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孤家寡人

当徐北枳进入陵州将军府,距离除夕只差三天,几乎是他一进入官邸,就立即跟随世子殿下赶赴凉州,这份殊荣倘若落在旁人眼中,真是宠冠北凉了。此次归途,有两驾马车,呼延观音独占一辆,徐凤年跟徐北枳挤在一辆马车上,两个马夫分别是徐偃兵跟洪书文,再没有其他亲卫随从。徐北枳听了一遍徐凤年有关黄楠郡事宜,不置可否。柿子橘子这两位,相处起来,似乎挺像是燕敕王和纳兰右慈,堪称君臣相宜的典范。徐北枳第一次开口便是询问为何不让截路阻拦的宋谷把话说完,因为徐北枳清楚柴扉院一事,原本鹰士任山雨被重伤的小疏忽,不算什么事情,可被世子殿下亲眼看到结果,以褚禄山的阴沉秉性,宋谷的仕途板上钉钉要完蛋,能否保住性命都两说,如果当时徐凤年骂上几句踢上几脚,发过火,褚禄山反而可以借坡下驴,只需重责宋谷,到底还能饶过宋谷,无非是暂时狠狠拾掇一顿,给足世子殿下以及鹰士那方的颜面,以后不妨碍宋谷的另有任用,可徐凤年什么都不说,褚禄山如何胆敢擅自主张大事化小?徐凤年当时给出的答案是,他绝不会去插手北凉谍子的事务,甚至可以容忍北凉谍子机构分家后,由同僚变成对手的游隼鹰士相互“争风吃醋”,但绝不允许两者明着势同水火,相互借机落井下石,北凉承受不起这种内耗。在这件事情上,以及以后所有的纷争,徐凤年不偏袒二姐徐渭熊,不刻意扶持鹰士打压游隼,也一样不会主动倾向于褚禄山,更不会捣糨糊浆糊各打五十大板了事。徐北枳听到这个回答后,不吝啬地笑了笑,显然较为满意,清官难断家务事,根源就在于端那一碗水的人没有端平,一次不端平,以后就难了。不过端平也有端平的难处和坏处,一不小心就里外不是人,这得看徐凤年能否坚持到底。徐凤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除了黄楠郡三王联手跑来将军官邸表忠心,以及各自要官,要官的法子也大不一样,还跟徐北枳提起了王绿亭主动提出要花钱买金缕织造一事。

听到这里,徐北枳皱眉道:“此人能当大任?”

徐凤年摇头道:“我也才见过一面,只觉得王绿亭谈吐不错,很对胃口,至于能否胜任金缕织造,还得再多要几份有关紫金王氏的详细谍报,然后把王绿亭牵出来遛一遛才知道是骡是马。不过金缕织造就在陵州,到时候要头疼也是你这个陵州刺史。”

徐北枳问道:“那旧织造李息烽如何处置?”

徐凤年耍无赖道:“我这不是也没想好,要不到时候你看着办?”

徐北枳瞪了一眼,大概是懒得理会这个世子殿下,独自陷入沉思。

天下各道皆设置织造局,便是北凉道也无法例外。名义上是为皇家和官用督织解送各地所产丝绸,但暗地里的权柄十分巨大,前朝历来就有织造主官按旬按月向京城密折禀报的习惯,可以直达皇帝桌案,驿路上传递这类情报,比起寻常军情还要谨慎小心。胶东王赵睢和淮南王刘英,几次被皇帝申斥重罚,都缘于当地织造局的密折告发。如今离阳朝廷设置道一级,各地织造局虽未提高品秩,但在朝在野的聪明人都心知肚明,除了从京师外派出去明摆着掣肘藩王的经略使,就数这十几位官品不算太高的织造最为阴险恶心。不过北凉道所属的金缕制造李息烽,年近古稀,这么多年一直碌碌无为,跟北凉王徐骁一直没有传出有什么交集,既不主动谄媚也不太过疏远,曾经有份一年两次的“半年折”在驿路上被一伙胆大包天的马贼无意中拦截,散布天下,世人才知道这个织造主官竟然昏聩无聊到跟皇帝陛下介绍北凉世子殿下的大小古玩收藏,详细罗列了近四十项六百余件,都想不明白为何要让这么个老眼昏花的老头子待在北凉浪费朝廷俸禄,据说那封密折泄露后,当时还是大柱国的徐骁听闻此事后哈哈大笑,让人给这位在其位却不谋其政的金缕织造,送去了跟赵家俸禄相同的银子,这些年一次没少,李息烽倒也不怕皇帝起疑心,次次照收不误。

但是不论外人如何讥讽轻视李息烽这老家伙,北凉内部,甚至连李义山都详细剖析过此人的官场履历和才学性情,徐骁送银,可不是取笑李息烽的无所事事,而是告诉这位擅长于细微处破解北凉局势的金缕织造,我徐骁开始盯上你了!

而且徐凤年没有隐瞒身边的徐北枳,当初严家叛逃出北凉,去京城得以享受荣华富贵,正是织造局跟朝廷牵的红线,逃跑路线,如何伪装,以及沿途各地接应,都有极为精确的谋划。只是由于李义山始终在冷眼旁观,这场北凉和朝廷勾心斗角机谋迭出的博弈,终于还是北凉棋高一着,加上褚禄山不遗余力的探寻,最终还是被北凉谍子成功截下,不过那次徐凤年心软,亲自出面为严家求情,徐骁这才网开一面,否则就算王仙芝亲自来北凉救人,也只能救走一两人而已。李息烽虽然输了,可是要知道他这个织造官在北凉被豺狼环视,仍能够有此作为,已经很是让人叹为观止。

徐北枳打破沉默,说道:“李息烽如果想要安度晚年,荣归京城之前,得跟北凉做一笔交易,不过这笔交易,对他这个金缕织造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徐凤年默不作声,神情隐约有些黯然。

徐北枳挑了挑眉头,直言不讳道:“我记得你以前有三个很要好的朋友,其中严池集已经跟着家族去京师当皇亲国戚,递补为炙手可热的翰林黄门郎,前途无量。那个孔武痴也不差,年末也做上了禁军都尉,到头来就只剩下李翰林留在北凉。你真的忍心?你这还没当上藩王,就打算成为孤家寡人了?”

