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新狼烟旧余晖

大战过后,吕云长不情不愿跟着三人一起捡取那些名剑的残肢断骸,少年实在想不明白神仙师父都有这般家底了,咋还跟持家妇人般斤斤计较柴米油盐。王生不似吕云长没心没肺,捡剑捧剑之时多有哀容,吕云长是个瞧不起剑术的刀客,她则不同,亲眼见到几十把曾经名震江湖的神兵就此销毁,难免心有戚戚然。吕云长在将最后一捧断剑丢入车厢时,瞥见王生魂不守舍的模样,调笑一句跟娘们似的,就是牛高马大了些,一点都不水灵。王生一怒之下,就伸手握住了腰间鹅儿黄,刹那之间,剑气横生,不容小觑。胆大包天的吕云长丝毫不惧,咧了咧嘴,露出一口森森白牙,手心在大霜长刀刀柄上旋了一圈,眼神炙热,询问王生要不打一架,谁赢谁做神仙师父的大徒弟。王生脸色一变,没有开口说话,一时间这对少年少女僵持不下,老谍子看不下去这等稚气的内讧,就要各打五十大板,好让两个小崽子知道轻重,不曾想年轻藩王非但没有劝和,反而火上浇油让他们就此立下三年后一战的誓约,生死自负。事后老谍子私下询问缘由,徐凤年笑道故意让他们两个孩子互为磨刀石,而且对于双方都不会藏私,会分别授予世上最上乘的剑术刀法,他也想看一看这刀剑之争的胜负。

马车行至幽州边境,吕云长听闻别州都未曾听过的一阵急促马蹄声,单一却异常沉重,少年赶紧松开缰绳,跳到马背上,翘首以望,结果看到让少年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一幕,数百精骑一律白马白甲,佩凉刀负劲弩,马背起伏幅度与马蹄落地绝对一致,难怪在驿路上疾驰而来,只闻声响,就像一匹战马在奔走。北凉大马,徐家凉刀,这两样,都是离阳其他藩王垂涎三尺的宝贝,吕云长不比孤陋寡闻的王生,武帝城鱼龙混杂,好奇心重的吕云长对江湖事和庙堂事都有粗浅涉猎,一路西行,少年大抵猜出了神仙公子哥的身份,只不过身为东海厮混市井巷弄的江湖儿郎,从不知西北边塞的景致,也想象不出西北徐家铁骑的雄壮,此时亲眼所见,少年才有了最为直观的印象,只觉得给他几千骑兵,任它武帝城高手如云,也能碾压几个来回了。一时间少年有些痴然,只觉得闭起门来练刀,练来练去都是绣花刀,不如去边境投军,练出一身杀人刀。

八百白马义从来了一半,见到凉王,同时下马扶刀跪拜,徐凤年随意扫视一眼,多是新面孔,这不奇怪,当初那拨亲卫骑兵,大多作为心腹亲信打散渗入了各地军伍,尤其是跟随自己去铁门关截杀皇子赵楷的那批白马义从,多半有了不俗官身,官阶即便不高,但都有些实权在手,一些个战场表现出挑的年轻人物,如狠子洪书文这般,更是鲤鱼跳过龙门,前程锦绣。徐凤年抬了抬手臂,示意白马轻骑们上马跟随,继续前行。

徐凤年没有直奔凉州藩王府,而是在中途折向南边的陵州,只带了王生吕云长两个孩子,老谍子跟着白马义从先进入凉州,然后再去褚禄山的拂水房“点卯”。徐凤年此行是去看那个被自己从北莽拐骗过来的橘子刺史,徐北枳。西北的节气是春秋相连,因此被称作冬长无夏,倒不是说没有酷暑时节,该热的时候往往比其它地方要炎热太多,地高天近,无处可躲,日头晒得自然就狠,不过当下临近立秋,一样没有凉风将至的迹象,这让水土不服的吕云长有些病恹恹,受过底层生活磋磨的王生还好,练剑一如既往的勤恳不懈。南下途经的黄楠郡是北凉粮仓所在,芦苇溪水连绵,水草肥美,既是出塞的咽喉要道,更是凉西走廊的腰肢所在,此时此地,中稻玉米等都开始灌浆成熟,晚稻也开始拔节孕穗,棉花裂铃吐絮,一派塞外江南的别致风情,看得两个孩子啧啧称奇,一路南行,两个孩子始终比徐凤年更为瞩目,一个扛了柄白鞘大刀,一个背负背匣不说,身上还捆绑了七八柄剑,倒不像是少年游侠了,反倒是像个贩卖劣剑的。

