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借绣冬,给走狗

徐凤年壮着胆子伸手握住那本秘笈,并无预料中的反常,松了口气,轻轻放入书架,这才跑去白狐儿脸那边,没看到老头在附近,火急火燎压低声音道:“你怎么把那家伙放出来了,也不跟我打声招呼。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就不怕绣冬也归我了?”

白狐儿脸站在梯子上,俯视徐凤年,平静道:“不是我放的,我只是跟着大柱国去了趟你眼中的阴曹地府,把他给请了出来,至于大柱国与他交易了什么,我不清楚,只清楚有个约法三章。不过老人家指点了我几招,受益匪浅。”

徐凤年问道:“那我也去求一求指点?”

白狐儿脸玩味笑道:“你可以试试看。”

徐凤年掂量了下自己这初出茅庐的刀法,还是作罢,就怕老妖怪弹指间就把自己给灰飞烟灭了。不过这老头儿总算不像那种喜怒无常的怪物,看上去挺好相处,接下来离开北凉就靠老头撑场子了?徐骁与他约法三章,牢靠不牢靠?高人的心性脾气,实在不好揣测。

世子殿下可别没被江湖仇家给解决,就被大亭镇压二十年的老头子给生吞活剥了。想一想白发老魁没了几千斤铁球束缚,一出湖底就要找老黄的麻烦,那斗鸡眼老头儿找来找去还不得找自己?徐凤年越想越后怕,他不怕任何户籍钉死在庙堂户部的江湖高人,便是武当掌教王重楼和龙虎山赵国师一样要在各自州郡入籍在册,这是当年徐骁马踏武林以后给朝廷带来的一项强硬举措。当下问题在于这从阴间爬到阳间的老头儿是何方人士?孑然一身,无所牵挂,一不小心误伤了或者直接做掉了世子殿下,然后直接跑路,徐骁的三十万铁骑找谁去……约法三章,这么拔尖出尘的高手还跟你讲律法?

徐凤年默默蹲靠在书架下,小心盘算仔细计较,这就是当年跟老黄过惯了贫寒日子带来的好处,锱铢必较,一文钱就不是钱啦?大事小事都要现在肚子里斤斤计较一番,想当年为了几文钱,世子殿下借了破道袍与人算命,结果铜板没到手几颗,被一个肥硕妇人揩油了一下午。最倒霉的是铜板到手前,徐凤年还得陪着笑脸,费尽口舌去称赞那两百斤上下的婆娘如何纤细小蛮腰如何花容月貌。

往事不堪回首,日他仙人板板的不堪回首啊,正在徐凤年不堪回首中,白狐儿脸已经悄然走下梯子,拿绣冬刀敲了敲徐凤年肩膀。

徐凤年茫然抬头,从他这个角度望去,白狐儿脸果然是一马平川的平坦,比起当年小荷露出尖尖角的太平公主还要平,唉,这美人儿竟然不是女人,直教人扼腕叹息。徐凤年悚然回神,果然看到白狐儿脸已经眯起丹凤眸子,眼中杀机流溢,徐凤年站起身,见绣冬始终搭在自己肩上,故意一脸迷糊问道:“咋了?”

白狐儿脸平淡道:“你要出北凉,绣冬借你。”

徐凤年纳闷道:“我已经有春雷了啊。”

白狐儿脸冷笑道:“你练刀一直是右手持刀,可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个左撇子?左手刀比右手刀只强不弱。就你这人的阴险作风,做什么事情不留一线?别装了,大大方方把绣冬借去,除了我,谁不认为你只是拿绣冬做装饰?”

被揭穿这个隐藏极深隐私的徐凤年并不恼怒,只是笑嘻嘻提起一对酒壶,乐不可支道:“不愧是知己。来,一起喝酒。”

白狐儿脸松开手,将绣冬弃之不顾,摇头道:“我不喝酒了。”

徐凤年接住比较春雷要精致玲珑几分的绣冬刀,一脸惋惜道:“不喝酒?那你本来就乏味的人生岂不是更加少了乐趣。”

白狐儿脸岔开话题,问道:“你出行要带多少秘笈?”

徐凤年知道白狐儿脸一旦决定的事情便是绝无回旋余地了,只得笑道:“怎么都要三四十本凑足一箱子,看完一本丢一本。”

白狐儿脸无奈道:“你这是又要钓鱼?”

徐凤年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拿着绣冬,轻轻感慨道:“知己知己。那挑书的事情就麻烦知己你了?”

白狐儿脸点点头,算是下逐客令了。

徐凤年登上顶楼,没看到师父,掉头下楼后却在五楼看见徐骁高坐于椅子上,他眼前匍匐着三位体型、年纪和气机都迥异的陌生人士。

徐骁将手中三本秘笈丢出去,丢到三人眼前,平淡道:“南唐吕钱塘,你当年潜入王府只为盗取这本《卧龙岗驭剑术》,败在剑九黄剑下,我见你抵挡了四剑,就留你一条性命,今天这本秘笈就在你眼前,赏你了。”

“西楚舒羞,你想要的是《白帝抱朴诀》。”

“东越杨青风,睁大眼睛给本王看清楚了,这本你家祖传的《饲神养鬼经》。”

三人没有谁敢去拿起多年梦寐以求终于近在咫尺的东西,头颅低垂,几乎贴地,匍匐得更加卑微。

徐骁眯眼道:“这趟安排你们三人跟随世子殿下出行,做好了,回到王府,你们要官帽本王就给你们官帽,要秘笈随你们拿,哦,本王记起来了,舒羞,你喜欢女人,到时候给你十个便是。可若世子殿下出了状况,被本王知晓,劝你们还是及早自我了断,否则本王有的是法子让你们这三个贱民生不如死。吕钱塘,舒羞,杨青风,你们三人都是亡国奴,可国没了,还有一些沾亲带故的,到时候他们就要跟着你们一起作伴。听清楚了吗?”

