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睡了

成功世袭罔替,就意味着离阳王朝出现了一位新藩王,除了册立太子以及新帝登基这两件,就再没有什么大事比得上这个了,何况这位藩王还是北凉王,不光是凉州,幽陵凉州也都张灯结彩,几近疯狂,气势犹胜元宵佳节的灯市,以此来讨好新王,尤其是那些豪横家族,都在暗里较劲谁家灯笼更大更多,感觉像是谁家胆敢挂少了的话,第二天就得被告密,然后拉出去砍头。不断攀比的结果,就是不缺银子的门户里,喜庆的大红灯笼越挂越多,多到让人满眼通红,深感腻味。清凉山王府,倒没有如何可劲儿闹腾,灯笼是临时添挂了些,却比往年过节都要简陋许多,不过府上管事仆役都满面春风,走路都轻快了几分,这些人自是打心眼欢喜,谁不喜府上新当家的有份大出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如果王府新王镇不住北凉,沦为客大欺主的境地,王府上下也就没啥滋润日子过了。

徐家父子从边关大阅返回凉州城后,可以经常看到得改口称凉王的年轻家主带着大将军在府上散步,眼尖心细的人,就偷偷扳手指算着两位未来王妃,谁陪伴那父子二人的次数更多,后来就干脆不去计较了,因为青州陆姓女子的次数屈指可数,输给那位女文豪的王东厢太多,倒是时不时撞见陆家千金会帮忙二郡主推动轮椅,只是两者相比,孰轻孰重,府上众人怎会拎不清?而且心底,他们也不太喜欢那个深居简出的陆氏女子,满身铜臭,不就是仗着家里银子多才侥幸跨过王府大门吗?林泉当年也就是个扛旗的马前卒,一切还不都是大将军施舍给你们陆家的。清凉山有遣派伶俐婢女伺候两位年轻女子,长久以往,在王东厢院落做事的婢女,就瞧不起陆丞燕院子里的丫鬟,而“陆院”里的王府丫鬟又有了内讧,开始用斜眼看待那几个陆家捎带进府的外人丫鬟。自古而然,女子一多,就哪儿都是浑水江湖了。

从边境回府小半旬时光,今天徐家两辈人除去练兵演武的黄蛮儿,都聚在听潮湖上的凉亭里休憩,比以往也多了王初冬陆丞燕这两位即将嫁入徐家的准儿媳,加上坐在轮椅上的徐渭熊,又缺个徐龙象,此消彼长,就有点阴盛阳衰的味道了,不过看得出来,徐骁的气色极好,神采奕奕,想必是对两个儿媳都顺眼满意的缘故。一个才情享誉朝野,一个天生持家有道,重要的是两女没有任何争风吃醋的迹象,因为一个是完全不懂,一个是聪明到不去做,儿子有她们把守后宅,出不了乱子,也生不出清官难断的是非。离经叛道擅自卸去凉王身份的徐骁懒洋洋靠着亭子红漆廊柱,听着徐凤年跟王大家的一问一答,俏皮谐趣,让老人笑声不断。王家小丫头说半句“问君能有几多愁”,徐凤年就补上“恰似缺钱买那绿蚁酒”,王初东笑眼眯成一对月牙儿,问了“蓦然回首”,徐凤年就答“那厮在爬树”,女文豪说那“衣带渐宽终不悔”,已经贵为离阳最大藩王的年轻人就笑着说“去给寡妇挑缸水”,而那位安静坐在轮椅上比王初东还要更文豪一大截的女子,嘴角也有了些不易察觉的温暖笑意,豪阀家世精心浸润出的闺秀陆丞燕则笑不露齿,实在忍不住时,就抬手遮拦。

只是眼力再不好的人,也能分辨出王初东的位置,很自然而然地靠近徐骁徐凤年父子二人,陆丞燕却只能有意无意偏向掌管一院子“批红女翰林”的二郡主。

徐骁笑道:“年儿,你送一送丞燕,我再跟你姐还有初冬唠叨唠叨。”

