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小试牛刀

小战事,无甚气数之说,也就谈不上天时,但符箓山占尽地利,毋庸置疑。二十几名军伍斥候丢入山中,想要捕获有益战局的战机军情,并且做到在第一时间成功传递回去,很难。符箓山不易察觉的烽燧有六座,由于军旅校尉出身的魏晋奉行外松内紧,故而外山就只有一座,烽子原先只有八人,后来一口气临时增添了八人,一半据守,一半游曳,后者辅有鸟鸣传信,更为隐秘难查。

一百八符箓山青壮匪寇,分为三支兵马,三山主南报瑜领头枝,八尺壮汉,使唤一对鎏金大锤,麾下人数最少,三十人,人人身手矫健,佩短刀负弓箭,真有些下马游弩手的气候,他们呈现一个扇形向前迅猛推移,数位小心谨慎的官兵斥候很快就跟这些草寇急促接触,因为不存在谁明谁暗,就是一场近乎贴身肉搏的短兵相接,斥候的刀术带着北凉行伍鲜明的风格,简练,实用,还有最重要的去拼命。

那名武艺超出斥候一截的壮汉草寇显然不适应这种拿命换命的打法,不过仗着技艺优势,如山林猿猴,灵活辗转腾挪,拉开了距离去打,伺机再攻,那名斥候始终近身不得,并未一味强攻,被符箓山匪寇找准机会一刀划在肩头后,硬是滚地咬牙短弩劲射,弩箭贴着那汉子面颊钉入一根树木,这枚冷箭吓得那汉子一身冷汗,一边奔跑一边从腰间布褂子捻出飞刀,向那个身负重伤的斥候丢出一连串熟稔至极的飞刀,肩头被撕开一条寸余伤口的斥候躲闪不及,胸膛和大腿都给钉入数柄飞刀,奄奄一息。

汉子如山蛇前行,画弧小心近身,不给斥候短弩建功的机会,在最后一根弩也被他凌空翻滚躲过后,站在斥候身后的汉子狰狞一笑,弯腰前奔,手起刀落,就哗啦一下剁下斥候的脑袋,一脚踢翻那具无首尸体,汉子打了个响指,五十两银子到手,还有山主允诺杀人之后,可与山上几名大宅子里的水灵丫鬟欢愉一宿,汉子正要提刀离场,除了心口一震,头颅也向前一荡,扑倒在地,立毙当场,原来是两根弩箭几乎同时钉入了他的前胸心口和后脑勺,而听闻动静紧急赶来的一名草寇,才看到这魂飞魄散的一幕,正要寻找遮蔽处,就有两弩激射而至,汉子凭借本能躲过了其中一枝弩,仍是给另外一枝穿透脖子,颓然靠在树干,弃刀后,双手捂住鲜血泉涌的脖子,一人在地一人在树的两名斥候打了个手势,确定附近没有鱼上钩后,双双继续悄然潜行。

这便是北凉斥候比那死人飞刀更为娴熟的“三人成虎”,徐家军一开始大多是泥腿子出身,别说兵书,三百千这类蒙学书籍都没碰过,滥用成语,一直广受诟病,不过只有春秋之中不计其数死在凉刀之下的亡魂,才能知道这些敌人在战场上的狠辣凌厉。

