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武林新木

自祥符元年后,凉州城的夜禁便极为严苛,不过当徐凤年走到城门口,已经有拂水社一批精锐谍子久候多时,大门缓缓开启,王生可以清晰看到城洞中灯火下那一张张披甲士卒的脸庞,不论沧桑稚嫩,都洋溢着一股子让她感到陌生的矛盾气息,因崇敬而炙热,因骁勇而冷冽。没心没肺的吕云长没有太多感触,只是敏锐觉得这些甲士比起沿途各地遇上的那些轻骑戊卒,都要高大健壮一些,也更危险点,两者对比,一个像是每天等着主人喂食的呱噪鸡鸭,一个像是荒郊野岭里自己刨东西吃的野狗,不喜欢叫,却真的能咬死人。对于这对福缘滔天的少年少女而言,北凉王这个离阳异姓王的头衔,都太遥不可及了,远不如身边神仙师父的恬淡举止那么可以亲近。不过吕云长很快就有了最直观的印象,当少年亲眼看到清凉山王府门口的两尊两人高玉石狮子,震惊得无以复加,一溜烟小跑到一尊狮子下,伸手抚摸着沁凉的巨大狮爪,啧啧称奇,唠叨不休,一会儿说太他娘气派了,武帝城里就没哪家哪户有这样的门面。一会儿揣测这要是偷了拿去卖那得能卖多少银子啊。

北凉王远游返家,王府上动静却不大,就一名中年管家出门来象征性领个路进府,管家走在徐凤年身后小声言语着,王生和吕云长两个土包子瞪大眼睛,目不暇接,曲曲折折,柳暗花明,别有洞天,结果两个孩子瞪了足足一炷香也没见有停脚的迹象,这才勉强眨了眨泛酸的眼睛,两人相视一笑,都瞧出了对方的局促,两个针尖对麦芒的孩子这才有了点默契,不再像先前赶路时候那般句句言语之中都弥漫着战火硝烟。吕云长感觉自己就像走入了一处仙境,那些姐姐们个个都跟寺观壁画里走出的神仙姐姐似的,穿戴贵气逼人,气质也让没读过书的少年说不清道不明,随便拎出一个,能把武帝城隔壁巷弄那个喜欢涂抹浓厚胭脂的小梅,耍出去十八条街都不止。

吕云长走在最后,还转头望着远处一条过廊里的年轻女子,身段婀娜,哪怕远观,也只觉得风流流淌得稀里哗啦,让人挪不开眼睛,她姗姗而行于一盏大白灯笼下,蓦然回首,恰好与他对视,嫣然一笑,几乎要把吕云长的魂魄都给勾走了。吕云长收回视线,晃了晃脑袋,讪讪一笑,心想这位姐姐真是俏杀了人。

略微走在前头的王生,她的视野豁然开朗,驻足不前,哪怕被身后的吕云长撞了一下,也没有踏步,吕云长侧过身,一起心神摇曳。

眼前就是那座名动天下的听潮湖了。徐凤年新收的两个徒弟,两个人在见到听潮湖后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应,心高志远的吕云长第一时间便抬头望向了那座阁楼,听潮湖上听潮阁,阁内秘籍万万千,只得其一就可称霸一方。吕云长以前不太信,可当少年亲眼见识过师父在武帝城外的驭器手腕后,对此深信不疑。而王生则是低头望去,看着远处被湖畔灯火照映得如同一面殷红绸缎的平静水面,她想知道那里是不是真的有一尾十斤金的天池锦鲤。

湖心有亭,亭子里站着个孤伶伶怯生生的干瘦牧童,不知为何,王生和吕云长几乎同时一个视线抬高一个放低,看到了这个除了装束古怪其它都相当不起眼的孩子,比他们还要小四五岁的模样,三个孩子心有灵犀,两两对视。徐凤年已经让管家去忙自己的,看了眼亭子里的孩子,笑道:“姓余名地龙,是你们的大师兄。”

