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高树露的体魄

随着生死状上的日期临近,符箓山对年轻主薄的盯梢就越来越严谨,兴许是樊小柴终归不算仙棺窟的记名弟子,没有掺和这趟浑水,甚至连陆海涯也给喊回去,不过就在符箓山上上下下都以为女魔头成为弃子之时,仙棺窟的山主,沉剑窟主糜奉节光明正大地登山了,虽说除了得意弟子陆海涯,并无其他高手,不过任何人都没有掉以轻心,因为糜奉节“驮剑”而至,如老马驮重物,因为糜奉节所负之剑实在太多了,不下三十柄,都一股脑捆缚在背后。

当时徐凤年正跟几名顽劣少年蹲在山门石阶上聊着山外的花哨世界,以此换取他们抓来的几只红腹锦鸡,正聊到凉陵两州各自花魁的优劣,谁的胸脯缝隙更加滴水不漏针插不入,谁的臀瓣儿翘起后能搁置更多物件,五六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们听得一惊一乍,都开始在脑子里拿山上惹眼可人的那些姐姐婶姨们作比较,约莫有个轮廓了,然后偷偷会心一笑,草寇少年们对这个做官的男子并无太多恶感,说荤话瞎吹牛都跟山上长辈一个德行,有人就劝他安心落草为寇得了。

徐凤年见到糜奉节的时候,因负剑四十余而显得身形伛偻的老人正抬头擦拭汗水,停下脚步,颠了颠后背,伸手把几柄即将滑落的古剑都推回原位,相貌平平的老人跟徐凤年对视一眼,冷漠视线一扫而逝,陆海涯在师父身边低声言语,糜奉节这才多看了一眼徐凤年,但也仅限于此,继续缓缓登山,徐凤年身边的少年对这位不苟言笑的沉剑窟主并不陌生,胆子大些的,还要扬言要跟糜奉节买几柄好剑,老人对大多数符箓山少年都不理不睬,倒是望向一个蹲在边缘地带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的壮实少年,随手从背后抽出一柄江湖上不常见的古剑,一鞘双栖,若是双剑分大小,便是子母剑,大致相当,那就该是鸳鸯剑,糜奉节把剑抛给少年后,也不说话,继续缓缓登山,被无缘无故赠剑的少年接住了剑,烫手一般,又迅速丢到一旁,看也不敢看,家有家法,山有山规,少年从小便不知娘亲是谁,爹也早早死在一场官兵剿匪中,无依无靠,哪里敢坏了符箓山的规矩。

陆海涯微微摇头,这么一桩千载难逢的机缘,就给少年暴殄天物地错过了,仙棺窟练剑居多,有几人有过被师父亲手赠剑的荣幸?仙棺窟之所有这么个名号,缘于师父在山上无意间发现了一处先古剑士的殉葬地,以山崖洞穴做棺,一洞一墓一尸一剑,原本悠游天下闲云野鹤的糜奉节得此大运后,便栖身于此,自封沉剑窟主,在剑道上稳步精进,除了当年跟张巨仙有过一战,之后就再没有人见过师父出剑,除了闭关悟剑,每次短暂出关之时也仅是用言语指点后辈剑术,陆海涯的四位师兄师姐都曾被师父授予名剑一把,唯独他独得三把,只是比起樊小柴,陆海涯还是差了很远,师父当初不惜以仙棺窟一半古剑相赠,就为了让此女喊他一声师父,甚至不用行那三叩拜师礼。陆海涯跟在这位年迈剑士身后,有些时候也会想,如果这位沉剑窟主愿意出山,是不是就是江湖上传说的剑仙了?是不是那高居一品俯瞰武林的陆地神仙?

糜奉节皱了皱眉头,又一次驻足不前,看到那资质鲁钝不值一提的张巨仙下山相迎,狗屁仙师魏晋亦是结伴而行,后头还更是精锐尽出,这般兴师动众,符箓山莫不是要以多欺少?糜奉节轻轻一笑,自己何尝不是仗着剑多欺负别人?符箓山的高手,要来便来。

遥想当年,自己初出江湖,游历武帝城,恰好遇上东越剑池天才剑士宋念卿携剑登城,一剑便是一招,何等潇洒,对上天下无敌的王仙芝,虽败犹荣。在那之后自己就下定主意要在宋念卿这条剑道上坚定不移地走下去,甚至要走得比宋大宗师更远,只是宋念卿已经永远没有机会知晓有个同龄剑士,远在北凉,已经仰望追赶了他几十年,却再没有机会酣畅战上一场。对符箓颇有钻研的张巨仙神情凝重,对沉剑窟主略一抱拳,低声道:“窟主不要误会,是张某这边新得到确切消息,大队兵马已经在符箓山外集结驻扎,与那年不过百人的三脚猫巡捕入山小打小闹不同,这次仅是货真价实的披甲锐士,数目在九十人左右,更有二十余精锐斥候先行入山,循序渐进查探地形,还有青案郡胭脂郡两郡的四百多巡捕紧随其后。”

糜奉节神情古井不波,淡然问道:“五百人而已,符箓山这么大,张山主还担心埋人的地方不够?”