二十余斥候在接触符箓山第一拨草寇后,死了八人,利用配合轻松围杀了九人,看似旗鼓相当地打了个平手,但如果去掉南报瑜依靠压倒性蛮力亲手宰掉的三名斥候,其实在江湖好手哪怕单兵战力占优的情况下,对上利用战阵查漏补缺的军伍老手,战局的优劣,显而易见。何况又有四名成功绕到了南报瑜那道扇形防线的身后,最终活着两人回到了碧山县尉白上阕那边,顺利跟胭脂郡凫水都尉苏震禀报了战局,苏震这次亲自率领了将近一百甲士入山剿匪,手上斥候更是全部捎上了一半,听到大致的伤亡数,这名披鲜亮铠甲的实权都尉紧紧抿起嘴唇,眼神阴沉,挥手示意斥候已经可以绕开第一座战场,深入符箓山腹地,直到遇上第二拨匪寇为止,苏震所部是胭脂郡内步骑参半的寻常戊军,在幽州境内排名中游,不过北凉白马斥候出身的苏震调教出来的斥候在幽州很有名头,他也以此为荣,一些一同边关退回境内的老袍泽总喜欢变着法儿跟他打赌,赌输了也不要其它,就是厚颜无耻索要苏震麾下的斥候,结果进山之后,一下子就死了将近半数,这名苏都尉也没有气急败坏要如何如何,只是摘下新到手的新式马战凉刀,舌头轻轻舔了舔刀锋,一脸嗜血。苏震能够当上白马斥候,自然算是老资历的骑卒,所以哪怕地方都尉本该有着按律佩步战凉刀的规矩,也给上头的校尉偷偷网开一面,当然,为此苏震又给割肉孝敬了两名斥候,苏震望着前方,咧嘴一笑,那相识小十年了的校尉事后知晓那两崽子是才当斥候没半年的雏儿后,据说气得扬言要让他苏震卷铺盖滚蛋,他娘的连老伍长也敢坑骗。苏震身边除了白上阕,还有非要来凑热闹的碧山县县令冯瓘,苏震看他不顺眼,丝毫不照顾他下马后的一瘸一拐,入山后该以如何速度行进就是如何行进,这个文弱书生估计脚底板有好些水泡了,可苏震关你死活,看在白县尉的颜面上,这回军功分你些无妨。两名副尉各领一标披轻甲的步卒甲士,身先士卒,虎视眈眈,就等头儿苏震一声令下。苏震因为放心不下那青案郡胭脂郡只能算作散兵游勇的四百巡捕,需要亲自坐镇,他对白上阕这名县尉还有那知根知底的大族子弟宋愚,都还算信赖,只是这两个年轻人本事是有,可惜声望不足,不足以让两郡巡捕的那些老油条头目心服口服,行军打仗不是纸上谈兵的儿戏,要是事后传出去说他苏震带了五百号人,剿两三百匪寇都还磕磕碰碰,他苏震丢不起这人!

苏震部下的斥候身后尾随有一百武力相对出众的巡捕,他们虽然没有参与到第一拨战事,但很快就跟南报瑜碰上,两郡巡卒捕快对于浩浩荡荡的剿匪大业,很掉以轻心,苏震本就嫌弃他们碍手碍脚,既然几个官品不低的巡捕头领觉着战功信手拈来,就由着他们去探底,苏震自己也很想确定这些大匪有多少个可以称之为棘手的高手,知己知彼,总不是坏事。此时符箓山第三把交椅的南报瑜坐在一块山石上,让手脚灵敏的两名哨子清点了一下,三十位兄弟一下子就走了九个,关键是屁大的便宜都没占到,这让南报瑜愤懑地双锤互敲,声响壮如寺庙撞钟,顾不得暴露藏身处,沉闷怒喝一声,难免有些泄气。不过战事没有给南报瑜这名距离小宗师门槛不远的三品高手太多喘息机会,很快就有哨子说大队官兵到了,南报瑜问多少人,可那哨子毕竟不是正规斥候,只看到十几个巡捕蜂拥出现在视线中,就吓得连忙转身飞奔,哪里答得上来一个精确数目,南报瑜作为符箓山山主,也知道自家深浅,冷哼一声,不做计较,大步流星,率先撞向那批巡捕的厚实阵线,真当老子不是小宗师就能随意捏圆搓扁了?

一百多巡捕以四名经验老道的档子手带队,不谙战阵精髓,但略懂皮毛,阵型在行家眼中零散稀烂,可好歹还是有个花架子在,四名头领能够在一郡中出人头地,又敢亲身涉险,肯定有些武艺在身,他们身边巡捕又是青案郡胭脂郡的精锐,他们经常参与的巷战,与此刻林战的差距,比起步骑之战的差距也要小很多,刀手弓箭手两者的搭配,还算适宜,所以当他们看到那拎一对大锤的魁梧老者,单枪匹马如同野马奔槽而出,在档子手发号施令后,弓箭有序而出,在树木间隙,如一瓢瓢泼水当头洒下,南报瑜肆无忌惮哈哈大笑,仗着三品武夫的结实体魄,鎏金大锤疯狂挥舞,金光闪闪,有些膂力孱弱的箭矢,甚至都懒得躲避,在他身上也就擦出些不痛不痒的血水,他两眼通红,埋头前奔。

四位身经百战的档子手不用言语,四人就同时出阵联手迎敌,却也不是凑上去送死,跟这位一眼便知的江湖高手比拼境界,四人步伐一致,各自出刀,相互呼应,在南报瑜身边缠斗,第二拨箭雨则抛给远处十几名想要增援南山主的匪寇,两个从未经历过如此阵仗的匪人,顿时给射出刺猬,倒地之时,前半身皆是插满箭矢,在一位符箓山年轻高手的指挥下,紧急分作两批,在左右两侧迅猛突进,势必要首先冲散箭阵,一些轻功傍身的匪人,尤为身形灵活,每次前掠的落脚地,都在箭雨间隙落在粗壮树干之后,这样的推进,战损不大,加之有南报瑜的牵扯注意力,不说胜券在握,好歹在人数绝对劣势的前提下,远远没有兵败如山倒的迹象。