徐凤年嗯了一声,跟闻言起身的陆丞燕一起走出亭子,只是一路行去院子,两相无言,陆丞燕嘴唇抿起跟在他身后,等到在院门口转身时,她已是笑颜相向,徐凤年欲言又止,犹豫了片刻,轻笑道:“你记得多出门散心,总闷在家里不好。北凉不比江南风景旖旎,不过咱们北地也有北地的独到景致,不亲自骑马去看一看,可惜了。我本来该陪你,只是如今事务缠身,惫懒不得,而且很快就要出门一趟,去西北那边收拾二十来万戴罪流民的烂摊子,要是回来的时候,你还有心情,我带你去武当山走一走。”

陆丞燕由衷开怀后眉眼泛起妩媚,才脱口说出凤字,就赶忙把那个理当紧随其后的年字硬生生咽回肚子,柔声道:“北凉王,不用这么客气。”

徐凤年屈指做了个要敲打她额头的手势,一脸无奈道:“你凭良心说,谁更客气?”

陆丞燕翘了翘嘴角,徐凤年笑着转身,再转身,果然看到她双指拧袖站在门口没有挪步,朝她挥了挥手,这才离去。徐凤年没有在听潮湖看到徐骁,就走向一直冷冷清清的王妃陵,轻轻走入这座外界都说是“重门列戟高过藩王”的陵墓后,伸手划过一座座姿态森严的石像生。尽头有一位驼背老人斜坐墓碑之前,陵墓内古树极少,北凉都传闻是由于女子剑仙的娘亲剑气太盛,便是她去世了,仍留有女子剑仙的雄浑气象,所以原本古树苍苍的王妃陵没能剩下几株。徐凤年在年少时听说成仙后便可撒豆成兵,甚至可以让人起死回生,那段时日挑灯夜读,几乎翻遍了听潮阁内的佛道古籍,然后就被素来不信鬼神的师父李义山骂得狗血淋头。似乎如今便是想要讨骂,也没人骂了,以后就更没人敢骂他北凉王徐凤年了。徐骁听到脚步声,笑着说了句来了啊,就再没有下文。此时此地的一家三口,他站着,徐骁坐着,北凉王妃躺着。

徐凤年没有流露出什么悲恸神色,仅是默然站在碑前,初春时分,古树枝头有了嫩黄浅绿,徐凤年走去树下,伸手摘下一片树叶,吹了那支小时候娘亲教他的《春神谣》,若是哼唱出言词的话,那么大概意思是说有个乡野女子离家下山,见着了一位心仪男子,一起白首。佝偻老人闭上眼睛,听着再熟悉不过的小曲子,一只手悠悠然在膝盖上打着拍子。

一曲小谣完毕,父子又是默然走出陵墓,徐骁突然说道:“年儿,你可以让黄蛮儿回家了。”

徐凤年咬住嘴唇,停下脚步又迅速跟上,点了点头。

……

太安城,仍有元宵灯市过后的余韵,街上游人如织。宫内,当掌印太监韩生宣“暴毙于皇宫”后,接任成为大内首宦的大貂寺宋堂禄年轻到足以让人感到可怕,祥符元年宫内城门贴春一事,都出自他手,滴水不漏。原本在十二监人缘很好的他在辞去内官监后,专心处理司礼监掌印太监所负有的职责,跟许多熬资历熬到貂寺称呼的年迈大太监也逐渐疏远,以至于那个当初赐下名字的师父,宋堂禄也未曾去春节拜年,既然进宫净身当了宦官,尊师必须远胜尊父,这是雷打不动的规矩。宋堂禄辛苦攒下的口碑名声,也就如仅此一次的铜漏壶中水,滴滴答答,总有漏完的一天,不过看上去聪明至极的宋堂禄对此毫不在乎,今日小心翼翼跟着一对父子前往那座高楼,钦天监,是一个每逢几年就要传出几句谶语的地方,而这些只言片语无一不是被郑重其事写在泥金符纸上,装入一只被赵家传承百年的古旧黄泥盒子,最终交到沐浴更衣后的皇帝手上,看完之后,皇帝还需亲手燃烧成灰。