符箓山烽燧尽出于顾剑棠旧部校尉的魏晋之手,老人苦涩道:“若说双方比本事杀上一杀,杀到一方死绝就算完事,是场一锤子买卖,我们也不至于如此忧心,可既然两郡官府能放低身架去跟一位都尉借兵,还舍得把四百条人命来填符箓山,一旦出师不利,未必不会恼羞成怒,就算全军覆没,指不定到时候连幽州手握实权的那几位校尉都要惦念上这块肥肉。届时符箓山不安耽,窟主你的那方洞天福地也绝无清净的日子好过了。”

沉剑窟主嘴角挂满讥讽。

魏晋对于糜奉节愚昧不堪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不没有把恼火摆在脸面上,这个沉剑窟主的武学造诣自然是冠绝符箓山,可谈到时局大势,魏晋真是有种对牛弹琴的无奈,可是当下形势危殆,又不得不耐着性子解释道:“窟主,你我皆知北凉甲士的厉害,那不是几个小宗师可以抗衡的。退一万步说,就算符箓山拼光所有人,拦下了下一波幽州某位校尉麾下千人甲士攻势,到时候肯定连幽州将军皇甫枰都给惊动,相传此人性情阴鸷酷烈,为了一份官身,连自己的家族都交给了北凉王府,仅存他一人而已,这才一步一步坐到了幽州将军的位置上,他本身即是武林豪门出身,又手握一州军权兵符,深谙针对江湖帮派之法,若是一旦给这位毒蛇盯上,符箓山仙棺窟唇亡齿寒,窟主,你我正当同仇敌忾共度难关呐!”

糜奉节冷笑道:“既然是胜一胜二不胜三的必败处境,你我结盟又能如何,还不是白白把人命丢下,照你们符箓山如此说法,大伙儿早早溜之大吉才对。”

魏晋犹豫了一下,望向山主张巨仙,后者轻轻点头,魏晋这才说道:“我有一法,就是不知窟主愿不愿意听。”

沉剑窟主一言不发,冷冷盯着这个喜欢吃饭睡觉骂北凉的老家伙,一副有屁快放的表情。魏晋心中苦闷,仍是缓缓说道:“咱们寨子不如仙棺窟那般难以寻觅,这次战事,无需劳驾窟主,符箓山会独力对阵那五百官兵,做出两败俱伤的假象,然后将这座寨子付之一炬,还望窟主的仙棺窟能够收留,不但咱们山主愿意奉糜窟主为主,符箓山所有人也都会听命于你。至于之后如果幽州仍是不依不饶,要在此山刮地三尺,你我双方无处可躲,那时仙棺窟百人是走是留,随意,但是咱们符箓山会留下,誓死一战!如果幽州官军就此松懈,不再入山,符箓山也不会擅自更改今日之约!”

沉剑窟主糜奉节陷入沉思。

张巨仙不愧是占山为王多年的一方豪雄,洒脱笑道:“窟主即便不信咱们符箓山的口头誓约,也该相信身后这四十余剑才对。当下两山本就势均力敌,一战过后,符箓山元气大伤,又有什么本钱跟仙棺窟争什么。古语都说一山不容二虎,符箓山其实早就该如此,如今应了这句古话,只是张巨仙时运不济,武道修行不如窟主,运势更是远逊窟主,不服输不行啊。”

陆海涯默默权衡利弊,张巨仙魏晋两只老狐狸的谋划并无明显的漏洞。这一切,根子上,其实都在于北凉军力对于任何江湖势力而言,都太过庞然大物。何况当今的最新天下十五人,北凉王位居惊世骇俗的第六,扈从徐偃兵位列后五席之一,就算是没有登评的骑军统帅袁左宗,也是离阳军中前三甲的好手。这一切,都是北凉相对隐性的军心所在。陆海涯就算对自己的武学造诣颇为自负,可对上这几位,连此生得以一战的奢望都没有。陆海涯突然听到师父语气平淡吩咐道:“海涯,你接下来替张山主出一份绵薄之力,就当我们仙棺窟恭迎贵客上山的待客之礼。”

陆海涯点了点头。待客之礼什么都是假的,让自己这个徒弟去亲眼确证才是真的。心思细腻的陆海涯眼角余光瞥见张巨仙魏晋两人同时如释重负,愈发笃定,符箓山真的大祸临头,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否则谁愿意寄人篱下?

