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水落石出的密信

跟徐北枳裴南苇一同坐入停在巷外的马车,徐凤年摘下貂帽拿捏在手上,愉快笑道:“树大招风,你远风波,扛不住那风雨自来。不过还真没想到,以前他们来北凉惹是生非,都是冲着徐骁来的,如今竟然有人愿意挑我来当垫脚石,看来几趟江湖没白走啊。这位摇扇子画美人的风流子,道行高低不好说,眼光真心不差。”

裴南苇偷瞥了一眼这位可劲儿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世子殿下,结果一下子捕捉到,徐凤年把貂帽还给她,打趣道:“胭脂正副两评,北凉如今有四人,你这个已经殉情老靖安王的裴王妃是其中一个,要是被他画上桃花扇面,公之于众,惹得朝野震动,本世子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这哥们真是挑了个好时候,如果徐偃兵韩崂山任何一人可以脱身,就没他什么事情了,直接揍成猪头丢出北凉”

徐北枳轻声道:“可以趁机让陵州军政两座官场都动起来。”

徐凤年自是一点就破,略作思量后点头道:“有道理,咱们跟那对主仆来一场猫鼠捕杀,陵州掌权校尉都尉都参与其中,加上官府兵房行房,还有游隼鹰士负责盯梢监视,共同编织出一张大网。这家伙不是想着出名吗,我就遂了他心愿,白白送给他一个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给他机会,就看他有无本事接下烫手山芋了。有没有指玄境,一试便知。而且陵州武官的治军水准,他们手里头的刀锋是锐是钝,差不多也可以被这块送上门的磨刀石给大致磨出来。橘子,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不舍得杀他太快了。”

一直当哑巴的裴南苇终于首次出声,柔声笑道:“殿下真是生得一副好心肠,对治下百姓如此,对擅权武官是如此,连无亲无故的外地人也不例外。”

徐北枳开始闭目养神。

对于这个被徐柿子专门用来恶心年轻靖安王赵珣的花瓶女子,他没有半点好感。

徐凤年没有理睬言语挖苦的裴南苇,仍是不让徐北枳偷懒,说道:“你担任陵州刺史之后,文官这边别驾宋岩已经驯服,有金缕织造王绿亭在内的黄楠三个家族攀附于你,武将有韩崂山担任陵州副将,汪植跟你更是老相识,还有焦武夷出任陵州第三把手校尉,嗯,再加上一个跟你一样从北莽投奔北凉的年轻人,他会跟焦武夷一起给你的刺史府邸当左右门神,差不多算是搭好了架子。董越骑黄兵曹这帮从边境上退下来的功勋武人,暂时肯定会收敛几分气焰,也不奢望他们幡然醒悟就要对我做出死忠投靠的壮举,毕竟他们一手造成的陵州积弊,已经容不得他们意气用事,再说了,他们那帮没挨过刀子吃过苦头的子孙后代,夹起尾巴做人,做不了几天,迟早会旧态复萌,做长辈的,有几个能狠下心往死里跟后辈讲道理。所以这帮秉性难移的纨绔子弟,指不定相比从前的井水不犯河水,更加怨恨我这个把他们架到火堆上的可恶世子殿下。届时走了我这个陵州将军,就得由你来背黑锅。”

徐北枳平静说道:“就凭他们?”

徐凤年小声笑道:“反正陵州几百顶官帽子都交给你了,陵州事务我以后半点不管,只是我不拦着你杀人,当然,估计要拦也拦不住,但是你能少杀点还是少杀。”

裴南苇想起了先前此人说要慢杀孙寅的酷烈阴毒,一点不怀疑新任陵州刺史会杀人不眨眼,而且肯定是杀人不见血不沾手的那种,这样的读书人,在青州在襄樊城,很少见,似乎直到她离开后,才出现一个。