宋堂禄当上掌印太监后,一个时辰前是他生平第一次从钦天监捧回泥盒,然后陛下就面无表情赶往钦天监,可伴君近侍有些年月的宋堂禄知道,自打他见到陛下后,就从未清晰察觉到这位九五至尊如此开心过。这次前往那栋高楼,陛下喊上了太子殿下,在楼外,一行人高高低低老老幼幼,参差不齐,老监正死后,接管钦天监的竟然不是那声望足够的挈壶大人,而是一个幼龄稚童,以往被老监正昵称为小书柜,钦天监内外也跟着就喊得顺嘴了,忘了这孩子的原名。除了本该是私塾蒙学年纪的监正和德高望重的挈壶宋玉京,还有个时下京城炙手可热的新贵人,一身带紫道袍的青城王吴灵素,如今这位除徐骁之外的“异姓王”已是北方道门的道首,与赵丹坪同为羽衣卿相,再没有人嘲笑他的异姓王名不副实。尤其是离阳大举灭佛,浩浩荡荡,北方佛门经历了一场灭顶之灾的浩劫,吴灵素不负皇命,亲自到两禅寺给正门贴上了那一纸封山符箓!北地大小万千座寺庙,生死存亡都尽数操于吴灵素之手,南北两道首,哪怕龙虎山天师府两大真人飞升,在处理南北交界的广陵道佛寺一事上,吴灵素依旧咄咄逼人,龙虎山竟然只能步步后退,在天下人众目睽睽之下,与天子同姓的天师府黄紫贵人可谓灰头土脸到了极点。

钦天监有面圣不跪的殊荣,看着就像得道真人的青城王吴灵素也有这份待遇,不过他看到皇帝陛下跟太子殿下后,仍是毕恭毕敬跪了下去,钦天监几位原本都遵循常例站着作揖便是,结果看到北方道首都这般作态,只好也跪下叩圣,唯独小监正始终没有屈膝,赵家天子不生气,反而很高兴,太子赵篆还快步上前,捏了捏小孩子的脸颊,绰号小书柜的监正大人有些懊恼,天子见状开怀大笑,敛去笑意后,率先入楼,到了顶楼的通天台,太子赵篆在需要架梯子才能拿到上方书籍的书柜前闲逛,吴灵素跟宋玉京小心相伴,不过太子殿下是太安城出了名的好说话好脾气好心肠,吴宋两人倒是没有太过拘谨。当太子笑话说他就喜欢闺女多些,询问曾经以房中术献媚京城卿士名臣的吴灵素,到底有没有法子头胎不生儿子生女儿,这让青城王瞠目结舌,不知如何作答,性格古板的宋玉京会心一笑,心想太子殿下真是不减赤子之心,殊为不易,有如此的储君,必定是本朝大福啊。

楼外有一条八十一块汉白玉打造而成的摘星路,突兀横出阁楼六丈远,赵家天子跟小监正前后走在洁白无瑕的“天地横梁”上,眉目灵气的孩子对于这个坐龙椅家天下的中年男子,似乎没有什么畏惧,而皇帝也丝毫不介意这点小事,天底下为他当牛做马自甘为狗的人实在太多了,有一两个不怕他的,又不对他有任何威胁,不是坏事是美事。而天下半点不怕他的,近的有这个小书柜,远的嘛,不谈北莽蛮子,离阳朝野,一只手数得过来,而一手数目里,能让他忌惮的,又是只有一个而已!然后这个家伙马上就要死了,他如何能不想笑,捧腹大笑?赵家天子伸出一指,指向王朝西北,然后缩回握拳,弯腰捧腹,却压抑着没有笑出声,眼光直直望向一座大殿的屋顶,在那里,曾经有三个人喝酒论英雄,一起造就了如今离阳王朝的宏图霸业,结果都是死人了!死得好!最老的那个,不死,他就无法登基!那个秃驴,死在了铁门关,死得其所,不过死得有几分可惜,最后那个即将躺进棺材的,当年皇子夺嫡,选择了冷眼旁观,更是让他恨极!在他看来,这老家伙死得还是太晚了。

