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豆腐北凉

不断有游隼在主仆的头顶飞掠,乐章只是一介莽夫,并不熟悉行军布阵,不太清楚这七八只军隼游曳盘旋意味着什么,只是清晰感受到一种黑云压城的冷冽气息。乐章蹲下身,一只手按在驿路地面上,本想跟折扇公子禀报敌情,有两百骑奔袭而来,不过乐章很快想起那公子哥境界比他高出一大筹,指玄又有卜卦玄妙,他也就懒得拿热脸去贴冷屁股。

乐章捏起一颗雪球,掂量了掂量,想着是否砸死一只碍眼的游隼,眼角余光瞥见一骑斥候尤为胆大,其他四面八方十几骑探子都遥遥停马不前,就数这名斥候不知死活,试图近观查探,乐章狞笑着站起身,抡开臂膀,惦念着不擅士卒的吩咐,雪球激射而去,拍砸在战马头颅上,骤然炸起一团猩红血雾,战马瞬间倒毙,那名斥候滚落在地,非但没有仓惶逃窜,反而迅速摘下短弩,面朝那杀马之人奔出十几步后,终于记起军令,恨恨然转身撤退,路径心爱战马阵亡处,年轻斥候红了眼睛,摘下马脖所系的楠木马牌,揣入怀中,飞奔而走。

折扇公子没有理睬乐章的小打小闹,视线顺着山脊,望向远处一座不算高耸的山峰,按照他原本的设想,在折桂郡会遇上一支驻扎折桂郡的骑军拦截,少则三四百,多则无非六七百,让乐章热热手,捏破这支北凉骑军的胆子,穿透阵型之后,凭借远胜奔马的速度,直插潼门雄关,然后在那里他会亲自跟潼门精锐铁骑来上一场酣战,不论输赢,也可一举成名,名动天下。不到万不得已,他才懒得亮出身上那张保命符,当然他还没有自负到以为能够一人力压潼门关六千骑的地步,多半不过是且战且退,不可缠斗,真要死扛不退,他也就是西蜀剑皇的下场。吴家九剑破万骑,以及前些年李淳罡在广陵江上,一人一剑斩杀两千六百甲,结局可都好不到哪里去。

在这位单骑犯境的公子哥抬头望向山峰时,也有人正在举目远眺。徐凤年身边除了裴南苇,徐偃兵和韩崂山两位陵州副将,还有赶来凑热闹的潼门关两位校尉韦杀青和辛饮马,以及珍珠校尉黄小快,韦辛两将跟黄小快不同,这趟出关没有挟带一兵一卒,珍珠六百轻骑都在山脚待命,乐章察觉到的两百骑是折桂郡冻野校尉马金钗的人马,这次徐凤年以陵州将军身份颁令,让东风折桂在内数郡兵马离开各自老窝,至于几座郡衙幸兵两房的倾巢出动,则是名义上出自新任陵州刺史徐北枳的手笔。以山峰为中心,方圆三十里的大小驿路,都已严密封道,商贾都需绕道而行。近百名斥候散落各地,不论横竖,皆是力求每隔三里一斥候。马金钗的冻野骑军,一分为三,渐次结阵,两百骑打头,用作刺探虚实。此外还有带来四百兵马的东风郡北国校尉任春云,在西南方位原地待命,风裘校尉朱伯瑜亲率五百骑在西北方向虎视眈眈,大小官府兵房刑房的人马,穿插于西北之间的其中缝隙。

北凉校尉一衔十分絮乱,掌兵名额也相差悬殊,像潼门关韦杀青辛饮马就各领三千人,品秩却仍是要比同为四品的珍珠校尉黄小快低了一阶,冻野校尉马金钗北国校尉任春云和风裘校尉朱伯瑜,跟韦辛二人同阶同品,只是麾下士卒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潼门关一名校尉。北凉武官势壮,压制得文官抬不起头,但自身也是派系繁多山头林立,除了由来已久的边境地方之争,地方上又有关隘郡县之争,郡县里又有实缺勋官之争,错综复杂。身陷其中,如同坠入一张蛛网,稍有动作,便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引来震荡反弹,当初徐凤年着手整肃陵州官场,之所以不被看好,根源就在于此。

韩崂山提了一杆被命名为“小蛮肩”的枣木长矛,轻声笑道:“此人肯定没有想到殿下有如此魄力,直接调动了四名校尉将近三千骑,要在折桂郡内就让他折戟沉沙,根本不给他去潼门关的机会,更别提进入陵州州城窃取名声。”

徐凤年笑道:“他要是能用江湖人的手段,在万军丛中取了上将首级,你说朝廷会不会赏赐他一个大将军当当?”

