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陆地朝仙图

秋雨阵阵,余地龙觉着这个师父就像是一个跑来打秋风的无赖。

孩子没敢进屋,蹲坐在门槛外的台阶上,抬头望去,屋檐下挂着一张青黑色的雨幕,噼里啪啦砸在地面上的雨水溅在裤管上,余地龙轻轻叹了口气,突然有些想念那个背着大木剑匣的姐姐了。听到细碎的脚步声,余地龙转过身,看到那个不知道该喊姐姐还是姨婶的女子拎了两条小板凳,一条放在他身边,一条她自己坐着,余地龙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板凳上,规规矩矩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在此“寡居”的裴南苇看着孩子的刻板坐姿,轻声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余地龙很认真想了想,腼腆说道:“是我师父的徒弟。”

裴南苇被逗笑,“难不成还能是你师父的师父?”

余地龙微微张大嘴巴,有些脸红。

裴南苇不再说话,跟着这个孩子一起望着院子里的泥泞,自言自语道:“本来该铺上石板的。才从燕窝子岭挖来的十几斤花泥,就这么给浇没了。”

余地龙听着她的碎碎念,也不觉得有多烦,兴许自幼便是孤儿的缘故,余地龙有种陌生的温暖。

两人身后传来嗓音,“吃饭了。”

小方桌那边,徐凤年已经端上饭菜,也摆好了碗筷,裴南苇和余地龙拎着板凳走入屋内,裴南苇跟徐凤年相对而坐,孩子思索了一下,没敢上桌吃饭,只是捧着碗坐到门槛上,继续看着雨水砸在泥泞中。这一刻,打从记事起就念想着长大后要攒够造房子钱的孩子,打定主意以后如果要造,就按照这个院子的模样。

“还知道回来?”

“嗯。”

“出去做什么了?是一统江湖了,还是杀了离阳皇帝,或者是踏平北莽了?”

“这倒是没有。不过你没听说消息?”

“一个市井百姓,该听说什么?”

“出去跟王仙芝打了一架,侥幸活下来。然后去了一趟东海武帝城,取走了所有兵器。回北凉的路上遇见了吴家剑冢的太姥爷,在清凉山待了不到一天,就跑去凉州北边,最后就坐在这里跟你吃饭了。”

“真是忙。”

“就是没怎么挣到银子拿回来。米缸里还是上次朱正立扛来的那袋子米吧?吃得这么少,可也没见你瘦了。接下来又到了养秋膘的时节,你悠着点。瘦了还能穿旧衣服,不过就是宽松点,胖了那就得多出一笔开销。”

啪!一声重响。余地龙赶忙转头望去,看到她把手中筷子狠狠拍在了桌上。

“碧山县县衙已经停了你的俸禄,我月初去拿过,他们不肯给。还说你无故告假,跑去武当山散心,胭脂郡太守听说后大为震怒,好像要罢你的官。”

“再去拿一次试试看。”

“你确定不会白跑一趟?”

“拿不到就算了,反正月俸还不到十两银子。”

啪!

这次是拍碗了。

余地龙突然有些想笑。

之后,徐凤年洗过了碗筷盘子,出乎余地龙意料,这个师父没有在这个小县城过多逗留,蹭了顿饭就在夜雨中离开,那女子也没有挽留,只是在他们离开屋子前,拎出了一顶箬竹叶编织而成的雨笠和一件蓑衣,却不是给余地龙的师父,而是交给了孩子,不由分说让他披戴上,余地龙怯生生看了眼师父,徐凤年一笑置之。两骑马蹄踩踏在巷弄的青石板地面上,因为是大雨夜,马蹄声都给遮蔽,并不引人注意。别看余地龙身材瘦弱,其实根骨坚韧异常,戴青笠披蓑衣,丝毫不觉得沉重累赘,只不过不合身,看着确实滑稽可笑。余地龙回头看了眼那座院子,不知为何,孩子对北凉王府没有半点依赖,更不会当成自己的家,但是偏偏对这栋简陋院子心生亲近,心底还有个不好与人言说的古怪念头,那女子若是自己的娘亲就好了。

余地龙壮起胆子喊道:“师父。”

徐凤年放缓马速,略微疑惑望着这个眼睛很大的孩子。

余地龙急中生智,把到嘴边的话吞回去,问道:“咱们去哪儿?”

