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真像

徐奇没有住到县衙后堂,县令冯瓘携带的藏书多仆役多,占去许多屋子,县尉白上阕也额外清理出一间习武房,也不跟谁客气,一副谁不满意谁来问过本官腰间刀的架势,他这个主薄就很识趣地在外头置办了一栋小宅院,离着县衙就一盏茶由热到凉的眨眼功夫,巷弄僻静幽深,院中有一口汲水不易的小井,有一架才泛新绿的葡萄藤,倒也马马虎虎算是幽静宜人。徐奇回到住处的时候,一个头斜金钗的小姑娘正趴在井口上,撅起屁股蛋儿,也不管这个姿势是雅观与否。徐凤年脱去嵌有从六品官补子的文官公服,搬了条小板凳坐在井边,原本他是没福气如此悠游度日的,不过家里二姐知晓他目前的状况后,宁愿自己劳累些,也执意要他这个弟弟暂时不去触碰堆积成山的案牍政务,要知道这些奏疏文本,搬山一空之后,可以马上就可以再成一山,只是她说是下人劳力中人劳智上人劳人,就当是给他最后大半年的悠闲日子。反正讲道理,徐奇从没赢过她,也就安安心心等待下一个春暖花开,到时候就算自己想偷懒,想必二姐也要揪着他耳朵到书桌前。他这个不大不小的主薄,在胭脂郡碧山县,当然是将种子弟出身的徐奇,这个化名在北莽在离阳江湖都曾用过,可等到一年守孝结束,等到披上金缕织造局耗费大量人力财力精心打造的那件衣服,他也就该离开这里,离开幽州了。在碧山县,除了半旬一封的家书密信,不会有任何人打搅他的清修,所以类似武评胭脂评将相评这些事情,还真得从县丞左靖那里听说,当主薄的那点俸禄,都给左大人喝酒喝得七七八八。这次新武评,无疑是黄三甲再一次故意掀起妖风,这其中龙虎山是最大的输家,一对父子大真人联袂飞升,盛况空前,却好似掏空了这座道教祖庭的所有家底,此次无一人登榜,而至今杳无音信的武当李玉斧一跃入评,与袁青山李当心并肩,武当山的地位肯定要水涨船高,而徐偃兵跟他这个天下第六的横空出世,北凉俨然是最大的赢家。

他靠着藤架,自言自语道:“十次出神逍遥游,居高临下,看过了许多地方,顺势见识到一时一地的气运聚散。都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在这一方水土的局限中,人与人的言行相互渗透,所以此水土与彼水土,两地人士写出来的文章味道都会不同,再放大了说,以广陵江为界,南北之分,南人北人的性格更是截然不同。”

“出神看大,回神看小,就说我如今看北凉新人左靖,看旧人裴矩,看他们的一言一行,最终气数混淆,都溶为北凉的气运,都有启发。如今北凉身负气运之地,有武当山,不过得等到李玉斧回山。清凉山在姜泥跟羊皮裘老头儿都走后,换成了雌雄莫辨的白狐儿脸,以及呼延观音。但是这些几人,在或不在,都遵循天理昭昭四个字,强求不得。”

“很多故人,都真的成了已故之人,还有些,也不知道哪天就要成为作古之人,像那跟在刘松涛身边的王小屏,不知为何依旧没有登榜武评的隋斜谷,还有不知所踪的李子姑娘和南北和尚,不过说起来,跟我沾上关系的,多半没有好下场。”

一直听徐凤年念叨的呵呵姑娘,抬起头,扶了扶微斜的金钗,平静道:“我十几年前就该死了。”

徐凤年被逗笑,好奇问道:“既然是你的救命恩人,那你还杀我?那几次,你有手下留情,但也有的确是痛下杀手的时候啊。”

少女一屁股坐在井口上,望着他,眨了眨眼睛,“老黄说你活得那么惨,死在我的手上,总好过死在别人手上。我觉得……”

徐凤年无奈道:“你觉得挺有道理的?”