潼门关韦杀青嗤笑道:“就凭这小子的能耐,都上不了山。听说这家伙长得细皮嫩肉,有一副俊俏女子般的好皮囊,辛兄,你口味杂,等殿下五花大绑了那人,你不妨跟殿下求个情,抱回潼门关当个偏房。”

相貌偏阴柔的潼门关校尉辛饮马,被老韦一通荤素不忌的嘲笑,也不反驳,低声道:“卑职倒是有这个念头,不过哪敢自作主张坏了殿下的谋划。老韦,既然你勾起了饮马的心思,要不你把那水水灵灵的小儿子送我,咱俩结成亲家算了,以后我喊你老丈人便是,低了一辈分也无妨。”

被将了一军的韦杀青气得一脚踢在辛校尉马腹上,骂骂咧咧。他跟辛饮马出自北凉军不同山头,韦杀青是根正苗红的大将军亲军近臣,辛饮马则辗转各军,在钟洪武陈芝豹等旧北凉巨头麾下都担任过军职,后来又跟步军统领燕文鸾有了牵连,如今辛饮马勉强算是半个燕系成员,不过他跟韦杀青这些年在潼门关相处得不错,在关内自然也是勾心斗角,委实是要养活各自旗下嗷嗷待哺要官要银要军械的三千子弟兵,容不得他们高风亮节,可是对外始终保持一致。辛校尉喜好男风众所周知,他对于积攒钱财家底一事反而看得很淡,旧部都尉如果孝敬辛饮马,都是花费重金从江南购置调教娴熟的唇红齿白小相公送往辛府,这比什么都管用。好在北凉王从不是那刻薄寡恩的主子,对于这些于北凉军政无伤大雅的污垢,从不拎上台面计较。辛饮马瞥了眼那名已经卸任陵州将军的年轻人,听到他跟韦杀青的言语之后,置若罔闻,笑脸依旧,望向山下驿道,缓缓吐出“开场了”三字。

辛饮马聚精会神,直起腰远眺而去,马金钗的那两百骑已经冲杀向主仆二人,辛饮马对冻野校尉马金钗的部卒一直看不上眼,在他看来,这些将种子弟兵的三条腿都是软的,据说这次绕后拦截退路,本该是风裘校尉朱伯瑜的军务,马金钗死皮赖脸跟殿下求来军功在即的“美差”,而且不顾既定军令,跟主仆保持距离依次推进,而是擅自发起冲锋,显然是认定那对作乱的江湖草莽好欺负,只要擒拿下两人,事后也就不怕殿下责罚,至于抢了珍珠骑军的头功,是否会交恶在陵州被孤立起来的黄小快,跟燕大统领亲戚有一段姻亲关系的马金钗哪里会在意。

公子摇扇,闭目养神,耳中传来身后稀拉零碎的马蹄声响,哪有什么传闻北凉百骑便震雷的气势,他在蓟州以东的边境,已经领教过顾剑棠大将军的治军手腕,曾被顾家六百骑在辽阔平原上长途追杀,那才是真的金戈铁马,假若北凉都是身后两百骑的骑战水准,那北凉铁骑甲天下就真是个天大笑话了,这样的两千骑,都能被那顾家六百骑一冲而散。无需主子眼神示意,乐章转身面对那两百只绣花枕头,深呼吸一口,脚尖厮磨了一下驿路冷硬如铁的冻土,瞬间踩出一个坑,身形飘掠而出,短弩洒下一拨不痛不痒的黑雨,落在内行眼中,就有些滑稽可笑,看着气势汹汹,实则离乐章还有六七丈射程,给两百骑垫底的马金钗倒是不觉得有何不妥,身边有十几骑衣甲鲜亮护驾,其中竟是有位眉目妩媚的娇小扈从,身披一件华美轻甲,分明是位身段婀娜的女子,敢情咱们马校尉除了要抢功劳,还要在宠溺美娇娘面前显摆一下他的治军有方。不过很快马金钗就心知不妙,短弩第一波攒射不曾建功,这不打紧,弩机携带轻便不说,而且远比挽弓来得发射急促迅捷,只是马金钗脸色剧变,只见两百骑光顾着倾力冲锋,那江湖汉子奔速远胜战马驰骋,第二波短弩当头泼墨而下,倒也称不上落空,只是那汉子都不屑伸手去遮挡弩箭,任由敲打在身,如芦苇杆子拍铁石,折断的折断,滑落的滑落,不给骑卒继续“嬉戏”的机会,已经跟为首三骑打了照面,那三骑吓了一大跳,直接就丢弃了弩机,仓促提枪,乐章如豺狼入羊群,闯入驰骋两骑的宽裕空隙,高高跳起,身形横平,一拳砸马,一脚踢马,左侧最靠外的一骑也被殃及池鱼,两匹战马叠着往驿道外横摔出去,右侧战马更是被汉子一拳砸出五六丈外,轰然砸地,雪屑如柳絮,肆意飞扬。

