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提前一战

徐凤年跟高树露,一位出神一位回神,说着除了洛阳之外无人知晓的天机,而钟鼓澄这些高手无奈到根本就没有愿意死战到底的勇气,一个白衣女子就已经近乎无敌,加上一个出窍神游的天人?身上只余下两道符箓禁制的高树露环视四周,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满脸陶醉,对身形飘渺不定的徐凤年说道:“你先还魂昆仑,且再观一回东海,我随后就到那……北凉?”

徐凤年笑了笑,点点头,却没有立即神游数千里返身,而是为洛阳拨转马头,缓慢走在驿路上,渐行渐远,留下高树露跟一大帮铜黄鱼袋高手。徐凤年轻声说道:“知道你钟情于谁,我也不强人所难。换成是我,若是所爱女子失忆,她便已经不是她了。虽说我有些不太一样,不是少了记忆,而是多了些记忆。大概在你看来,我这个徐凤年还是多过于那人。这笔你算了八百年还没有算清楚的糊涂账,归根结底,要怨就是怨你自己,当初我大秦方士出海寻觅仙丹,于东海所得两枚长生药,你以为我是要与她背着你分而食之,你因此故意与我说只得一枚,还当面毁掉,却偷偷将另外一枚藏于骊珠,独得长生,并且鸠杀了她。其实你错了……”

洛阳冷笑道:“错了又如何?便是可以重返八百年前,我一样会鸠杀那女子,一样不让你得长生,一样亲手毁掉你大秦绵延万世的念想!”

徐凤年先转头对马车那边说了句带着那老宦官一同回北凉,然后转身望向远方,微笑道:“你果然还是你啊。”

洛阳高坐在马上,心安理得让他牵马,还不忘记出言讥讽道:“可惜她已经不是她了。”

徐凤年平静道:“袁青山说武当李玉斧以后要让人间事人间了,天上人天上逍遥。我觉得不错,等我跟王仙芝一战之后,你我之间也该有个了断了。”

洛阳冷笑道:“你要拦腰斩断天地?然后做个平常人?八百年前的你,不是最憎恶那碌碌无为的凡夫俗子吗?”

徐凤年抬头看了眼白衣女子,一笑置之。身后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哀嚎,徐凤年跟洛阳都置若罔闻,走出一段路程后,徐凤年松开马缰绳,留下一句便恍惚而散,“别忘了三年之约。”

洛阳冷哼道:“你先赢了高树露再说。”

腋下夹着两颗鲜血头颅的耶律东床一路小跑过来,好奇问道:“洛阳,那家伙看上去很霸气的样子啊,谁啊,瞧着年纪轻轻的,就能出窍神游?该不会是童颜永驻的道教大真人吧,跟咱们麒麟国师一个辈分的老头子?”

洛阳淡然道:“比你年轻。”

耶律东床愕然道:“放屁!天底下就没有比老子更有武学天赋的家伙了,洛阳你骗谁呢!”

洛阳笑道:“他叫徐凤年,你说他几岁?”

耶律东床怪叫一声,很认真思索了片刻,谗媚笑道:“这样啊,那我就不回北莽了,让董胖子先触霉头。洛阳,我再跟你厮混两年,离阳的大好河山,还没看够,你别误会,我可不是怕了这新凉王啊。”

邓茂显然也察觉到这边的不同寻常,很快跟洛阳耶律东床汇合,一起返回逐鹿山。等到独峰口军镇剩下的一千六百骑赶到战场,许多甲士都下马呕吐不止,视野所及的驿路之上,都是血肉模糊的恶心光景,少有全尸。领兵校尉顾不得什么,赶紧让人确定马车那边的安危,只是车厢内空无一人空无一物,这让校尉更加如遭雷击,然后几十腰系黄玉带的白衣练气士也陆续飘然而至,一个个面面相觑,亦是如丧考妣,校尉一看这些人间神仙都是这般惶恐气态,确定自己这回是难逃一死了,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眼北方太安城方向,又转头看了看旧西楚所在的广陵道,脸色阴晴不定,号令麾下精骑返回独峰口军镇,在归途中却跟几名心腹一番权衡,宰杀了两个对赵室忠心耿耿的都尉,其余将领都去独峰口拖家带口以及一些嫡系甲士火速离开军镇,流窜入广陵道。

在高树露捎带老宦官赵思苦悠悠然两骑前往北凉之时,发生惨剧的驿路以南几里路外一座山头,青衫中年文士皱了皱眉头,身边一个曾经亲手搅乱一池春秋水的老人嗤笑道:“在老夫操持下,天下气运由王朝入江湖,但也撑不住两位数的陆地神仙,所以八九个茅坑位置已经是极致,谁想来拉屎,就得走一个,李淳罡一走,是交由邓太阿跻身境界圆满的剑仙,两禅寺龙树僧人一走,是让陈芝豹钻了空子,洪洗象则是托付给了武当当代掌教李玉斧,以后再传回那孩子,这也是武当最让人佩服的地方,真真正正做到了代代香火传承,不服气不行。至于当年龙虎山跟赵黄巢一玺换一玺的赵宣素飞升不得,魂飞魄散,这才让你护着的那个小闺女,有了天下名剑共主的气象。现在高树露悍然出世,原本就该你曹长卿这个儒圣滚蛋……”

曹长卿摇头道:“我自有法子跟高树露一较高下。”

有资格在曹长卿耳边口出狂言的老家伙自然就是那黄三甲,老人想了想,“你的打算,老夫大致猜得出,不过老夫一直弄不明白你们这些聪明人,怎就看不透情字,情这个字,笔画也不多,也不难写嘛。王仙芝为何能够居高临下俯视你曹长卿,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天资不输于他多少的笨蛋,你,还有那个老夫在当世寥寥无几真心羡慕的李淳罡,再加上个徽山轩辕敬城,一辈子都在为个娘们画地为牢?值得吗?”