吕云长嘴角抽搐了一下,倚老卖老起来,“啥?这小娃儿就是我跟王木头的师兄?地龙?这名字听着倒是霸气,不过看上去瘦不拉几的,全身上下没几斤气力,估摸着都背不起我这把刀。”

王生轻声道:“地龙在我家乡那边就是蚯蚓,能入药。”

徐凤年点头道:“确实如此。”

一个身影突兀出现在师徒三人眼帘,不高不矮,吕云长有些讶异,竟是个坐轮椅的家伙,但是不光是擅长察言观色的吕云长,就连王生都察觉到他们的神仙师父就跟撞见了比他厉害百倍的陆地神仙差不多,紧张得不行,脚步都有点走样了。吕云长小声嘀咕,难道是北凉王府从不出世的绝顶高手?徐凤年快步走到湖堤上,帮忙推着那架木制轮椅,嘴唇抿起,没有说话。吕云长大概是先入为主,对这个坐轮椅上的年轻女子很是忌惮,少年丝毫不敢嬉皮笑脸,王生反而见着她就有些油然而生的亲昵心思。

这女子没有开口跟徐凤年说话,而是转动椅子,望着两个孩子,然后最终将视线停留在背匣捆剑的王生身上,微笑道:“是个剑胚子,要是我与你师父的娘亲见着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王生腼腆羞赧,不知如何作答,但感受得到那姐姐的善意,高大少女就只能会心笑了笑,原本粗粝俗气的眉眼,刹那之间竟是如远山雾霭,青山秀水。

吕云长也不把自己当外人,看得出那位中人之姿但地位超然的女子对自己没啥好感,他又不敢画蛇添足,于是自个儿偷偷摸摸跑去凉亭里找那小兔崽子的麻烦,少年虽说对王生的师兄身份不服气,可毕竟王木头占了早入师门的先机,吕云长其实平时就是闲得慌,只想跟人吵吵架过过嘴瘾,并非真的计较什么大师兄二师弟,少年晓得只有自己的拳头够硬本事够大,尤其是刀够快,才是天底下最硬实的头号道理。可亭子里那个家伙算哪根葱?能排在自己和王生前头当老大?吕云长一入凉亭,就把仍然在鞘的大霜长刀往地上重重一磕,黑着脸沉声问道:“余蚯蚓,敢不敢吃我一刀?”

那个被徐偃兵带上清凉山后就不管不问的小牧童,到现在为止都活在云里雾里,几乎什么都不清楚,只知道一件事情,这里是北凉王的家,而他的师父会是那个北凉说话最管用的家伙。此时此刻被一个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的陌生家伙质问,一脸茫然,余蚯蚓是在喊谁?为啥一见面就要吃刀子?

不喜欢欺负弱小的吕云长很快就意态萧索,原来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傻子,亏得他都打算祭出压箱底的滚刀神功了。

吕云长板着脸说道:“以后我只会当着师父的面喊你师兄,但每喊你一次,私下里你得喊我两声大哥!”

吕云长很快就补充一句,“还得喊王木头二哥,瞧见没,就是湖边那个高高壮壮的,我用刀,他用剑。”

吕云长说到这里,疑惑问道:“你用啥兵器?”

小牧童平白无故就得了一个余蚯蚓的绰号和两个横空出世的哥哥,一时间还有点懵,听到吕云长的问话后,有些羡慕地瞥了眼少年手中的长刀,摇头道:“我什么都没有。”

吕云长眼珠子急转,“你爹是北凉的大官?”

余地龙使劲摇头。

吕云长追问道:“那你爹是北凉什么江湖门派的开山鼻祖?”

余地龙下意识摇头后,小声问道:“啥叫开山鼻祖?”

吕云长坐在长椅上,一巴掌拍在额头上,“他娘的,鸡同鸭讲。有这么个大师兄,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丢人现眼!以后老子还怎么混江湖?”

