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抛人皮

驿路上由冻野骑军担当主角的战事告一段落,很快就有斥候将大略军情传递给西南北国校尉任春云,和西北风裘校尉朱伯瑜,两将反应迥异,身披鲜红甲胄的任春云佩刀而立,听闻马金钗吃瘪后哈哈大笑,抚摸马鬃,一脸幸灾乐祸。同州为将,品秩相当,既然大家头顶的官帽子差不大,那自然而然就是仇家了,贫寒出身的任春云早就瞧不顺眼那名字可笑的马校尉,麾下都尉标长都是陵州将种子孙占了坑,能调教出什么善战精兵,陵州平原有两块易于骑军伸展的平原区域用以练兵,去年任春云就跟马金钗就起了纷争,狠狠教训了一通华而不实的冻野骑军,不过任春云很快就在官场上被马金钗扳回一城,俸禄还好,谁都不敢在这座雷池动手脚,只是一批按律从幽凉边关分发给地方军伍配备的兵器军械,任春云只拿到一些连乙等资质都不到的“残羹冷炙”,一打听才知道是马金钗背后那个在北凉道兵库担当要员的亲家下了绊子,后来马金钗带着甲胄崭新的一百骑军借口剿杀游寇,来到任春云驻地辖境耀武扬威,若非任春云死死压下部将不许生事,差点就要闹出兵变。

另一边的朱伯瑜就要冷静许多,他对马金钗的观感一向很差,只是从不摆在脸面上,真遇上了该喝酒喝酒,该客气客气,因此风裘骑军跟马金钗那批公子哥相处得还算凑合,主要缘于朱伯瑜亦是将种府邸里走出来的武官,父辈们曾经并肩作战,有换命的交情打底子,不过朱伯瑜虽说从未去过边境沙场镀金,功劳簿相当单薄,却是少见能沉下心去治理军伍的北凉青壮派校尉,这些年手握实权,常常被许多背着军功回陵州养老的杂号将军挖苦嘲讽,让朱伯瑜反而更乐意与马金钗这些家伙相处,毕竟虚情假意的觥筹交错,也好过那些家族子嗣后继无力的老前辈们的一见面就摆资历,个个鼻孔朝天。朱伯瑜现在担心没有在陵州官场大开杀戒的世子殿下,要借机拿马金钗之流开刀,连累他朱伯瑜也要被连累拉下马,世子殿下哪里会管你一个没战功的风裘校尉是洁身自好,还是跟马金钗沆瀣一气?不幸生了一张娃娃脸的朱伯瑜高坐马背,战马仅是乙等,风裘骑军中仅有的三十几匹甲等战马,都被他赠给有功都尉和精锐士卒。朱伯瑜挥了挥手,让那名按照风裘骑军自立规矩无需下马禀报的斥候返身再探,一身寻常甲胄的朱伯瑜呼出一口雾气,神情异常凝重,因为他看得出来那世子殿下对陵州官场可谓菩萨心肠,但是军政有别,有怀化大将军钟洪武这个前车之鉴,朱伯瑜断言陵州各郡驻军就没这份幸运了。

桃花美人扇轻柔扇动,微风拂面,鬓角发丝轻灵飘动,一身黑裘的俊逸公子哥平视而去,呈现扇形战阵围杀而至的三支骑队,显然跟先前两百骑有着云泥之别,马蹄整齐一致,没有丝毫混淆。他凭借卓绝眼力,已经可以清晰看到那些一张张面孔年轻的骑卒,眼神坚毅,似乎得到授意,根本就没有去动轻弩的意图。北凉对劲弩的管禁十分严苛,私佩北凉刀还能靠着家世蒙混过关,若是胆敢持弩,哪怕是一架寸子弩这般闺妇可用的力小轻弩,一经发现,也要被当日抄家,绝无半点回旋余地。

