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以北

人去摊空,只留下徐凤年跟那只没了笼包的竹屉,先前那位四方道人如同“一气化三清”出来的三位麒麟真人,不论谁出现在面前,皆可算是北莽国师。徐凤年知道交出这枚铜钱意味着什么,怔怔出神,满脑子都是那四句话。武当山是他徐凤年的福地,毋庸置疑,若非老掌教王重楼的大黄庭,那他也就没法子在后来走下那两座江湖,而且如今有李玉斧坐镇大莲花峰,武当已有中兴迹象。只是逍遥游后,他告诉了李玉斧在出窍神游里见着的河畔稚童,这会儿李玉斧还没有回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否找着了那孩子。在牯牛降大雪坪顶,轩辕敬城告诫过他不要让黄蛮儿跻身天象境,以徐凤年的心性,别说天象,他甚至都不敢让黄蛮儿跻身指玄,所以就直接把话跟徐龙象说死了,不许进入那只跟天象一境之隔的指玄,至于麒麟真人所谓的一线生机,天机难测,徐凤年也不知为何物。至于关于自己什么陆地神仙,什么王仙芝,徐凤年反而想得不深,袁青山最后谶语李玉斧会在助人飞升后,斩尽坐云垂钓的仙人,为世间修行人关上天门,从此仙人是仙人,世间是世间,两相厌也好两相欢也罢,也都要各自遥不可及,徐凤年对此就更不感兴趣了,只要骑牛的转世后,能够赶在此之前成功飞升,那就没有问题。家事国事天下事,既然是徐骁的嫡长子,既然姓了徐,三件事早就混淆不清了。别的藩王世子,世袭罔替就到头,大不了就是由父辈的藩王降爵为郡王,可北凉以北,却有北莽百万控弦之士虎视眈眈。

徐偃兵轻声说道:“如此近距离,若是袁青山有心要杀殿下,我未必能拦得住。”

徐凤年笑道:“所以我才干脆让徐叔叔去买这屉包子,好让麒麟真人知道诚意。”

徐偃兵有些遗憾,如果不是殿下在身边需要护驾,被他遇上了陆地神仙无疑的北莽国师,不拿来试试手真是浪费了。

徐凤年猛然站起身,脸上紫金两色交替浮现,霞光熠熠,苦涩道:“耽误了不少功夫,麻烦徐叔叔送我一程去倒马关。”

徐偃兵也察觉到世子殿下的异样,笑了笑,拎住徐凤年的衣领,轻喝一声,就将他狠狠砸向倒马关城头。

倒马关城头陵州副将石迁高跟别驾李桂翁悄然相视,都从对方眼中瞧出了忐忑不安,如此一来,性情豪放的石迁高,愈发焦躁,因为身边李桂翁是出了名的陵州泥塑菩萨,极少流露出慌张情绪。他们二人都是大将军的心腹,石迁高当年在景河一役,几近战死,是被徐骁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守了他两天一夜,竟然还真被石迁高从鬼门关还魂回到了阳间,他总说自己欠了大将军一条命,后来身为鹧鸪营都统的次子石黎平战死沙场,石迁高也从未有过半点悔恨。李桂翁出自北凉本地豪横门第,属于豪阀“洛阳李”的一支,数百年来,不论是歌舞升平还是兵荒马乱,每年都会有家族子弟前往古城洛阳祭祖拜图。徐骁就藩北凉后,李家第一个投靠徐家,李桂翁擅做词令,为听潮阁李义山推崇,只不过当年李家做了桩弄巧成拙的蠢事,才跟那位北凉首席谋士断了香火情。石迁高跟李桂翁的着急情绪逐渐蔓延到了周显韩涛这边,若真是出了意外状况,牵连到这次北凉大阅,他们一个折冲副尉一个杂号校尉,扛不下来这份天大罪责。石迁高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城头上转弯打圈,右拳一下下砸在左手心上,李桂翁稍好一些,但也踮起脚尖,望向驿路远处。倒马关头号公子哥周自如丢了个眼神给老爹,周显轻轻来到儿子身边,周自如低声询问是否需要派遣游骑去探查情况,结果挨了老爹一记怒目相视,周自如很快回过味,这类秘密军情,哪里轮得到他们倒马关去自作多情地瞎掺和,官场嘛,不做便无功,可撑死了就是不升官,但如果是多做多错,那可就要丢官帽子的。

城头剧烈晃动了一下,李桂翁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揉了揉眼睛,好像先前看到一物撞上了城头。攻城车抛来的巨石?石迁高快步走到城墙边上,探出脑袋一看,瞪大眼睛。

一个人“嵌入”了城墙,而且这家伙似乎还活着!