战战兢兢的三人一齐轰然应声。

在一边看热闹的徐凤年出声问道:“徐骁,就这三个扈从?是不是少了点?”

徐骁火速站起身笑呵呵把位置让给世子殿下,马屁道:“凤年啊,要相信爹,养兵贵精不贵多,用人在准不在多,这吕钱塘耍的是霸道剑,二品实力,最是不怕死,便是对上从一品的高手也可以撑上一百招,等他死了,你也就悠闲撤出险境了。这个叫舒羞的西楚婆娘,精通媚术和易容术,歪门邪道会得很多,内力也是相当不俗,等她学成了《白帝抱朴诀》,更是如虎添翼,再者她调教幼女的本事独树一帜,只要是个美人胚子落到她手里,嘿,用不了多久保准比青楼花魁还会伺候人。至于那瞎了一眼聋了一耳的杨青风,手段最是古怪下作,可以请神赶尸养鬼,你瞧谁不顺眼,就让姓杨的把他制成行尸走肉的傀儡,任你驱使。凤年,他们要是做事不力,可以让三人互相伺候,相信一定不会无聊。”

徐凤年真不知道趴在地上的三人心中做何感想。

春寒料峭的时节,徐凤年竟然能够清晰看到他们整个后背衣衫都是湿的。

把座位让给儿子的大柱国面对座下三人,言语神情就要生硬许多,沉声道:“出去,记得嘴巴严实一点。”

这时候徐凤年才看清三人容貌,用剑的吕钱塘体态魁梧,杨青风是个神情木讷的中年人,双手十指病态雪白,西楚的舒羞,竟是个媚意天成的少妇,只不过此时神态拘谨,丝毫不敢造次,连看一眼世子殿下的勇气都没有,各自握紧一本朝思暮想的秘笈,小心翼翼躬身退出大厅。或许在这三人看来,大柱国的家教实在是糟糕了些,老子竟然要给儿子让座。以前他们只是听闻世子殿下作态猖狂,连大柱国都敢教训,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冰山一角。

徐凤年丢了一只酒壶给徐骁,后者喝了口,畅快笑道:“对了,魏叔阳也会跟随你出门,他约莫是对那本《两仪参同契》心动了,该如何,你自己看着办。”

徐凤年怒声道:“你连魏爷爷都威胁?”

徐骁呵呵道:“哪里是威胁,爹又不是不知道你对你魏爷爷一直敬重。”

徐凤年皱眉道:“魏爷爷一把年纪了啊。”

徐骁哪里不知道儿子心思,低声笑道:“别以为那天魏叔阳被楚狂人一刀劈入湖中,他便不是高手了,魏叔阳本就不精于武斗,但对于堪舆算术奇门遁甲却是十分精通。凤年,有他在身边照应,于你大黄庭修习也有好处。兵法讲求奇正结合,刚才你见到三人那都是旁门中人,害人那都是好手,可害人之心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魏叔阳便是正道了,这四人护在你身边,爹再给你安排一百骁骑,找一位猛将统领,这才算是放心。”

徐凤年嗯了一声。

徐骁似乎知道儿子要询问什么,摇头道:“那老头的确是爹放出来的,冒了不小的风险,粗略约法三章,只能保证不会加害于你,能否将他降伏,还得看你本事,至于这断臂老头儿是谁,爹就不说了,以后你迟早会知道,爹只多嘴一句,别主动给他任何类似刀剑的器物,你不给,他便不会主动去碰。这人即便没有外物,不管何种情势,保你性命无忧不是难事。”

徐凤年问道:“梧桐苑里有你培养的死士?”

徐骁点点头。

徐凤年喝了口酒,缓缓道:“我知道青鸟,先前以为红薯最不可能是,可这些天让她揉捏肩膀,却不幸被我察觉,她虽然有所掩饰呼吸,可大黄庭的玄妙,是她不理解的。徐骁,你说除了她们两个,还有谁?”

徐骁哈哈笑道:“竟然连红薯都被你揪出来了,殊为不易啊。梧桐苑就只有她们两个丫鬟,既然如此,爹就实话实说了,你身边本有以天干做代号的死士四名,的确是调教极为不易,可惜三年游历途中,拼死了两人。青鸟是丙。乙和丁已经阵亡。”

徐凤年百感交集道:“那红薯就是甲了?”

徐骁摇头道:“猜错了,她是你娘留给你的两人之一。不归我管。至于剩下那人,你这辈子可能都不会知道了。”

徐凤年好奇道:“这个‘甲’到底是谁?”

徐骁还是摇头,“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在你面前。”

徐凤年自嘲道:“出现的时候约莫就是这个甲决然赴死的时候了吧?”

徐骁并未反驳。

徐凤年低头看着再度聚齐的绣冬春雷,轻声道:“你去京城,也小心些。”

徐骁淡然笑道:“该是那些人小心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