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退路

因为朝廷册立太子,以及分封诸王,皇帝亲自下旨天下大赦,并且改年号为祥符。在这个爆竹声声迎新春的祥符初年,大内禁中,仍有庙堂大员当值,一位花甲老人拎酒提袋晃晃悠悠走向那座张庐,路上偶有相逢,不论是天子近侍的起居郎,还是可以穿上鲜艳大红蟒衣的太监貂寺,遇见了这位老人,无一例外都主动停下脚,把那些宫禁规矩的规矩抛掷脑后,纷纷笑脸寒暄几句,若是寻常时分寻常人物,一经发现,少不得被司礼监掌印大太监韩貂寺记在心上,迟早吃不了兜着走,不过如今司礼监换了掌印,嘉庆贺初春,对象又是朝廷上下皇宫内外都喜欢的坦坦翁,就不怕被人当成把柄,哪怕有心人闹到皇帝陛下那边去,皇帝也只会训斥那些人乱嚼舌根。顶替孙希济成为门下省新任掌门人的桓温一路招呼贺喜,来到了张庐,远远瞧见户部尚书王雄贵站在屋檐下搓手呵气,这位寒门出身的江南读书人,在满眼望去白发苍苍的朝廷上算是极为年轻青壮,他跟许多当今庙堂栋梁一同在永徽年间凭借科举,鲤鱼跳过龙门,而且那年会试,进士及第之人,三甲中又以一甲三名的王雄贵最为年少,主持天下科举的座师正是首辅张巨鹿,阅卷的房师更恰巧是当时担任国子监左祭酒的桓温,凭借满腹经国济世之才,一路平步青云累官至户部尚书王雄贵,无疑是张党一系,哪怕当上了一部尚书,这些年对张巨鹿跟桓温始终执弟子礼,这会儿不等桓温靠近张庐,就赶忙跑下阶梯,帮桓温接过酒壶和布囊,桓温打趣道:“福鼎啊,怎么那碧眼儿又让你吃闭门羹了?这老家伙也是,昨天你去拜年给你吃了一回,今天又来,分明心里挺紧着你这个得意门生,可就是抹不开面子。没事没事,等会儿就说这壶酒和盐水花生都是你捎来的,我就不信碧眼儿不眼馋,他要能扛着嘴馋,光看咱俩享福,我也算帮你出口恶气了,是不是?”

名雄贵字福鼎的王尚书苦笑道:“晚生哪敢跟首辅大人置气啊,桓师就不要取笑福鼎了。再说晚生管教无方,让那不成器的犬子惹下祸事,全京城都在看笑话,晚生实在是愧对首辅大人跟桓师的期许。”

桓温笑了笑,这位坦坦翁与那些城府似海难免给人性子阴沉嫌疑的庙堂砥柱不太一样,老人笑起来的时候从不会是皮笑肉不笑,更不让人感到笑里藏刀,而是让人真心觉得桓大人真的遇上了喜事。历年来一些落难的阁老重臣,都喜欢跑去跟桓温叙旧,带上几壶好酒,桓府这老头儿能不能帮忙是另外一回事,总之能让人觉得天大难事经他一说后,似乎总归是还能有些余地。桓左仆射有两不做,锦上添花不做,落井下石不做。有桓温领着走入张庐,王雄贵也就有胆子进门。桓温在门口停下脚步,王雄贵一只脚都已经踏入,只得乖乖收回,听到老人轻声说道:“你那幼子叫远燃吧,连我这种足不出户的老头子都听说过他的大名,称不上做了一箩筐坏事,不过半箩筐还是有的。去年秋,在九九馆跟北凉世子起了纷争,被他那群帮闲一吹给吹上了天,说成了京师纨绔班头人物,说就他敢跟那世子顶着干,这原本没有什么,我也好,碧眼儿也罢,年轻时候也是气盛得一塌糊涂,谁没点虚荣心。只是你那孩子如今胆子也太肥了,竟然跑去欺负吏部赵右龄的闺女,这闺女还是跟殷茂春独子订下亲事的,这还不止,刑部韩林的儿子出来说句公道话,就给你那儿子打了一顿,还骂他老爹不过是刑部一个应声虫侍郎,福鼎啊,你扳指头算一算,永徽四年中,其实也就你们几人一同出人头地,大致关系都不错,被他这么一闹,你跟同时做官的殷赵韩三人以后怎么相见?你我都知道,明年科举就轮到殷茂春主持,殷茂春做官的道行高低,你我心知肚明,当朝储相之首,不是白叫的。今年京考完毕,马上就是地方官员考核这桩大事,赵右龄肯定是主事人,你那座师怎能不被你气得七窍生烟,换成我坐在他碧眼儿那个位置上,也是差不多的火气。”

