哪怕可以当皇帝,也打死不坐金銮殿,就因为他那会儿就早早知道主政一方是何其艰辛,只是真当自己开始亲手布局,就感觉到哪怕他是北凉世子,想要做事,一样是身处四四方方的牢笼之中,稍有动作,就会碰壁,这个牢笼是历朝历代的人物辛辛苦苦垒起来的东西,简称“规矩”。

徐凤年回到书案提笔写下结构松散的“只告尸”三字,然后在只字旁边添加一个偏旁,补全了织字。放下笔,徐凤年缩手在袖内,走出书房,漫无目的穿廊过栋,在一座临水小榭,撞见正在小榭内蹦蹦跳跳取暖的王绿亭,这家伙当年跟李翰林王云舒,还有个在峨嵋郡为非作歹的公子哥,一起并称陵州四霸,不说谁都无法轻视的王熙桦,但相比死气沉沉的灵素王氏家主王贞律,徐凤年对这个紫金王氏新主人的王绿亭,无疑要更感兴趣。因为世袭罔替,北凉如今处于一个不可避免的动荡年代,一朝天子一朝臣,该落幕的已经落幕,该上位的尚未上位,很多家族都在跟随大势辗转腾挪,只是时间早晚不同,将种高门的钟洪武让独子钟澄心从文官路数,是求变。己身为名士的王熙桦让王云舒走武将路数,也是求变。不过这些大多数,毕竟都有个好爹,做事事半功倍,徐凤年只知紫金王氏已经好几代人不出大才,原本以为王绿亭这一辈照样会落魄下去,不曾想这次竟然有魄力来到将军府邸,如果事后无功而返,第一个被经略使开刀收拾的对象,肯定不会是王熙桦和王贞律的两个家族,而是根基不稳的紫金王氏,可想而知,年轻人王绿亭背负了不小的压力。

看到世子殿下走近,王绿亭只是转头一笑,继续蹦跳不停。

徐凤年站在王绿亭身边,后者开口玩笑道:“知晓殿下是爽快人,绿亭就直话直说了,这次跟在两位长辈屁股后头来这儿,是跟殿下求赏赐来了,真是破釜沉舟啊,要是没有一官半职的捞到手,回到了黄楠郡,可得被那帮老头子戳脊梁骨,殿下行行好,就当可怜可怜王绿亭?”

徐凤年望向只在“规矩”之内涟漪轻微的狭窄曲水,平静道:“先说说看要什么官,太大了,本世子可给不起。太小了,本世子也拿不出手,要是糊弄你们紫金王氏,背后一样要被那些老家伙唾沫淹死。”

王绿亭爽朗笑道:“不大,北凉道织造,就这么个官。江南道那两个织造局,那可是正四品的肥缺,咱们北凉的金缕织造局主官,才五品,反正老织造李息烽也干了十二年,早就该退下来。”

徐凤年不动声色说道:“五品不小了。”

王绿亭果然脸皮奇厚,停下原地蹦跶的动静,双手捧着呵了一口雾气,转头笑脸灿烂盯着世子殿下,“绿亭就知道要官很难,所以还有跟殿下买官的打算,紫金王氏愿意拿出十八万两白银,都是现银,如果不够,家族还有些珍奇古玩和字画拓片,都能折算成银两,只要殿下宽裕些时候,大概还能勉强再凑出十万两。没法子,比不得黄楠郡其余三王那般财大气粗,咱们紫金王氏穷呐。”

徐凤年坐在长椅上,朝王绿亭下按了按手,两人靠柱对坐,徐凤年笑道:“本世子可以十八万两银子就卖你一个金缕织造,不过有个附加条件。”

王绿亭笑道:“殿下,我那妹妹的确是出了名贤惠,可终究姿色中等,又有媒妁在身,殿下可千万别打这个主意啊。”

徐凤年愣了愣,哭笑不得,微笑道:“你小子别跟本世子油嘴滑舌,说正经的,本世子知道你有个至交好友,出身寒门,在紫金王氏当塾师,理学巨匠姚白峰都说此人只要愿意考取功名,必是陵州解元,以及是西北两道八州的会元,甚至摘下状元,连中三元都有可能。今年考取殿试三甲被赐同进士出身的黄楠郡鲁裕元,好像就是受惠于你朋友的制艺之术,否则至多考过童试乡试,别说殿试,就连会试都是奢望。你要能说动此人出山,本世子就让你当金缕织造,要是说不动,那你就老老实实回到紫金王氏。”

王绿亭捧腹大笑。

徐凤年无动于衷。

王绿亭止住笑,一脸奸诈道:“殿下请放心,这家伙已经被我强行绑架到城里了,这就给殿下喊人去?”

徐凤年摇头道:“不用见,你跟他说一声,过完年就来陵州州城待着,本世子有一顶官帽子白送给他。”

王绿亭感慨唏嘘道:“人比人气死人啊,我还得倾家荡产买官,这小子倒好。”

徐凤年突然说道:“你既不是嫡子也不是长子,能成为紫金王氏的家主,想来很不容易。”

王绿亭收起玩世不恭的神情,却也没有故意正襟危坐,而是轻轻说道:“比起殿下,容易很多了。”

徐凤年笑道:“还没当上官,就开始溜须拍马了?”

王绿亭又笑起来,“先熟悉熟悉,既然要寄人篱下,哪能不看人脸色。以后殿下可要多给王绿亭阿谀奉承的机会啊。”

徐凤年打趣道:“那你得先跟褚禄山拜师学艺。”

王绿亭欲言又止。

徐凤年知道他是个聪明人,也就直说道:“知道你在想什么,确实,褚禄山的马屁不管是本世子还是外人,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从来都很腻味恶心,可有一点很多人都看不到,褚禄山只对一个人如此,这叫从一而终,所以他跟经略使李大人都……”

说到这里,徐凤年停顿了一下,不再继续说下去,站起身,径直离开。

看似轻松闲适,其实一直暗中绷紧弓弦的王绿亭对于最后的异样言语,起先没有深思,反正得到了此行所想要的一切,还有所超出,如释重负的同时,有些压抑不住的兴奋。可当他后知后觉咀嚼出其中意味后,就有些遍体生寒,难道相邻的那座府邸,随着北凉的改天换地,宅子的主人也要跟着改名换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