乐章在驿路上撒腿狂奔,脚下那条直线上泥屑四溅,气势骇人。给人当走狗实在当腻歪了的金刚境武夫今天只想着怎么酣畅怎么来,在他眼中,先前不堪一击的两百骑是身娇体弱需搀扶的小娘们,面前这两三百骑也无非就是力气稍大些的壮实女子,一样经不起他乐章几下鞭挞。性格跟名字极不相符的一品高手大笑着前冲,三根铁枪同时刺来,乐章双手握住两枚冰凉枪尖,拧成两团铁块,手腕往内一扯再往外一撞,不肯松手的两骑被他敲钟落马,中间那一枪抵住乐章心口,却没能扎出一个通透,反倒是被笑脸肆意的魁梧汉子继续前冲,向下斜穿而出的长枪在空中曲出一个夸张弧度,可见这名骑卒的膂力和韧性都绝非马金钗部卒可以媲美。乐章作为江湖之巅那一小撮人中都可占据一席之地的卓绝武人,哪里在意脚下蝼蚁一口咬下是轻了还是重了,双膝弯曲,钻入马腹下,单肩硬生生扛起一匹迅猛前奔态势中的战马,乐章如同霸王扛鼎,将这匹马砸向骑队后方。被殃及池鱼的尾随几骑都倒地不起,只是很快就被侧向绕开死绝战马的骑卒拔肩上马,两名袍泽同乘一骑,又是一枪枪凶悍递向完全刀枪不入的乐章,总算被激起几分兴致的乐章猖獗大笑,猛然拔地而起,一脚踩在一骑的脑袋上,然后顺势蜻蜓点水,左右游走,踩踏下一名名骑卒和一匹匹战马,瞬间就让十几骑彻底失去战力,乐章似乎觉得仍不过瘾,落地后都懒得出手,只顾埋头冲撞,所到之处,战马剧烈撞击之后皆是碎骨而亡。

百人骑阵很快就给乐章轻松穿透,不过乐章也没能闲着,左手百人骑队见状后,在领头都尉指挥下,没有蛮撞冲锋,而是领兵继续一弛而过,手中百杆长枪依次丢出,大多数刺在乐章身上的铁枪或滑落或弹落驿路之上,还有些没有刺中乐章的铁枪直接钉入驿路冻土上,乐章心存逗弄,也想着让北凉瞪大眼睛看一看他乐大爷的金刚体魄,站在原地纹丝不动,枪林过后,右手百人骑又跟上了一阵箭雨,一夫当关的乐章都尽数笑纳,除了衣衫破碎,身体毫发无损,乐章看似托大,其实也在默默蓄力,试图一鼓作气攀至巅峰再战,原本不是不可以继续独猫戏弄群鼠,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一骑队里隐藏着武林高手,在他乐章气机衰减时阴险出手,虽说万万不至于阴沟里翻船,可一旦丢了丁点儿颜面,天晓得身后那个心肠歹毒的公子哥会不会无聊时就拿他出气。伺候这个年轻主子,乐章真是比伺候祖宗还费心费力,心中恨极的他要是能境界高过那相貌俊美的年轻人,向来对名士娈童嗤之以鼻的乐章都已经不介意换一换口味。可乐章清楚得很,这种想想就通体舒泰的狠辣报复,这辈子多半是指望不上了,除非那人被突兀出现的神仙人物打落尘埃,他才有机会去落井下石踩上一脚。可北凉道上,已经出过一个老剑神李淳罡,陈芝豹也已叛离入京,就只剩下一个枪仙王绣的师弟,以及担当边境骑军统帅的袁左宗,难道这两位仅存的顶尖高手还能联手出现此地?

驿道上直面乐章的百人骑虽然被贯穿,但很快就再度发起冲锋,山脚一支百人骑队在黄小快亲自率领也加入战场,左右两侧的百人骑一拨换弩一拨换投枪,哪怕对上了金刚境高手无法建功,但是阵势衔接紧密,表现远比马金钗的冻野骑军来得可圈可点。怡然不惧的乐章悠悠吐出一口气,雾气缭绕绵长,伸出双臂扭了扭手腕关节,似乎嫌那马蹄声嘈杂,一脚震地,沉闷轰响竟是隐约盖过了蹄声,乐章一脚一脚踏在驿路上,声势渐长,轰隆隆如平地滚雷,驿路上两支百人骑的马背起伏都厉害了许多,只是依旧无人怯战。北凉的官场争斗,尤其是军伍里的倾轧,一直被离阳朝廷的庙堂砥柱们唾弃为村野闹剧,扮演骂街泼妇吵不出上风的话,就只会卷起袖管蛮横械斗。比起朝廷里京城里,那些意旨绵延和门户接钵皆是一脉相承数代人的庙算,北凉这边短短二十年营造出来的氛围,如何入得了朝廷大佬们的法眼?只不过似乎很多栋梁文臣都忘记了,离阳朝廷有他们这帮治国能手的文脉传承,贫苦北凉也有独有的北凉铁骑的风骨传承,董越骑没能做好,但是诸如汪植,任春云,朱伯瑜,黄小快,等等,这些甚至没资格进入庙堂巨擘们视野的小小校尉武官,都做得不错。

乐章就想亲手折断掉几根北凉脊梁,他当然不知道什么薪火相传,也懒得深思,但是眼前这支不太一样的骑军让他感到很不舒服,老子好不容易跻身一品高手行列,到头来给一个后生当牛做马,到了北凉,总得让老子出这口恶气才行!