王雄贵一跺脚,叹息一声,低声说道:“桓师,你有所不知,犬子王远燃是被人构陷,否则也不至于如此行事孟浪……”

以好脾气著称于世的桓温竟然也一脸怒气,压抑声音骂道:“蠢货,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儿子要是个好东西,能有机会被人陷害?家门不幸,最大不幸就在于子孙不惜福!都闯下泼天大祸了,你这当爹的还想着如何给王远燃擦屁股,而不是亡羊补牢,你王雄贵不是蠢是什么?!”

王雄贵嚅嚅喏喏,根本不敢反驳。外人确实很难想象一位正二品尚书也能被人训得如此凄惨。桓温犹不解气,夺过酒壶布囊,直截了当撂下一顿重言重语:“本以为你想明白了才来,没想到还是这般混账,连一个儿子都管不好,还管什么户部?!我桓温老儿一直对你青眼相加,好,那你干脆别当什么户部尚书了,来门下省给我打下手,一样是二品官,如何?!省得你那儿子仗着你这个爹,把尾巴翘到天上,露出那难看至极的光腚!”

王雄贵吓得脸色苍白。朝野皆知首辅张巨鹿执掌的张党,其实一脉相承,只是如此换上了张字大旗而已,其实可以往上一直推溯到张巨鹿桓温两人恩师即老首辅的恩师,下一任由谁接过张巨鹿的担子,王雄贵无疑呼声最高,张党内外皆是如此。说句明白话,哪怕皇帝不满王雄贵这位户部尚书,贬官降品,甚至贬至地方,只要张桓两老仍在,甚至不论是在朝在野,都具有莫大的威望,他王雄贵就根本不怕没有机会重回中枢,但若是张桓二人觉得王雄贵不堪重任,不足以支撑起他们这一脉,那王雄贵这辈子仕途就算彻底到头了。

桓温冷哼一声。

王雄贵黯然不语,仔细思量过后,苦涩道:“桓师,晚生知错了,也不进屋让首辅大人烦心。趁着地上还有积雪,现在回去就让王远燃去赵右龄府门前跪着,我也会亲自登门跟赵右龄致歉。”

桓温点了点头,笑道:“福鼎啊,你这油滑子,什么狗屁的地面积雪,人家赵右龄家门口人山人海,干净得很,你倒是给我找出一捧雪来?行了行了,你知错就行。这么一闹也好,让你那儿子狠狠长点记性。我知道你多半心疼,王远燃不笨,哪怕你这个当爹的板着脸,多半还是能瞧出你眼里头的宠溺,加上你那媳妇更是耳根子软,经不起幼子事后的哭爹喊娘,这次让他丢了一层皮,迟早会偷偷给他更多补偿。对此,我放心不过,你替我传句话给王远燃,以后他再敢瞎胡闹,我就跟姚白峰说句话,把他丢到国子监去关上个三五年。”

被坦坦翁亲自插手帮忙处理家务事的户部尚书,眼眶湿润,嘴唇颤抖道:“桓师之恩,晚生无以为报。”