糜奉节突然说道:“樊小柴这女子是我极为器重的剑道大材,更是我糜奉节此生务必收入门中的闭关弟子。”

魏晋苦笑道:“既然窟主如此说了,仙棺窟也有了待客之礼,老朽理当送上一份拜山礼,此时此刻,这就算私自撕去了那张生死状,魏晋愿意不战而降,铜锈剑雀尾刀两把兵器,也双手奉上,物归原主。”

魏晋抬起手,招来两名捧匣的白衣童子,沉声道:“将铜锈雀尾去交给樊姑娘。”

两名白衣童子面面相觑,然后泪水涟涟,显然有些恋恋不舍,这般名动天下的神兵利器,就算是帮师父捧着也莫大满足了,送出去之后,往后十有八九是想看一眼摸一下都难了。

魏晋厉声道:“去!”

白衣童子不敢违逆,速速离身而去。

张巨仙微笑问道:“窟主,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糜奉节笑道:“符箓山都是如此扭扭捏捏的作态吗?既然是一家人了,自然就没有两家话。”

张巨仙脸色晦暗了一瞬,很快恢复正常,大大方方说道:“符箓山上掳绑了一名胭脂郡下县主薄,似是樊小姐的旧识,对其青眼相加,不惜与魏山主生死相向……”

糜奉节打断张巨仙的言语,冰冷道:“樊小柴是我北汉樊大将军的孙女,她瞧上眼了一位北凉道六品官员,大惊小怪什么,何时玩腻了,杀掉便是,她如此出类拔萃的资质,怎会为了男女情爱停滞境界。笑话!”

张巨仙悻悻然,不再就此言语什么。

踩着不断向高处退敛的余晖,徐凤年拎了两笼子红腹锦鸡回到院子,王实味当时无意间泄露出破绽给王下山,这名貌似娇憨的女子显然没有不当一回事,这段时日里,徐凤年还能四处游走,王实味则被严密禁锢在一院之内,四周都有暗桩哨子盯着,尤其是官兵即将入山的消息传遍符箓山,小院内直接就坐下了两名呼吸绵长有序的高手,这反而让王实味看开了生死,徐凤年走入院子的时候正坐在台阶上大口喝酒,满身豪气,徐凤年受其感染,也坐在身边,放下鸡笼,从他手中接过酒壶,抬头灌了一口烈酒。之后那顿晚饭,格外丰盛,大鱼大肉,王实味嘿然一笑,看开生死,说道:“看来符箓山这帮歹人是要错杀不错放了,这顿临行饭,徐主薄,你可是沾了王某人的光啊。话说回来,如果徐兄弟你还有机会下山,劳烦与我在青案郡马蹄县的妻儿说一句,王实味死得并不窝囊,徐兄弟,记得尤其是要跟我那小儿布衣说一声,金鸡山匪寇能给连根拔起,他爹是立了大功的。”

王实味喝着酒,神情平静,“就是对不住他们娘俩了,有些愧疚。”

徐凤年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劝慰的话语。

第二日清晨,符箓山上动静不小,青壮匪寇一百八十余,一律奔赴下山,气势汹汹。

徐凤年跟王实味所居院子已经被禁足,王实味坐在大厅,安心养气,准备符箓山翻脸之际,杀一个赚回本,杀一双就当赚到了。

徐凤年则早早出窍神游。

悄然来到符箓山密林之中,站在一座中途山峰隐蔽的树梢枝头,静观战局。

得手雀尾铜锈的樊小柴的确不笨,大概猜到了他徐凤年会“出神”观战,于是潜入后院,跟盘膝而坐床榻上的徐凤年只隔着一堵墙,她双手按住腰间刀剑。徐凤年当初九次天人远游,都有徐偃兵“守关”,时刻护驾不离,就是怕有人趁机“捡漏”,大半魂魄离窍远游,并且凝聚成形,本体的实力就要大打折扣,这是陆地神仙也无法篡改的既定事实。虽然在道教典籍上从无文字记载,可樊小柴已经在武道上登堂入室,同时能够在拂水社众多谍子中脱颖而出,才智肯定不差,要杀已是天下第六的徐凤年,此时是最佳时机,她不觉得以后还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她毫不犹豫就出手了,铜锈雀尾一刀一剑,破墙而入,如针刺纸,轻而易举,而娇躯也一气撞裂墙壁,在视线透过尘土依稀看到那个背影的那一刹那,樊小柴没有太多的恨意,就只有解脱。符箓山一见,对他不算如何恨之入骨,但不意味着樊小柴就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何况佛经上本就不见记载有任何女子可以成佛的啊。

樊小柴在刀尖剑尖距离背影只差一尺的时候,已算充沛的气机竟是再登高一阶。

铜锈剑尖更是骤然罡气大涨,剑锋未及,剑罡已至。

神游之徐凤年轻站在枝头,忍不住轻声笑道:“你当高树露的体魄是纸糊的?否则我会轻易出窍远行?”

不理会小院中的变故,徐凤年眺望远方,总算开始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