少女呵了几声,显然挺高兴。

她突然像是记起一事,一闪而逝,说走就走,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徐凤年“独守空闺”,徐凤年不知道她去哪里,却感觉得到她一时半会儿不会再露面。徐凤年叹了口气,坐在小板凳上发呆,这些时日,大体就是去县衙点卯打个照面,然后便没有他主薄大人什么事情了,碧山县新老交替百废待兴,县衙上下本该是最辛苦的时日,不过县令冯瓘强势无比,独揽大权,左靖几次明争暗斗,争权落败,也就无所事事,似乎是想从身后靠山那边谋求一些支持,暂时选择休憩蛰伏,且看冯大人横行到几时。白上阕志不在一县一郡,多去胭脂郡一处关隘游历“散心”,结交于北凉道实权都尉,如今的北凉道,不说十四名新校尉,任何一位手握兵符的都尉都已是炙手可热的大贵人。徐凤年之所以选择碧山县作为落脚点,一来是幽州风波余韵犹在,他还得盯着新刺史胡魁和幽州将军皇甫枰能否一起唱好红白脸,二来胭脂郡临近边境,徐凤年对幽州境内戊守将卒大失所望,顺带着对幽州边军也信心不大,想着有空就去边关上瞧一瞧,再就是更想亲身体会亲眼见识过北凉官场的新气象,见微知著,比起道听途说甚至是谍子密报都要来得准确全面,就像现在的情形,碧山县内冯瓘跟左靖的内耗,以及县尉跟县令县丞的离心离德,就已经让徐凤年心生忧虑。

徐凤年看了眼天色,起身去灶房,无奈发现米缸子已经见底,虽说如今他已经与道教真人的辟谷无异,玄妙境界甚至远有超出,不过自古圣贤皆言修道而不说修仙,再说为了得证长生,在未修成仙人之前,就早早把自己修得不是个人,又有何裨益。徐凤年这段时日,吃喝睡一样都没有落下。去桌上拿上一袋银钱,就打算出门去买一袋子米,大概是碧山县穷山恶水出刁民的缘故,当地盘根交错的豪横家族,对于他们几个新官上任一把火也烧旺的父母官,都没什么好脸色,以朱氏为首的家族更是迄今为止头面人物都闭门谢客,打定主意要跟他们划清界限。

徐凤年才要出门,就有个年轻人风风火火撞入小院,肩上扛了一袋子米,徐凤年也不跟他客气,笑着接过米袋子,回身倒入米缸,身边年轻人就姓朱,名正立,是喝酒认识的,是个土生土长于碧山县的当地人,自称是被胭脂郡大户人家拒婚的小门小户寒酸子弟,徐凤年哪里猜不到他便是个货真价实的朱氏子孙,不过既然朱正立不愿意承认,他也不去揭穿,朱正立性情洒脱,是少有作风正派的大族子弟,约莫是那点北凉游侠风骨作祟,在碧山县跟其他膏粱子弟厮混不到一块,反而多有争执,前些年因为一事还跟牵连家族跟上任县令闹得不可开交,须知千万别不把县令不当官,破家县令可不是白叫的,县令官不大,却是刺史郡守之下的土皇帝,能够坐上这个位置,既有不容小觑的背景,也得有不俗的官场学问,让老百姓家破人亡那是信手拈来,朱正立敢惹县令,他自己不谙人情世故是一个,再者碧山县朱家也确实有份底蕴,若是真的朱家当家之人发话,别说县令,就是胭脂郡太守洪山东也要乖乖噤声,只是朱家这些年的退隐,才使得碧山县猴子称大王。朱正立是个喜欢碎碎念的家伙,此时在笑话徐奇这个主薄做得太寒碜,捞不着油水,想不两袖清风都难,还说徐奇肯定是家里掏光了积蓄才捐了这么个芝麻绿豆大小的破官,否则哪里会沦落到炊无米的凄凉地步,徐凤年也不反驳,只是笑着提醒这家伙在矮子面前不说揭短的言语,朱正立哈哈大笑,却也不再念叨徐奇的落魄处境。徐凤年拿出一壶绿蚁酒,两人坐在葡萄架下一人一只大白瓷碗,北凉的日头尤为毒辣,才入夏便有江南酷暑的难熬光景,只是有个好,那就是只要待在荫凉处,风一吹,就可燥热顿消,加上一人一碗绿蚁酒,两个同龄人更是逍遥胜神仙。

徐凤年喝了口酒,醉然眯眼笑问道:“今儿幽州哪里都有实缺,你跟长辈说一说,去钻钻空子?狠下心,拿出几百两银子去找个后门,再找个有点声望的名士讨要一封举荐信,不说如我这般的一县主薄,谋个官身总不是难事,以后游侠儿在北凉道上就混不出大出息,以后更没这个可能了,还是当个文官有前途啊。”

朱正立拨浪鼓摇头,“当官有啥好的,骑在老百姓头上拉屎撒尿,也不算出息。不说我是破落户出身,就算真有钱,也不花这个冤枉钱,真想当官,还是去边关从军,靠本事弄到手实打实的军功,那才叫舒服。”

徐凤年打趣道:“就你这三脚猫的身手,寻常战事还好说,不说碰上乌鸦栏子,就是撞上北莽的二流骑兵,也跟送死还差不多,当官再无趣,当个死人就有趣了?”