三人进入陵州州城前,在官路上遇上一支同为由北往南的镖队,人人骑乘高头大马,马车也尤为豪奢气派,打着刘字旗号,旗帜上绣着一尾黑金鱼龙。镖队不知怎么跟一群外来士子起了纠纷,照理说北凉当下极为倚重赴凉士子,只要腹中有几两真才实学,都会被授以重用,常人都该退避三舍才对,不过镖队竟是二话不说,就把那帮衣着鲜亮的士子打得哭爹喊娘,吃痛之后,个个眼神怨毒。吕云长对江湖脉络十分门儿清,见着那旗帜,就一脸艳羡道:“王木头,瞪大眼睛瞧瞧,是鱼龙帮,如今江湖十大门派里头的一个!虽说比不得春神湖边上的快雪山庄那样清贵,更比不上徽山大雪坪那座缺月楼高高在上,可鱼龙帮什么江湖人都敢收,任你是江洋大盗还是绿林草寇,只要有本事,都能在鱼龙帮捞上油水位置,所以这个帮派是出了名的人多势众,谁都不放在眼里,几个北凉以外的帮派,只要招惹上鱼龙帮,就算隔着一个州,鱼龙帮也敢一两百号人打着走镖旗号,抄家伙一路冲杀过去。嘿,当地官府还都不敢放一个屁。”

徐凤年无动于衷,之后在陵州城外一座叫嘉禾仓的旧址见到刺史徐北枳,此仓曾是古代天下首屈一指的大粮仓,规模不输现如今王朝内分别位于太安城和广陵道上的两大皇家粮仓,北敬俸南甘露,两者并称于世。只是嘉禾仓历经数朝都不曾启用,荒废殆尽,空有一副大架子。经略使大人李功德兼任陵州刺史之时,倒是想过修葺此仓,可惜无人响应,孤掌难鸣,只能作罢。一来修缮嘉禾仓需要一笔巨额银子,二来调粮入仓更是需要大魄力,再者粮食入了官仓,官府就等于摊上了一个大鸡肋,等于每天都要耗费银子养粮,寻常粮仓还可以接着新粮换旧粮赚取见不得光的夜草横财,可一旦嘉禾仓恢复使用,那注定是连年轻藩王都得盯着的一块军机重地,谁敢在这个地方动手脚,那不是嫌命长是什么?新任刺史徐北枳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一意孤行,不惜透支陵州赋税,决意翻建嘉禾仓,在官场油子看来,好话说刺史大人是一劳永逸,坏话讲则是好高骛远,陵州官场那些老狐狸不敢明着袖手旁观,但暗地里下了不少小绊子,万一嘉禾仓真给那愣头青折腾起来,可就要断人财路无数,一座嘉禾大仓,不但可以收纳整个陵州的赋税用以支出官员俸禄以及当地军饷,而且同时能够节度粮价备荒赈恤,这让那些民间豪横的私人义仓借着隔三岔五的天灾人祸,从中获取暴利?官府从上到下,从品官到胥吏再到杂役,都默契地出工不出力,而且时常生出一些阻碍工程进度的是非,被嘲笑为粮州刺史的徐大人也没有为此雷霆大怒,更没有杀鸡儆猴,只是跟陵州将军借用了两千甲士,再跟手上可以掌控的黄楠郡龙晴郡两郡长官索要了三千徭役壮丁,几乎完全撇开了陵州正统官场,同时派遣陵州别驾宋岩整饬陵州境内大小官仓,一经发现有不法之举,倒也不会大动干戈,至多就是挪掉官帽子,换上底细干净的外来士子坐上那个位置,大抵上陵州官场并未遭受不可承受的动荡,但是一小撮心眼通透的大人物,也终于后知后觉,开始经常前往那座冷清许多的经略使府邸进进出出。

嘉禾仓外戒备森严,徐凤年也没有自曝身份,只是请一名年轻都尉帮忙传话,就说幽州胭脂郡璧山县主薄,是刺史大人的旧识。这段时日一直在嘉禾仓旧址上风餐露宿的徐北枳很快赶来,倒是比徐凤年这个羁旅之人更加风尘仆仆,北凉历史上最年轻的刺史大人看着疲惫不堪,但整个人的精神气不错,见着徐凤年之后也没有如何惊讶,默默与其并肩而行,这让那个都尉吓了一跳。嘉禾仓大兴土木,热火朝天,徐北枳被视为陵州天字号败家子,提起袖子抹了抹灰扑扑的脸庞,边走边说道:“嘉禾仓是八百年前的大秦第二仓,仅比洛阳仓逊色一筹,说是粮仓,其实已经无异于一座攻守兼备的城池,仓城东西长一里半,南北宽两里,粮仓三百余座,粮窖不下五十,不过这还不算,翻新之时,可以清晰看到古砖刻字所述的粮食来源、入窖年月以及授领栗官的职务姓名,大秦王朝各个年号一个没落,一切都有迹可循,我原本以为崇古贬今是恶习,到了嘉禾仓后,才知道有些事情,古人做的是要更好。”

徐凤年笑道:“民智渐开,好坏参半,否则道教先祖也不会提出绝圣弃智,世风日下这个说法,以后会越来越被提及。北凉读书人已经算少的了,可还不是一样在官场上百般机巧,你要是在豪阀门第盘根交错的江南那边,才真正施展不开。在这里,毕竟还有武官压制,文官抬头的时日毕竟短浅。”