赵家天子转身摸了摸身旁钦天监监正的脑袋,微笑问道:“小书柜,你说给他美谥稳妥,还是恶谥恰当?”

一个是稳妥,一个是恰当。

伴君如伴虎。

若是那些庙堂之上大半辈子都在潜心揣摩帝心的伴虎老狐狸,立即就能从君王措辞中咀嚼出真味了。

可小监正一板一眼说道:“监正爷爷临终前说过,咱们钦天监新历一出,劫胡了那两禅寺白衣僧人用心叵测的历书,北凉王是被赐恶谥还是获封美谥,都已无关大局啦。我觉着既然先贤有说君子有成人之美,给美谥也行的。不过皇帝伯伯,劫胡是啥意思?”

神情晦涩变幻极快的赵家天子最终露出一个和煦笑脸,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提高嗓音,笑道:“劫胡啊,是你那个监正爷爷的宿敌黄龙士第一个说出口的,想来与围棋打劫差不多。对了,小书柜,朕听说你弈棋不俗,何时与朕在棋枰一较高下?”

小书柜想了想,笑脸灿烂道:“监正爷爷教了我定式攻守死活收官翻盘五样,前四样我都会了,不过翻盘还不太懂,不过监正爷爷说了,这个不用急,反正什么时候懂了,就可以喊那黄老儿来太安城手谈啦。监正爷爷还说,如果想让黄三甲被减去一甲的话,就只有两个人有机会,我算一个。”

看着孩子自己指着自己的天真模样,赵家天子龙颜大悦,摘下腰间所悬一枚足可称之为价值连城的玉佩,笑道:“那朕就不自取其辱了,玉佩赠你,送人也无妨。哈哈,朕的离阳,确是人才辈出。黄龙士这狂人,理当老无所依,死无坟冢。”

小书柜娇憨笑一声,双手捧着玉佩,“那我见过一位宫女姐姐,看了一眼就喜欢,下次还能见着她的话,玉佩送她好了。”

以勤俭勤政勤勉夺魁历代帝王的离阳明君笑了笑,点头道:“皇帝伯伯告诉你啊,玉佩得等你长大后再送于她,然后你就有媳妇了。你放心,朕先帮你找出了那宫女,给你留着。”

小书柜小鸡啄米,使劲点头。

春风拂面,赵家天子转身走向阁楼,嘴角泛起冷笑。离阳按律赏赐封赠谥号,美谥分文武,文字打头,又以正字牵头,依次是贞忠端康义等二十四字,武臣谥号偏低,字数也少,但仍是分出了十八等,故有“读书人当封二十四”和“大丈夫当封十八”这两个说法,这几年死去的庙堂重臣,文臣居多,这些老人虽说不至于夸张到获封正贞忠端几个谥号,但在世人看来文康文义总是跑不掉的,像那宋家两夫子,以及历经三朝的青党魁首,上柱国陆费墀,都在此列,可惜这些家伙都晚节不保,虽在二十四之列,谥号却极低,反倒是当初家族声望远逊宋陆的江南道“琳琅满玉”的卢家,有望摘走这几个大美之谥中的两个。

徐骁?

朕不给你什么恶谥,但你早就被剥去大柱国头衔,因此以武臣身份获赠文谥就别想了,而且武臣十八,朕要“大大方方”送你一个最下等的“武厉”!