那名年轻高手正是符箓山仙师魏晋的高徒刘煜,是碧山县劫狱的头号功臣,他是唯一一个从正面前奔的匪寇,既然是师从精通符箓的魏晋,背负一柄桃木古剑的刘煜理所当然身负许多道门秘术,一张张黄纸出袖,在树干上“种植”下呕心沥血而成的玄通符箓,轻轻吐出一个“咄”字,双手手腕一拧,两棵大树轰然倒向张弓巡捕,没有压死一人,却让原本还算缜密的阵型凌乱了几分,刘煜不断袖出黄符口吐真言,一棵棵大树如灵附体,肆意倒塌,如此一来,两侧奔跑中的匪寇愈发轻松,几个轻功甚好的家伙甚至吹起了惬意口哨。既然是逃不掉的生死一线,怕死的死得快,这个道理符箓山匪寇比巡捕要体会得更深,而且一方是捞取战功来的,一方是迫不得已的狗急跳墙,不谈局势,就敌对双方的精神气厚薄而言,高下立判。

虽说四名巡捕头领识趣得采取了缠斗,而非不自量力的死斗,但面对战力足可担当一名普通边军校尉的南报瑜,仍是难免捉襟见肘,南报瑜拼着被救援一刀划破后背,两锤夹击,把一名老档子手的脑袋夹得粉碎,鲜血泼洒了一身,随手丢出一锤,把一名微微一愣后只得临时用刀拦胸格挡的档子手砸得吐出一口淤血,身躯撞向一棵树木,摇晃不止,才要艰难拄刀起身,就给南报瑜身后的刘煜以符当器,削入脸面,一张脸庞血肉模糊,将死未死,下场尤为凄惨,刘煜高高跃起,双袖飞出最后十几张压箱底的符箓,在空中单手绕后握住桃木剑。

只剩下一只鎏金大锤的南报瑜胡乱抹去脸上的血水,吐了口唾沫,瞥了眼头顶阴影,骂骂咧咧道:“臭小子,小时候就喜欢在你南大叔脖子上拉屎撒尿,不穿开裆裤了,还是贼性不改!”

刘煜掠入巡捕阵中,出鞘桃木剑看似无锋,可一剑横扫,就割掉了两名前列刀手的脑袋,刘煜低头弯腰,一手扶住尸体,继续前冲,手中桃木剑又撩杀身侧一名刀手。

两名在南报瑜锤下幸免于难的档子手老巡捕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都没有一步退却。不是不怕死,而是不能退,也不愿意退。

北凉男儿,无论是官是匪,也许平时不显,但深陷死地,都有一样的风骨血性。

前段时日,那些将种门庭豢养的死士,北凉本地人大多赴死了,都没有问为什么,既没有问那王八蛋年轻藩王为何如此手腕冷血,也没有问自己到底该不该死值不值得死,就那么简简单单死了在刺杀之中。苟且偷生的,往往都是外地人。

一百巡捕显然事先都没有料想到会是这么个光景,给符箓山匪寇三面夹击,一百号人能剩下几个?

答案很快水落石出。

站在都尉苏震面前的,只有六人。

是六张相对档子手头领都很年轻稚嫩的脸孔。

这意味着两郡巡捕在小半个时辰里头就四去其一,而且还都是最拿得出手的人手!

县令冯瓘倒抽一口冷气,怯意浓郁。

苏震面无表情,抬手一挥。不用这名都尉多说一个字,那些巡捕头目都再不敢争功什么,乖乖落在一百余甲士身后。

徐凤年始终站在高枝上,但是转头遥遥回望了一眼。

前山的动静,都落在眼中,但不出意外,就算那支都尉率领的甲士再如何骁勇善战,一样几乎没有可能拿下跟仙棺窟结盟的符箓山。

但皇甫枰的兵马也到了后山。

一百游弩手,以及一千真正意义上的幽州精锐步卒。

更有一千轻骑在山外负责追杀漏网之鱼。

徐凤年笑了笑,王实味让他对幽州官场重新拾起了信心,而那名都尉寥寥二十斥候,就让他对幽州地方都尉一级的行伍,刮目相看。

他徐凤年如今的确是可以一人孤身去北莽皇宫大开杀戒,甚至可能比曹长卿去太安城还要更为霸道。

可要真正想要护住西北门户,徐凤年还需要一些边境三十万铁骑之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