掉在坑里的徐凤年长长吐出一口紫金雾气,舒服多了,离开墙上窟窿,一手抓在壁上,轻轻飘到城头。周显韩涛两位如临大敌,迅猛抽刀,就要擒拿下这名来历不明的刺客,城墙下边的精锐甲士也纷纷涌上城头。不料品秩最高的石迁高跟李桂翁都立即跪下,口呼参见世子殿下。尤其是别驾大人的打袖功夫,很见功底,既不耽误行云流水的观感,又能给人一种小心翼翼的恭敬做派,文官要想当到这个境界,没有五品以上,万万不会有这等火候。周显韩涛自是拍马不及,不过听到世子殿下四个字后,吓得脚软,顺势就跪拜下去,自报官职,嘶声竭力,把吃奶的劲头都搬出来,两位存心比试谁吼得更洪亮一点。李桂翁耳边就跟炸雷一般,让这位幽州别驾哭笑不得。徐凤年笑着让众人起身,看到了周自如,当初他戴着面皮出入倒马关,这位周大公子当然认不出自己,赵右松跟小胖墩两个孩子之所以能够“认出”,那都是迷迷糊糊靠着他的佩刀和嗓音。徐凤年跟石迁高和李桂翁客套寒暄了几句,走下城头的时候,周显有意壮着胆子让儿子跟在身边,想着在世子殿下眼前尽量凑近了混个熟脸,也不指望能跟殿下搭腔,有个马虎的印象就知足,不曾想世子殿下转过头,开了金口,“周自如,本世子去年进出北莽,就是从倒马关这儿路过,知晓你带兵不错,回头本世子跟皇甫枰说一声,让你给他当亲卫,意下如何?”

周自如在鱼龙帮那边是高高在上的将种子孙,可恶人自有恶人磨,在世子殿下这条北凉恶龙这里,虾兵蟹将都算不上,惊呆得没了往日的圆滑,好在折冲副尉周显久经宦海沉浮,还有些定力,赶忙拉着儿子下跪谢恩。天底下谁不知道北凉有个扛旄党派,日后成就往往十分显赫,大将军义子齐当国,青州首富林泉,都曾是北凉铁骑的扛旗卒。给大人物担当贴身亲卫,就有异曲同工之妙,皇甫枰如今在幽州如日中天,只要周自如成了幽州将军的心腹,周显哪里还会担心儿子不能光耀门楣。徐凤年让周自如跟上前同行,周自如走得如履薄冰,徐凤年笑问道:“倒马关有没有一个叫鱼龙帮的陵州帮派经常过境?”

周自如心一紧,凭着出众记忆和那份不可与人说的额外关注,点头沉声道:“启禀殿下,如果卑职没有记错,鱼龙帮有过六次过境记录在案,最后一次出关是小雪时分,入关则是在小寒后两天。”

徐凤年嗯了一声,不置可否,这让周自如提心吊胆,莫不是这鱼龙帮跟北莽谍子有沾染?上次在自家阴沟里都能憋屈翻船后,之后看在鱼龙帮会做人的份上,许多昂贵货物进出,倒马关在他周自如授意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世道信息阻塞,就算是一些五百里加急军情的驿路传递都有可能石沉大海,就更别说其它一些小道消息了。徐凤年在陵州龙晴郡跟怀化大将军钟洪武彻底撕破脸皮,事情太大,路人皆知,只是地点在无名小卒的鱼龙帮,幽州就没几个人清楚了。主要是接任帮主的刘妮蓉在这之后从未扯出世子殿下的大旗,龙晴郡当地也没谁敢拿这件事嚼舌头,以往嘲讽世子殿下几句不打紧,可如今连钟老将军都给收拾得凄惨无比,谁还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好在世子殿下没有让周家父子战战兢兢太久,出关之前对两位倒马关地头蛇说道:“本世子在鱼龙帮有个朋友,以后就要周副尉和韩大人多关照了。”