你死了后,胆子再小的墙头草,也要用嘲笑声送你徐骁最后一程啊。

……

这一夜,习惯了老凉王难掩疲态的清凉山王府并没有什么异样,还觉着说不定明天一起床,就能在府上某时某地,遥遥望见老人跟年轻凉王一起散步散心的情景。

徐骁所住小院的内屋,徐渭熊的轮椅靠近门口,她的双手搁在腿上,死死攥紧。匆忙赶回家里的徐龙象脑袋低垂,红着眼睛站在床头。

从门外望去,只能看到一个坐在床边的背影。

躺在床上的老人竭力压下咳嗽,缓缓说道:“爹知道你不喜欢现在这个只知道絮絮叨叨讲大道理的徐骁,是啊,你这个爹动刀动枪在行得很,确实不是个擅自讲道理的人,爹也不怎么喜欢,这么多年来,爹就是个谁骂我我就打谁的粗人,是个在金銮殿上佩刀站左站右看心情的老匹夫,可年儿啊,爹不说这些,不把话说完,就不放心你啊。记住,你既然坐上了北凉王这个位置,就要能听得进去不想听的话,要容得下自己不喜欢的人,一样米养百样人,各有各自的难处,也就有了各自的爱憎和脾气,尤其是那些不记得别人好的家伙,很多时候你也得忍着,谁让你是北凉王了,不是输给哪个人,而是得照顾大局,爹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将军和北凉王,也有许多憋屈,跟谁都说不出口,这是没法子的事情。记得当年我带着一帮老兄弟出锦州下两辽,被离阳一位实权校尉害惨了,死了好些兄弟,一气之下就带着四十几个没死的兄弟,杀到了他家,自然不是去蹭吃蹭喝,而是要杀他全家,把人都给捆成粽子拖到了院子里,你知道然后怎么样了?那家伙叫蔡青河,如今肯定已经没有人记得他了,蔡青河在官场上的攀爬,不择手段,这家伙阴人的时候冷血无情,说好两支兵马共进退,结果眼睁睁看着我的八百人死扛两千敌人,都没有带着他的千余人投入战场,事后还带话给我,说他宁愿不要军功,也不想让我徐骁上位,这么一个枭雄,临死前,就跪在地上给我磕头,说只要放过他妻儿,他愿意领死自尽,千刀万剐也不怕。最后,我当然没答应他,满门三十几口老小,都当着他的面一刀毙命,因为我徐骁身后还站着四十几个兄弟,而且不这么做,以后注定还会有第二个王青河第三个宋青河跳出来坑害我,我徐骁可以不怕死,但怕兄弟为了我而死!打江山?打江山要死人啊,死很多人,只要我徐骁一日不死,就都是欠了那一个个早早走了的老兄弟。”