乐章盯上了那骑甲胄出彩凉刀出鞘的骑将,浑厚气机充沛全身,只觉得像是地仙一剑也扛得下来,精气神已到顶点的乐章狂野笑声响彻驿路,跟那名骑将对撞而去,相距五十步时,高高跃起,长臂舒展,一拳砸下。一骑当先的珍珠校尉黄小快横刀格挡,人马北凉刀俱是猛然下沉,战马四蹄被这势不可挡的千钧之力压得瞬间折断,北凉刀锋仅是在那名汉子的拳头挤出一丝血痕,黄小快一手持刀,一手托住刀背,仍是无力阻拦这头江湖恶獠的一拳砸下,压下一口鲜血,弃马侧移,刀锋在那人拳头上抹过,依然没能划破肌肤,身边都尉一骑同时长枪凌厉刺出,精准刺向乐章左眼珠子,逼迫此人无法追杀他们的校尉大人,更有一名骑卒一枪掷出,见缝插针般恰好刺向乐章裆部,转瞬之间的配合,毒辣而有效。乐章第一次皱起眉头。

杀金刚境界的高手,精髓无非“水落石出”四字。耗光那川流不息的如水气机,没了圆满无缺的金刚不败,才算成功一半,假若给高手足够喘息机会,慢慢补全气机,恢复体内江河气象,就又得重头再来。不过高手的气机积蓄,从来都是散易聚难,气机转瞬流转数百里,这种传说中的陆地神仙境界,便是同为一品高手的金刚境和指玄境也一样可望不可即,像乐章接连两次陷阵,气机起伏跌至八成,期间任由枪林箭雨加身而不动如山,也仅是用笨法子恢复到九成。江湖上之所以将西蜀剑皇的战死评价为惨绝人寰,不纯粹是惋惜这名高手被碾压成一滩肉泥,更在于这名剑术宗师为了那个不值钱的姓氏,独力镇守西蜀皇城大门,所面对的敌人是一波波潮水涌去的蝗群骑军,完全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只凭那吊着的一口气死战到底,简直就是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在黄泉路上。

但乐章也仅是皱了皱眉头,他所正面对的不过是百人骑而已。

随手推开都尉的刺眼一枪,脚尖一点,踩在那根骑卒丢出的铁枪上,借势一记膝撞砸在都尉脑袋上,乐章鸠占鹊巢站在马背上,战马惯性前奔,傲然而立的乐章无意间望向山顶,没来由泛起一股胸闷。

有一骑缓缓下山。

越来越快。

乐章身后的远处,那把桃花扇被啪一声合上,公子哥晶莹素白手腕上系挂有另一端白鞘名刀的朱红长绳,猛然间绷直。

一骑下山的同时,黑裘公子哥也敏锐察觉到被山上一人给盯上了,喃喃自语:“北凉还有这般不显山不露水的高手?赵勾档案处为何从未提及。”

乐章头皮发麻,跟白天见鬼似的,惊吓得魂飞魄散。

那一骑马背上的人物双袖飘摇,从袖口到手臂之间,攀附萦绕有无数红丝,如同爬满了鲜活猩红的赤蛇。

当年,就有这么一只“缠红绕蛇”的人猫,朝他乐章悠悠然骑马而来。

被戳中软肋的乐章疯癫了一般,神情痛苦,蹲在马背上,双手十指钩住头皮,然后抬起头,眼珠子布满血丝,咬牙双手一拍,拍死了那匹战马,掠向那一骑。

山脚和驿路上的珍珠骑军都下意识停下马,留给下山那一骑和始终势不可挡的不知名江湖武夫。

那一骑飘落下马,继续“前行”。

本以为起码要缠斗酣战几炷香的一对人,就那么飘飘然擦肩而过。

双袖猩红愈发红。

原来他手上多了一副从头到脚剥下的鲜血人皮。

驿路这边三百骑不约而同瞪大眼睛,目送手拎新鲜皮囊的殿下一掠而去,在那名不再摇扇的公子哥面前停下,随手高高抛出那张人皮。

这一幕,黄小快毕生难忘。

腰佩一柄寻常北凉刀的世子殿下,对上了那把不输南华刀的“过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