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过河

一男一女大体上相安无事,穿过东风郡,临近折桂郡,徐凤年跟裴南苇两骑并行于一条幽深栈道,再往东行百里路程,就是被誉为束禁东西的天险潼门关,有潼门关固则北凉固的说法,是折桂郡境内当之无愧的首要关隘,有重兵把守,手握精兵六千的潼门校尉辛饮马,无疑是北凉王极为看重的心腹将领,这次徐凤年调动陵州各地兵马离开驻地,潼门关则是一兵一卒都没有去动,足以显示潼门关在陵州的超然地位。徐凤年没有让黄小快的六百骑跟随,而是先行绕道前往潼门关休整,只带着裴南苇跟徐偃兵驰骋在这条只准军马踩踏的秘密栈道上,以往还有些官府衙内和将种子弟来这里比拼良驹的马力,如今一纸令下,都不想在陵州将军离开之前撞到矛尖上去自寻晦气,裴南苇之所以要走下马车透口气,缘于她出身书香门第,听说过前朝那位诗家天子凭借一首潼门吊古,在历朝历代边塞诗中一举夺魁,这才有了折桂郡的由来,前方山壁上据说还留有剑侠崖刻,她就有些心神向往。

徐凤年双手不扯缰绳,闭目凝神,任由战马撒腿前奔,裴南苇马术平平,不过胜在不怕坠马受伤,摘了帷帽,披了件紫貂大裘,骑乘一匹神俊黑马,她这一幕在白雪皑皑中,不知该说是像只轻灵蝴蝶,还是像一朵随风雪飘摇的牡丹。等裴南苇停马仰头见过了石崖上的模糊石刻,似乎也就那么一回事,有些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索然无味,尤其是当徐凤年跟她提及这条栈道,光是前朝两百多年国祚里,就在这儿附近前前后后交待了两万多具尸体,这让裴南苇毛骨悚然,再无半点闲情雅致。

天色近黄昏,头顶便是不愿停歇的鹅毛大雪,栈道死寂阴深,她显然有些惧怕,只得没话找话,放缓马速,跟身边男子问起了北凉谍子手眼通天,却为何探究不出那对主仆的底细。徐凤年伸出手,积攒下满满一手掌的雪花,握出一颗小巧的滚圆雪球,漫不经心说道:“好的谍子,比那些骁勇善战的校尉都尉还要稀罕值钱,既要保证能熬住年复一年的寂寞,扛过一次次阴谋诡计,关键是需要始终忠心耿耿,还要能够独当一面,筛选出各种消息,最后再拿性命去传递回来,所以没有五六年时间打磨,出不来一个可以放心任用的合格谍子,一些个老谍子,要么说消失就消失,要么直接背叛了敌方阵营,谍报难就难在谍子做事已经不易,更要考究一个人的韧性,不是谁都乐意干这行的。以前在褚禄山手上,在北凉以外的谍子死士,离阳三十几个州,整整二十多年,也不过培植出四百余人,何况其中一半都需要放长线钓大鱼,分摊到三十余州两百多个郡,每个郡能有几个?而且去年为了那些士子顺利赴凉,又损失了许多潜藏多年的珍贵谍子。再说了,咱们北凉费尽心思铲除离阳北莽双方的谍子,赵勾和蛛网也没一日歇着,敌我三方,每年都要死很多人的,也亏得是褚禄山执掌谍报,换成任何一个人,北凉早就成了睁眼瞎。光有那说出去很吓人的三十万铁骑,打不赢大仗的,那场南朝战事,北凉铁骑一路突进,很大一部分军功,都得记在北凉谍子头上。我上次去黄楠郡只顾着杀人泄恨,宰了几个双面谍子,事后我姐骂我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的败家子,确实不冤枉。”

徐凤年轻轻向远方丢出那颗雪球,轻声说道:“这个天下,实在太大了,要找出一个人,不容易。”

裴南苇瞥了一眼他,看不清世子殿下的表情,只觉得依稀有些不常见的落寞。

风雪呼啸,离那潼门关还有几十里路程,搁在平时不显路长,这会儿栈道积雪厚实,马蹄深陷,裴南苇即便披有温暖貂裘,也开始觉得遭罪不轻,而且她的马术在行家看来实在蹩脚,徐凤年看了眼天色,有越下越大的迹象,三骑又是逆风而行,可裴南苇执意要独力风雪夜行,徐凤年冷眼旁观,当她的坐骑冷不丁一个马蹄打滑,双手已经冻冷麻木,无力攥紧缰绳,就那么坠落在栈道上,打了一个滚,好在积雪绵软,谈不上受伤。徐凤年勒马返身,伸出一只手,她倒是硬气,站起来后转过身,伸手入了貂裘领口,借着体温捂热双手,咬牙上马,继续纵马前行。徐凤年也懒得出言讥讽,策马加速前奔,挡在她那一骑前头遮挡刺骨寒风,等他们终于见到潼门关的巍峨墙头和飘忽灯火,凭着一口怨气坚持到底的裴南苇终于昏厥落马,徐凤年这才抱她上马,快马入城。

潼门校尉韦杀青亲自随驾领路,把世子殿下领进了那栋没有半点豪奢气焰的朴实官邸,当裴南苇头疼欲裂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温暖如春的屋子,除了被雪水浸透的裘子已经被脱掉,衣衫完好,像是在鬼门关打了一个转儿的靖安王妃这才略微还魂几分,转头看到屋子里架起了一盆火炉,那个背对床榻的男子正在煮酒,酒香悠悠弥漫,饥肠辘辘的裴南苇养了养气力,穿上一双崭新暖和的靴子,坐在他身侧,伸手取暖,徐凤年伸手指了指摆在凳子上的红木雕花食盒,示意她自己丰衣足食,不过很厚道地帮她倒了一杯滚烫醇米酒,裴南苇揭开食盒盖子,也不讲究什么风仪,埋头狼吞虎咽,喝过了那杯酒,又要了两杯,很快就有浓郁倦意泛起,兴许是放心不过他,忍着眼皮子打架,也不去床上睡觉。其实两人心知肚明,他们在打一个赌,在赌谁率先缴械投降,在这之前,也就是井水不犯河水,都不用她去故意摆出什么贞洁烈女的姿态。裴南苇撑起眼皮子,斜眼望向他,他的脸庞被炭火映照得神采奕奕,他脱去了外衣,露出那件连裴南苇这种外行都瞧出价值连城的幽绿色软甲,她咬了咬嘴唇,让自己清醒几分,嗓音沙哑问道:“你为何要练刀?”