“爹什么时候开始怕死的?是娶了你娘之后。在爹所处的那个死了比活着容易太多的世道,怕死未必能不死,但不怕死的肯定死。爹见识过太多这样的死人了,而且很多人就是死在爹手上。可爹年纪越大,就越不敢杀人了,爹告诉自己,不顾自己,总得给你们子女四人积德攒福呐,是不是这个理?爹再大老粗,也晓得天底下做父母的,能给子女十分好,万万没有自己留下一分好的道理!爹呢,少时不懂事,比你小时候不懂事太多太多,就只知道混日子,成天想着外边,恨不得离家万里,哪里会想什么家,两老走了后,就更没觉着自己有家了,出两辽的时候,就告诉自己要死也得风风光光死在外头,打死也不回那个小地方了。后来遇上了你娘,把你娘骗进家门后,就觉着她在哪儿,我的家就在哪里。再后来,有了你们,她走了,就觉得你们在哪里,家就是哪里了。咱家跟很多人家不太一样,咱家啊,倒过来了,都是你娘亲唱白脸扮恶人,爹呢,就护着你们几个,你娘很少生气,有一次爹记得很清楚,爹小时候就跟你说,爹娘不在身边的时候,谁欺负你,你就打回去,打不过就用石子砸,拎得起刀就拿刀砍。你娘就发了大火,一开始爹还觉得占理,我儿子这么心善的一个孩子,谁还敢欺负我儿子,不让他去床上躺着怎么行!我儿子让别人家的儿子躺着,徐骁这个做爹的,就让他们老子一块儿躺着去,这就是老徐家的道理!你娘发火之后,就心平气和跟我说,她不是舍得别人欺负小年,而是小年以后注定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若是养成了太凶煞的乖张性格,从不知道与人为善,半点不懂得吃亏是福,到头来吃大亏的肯定是自家孩子。还说你徐骁总有老死的一天,到时候没人护着小年,怎么办?你娘走得早,爹这么个最不讲规矩的家伙,啥都不能教你,就牢牢记住了你娘讲的一句话,惯子如杀子。年儿,那几次对你发火,不是爹怪你啊,是爹在怪自己没能尽好一个当爹的本分。以前你总不愿意喊我爹,爹是真的不生气,每次被你拿扫帚撵着打,每次挨在身上,越来越疼,就知道爹老了,你也长大了,这就是天大的好事。”

老人的言语断断续续,总是被大口喘气和艰难咳嗽声打断。

那个年轻的背影,没有言语,只是双手握住床榻上老人的手。

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子女面前流过眼泪的老人,这个被朝野上下骂作人屠的老武夫,终于在此今天泪流不止,老人便是想要擦拭,精气神早已如灯油枯竭,也没有那抬手的气力了。

而那个连姐姐弟弟都看不到神情的年轻人,甚至不敢抽出一只手去帮老人擦去泪水,怕一松手,老人真的就走了。

“当了皇帝被称为孤家寡人,那是君臣有别,况且做皇帝做久了,就真不把当人看了,真以为是什么狗屁天子。咱们徐家靠自己打拼出来的这个北凉王,跟皇帝也差不离,年儿,别的不说,孤家寡人的滋味,不好受。爹尝过,就更不想你走这条老路。所以当初放走严杰溪一家子,让他们去京城当皇亲国戚,爹从不后悔,徐骁连老首辅都敢骂得他气得半死,怎么会将一个迂腐文人放在眼中?爹只是不想让你跟严池集兄弟反目成仇罢了。即便你们注定当不成兄弟,让你们余下一份不坏的念想也好。爹这些年最开心的事情,一个是从边境上回家,看到你们几个都好,再就是偶尔梦到你们娘亲。我徐骁从你娘答应嫁给我之后,这辈子就一直在亏欠她,爹唯一埋怨她的地方,就是走得早,夫妻两人,其实是谁后走谁更苦,这份苦,不是说什么为了家业劳心劳力,这都是咱们大老爷们应该做的,只是很多时候有好事情了,身边都没人能说上两句,要么是很想她了,也见不着她不是?天下很大,爹走了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可在爹眼里,就始终只有你娘一个女子啊。”

门口徐渭熊握拳挡住嘴唇,仍是泣不成声。

“院子里那棵枇杷树,是你娘到这儿后亲手种下的,以后有了枇杷,恰巧又想爹和你娘亲了,记得摘下一些放在坟头。”

“年儿,爹把你二姐和黄蛮儿都交给你照顾,还有咱们徐家,咱们徐家的三十万铁骑,以后就都得你一个人扛着了。你会很累的,别怪爹让你接下这份担子啊。”

年轻背影点了点头。

黄蛮儿抬起手臂,遮住脸庞,轻声呜咽。

当老人说出今晚也是这辈子最后一句话后,徐渭熊扑出轮椅,嚎啕大哭。

年轻背影仰起头。

背对姐弟二人的他只是张大嘴巴,哭却无声,生怕吵到了闭上眼睛的老人。

老人最后是说:“爹睡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