到了杏子街,即使有貂帽遮耳的裴南苇都察觉到了外头的异样,不是太过喧闹,杏子街除了深更半夜,正月里就没有不吵的时候,此时车帘外有着反常的安静。她掀起帘子一角,看到陵州将军府邸外车水马龙,文官武将都一个个穿着鲜亮公服甲胄,兴师动众得一塌糊涂,眼观鼻鼻关心,连相熟之间的窃窃私语都极少,仿佛是害怕被世子殿下误以为朋党货色。徐凤年走下马车,那班北凉徐家的四十余臣子,竟是自动文武分列左右,隐约是一个小朝廷的森严气象,徐凤年看见了陵州治中周建树大人,一个没什么名士风骨的文人,在文泉街,他的官职最高,可唯独他跪到最后。没有看到钟洪武一系的越骑校尉董鸿丘和兵曹从事黄钟,却看到了没有明确派系靠山的洪原,此人右手已经握不稳轻巧物件,故而那柄北凉刀常年悬在左腰。还有一些生疏面孔,不过看官服武袍,品秩都不低。上一次周建树等人进府,都得到了去殿下书房耳提面命的殊荣待遇,这一次殿下只是说要设宴犒劳陵州诸位,没那份运气了,无形中自觉比别的官员高人一等的周建树,跟着跨过门槛,差点偷笑得合不拢嘴。

将军府邸大堂,从未如此灯火辉煌,光是稚童手臂粗壮的红烛就点燃了二十来根,宴席上不过是些粗茶淡饭绿蚁酒,年纪轻轻的陵州将军高坐主位,独自坐北望南。名义上仍是龙晴郡官员的徐北枳,跟今天进入州城的宋岩都坐在左边最靠前的位置,世子殿下的言辞不咸不淡,没什么故作高论,不过酒宴尾声,众人听到殿下喊出宋岩的名字,就知道好戏上场了,顿时正襟危坐,望向那个缓缓起身的黄楠郡太守,大家的眼神都很复杂,这个宋太守,不愧是经略使大人的得意门生,看风向比谁都准,乘龙术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果不其然,世子殿下跟在座各位陵州父母官宣告了宋岩即将担任陵州别驾,一时间道贺言语不断,好似比祝贺之人自己当上别驾还要兴高采烈。宋岩叠手还礼一圈,眯眼笑着坐下,哪怕一些个人往年不对付的陵州官员,也没有遗漏,看来宋别驾暂时还没有要恃宠而骄的迹象。

放下酒杯后的徐凤年手肘抵在紫檀椅子扶手上,相比下方诸位的刻板坐姿,身体微斜,就显得有些轻佻随性。若是以往,底下那些个猴精猴精的官老爷,也就要嘴上殷勤恭维,反正就是浪费些不要银钱的口水,但是心里就会不以为然。不过今天闹剧过后,再没有谁在私底下谩骂周建树这家伙是随风倒的墙头草,反而由衷佩服治中大人当初的远见。当官的之所以越来越圆滑,都是被恩师谆谆教诲过,被政敌坑惨过,被同僚飞黄腾达刺激过,给一点一点辛苦打熬出来的处世智慧。徐凤年不等他们平复心情,就又给陵州官场砸下一颗沉闷春雷,“宋大人荣升陵州别驾是一桩喜事,还有徐北枳将出任陵州刺史,此事本世子已经与经略使大人商量过,李大人并无异议。”

周建树第一个猛然站起身,使劲拍了拍公服双袖,似乎是下跪上瘾了,跪倒在地,脑袋朝向附近的徐北枳,沉声道:“下官参见刺史大人!”

治中大人如此舍得老脸不要地给人带了个好头,那些在陵州跺脚震城的文武要员也就顺势纷纷拜见徐北枳,一些犹自不服气的,告诉自己就当给世子殿下跪下了,绝不是跪拜那个北蛮子身份的外乡年轻人。

一场酒宴尽欢而散,群官起身告退,徐凤年和新任刺史大人都没有动弹,陵州别驾宋岩就不得不负责起这份送客职责。等他绕过那堵恢弘影壁,走回官邸大堂,就看到世子殿下跟刺史大人结伴迎面走来,宋岩快步迎上,徐凤年轻声笑道:“宋别驾恐怕要暂时在这里暂居半旬,你的官邸还需要些时日和人手,去置办物件和打扫干净,换成别人,随便对付一下就行,可宋别驾是本世子请来州城的贵客,半点疏忽不得,还望宋大人担当些。”