曹长卿神情坦然,微笑道:“要论值得不值得,那便不是情了。情字易写难放下,你黄龙士没遇上,你笑话我们痴傻,我们何尝不笑话你白白聪明了一辈子,不值当?无牵无挂是很好,可有牵有挂,也不坏。”

黄龙士呲牙道:“聪明人一旦病入膏肓,那真是神仙都无药可以救治。”

曹长卿转头问道:“你黄龙士自诩三甲天下,你除了将这个天下拔苗助长,对局势推波助澜,又能做什么?”

黄龙士咦了一声,“你猜到了?”

曹长卿笑道:“可惜你我时日都不多,否则就跟你好好聊上一聊。”

黄龙山呵呵一笑,转移了话题,“那个高树露可真下得了手,一杀就是两百来人。而且如此一来,赵室虽谈不上元气大伤,但也有了破绽可循,对你们西楚大有裨益。”

曹长卿摇头道:“江湖武夫身陷沙场,也就那么回事,从来左右不了战局,从春秋战事开始,军伍早已娴熟了如何阻杀单枪匹马闯阵的高手,两百位高手,真正愿意给赵室卖命,去西楚境内厮杀的大概就是半数,一百人丢入接下来动辄数万人的战场,杯水车薪罢了。何况逐鹿山也会参与其中,就那一小撮高手而言,鹿死谁手,一开始就不好说。哦,你黄三甲真正想说的是独峰口军镇校尉的叛逃?这倒是好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将近二十年时间不闻硝烟气味,京畿以南千里疆土,脂粉气之重,远远胜过赵家天子跟满朝文武的想象啊。认清这一点的,文臣之首的张巨鹿倒是开口说话了,可惜没人相信,武臣中最有分量的陈芝豹与顾剑棠都不愿意废话,卢升象明知道说了也没用,这才是机遇所在。”

黄龙士也跟着摇了摇头,似乎半点都不看好西楚的最终结局。

曹长卿也不以为意,低声笑道:“你这是打算把江山交给燕敕王世子赵铸,那么江湖交给谁?难道是那紫衣女子,轩辕青锋?”

老人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轻轻说道:“你说我黄龙士只能加快庄稼地的长势,收成只能是既定的那个收成,你错啦。”

曹长卿抬头看了眼依稀可见御剑悬停云海之中的身影。

黄龙士笑道:“打雷了,下雨了,也要开始不计其数地死人了。”

曹长卿感慨道:“数十年乱世换百世太平,不可能的。”

老人双手合十,吐出一口雾气,“挟泰山以超北海,古人不敢,后人不能,我来做。”

曹长卿默然无声,许久后缓缓说道:“疯子。”

黄龙士洒然一笑,“很高兴认识你们。”

当世数一数二的风流子曹得意突然问道:“曹长卿一直很好奇你心目中的太平盛世应当如何?”

老人嗯了一声,含糊不清道:“太平有道之世,不是君民相亲,而是国与民,两者仿佛两相忘,但各有真性情。”

曹长卿闭上眼睛,陷入沉思。

黄龙士笑道:“别多想了,小心陷进去出不来,到时候任你是儒家圣人曹青衣,也不过是庸人自扰。我这一肚子的不合时宜不合世道,我独自喝酒解闷也就够了。”

曹长卿睁开眼睛,揉了揉霜白鬓角,问道:“真能接连过了高树露跟王仙芝这两关?”

黄龙士平静道:“其实只要过了高树露这一关,也就差不多了。因为说到底,就是一关而已,王仙芝之于高树露,略胜一筹,但这是力气差距,而不是境界之分。”

曹长卿苦涩道:“说是一关,不异于提前跟王仙芝一战,不照样还是九死一生?”

黄龙士白眼道:“那小子自找的,关老夫何事?”

曹长卿笑问道:“当真没有留下后手?”

老人抬起头,斩钉截铁道:“没有!”

曹长卿的问话是替某人问的,而黄三甲的回答,显然是对天上之人说的。

年轻女子冷哼一声,破开云霄,御剑而逝。

北凉幽州一处僻静山林,一条浓郁气息如巨蟒缠绕马车,徐偃兵看着蟒气逐渐淡去,如释重负。

徐凤年走出车厢,叹息道:“高树露很快就到北凉。第七次出神认清了天下气运的聚散缘由,上次出神记起了东海边的画符赌约,这次坐昆仑出神,原本是在看邓太阿的访仙归来,不小心被高树露撞见,实在是不得不现身。”

徐偃兵问道:“需要我出手?”

徐凤年摇头道:“没用,还得我自己结清这桩因果。”

徐偃兵破天荒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道:“我倒是有个提议,烂陀山那女子菩萨既然结了青丝,不妨一结解一结。这个法子不聪明,但好歹也算是个法子。”

徐凤年赶忙道:“别,要是给洛阳知道了,她还不得直接从逐鹿山跑来北凉跟我闹,这娘们真的会杀人的。”

一声呵呵。

一声嗤笑。

从两名女子嘴中同时响起,明显都带着瞧不起的意味。

呵呵姑娘不用多说,这段时日一直在远处扛着枯杆子闲逛。

至于另外那位,则属于说菩萨菩萨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