徐北枳叹了口气,沉声说道:“嘉禾仓只要建成,再有今年三州秋收作为粮源,足可支撑边境战事两年所需粮草,不过前提是各地郡县不层层过手克扣,民间义仓缩回爪子也不搀和,否则别说两年,半年都是奢望。时不待我,其实若是可以徐徐图之,我甚至大可以让地方豪横粮商去别道别州高价购粮填凉,这点银子不算什么,一旦战事开启,莫说黄金白银,就是土地也比不得现成的粮食来得值钱。只不过北凉境内二十年安稳,倒成了他们可以鼠目寸光的底气,真是可笑至极。那些个将种子孙携带家眷出境,更是放出话来,任由义仓的储粮霉烂殆尽,也不高价售给嘉禾仓一粒好米。这让我想起了爷爷当年说起邻里之间的意气之争,若是自己只得一分银钱邻居可得三分银钱,那便是宁肯大家一起不赚分毫,也不愿别家多得那两分。”

不论心中如何愤懑,徐北枳的语气总是清清淡淡。

徐凤年在一座青灰古瓦的粮仓前门停下,微笑道:“陵州这么兴致勃勃恶心你,就由着他们好了,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凉幽两州的秋粮一定会填入嘉禾仓。到时候先前在我担任陵州将军时躲过一劫的家伙们,正好给你秋后算账。反正从今天起,所谓价值连城的古董珍玩,随着他们带出北凉道,能搬走多少是多少,但是一两白银黄金一斤白米都别想带出去。”

徐北枳很不客气地冷笑道:“异想天开,你以为做得到?水至清则无鱼,那些边境守关的将校都尉,谁不沾亲带故?”

徐凤年无奈道:“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吧?”

徐北枳神情舒缓了几分,点了点头。身边藩王当初大摇大摆离开陵州,其实并未真正触及陵州官场的逆鳞,又有陵州将军和世子殿下的双重护身符,没谁真的敢撕破脸皮,可当徐北枳亲自主政龙蛇混杂的陵州,就难免触碰到地方将种门庭的最后底线。况且徐北枳也不是李功德这样的北凉老人,骤然权贵,哪怕有宋岩和四大王氏帮着支招解围,有着陵州将军为其“按刀而立”,可官场向来复杂难测,王法,人情,宗法,种种规矩夹杂其中,各有冲突,一团浆糊,所谓的乱刀斩乱麻,只能一时得逞,其实遗祸深长。徐北枳身处其中,只要有所作为,就会自然而然四面树敌,当时着手处理盐政和漕运的陈锡亮就是前车之鉴,陈锡亮当时手上并非没有治病良药,可胸有韬略又如何?还不是处处碰壁?徐北枳心中冷笑,性子偏软,人人可欺,如何能在民风雄烈的北凉道上自立?在流民之地第四州流州,陈锡亮哪怕成功守住了城池,不被近万马贼摧破,可也落下一个优柔寡断妇人之仁的评语,以后哪怕有机会主持一方疆域,但也别想在地方政事上有所建树了。

徐凤年突然问道:“鱼龙帮频繁从事边关贸易,有无逾越规矩?”

徐北枳说道:“都有谍子盯着,既然没有谍报送到刺史官邸的案头,想必没有犯禁之事。”

停顿了一下,徐北枳皱眉问道:“有过界举止了?”

徐凤年摇头道:“应该还没有。”

徐北枳平静说道:“那姓刘的女子至今为止还未拜会过我,大概是为了避嫌,可这般不大气的女子,当得好一州内二流帮派的当家人,注定坐不稳整个江湖名列前茅的大帮派之主。”

徐凤年笑道:“这不怪她,难为她了,她本就该做个普普通通江湖女侠。”

徐北枳突然说道:“既然活着回来了,你还不赶紧回清凉山?我都已经帮你准备好荆条了。”

徐凤年苦涩道:“二姐那边,负荆请罪也没用。”

徐北枳一脸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

然后徐北枳给这位还未进餐的北凉王要了一大份吃食,嘉禾仓向来一视同仁,腌菜就馒头,徐北枳跟徐凤年都蹲着进食,吕云长很豪气地盘膝横刀而坐,还要了一壶闻名已久的北凉土产绿蚁酒,结果给呛得满脸通红,王生背匣捆剑,蹲不下身,就只能站着。

徐北枳笑问道:“都是你收的徒弟?”

徐凤年嗯了一声。

吕云长嬉皮笑脸道:“这位陵州官老爷,小子姓吕名云长,乃东海武帝城人氏,是师父的大弟子,以后还望官老爷照拂一二。”

徐北枳听着少年文绉绉的话语,一笑置之。

王生冷哼一声。

徐凤年微笑道:“算是二徒弟和三徒弟,大弟子是个牧童,不过现在还跟在徐偃兵身边。”

吕云长瞪眼道:“啥,王生都还不是大弟子?神仙师父,那我跟王生三年后打架做什么,争来争去也是争出个老二,没意思。”

徐凤年淡然道:“喝你的酒。”

少年乖乖喝酒,还算尊师重道。

徐北枳轻声问道:“广陵道那边到底怎么说?”

徐凤年平静道:“就在这几天了。”

徐北枳感慨道:“狼烟一起,这是不是也意味着离阳王朝庙堂上的某人,迎来了最后的一缕余晖了。”

徐凤年面无表情嗯了一声,“旧的不去,新的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