徐凤年略微失神,随即摇了摇头,语气平淡说道:“跟你说是好玩,说我曾经一心想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好汉,你肯定不信。如果说是保命,你又要说我生在福中不知福,故作无病呻吟。”

裴南苇自己倒了一杯酒,却没有像先前那般一口豪迈饮尽,而是拿温热酒杯贴在脸颊上,笑道:“你练刀的初衷,我更相信前者。”

她好不容易有了闲聊的兴致,徐凤年反倒是意态萧索,淡然道:“明早还要赶路,你睡你的。放心,我坐够了就会出门。”

裴南苇皱了皱极有天然媚意的好看眉头,还是去床榻躺下,双手捏住被角,许久没有听到动静,侧过身,望向屋内那个背影。

没过多久,他就拿铁钳拨弄了些灰盖在炭火上,让炉内木炭烧得慢些,然后起身轻轻离开屋子。

徐凤年来到潼门关墙头,徐偃兵和韦杀青都遥遥站在远处,很识趣地不去打搅。

……

大雪连绵下了一夜,晨曦时分,青山白头。

一骑一仆从一路畅通无阻闯入了折桂郡,自从先前初入北凉边境,震慑住了几队蝼蚁般的官府兵马,之后他们就如入无人之境,那名拥有金刚境实力的扈从忍不住问道:“公子,这北凉世子难不成吓得躲起来了?想着高挂免战牌,就真能万事大吉?”

拿折扇轻轻拍打手心的俊逸公子欣赏着沿路雪景,讥讽道:“乐章啊乐章,你真是用屁股想事的货,当年韩貂寺不杀你,是不是嫌脏了手?”

健壮扈从嘿嘿低声一笑,丝毫不敢还嘴。

公子哥一开一拢手中那把桃花美人折扇,微笑道:“那位世子殿下还不至于胆小到避其锋芒,不过本公子还真没将他放在眼里,还是更想领教领教白熊袁左宗的左手刀,世人只知道袁白熊是天下马战第一,可不知道他曾经跟顾剑棠切磋过刀法,那之后便换了左手练刀,想着哪天跟咱们顾大将军讨回场子。不过本公子想要见到那骑军统帅的袁白熊,也不容易,陵州境内的那几支北凉铁骑再不济事,还是不能小觑,就看那徐凤年到底能摆出多大的迎客阵仗了。乐章,如果仅是几百骑的小打小闹,就由你摆平,记住一点,断胳膊断腿无妨,杀人就免了。”

金刚境仆役扭了扭脖子,如一串黄豆爆裂般咯吱作响,点头阴笑道:“如果那世子殿下小家子气,拿三四百骑来随便糊弄公子的话,阵型再厚实,也经不起我几个来回冲杀。”

公子哥并没有腰间“佩”刀,而是用一根朱红长绳系住那柄名刀,绳子另一端系在手腕上,就那么挂在马腹一侧,摇摇晃晃。

乐章瞥了眼那柄刀,眼神有些忌惮。

这玩意儿那可是跟天下第一符刀南华半斤八两的同等重器。

名字也不知是哪位前辈取的,半点都不上心,只是被简简单单称作“过河”。

他乐章好歹是魔教鼎鼎大名的大人物,甲子之前,几尊天魔去斩魔台挑衅那位龙虎山大真人齐玄帧,结果非但没能平分天下,反而都给宰杀殆尽,逐鹿山从此一蹶不振,江河日下,二十年前他乐章作为魔教外山弟子,勉强算是第一流高手,尤其是跻身一品境界后,有些轻飘飘,拒绝了逐鹿山硕果仅存的一位年迈公侯的招徕,没有入山封侯,而是带着一伙手下擅自揭竿而起,自称魔教首领,在武林中掀起一场不小的腥风血雨,尚未建功立业称霸江湖,就被一身鲜红蟒袍的大太监堵下,这只人猫单独而来,除了他,所有人都被剥皮抽筋,如果不是韩貂寺留他一命用作打探逐鹿山秘址,也早就难逃一死,只是逐鹿山之后再没有要他入山,乐章这些年如同过街老鼠,一直提心吊胆,生怕被人猫当成废物做掉,等到去年京城传来韩貂寺逝世的消息,他才喜极而泣,正想着是不是重出江湖东山再起,结果给身前这名自称来自逐鹿山的年轻公子哥打得认不清爹娘,甚至连顾大将军的方寸雷都能使出,一些吴家剑冢和东越剑池在内的诸多不传秘术,更是层出不穷,而他自己的几招压箱本领,只被那年轻人瞧了一次,就能够随手拿去化为己用,他乐章就算是一品高手又如何,怎能不惊骇?

乐章不得不服气,天底下果真是有百年难遇的武学天才的。以前是王仙芝李淳罡这些江湖前辈,以后多半就该轮到这位“过河”刀的年轻主人了。

那公子哥抬头看见一头游隼掠过,扬起一个迷人笑脸,自言自语道:“来得有些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