徐凤年平静道:“反正不管结果如何,哪怕是最坏的局面,我都会保证李家以后始终衣食无忧。李翰林不认我这个兄弟,也是我自找的。”

徐北枳淡然笑道:“真是可怜。”

徐凤年踢了这家伙一脚,徐北枳顺势靠着车壁,拍了拍衣衫,随口问道:“那个王绿亭的好友孙寅,被姚白峰夸口称赞为一身才气冲斗牛,不是及第进士胜似进士,姚白峰当上了国子监左祭酒,执掌文坛,有没有谍报说姚大家要请孙寅去当祭酒?”

徐凤年哈哈笑道:“橘子你可以啊,神机妙算!我要不是得知姚白峰秘密让人去请孙寅,承诺只要这家伙愿意去京城,先去国子监弄个清流祭酒当当,来年能够参加殿试,姚白峰就放下他那张很值钱的老脸,徇私舞弊到了极点,亲自去跟赵家天子求个一甲头名!要不我还真不知道黄楠郡有这么一号人物。不过你可以放心又不能放心,孙寅已经被王绿亭押送到陵州,我打算让他直接当个有流品的实权六品官,你要是当了陵州刺史却被此人掩盖光彩,小心我一怒之下就让他顶替你的位置。”

徐北枳瞥了一眼徐凤年,没有说话。

徐凤年笑道:“放心放心,我这人喜新不厌旧,孙寅就算本事再大,橘子你依然还是我的旧爱,恩宠不减。”

徐北枳冷笑道:“赶紧停车,容我出去吐一吐。”

徐凤年一脸受伤道:“不解风情,我可是什么好东西都先给你留着,在桃腮楼捡漏了一只产自东越皇窑的天青胆瓶,全天下找不出第二只,你真不要?那我可就送给陈锡亮了,那家伙比你知情达理。”

徐北枳闭上眼睛休息,平淡道:“赶紧的。”

除夕这一天正午时分,早已张灯结彩的清凉山终于又见到了世子殿下。

徐凤年安排呼延观音在一栋幽静别院住下,没有让她跟梧桐院那帮丫头碰头的打算。徐骁一路伴随,也不怎么说话,就是乐呵。弟弟黄蛮儿长高了几份,眉宇间多了几分煞气,不笑的时候竟是异常的英气勃勃,不过跟着他爹一起傻笑的时候就瞬间破功,好在倒是不再会流哈喇子了,但还是让徐凤年无言以对。去见二姐的时候,一家四口终于相聚,掌握北凉一半谍子的徐渭熊,如今就住在梧桐院以便处理机要事务,梧桐院除了两位大丫鬟红薯和青鸟,没有参与其中,其余两等丫鬟都成为北凉“女翰林”,阅览和筛选军情谍报,有批红之权,被知情人美其名曰“朱红女婢”,尤其是纵横十九道仅逊于徐渭熊的北凉小国手绿蚁,仿佛天生精于大局谋划,俨然成为梧桐院的二把手,苛求尽善尽美的二郡主几乎斥责过所有女婢,唯独对绿蚁十分倚重信赖。徐家三个爷们进入梧桐院屋内,徐渭熊坐在轮椅上,坐在一张专门为她制造的低矮书案后头,抬头瞥了眼三人,就又继续低头从一大摞已经批红的密报中随手抽出一份,督察邻屋朱红女婢们是否有纰漏,徐凤年小跑过去,见到桌上那方古砚有些墨干,当下蹲在轮椅旁边,转头拍马屁道:“姐,我给你磨墨。”

徐渭熊都没有转头看他一眼,皮笑肉不笑说道:“哪敢让堂堂陵州将军代劳?”

徐凤年装傻道:“应该的应该的。”

徐渭熊也没有继续挖苦世子殿下,任由他在旁卷袖磨墨,自己专心致志浏览那些朝廷各地邸报和北凉自家谍报上细致的朱红字迹。

徐骁会心一笑。

徐龙象一屁股坐在门槛上,托着腮帮发呆。

徐渭熊大概是受不了徐凤年在旁边碍事,头也不抬说道:“你就没看到家里还没贴上斗斤春联桃符?”

徐凤年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我这就去写联子!等会儿咱们一起贴上?”

徐渭熊没有出声。

徐凤年去隔壁空闲的书桌下笔如飞,仍然花了半个时辰才写完王府所需的百幅春联,他每写完一幅,徐骁跟徐龙象就在一边轻轻吹干,然后去喊徐渭熊,她手头还有事务,说不用等她。徐凤年只好跟黄蛮儿一人各自扛上五十余春联,徐骁负责捧一盒子稍轻的斗斤,在清凉山从上至下开始贴上联子,等到了大门口,发现徐渭熊坐在轮椅上,就在府门外头安静等候。徐凤年笑着让徐骁看贴歪了没有,他跟徐龙象一左一右贴上尤为宽长巨大的喜庆联子,兄弟二人同时贴完楹联,转身都看到徐骁笑得合不拢嘴,二姐也有了久违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