宋岩诚惶诚恐道:“殿下多虑了,非是下官自夸,而确是不计较这些身外之物。殿下真的不用在宅子一事上费心,下官又不是那两袖清风的清官,这些年自己也积攒下一份厚实家底,陵州城内即便寸土寸金,也买得起称心的住处,刚好趁机将贪墨银两一口气全花出去,以后本官若是敢在陵州别驾的任上搜刮民脂民膏,烦请殿下派人抄家便是,就当给陵州赋税做了些功劳。”

徐凤年笑道:“跟别人不能这么说,跟你宋岩大可以坦诚相见,别的官员贪污受贿,只要被我逮住,不说一定摘掉官帽子加以刑罚,总归是要他们吃了多少就吐出来多少,不过你宋岩可以法外开恩,只要有功于陵州,收取银子装入私囊,不算什么。本世子不是那种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苛刻之人,这句话今天就撂在这里,以后徐北枳胆敢拿此要挟你,你尽可以找我诉苦。本世子一定给你撑腰。还有,之所以多此一举给你置办宅邸,不是想着收买你的人心,本世子还没那么空闲,你也没那么简单就被我收买,只是不得已而为之,黄楠郡青荣观和莲塘两件祸事,你事后也知晓大概的缘由了,跟我这个陵州将军走得近了,高官厚禄会有,但也隐患不少,所以你记得跟宋小姐提醒一声,以后出城可以,但最好不要太过刻意隐秘,我怕陵州城里的游隼鹰士,万一有所疏漏,就挡不下一些祸事了。当然,大体上,陵州城内很干净了,我只是怕万一,因为很多事情只要有了万一,就什么都没了。”

宋岩叠手作揖,语气沉重而激动,说道:“殿下如此厚爱宋家,下官定当倾尽全力辅佐刺史大人,为殿下排忧解难,为陵州百姓谋福祉!”

徐凤年点了点头,等宋岩抬头后,笑问道:“宋小姐去隔壁那儿跟闺友相聚了?”

宋岩在自己地盘的黄楠郡上,还能跟世子殿下隐隐拿捏几分架子,这会儿已经全无地头蛇气焰,毕恭毕敬答复道:“殿下英明。”

徐凤年一脸无奈,玩笑道:“宋别驾啊宋别驾,你才刚到州城几个时辰,就已经心甘情愿给本世子当奴仆了,有点名士风度行不行?”

宋岩一副天经地义的神态,闲适笑道:“要是哪天刺史大人再度高升,等下官顺利接任,肯定还得再卑躬屈膝一些。”

徐凤年欣慰笑道:“这就对了,这才是本世子想要的那个陵州别驾宋岩。”

徐北枳也抱拳说道:“以后有劳宋别驾了。”

宋岩赶忙还礼,“理当如此。”

道别之后,徐凤年跟徐北枳继续在府上闲逛,徐凤年轻声道:“如今陵州官员看待你徐橘子,就跟当初他们看待我这个陵州将军一样,兴许你还要惨点,好歹我是占据北凉正统的世子殿下,你则是个无法信赖的北蛮子,要不是如此,我也不会一口气帮你找来那么多人。柿子橘子,难兄难弟啊。幸好我马上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你要是在陵州举步维艰,我可不管你。”

徐北枳突然说道:“其实你一可以就把孙寅放在陵州刺史的位置上。”

徐凤年摇头道:“不说什么先来后到,光凭你我的交情,也没有让他占据你座位的道理。你要是现在不当这个狗屁倒灶的陵州刺史,幽凉两州更不可能,以后怎么能以最快速度当上北凉道第二任经略使。孙寅如今的前程,对我对他,皆大欢喜。”

徐北枳轻声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徐凤年疑惑地嗯了一声。

徐北枳叹气道:“古人说慧极必伤,情深不寿。结果你两样都占了。”

徐凤年大大咧咧搂过徐北枳的肩膀,爽朗笑道:“古人还说过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怕什么?”