朱正立叹息一声,使劲揉了揉下巴,“所以我奶奶怎么都不愿我去投军,说宁肯我在碧山县混吃等死,也好过她白发人送黑发人,还说只要我敢偷溜出胭脂郡,就找人打断我的一条腿,嘿,我奶奶向来说话算数,我们家所有人都怕她,都跟老鼠见着猫似的。我小时候倒是不怕,大了以后越来越怕。”

徐凤年促狭问道:“你那个对白县尉一见钟情的妹妹,如何了?”

朱正立一听到这个就牙疼,苦着脸道:“我就纳闷了,你小子跟白上阕那绣花枕头好歹是一样大的官帽子,而且长得也比那小白脸俊俏几分,奇怪了,我这妹妹就是不待见你,非要凑到那姓白的家伙身边去,女子该有的矜持都没了,这也就罢了,古话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一层纱,我也没觉得那个姓白的给我妹妹一点好脸色啊,愁,愁死了。而且那个整天摆张臭脸的家伙真要成了我的妹夫,我非要跟他们……徐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徐凤年笑道:“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朱正立一巴掌拍在徐主薄肩膀上,还不忘趁机揩去手上的酒渍,笑道:“徐奇,怪不得能当上咱们碧山县的主薄,还是读过几天书的嘛。我就不行,一碰书就发昏,想睡觉。让我练武的话,几天几夜不休息都没问题,不过我奶奶死活不肯我去习武,唉,兄弟我空有一身天赋天资啊。”

徐凤年微笑着直言不讳道:“你的天资平平,好不到哪里去。是朋友才跟你说实话。”

朱正立也不生气,瞪眼道:“王仙芝刚出道那会儿,还给江湖前辈说成天赋平常呢!再说了,我习武又不是非要做那名动天下的大侠,在乡里能揍几个欺男霸女的无赖混子也行啊。”

徐凤年点了点头,朱正立喝完一碗酒,去摇晃了一下酒壶,大概还剩下半碗,就搁下碗,说这趟是从家里偷跑出来透气的,还得回去跟那些圣人典籍打交道,要是给奶奶发现,下次见面就得瘸腿了。徐凤年也没有送他,笑道:“下次登门记得带酒来。”

小跑离去的朱正立转身竖起一根中指。

徐凤年笑着又给自己倒了半碗酒,独自坐在葡萄架下,微风拂面,心情舒畅。在快喝完碗中绿蚁之前,把酒碗搁在小竹椅上,站起身,迎客。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拄着一根拐杖缓缓走入院子,她见到徐凤年后愣了愣,坐在徐凤年身前,等她坐下,徐凤年才坐下。

老妪便是碧山县朱氏的当家之人。朱氏四代同堂,上三代尤其阴盛阳衰,朱正立这一辈就他一根独苗,在祖祠的族谱上叔伯倒是应该有六七个,不过如今无一人在世,再上一辈,也是如此。老妪当年身为朱氏长媳,随着岁月推移,就成了碧山县朱家名副其实的主心骨,是位在整个胭脂郡都算德高望重的掌门主妇,都说当初徐家入主北凉,大将军徐骁跟王妃吴素都曾经下榻过朱家,仅凭这一点,别说胭脂郡,就是幽州,谁敢轻侮朱家?更何况朱氏男丁两代十二人,二十年中,尽死边关!

老妪略微出神,望着徐凤年,轻声道:“真像。”

徐凤年欲言又止。

老妪摆了摆手,双手拄着拐杖,望向院门,说道:“起先是想见一见能让老朽那孙儿也愿意称兄道弟的主薄大人,见过以后,也就恍然。当年,朱家大宅门里的家主,遇上大将军,差不多也是这般情景,大将军没架子,我那夫君恨不得以死相报,他口拙,没说什么,但是做到了。”

徐凤年沉声道:“老夫人请放心,我绝不会让朱正立步他先辈的后尘。这趟扎根碧山县,甚至不敢造访朱氏,与朱正立相遇,是偶然。以后某天离去,多半就再无相逢的时日了,还望老夫人安心。”

老妪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老妪安安静静坐了一炷香的功夫,缓缓起身,徐凤年起身送到院门口,老妪突然问道:“真能守得住?”

徐凤年平静答复道:“如果没能守住,就劳烦老夫人跟朱正立说一声,徐奇跑去中原做官了。”

老妪颤颤巍巍伸出手,摸了摸徐凤年的脑袋。

老妪缓缓走向停在巷弄拐角处的马车,上车之前,看到门口默然目送的年轻人,呢喃道:“真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