将来万金之躯到只比京城坐龙椅那位差上一筹的殿下都发话了,周显跟韩涛自然是口口声声万死不辞。

幽州副将石迁高要随行关外,别驾李桂翁则不用,当听到殿下说要赠送自己一幅出自南唐君主手笔的珍贵花卉图后,李大人笑得合不拢嘴,那幅花卉图很值钱不假,可从殿下手上交到自己手上,李桂翁在幽州官场也就有莫大底气了。殿下在提及赠画时顺嘴说起了胭脂郡太守洪山东,说听到此人官声不错。李桂翁望着三骑远去,捻须沉吟,别驾大人对这个洪山东谈不上器重或是碍眼,此人是凉州刺史的得意门生,本身又是一郡长官,他李桂翁想管也管不着,不过既然入了殿下的眼,那他不介意做些锦上添花的勾当,洪山东一直有意担当幽州典学从事,以便从地方上转入幽州官场的中枢,只是这些年一直被幽州刺史拦着,压在太守位置上不得动弹,李桂翁虽说是刺史的辅佐官员,却毕竟是小刺史之称的别驾,不是那附庸,李桂翁跟几位品秩相当的幽州要员关系不俗,真要铁了心为洪山东鼓吹造势,联袂提拔洪山东,并非没有可能。得罪幽州刺史,讨好世子殿下,孰轻孰重,本就是徐家这座山头里一棵铁杆庄稼的李桂翁还用多想?

关内,一位小娘被孩子拖拽着往倒马关关隘快步走去,眉清目秀的孩子犹自念叨不停,“娘亲,咱们再不走快些,徐公子可就要出关了。”

在胭脂婆娘中也算极为出彩的小娘抿了抿嘴唇,嗯了一声,告诉自己只是想着与那公子说一声,欠他的两百两银子,多半能够还他更快一些了,只要答应下金缕织造局派下的活计,成为一名纺织娘。可是乡里乡亲都说陵州那边富裕是富裕,可纨绔子弟也多,大大小小的多如牛毛,尤其是咱们北凉的世子殿下最是好色,当下正在陵州那边当什么陵州将军,若是万一被任意其中一个看上了,她一个背井离乡无依无靠的女子,该如何是好?死?右松怎么办?她也不知道那个从未听说过的金缕织造局怎就相中了她的手艺,说是要让她去编织制衣,若非那名织造局官员年迈而面善,寡居多年的小娘许清当面就给拒绝了。

富贵对她一名乡野女子而言,哪里比得上母子安稳?

娘孩两人最终还是没能在冷清的城门口看见那徐公子的身影,赵右松一脸遗憾,蹲在地上生闷气,也不知是怪娘亲走得慢了,还是自责脚力不好,早知道就该自个儿跑来的。

小娘弯腰摸了摸孩子的脑袋,歉意柔声道:“右松,是娘亲不好。”

孩子生过了闷气,却也不忍心让娘亲愧疚,扬起一张灿烂笑脸。

她轻声道:“娘想好了,再过些日子,就去陵州的织造局,好早些还上那位公子的银两。娘会请人照看庄稼地,你安心在学塾里读书识字。”

赵右松苦着脸,不知道说什么,想说他不愿意娘亲离开,可是他比谁都知道娘亲吃定了主意的事情,怎么劝都没用的,这些年那么多婆婆婶姨来劝娘亲改嫁,可都不见娘亲点头。其实他很想鼓起勇气跟娘亲说一句,如果遇上喜欢的人家,那就嫁了呗,他其实不介意的,只要娘亲开心就好。赵右松站起身,望向城头,喃喃自语,“娘亲,你说徐公子去关外做什么?”

许清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简简单单三骑出关,没有任何铁骑护卫。不过石迁高没有任何担心,有大将军的扈从徐偃兵在身侧,而且此行去葫芦口子上,沿途游骑斥候无数,相信出不了纰漏。何况都说殿下是宰了北院大王和柔然铁骑共主的高手,谁敢来这里造次?

徐凤年不知为何停下马,勒马转头南望,倒马关在视野中只是一个黑点,徐凤年抬起头,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初春阳光和煦,无风也无雪,天地间安静祥和。

他在去北莽前跟徐骁在清凉山顶对饮,借着酒意没大没小跟徐骁说了句:老了就老了,可别偷偷摸摸死了。

当时徐骁满口答应,说他还没抱上孙子,可舍不得死,还吹牛皮不打草稿说他不想死,阎王爷也没胆子来收下他徐骁的命。

只是徐凤年比谁都更能亲眼看到徐骁日复一日愈发严重的老态,老到父子二人一起登山时,都需要停停歇歇。

为人父之前,大多数年轻人很难想象自己的父亲会老,会那么老。

徐凤年睁开眼睛,继续策马北行,毕竟前头有北凉近十万参与大阅的铁骑在等他一人。

有句话,徐凤年一直没有跟谁说过,徐骁也不例外。

如果有一天北凉为北莽马蹄踏破,那他徐凤年一定已经战死在边境了。

要死也要死在徐骁的坟墓以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