徐北枳笑了笑。

徐凤年咦了一声,“橘子,你这可是头回夸我,不行,我得去爆竹庆祝下。”

徐北枳挣脱开徐凤年的搂肩,没好气道:“滚你的。”

世子殿下还真是一溜烟小跑离去。

徐凤年在正月初四晚上见过经略使李功德之后,就再没有去过书房,也不准任何人进入,不说闲杂人等,连每日都要看几眼窗口凤仙花的呼延观音也不能例外。

在徐北枳面前云淡风轻的徐凤年独自走到书房外,脸色凝重,推开房门,那封密信原封不动安静搁在书桌上,徐凤年脸色痛苦狰狞起来,又被他强行抹平,搬了条椅子坐下,跟密信面对面,世子殿下默然无言。他与李息烽约定自己原本正月初三日入城,最终拖到了初四,为的就是想让李功德见过朝廷张巨鹿亲笔手书的密信后,良心发现,在北凉和朝廷摇摆不定中,多一天时间的权衡思量,选择留在北凉。后来徐凤年妇人之仁地说出三封密信,分别送给徐骁褚禄山和皇甫秤,很多余地加上“三封”两字,为的就是让递出一封偷偷私藏一封张首辅密信的李功德,可以悬崖勒马。可这位北凉从未亏待过的李叔叔,仍是没有改变主意,就那样走出了将军府邸大门。至于为何李功德“画蛇添足”说出李翰林被诱往北莽南朝,横生枝节,徐凤年起先有点纳闷不解,但很快边关谍报密信就说明一切,他徐凤年算计朝廷算计赵勾算计张巨鹿桓温,可对方何曾心慈手软,顺水推舟,反过来打了个北凉措手不及,连许多蛰伏南朝的离阳大谍子都浮出水面,其中一人甚至做到了南朝掌兵三千的校尉,只为了成功将李翰林带往京城,如果不是徐偃兵紧急赶赴幽州支援皇甫秤,徐凤年恐怕就真的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徐凤年怔怔望着那封沾染上一些灰尘的密信。

北凉就这般不得人心吗?

徐凤年猛然站起身,椅子瞬间四分五裂,怒道:“你李功德就这么人心不足?!”

听闻动静的韩崂山刚要闯进书房,听到这句质问后又立即停脚。

徐凤年低声阴沉笑道:“谁不想当皇帝,当不成皇帝,谁不想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品大员?若不是你徐凤年自找麻烦,李功德就算要反出北凉,那也得等到徐骁死后,金缕织造李息烽才敢动手。”

徐凤年踏出一步,攥紧那封密信,在他手上褶皱不堪。

蓦然!

徐凤年瞪大眼睛,一脸匪夷所思。

两封密信的封泥有轻重之别,这一封,分明是所谓的真密信,李功德本该交出那封封泥浅淡的密信才对。

徐凤年冲出书房,离开过廊后,朝着经略使官邸一掠而去,直接跃过了树立在两栋大宅子之间的高耸墙头。

在李府花园飘然落地。

跟在空中俯瞰到的两个身影打了个照面,那一双女子吓得不轻。

徐凤年平静问道:“李叔叔在哪里?”

两位女子中的李负真张大嘴巴,没有回过神,倒是年幼习武的宋黄眉一脸憧憬和崇敬,咽了口口水,笑脸相向道:“殿下,我跟李姐姐才跟经略使大人喝过了一壶春神茶,大人说他要去书房看书去了。”

徐凤年笑着点头,蜻蜓点水,一掠而逝。

宋黄眉刹那震惊过后,一个蹦跳,扯住李负真的袖子雀跃道:“看吧看吧,负真姐姐,我就跟你说世子殿下是那满身杀气的绝世高手,肯定杀过很多人,你就是不信!现在总信了吧?!就殿下这份神出鬼没的轻功,没有小宗师境界,根本使不出的!我看啊,外边传说世子殿下亲手宰了提兵山山主第五貉,就是真事!我得趁着没被赶出将军府邸,赶紧跟殿下拜师学艺去,便是给他老人家端茶送水也乐意啊。”

比起宋黄眉的眉飞色舞,李负真垂下眼帘,黯然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