桓温摇头叹气道:“我对你这些小恩小惠不算什么,里头那位,对你才是真的器重。福鼎,你切不可让他失望啊。”

王雄贵重重点头,桓温重新把酒壶布囊交给他,“我这趟入宫,就是冲着你来的,有始有终。走,一起进去见见咱们首辅大人。”

进了张庐,紫髯碧眼的张巨鹿依旧对户部尚书不假颜色,不过好歹勉强收下了酒和花生米,那些个埋首书案处理事务的张庐文臣们,都悄悄抬起头,对尚书大人报以会心微笑。王雄贵没有多待,很快就告辞匆匆离去。张巨鹿和桓温来到专门用以接待外人的屋子,桓温对张庐再是熟门熟路不过,自己就搬来器具悠哉游哉煮酒起来,自顾自说道:“朝廷都说你我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咱们老哥俩配合得天衣无缝,以前不觉得,如今只能捏鼻子承认喽。你说福鼎这么一个有抱负有能力有智慧的官员,也已经做到了一部尚书的高位,户部上下条理分明,为何偏偏就管不好自家一栋宅子。”

张巨鹿平淡道:“这有何奇怪,大多人当官本就是为子孙谋福,再者你别看王远燃突然就成了京师里的过街老鼠,其实在家里父辈面前乖巧伶俐得很,官家子弟大多如此,不是笨,而是太聪明,官场谀上欺下的那套东西,早就耳濡目染,烂熟于心。我敢肯定王雄贵也是头一回知道他的幼子如此糊涂。这也是为什么每年都有大把官吏没栽在政敌手上,反而栽在自己子孙手上。父子同朝上殿其实不稀奇,能三代同朝才难,哪怕三人的官都不大,品秩不高,可不管是好官坏官,起码都是真正聪明的官。”

鼻子被冻成酒糟鼻子的桓温闻着酒香,笑问道:“那你说说看北凉能有几代?”

张巨鹿平静道:“这个问题,你得去问神神叨叨的黄三甲,我不知道,也懒得知道。当下事务当下了,比什么都强。至于到底能看多远,到底还是要看你能走多远才作准。”

桓温哈哈大笑。

张巨鹿伸出手。

桓温惊讶道:“讨酒喝?碧眼儿,你要弄一房侍妾了?恭喜恭喜。”

张巨鹿没好气瞥了一眼,自己去倒了一碗热酒,喝了口,笑着说道:“我回过味了。”

桓温点了点头道:“我也是,两封信一寄出去,就有些后悔。嘿,看来你我都着了道啊,那小子,后生可畏。假借你我之手,开始着手整治北凉了。不过我现在很好奇,金缕织造李息烽到底是一样被蒙骗了,还是已经跟北凉沆瀣一气?”

张巨鹿反问道:“有区别?”

满朝文武也就只有他坦坦翁能跟得上张首辅的想法了,点头道:“也对,李息烽终究是有过大功的,何况还让严杰溪欠着一份天大人情,咱们还是需要让他体体面面回京,不过要依你前二十年收拾蓟州韩家的刚烈性子,李息烽可没这福气。”

张巨鹿笑道:“今年给孙子压岁钱,才记起自己已是五十好几的老头子,也该是有这份心性的时候了。”

桓温呦了一声,打趣道:“咋的,终于想着开始谋取退路了?”

张巨鹿摇头,眼神坚毅,缓缓吐出两个字:“不留。”

桓温轻声道:“放心,我不会让你碧眼儿绝后的。”

张巨鹿摇晃着酒碗,自嘲道:“难啊。”

桓温突然一本正经说道:“你不是还有个闺女没嫁人嘛,以后北凉还缺个正妃,你觉得这主意咋样?”

张巨鹿气笑道:“滚你的蛋!”

远处诸位张庐重臣都清晰无比地听到首辅大人这句脏话,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