随后并排三骑显然胆寒至极,就想要避开此人势不可挡的锋芒,却来不及躲闪,其中一骑马术还算精湛,无奈之下,浮起一股暴戾性子,直接策马直至撞向这江湖莽夫,马校尉早已发话,谁能斩杀一寇,赏银六百两,官升三级!乐章轻轻一跳,抬起一肘向下砸在马头上,一匹急速前奔的高头大马竟是被一肘砸趴下,身体前扑的骑卒手中一枪也顺势刺在悍勇无匹的乐章胸口,只是不等他惊喜,就发现握枪的虎口传来一阵刺骨疼痛,长枪脱手,乐章一手拿过长枪,一手扯住这名骑卒的领口,抓小鸡一般高高抛出,然后左手抖腕抬枪,身形倒退而走,追上先前侥幸擦肩而过的两骑,然后将那杆长枪横放,挡住去路,两骑战马撞在枪身上,竟是尺寸都不得前行,后边几排骑卒马拥马,枪挤枪,先前的冲锋阵势瞬间七零八落。

乐章双手内力灌注长枪,大笑着往前踏步推移,前方十几骑簇拥在一起,人仰马翻。乐章不顾这些孱弱蝼蚁,双手横枪变作单手握枪,有伶俐机巧的几名骑卒在马背上一枪掷出,其中一根长枪刺向乐章脑门,在摇扇公子面前温驯如家养猫狗的汉子脑袋向前一撞,直接将长枪撞得寸寸碎裂,手中夺来一枪向上斜扫而出,扫那名骑卒腰间,身躯弯曲着横向飞荡出去,在雪地上滚出一个略显“俏皮”的大雪球。乐章一跃向前,也不管什么枪法矛术,只把手中长枪当棍子使唤,一棍子挥下,将一匹战马从背脊划拉到马脚,分尸两半,骑卒坐在倒地的半只战马尸体上,目光呆滞。

马金钗咽了口唾沫,强自镇定,不去看花容失色的宠妾,自言自语道:“贼子生猛,咱们可以徐徐退之,再杀他一个回马枪!”

然后冻野校尉马金钗便掉转马头,一溜烟跑路了。

山顶这边,徐凤年转头对韦杀青和辛饮马微笑道:“看来咱们马校尉迎来了一个新年开门红啊。”

然后望向一脸冷笑的珍珠校尉,语气平淡道:“黄小快,马金钗哪里是想跟你争抢军功,显然是用心良苦,示敌以弱,想要诱敌深入嘛。”

黄小快嘴角翘起,轻声道:“马校尉的人情,黄小快心领了。殿下?”

徐凤年点了点头。

黄小快独自一骑往山下奔去。

山脚三百骑按兵不动,其余三百骑自成左右中三军,冲向那慢摇桃花扇的公子哥。

乐章回首一望,讥笑着呦了一声,不去追击那帮溃败的冻野骑军,当初朝他展开冲锋的时候跟饥汉子见着了娘们一般急不可耐,这会儿还没等他热手,就哭爹喊娘回家了。乐章丢了手中那根红缨浸透战马鲜血的长枪,打算去领教领教北凉陵州下一支骑军的能耐。

在这位金刚境高手看来,什么狗屁北凉铁骑,都他娘的是豆腐做的啊。

乐章呸一声吐了口浓痰在地上。

就这样的虾兵蟹将,他乐章都能当个北凉王耍耍。

山顶上,一直冷眼旁观的徐凤年双手插袖,袖内双指捻动,好似在抽丝剥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