余地龙在北凉王府就没怎么跟人说过话,虽说当下这个健壮少年瞅着挺凶神恶煞,可余地龙到底是孩子心性,喜欢热闹,小心翼翼坐在吕云长身边,盯着那柄大霜长刀,自言自语道:“你就拿了一样东西,不过有我大腿粗呢,湖边那个我数了一下,十五样,不过每一样都小拇指那么细。还是你瞧着厉害些。”

吕云长故作凶狠问道:“啥大腿粗小拇指细的,你脑子进水了还是咋的?”

余地龙指了指吕云长的霜刀,一脸委屈道:“你刀子上不是有一股子白气吗?你看不见?”

吕云长脸上老神在在,可心中翻江倒海,有震惊也有惊喜,震惊的是这小娃儿如果不是瞎说胡诌,那么眼力劲儿可真是不俗气,惊喜的是自己果然在武道上已经比王木头走得更远。

吕云长突然盯住这个来历古怪的“小大师兄”,问道:“那你呢?有没有那么一股子气?”

余地龙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吕云长白眼道:“原来你不傻啊。”

王生走入亭子,看到吕云长跟那牧童已经水到渠成地打成一片,难免有些羡慕和失落。

余地龙纠结了半天,抓耳挠腮,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道:“师妹?”

大概是觉得初次见面这么喊一个年纪比自己大的姐姐不妥当,试探性问道:“要不还是喊你师姐?”

王生被揭穿身份,微微愠怒,亭子中顿时剑气横生。

余地龙貌似浑然不觉,挠了挠脑袋,有些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儿的由衷歉意。

吕云长怪叫一声,“瞎了老子这双狗眼啊,我就说你王木头怎么撒个尿都恨不得跑出去七八里路,原来你根本就是个小婆娘?!”

王生怒气冲冲道:“既然瞎了狗眼,那就闭上你的狗嘴!”

吕云长猛然起身,“王木头,别得寸进尺,你找打不是?”

余地龙虽然年龄最小,却赶忙自然而然劝和起来,着急说道:“别打别打,实在不行,要打打我!”

吕云长忍不住白眼道:“你还真是义薄云天。”

王生笑了笑,抱拳说道:“大师兄。”

余地龙手足无措,只能傻乎乎咧嘴一笑。

湖边徐渭熊收回视线,不再理会亭子里三个孩子的嬉戏打闹,感慨道:“这便是你从王仙芝那里继承下来的江湖气数?”

徐凤年点头道:“差不多应该是这个道理,否则怎么可能一下子找出这么三个天资卓绝的孩子,吕云长有一种武烈气焰,所以能得到大霜长刀的认可,王生是百年一遇的天然剑胎,至于那余地龙,更是得到了王仙芝的三成遗泽。我这三个徒弟,以后的江湖十大高手,恐怕他们都能有一席之地。这要是传出去,多好听。王仙芝在世的时候也做不到这一点,你看看,我打赢了王仙芝不说,就连收徒弟,也要比这老家伙更有出息些。”

徐渭熊抬头瞥了眼弟弟,平淡道:“看把你偷着乐的,赶紧把嘴拢一拢,小心裂到耳朵后边去了。”

徐凤年蹲在她身边,忐忑问道:“姐,你不生气?我去武当山练刀,你回家以后都不乐意搭理我,后来那次去北莽,你更是差点没认我这个弟弟。”

徐渭熊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望着平静如镜的湖面,眼神温暖柔声道:“那时候是爹当家,你在胡闹。如今是你当家,是在扛担子。”

徐凤年嗯了一声,伸出双手揉了揉脸颊,“放心,接下来我也没功夫在江湖上闹腾了,这不马上就要去边境一趟,不像上次校阅,这回我还要把十四位校尉都一起喊去,可以说北凉称得上手握实权的五十来位将领,这次都要一起碰头。”

徐渭熊转头,伸出手指在徐凤年头上弹了一下,“还不是臭显摆去了!”

徐凤年一脸无奈苦笑,也没有解释反驳。

徐渭熊一手敲击着椅子边沿,一手撑起腮帮,笑容璀璨,自豪道:“整座江湖在看你,以后两座江山也要乖乖看你的脸色。不论成败,千年以降,能有几人?”

徐凤年只是看了眼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