徐凤年淡然道:“武当山。我要在那边一处洞天福地稳固体魄神气。”

余地龙既然可以看出王生和吕云长的气势粗细,跟师父朝夕相处,当然也知道了一个秘密,师父身上的气势一直在下坠,简单来说,那就是师父的武道修为像是竹篮打水,一直在漏水,如果不抓紧修补,就会滴水不剩,指不定还会对篮子本身造成不可弥补的损伤。这也是为何褚禄山在怀阳关为何要提出五百骑护驾,死战王仙芝,杀赵黄巢,兵临武帝城,对敌吴见,不同阶段的徐凤年,实力都是江河日下,若非如此,吴家剑冢的太姥爷根本不需要多此一举,在幽州河州边境上假装拦路为难徐凤年。

余地龙突然一脸凝重,转头又喊了一声师父。

徐凤年点了点头,率先在这条僻静泥路上停下马。

余地龙瞪大眼睛,看到十数丈外的那名不速之客,是个白衣赤足的年轻女子,按照常理,大雨直下,本该衣襟湿透,可双脚离地几尺,衣袂飘飘,身后有白虹结成一尊无上玄妙的宝瓶身。如此一来,她散发出来的光辉,就像是一轮降临人间的满月。余地龙顿时如临大敌,女子这份气势,虽然不如那个卧蚕眉的北凉骑军大统领来得刚烈骇人,但是要更加幽深绵长。徐凤年面无表情盯着这个一路“捡漏”的南海观音宗练气天才,她先是在幽燕山庄湖上强行顺手牵羊掳走了百柄长剑,后来在神武城外坐山观虎斗,大概是想着浑水摸鱼,不曾想韩生宣突兀死在隋斜谷的借剑之下,她没能成功吸取自己死后溃散的气数,随后不见踪迹,但是在他战胜王仙芝后,这女子就开始吸纳自己不断流失的气机,若说养秋膘的本事,天底下可没有哪个老饕比得上这位绰号卖炭妞的娘们了。只不过徐凤年当初跟南海观音宗那老妪有过一桩约定,对方还算客气,徐凤年就没有刻意阻止这女子的“偷窃”举动,世间人人自有恶业福缘,徐凤年也没觉得非要独占江湖气运,只要不招惹到他头上,那么是这位跟王生一样天生剑胎的古怪女子跻身剑仙,以此成为武林魁首,还是轩辕青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拔得头筹,又与他何关?

卖炭妞获得徐凤年遗失气机后尤为如鱼得水,比起幽燕山庄要高出太多境界,现身后跟徐凤年对视,嘴角勾起一个居高临下的玩味笑意,伸出一手,在身前抹过。

如铺展开来一幅由天人执笔的锦绣画卷。

在卖炭妞手下出现一个个栩栩如生的飘渺身影,有东海打潮的魁梧老者王仙芝,有牵驴拎桃枝的邓太阿,有举棋不定凝神长考的西楚官子曹长卿,有满袖红丝飘摇的人猫韩生宣,有与青鸟几分相似的持枪男子,有负手御剑而行的李淳罡……

这幅人物长卷“画”有大概四十几人,无一不是江湖百年以来的大风流人物。

图案晦暗的,是身死之人。仍然熠熠生辉,则是依旧在世之人。

徐凤年绝大多数都认识,在长卷舒展之后,他自身就位列长卷第二位,第三位是拓拔菩萨。只是那些已经逝去的人物位置不变,人间健在之人的画像则开始悄然变更席位,让人眼花缭乱,最为显著的变动,无疑是拓拔菩萨挤掉了他徐凤年的榜眼位置,成为长卷左手第二人。其中又有黄三甲的突然上榜,呈现出或明或暗的不详景象,而且这位春秋大魔头色彩绚烂,与其他人的黑白又有不同。

卖炭妞抖露了这一手后,笑嘻嘻道:“这可是咱们观音宗的镇山重器,既能降妖除魔,也能敕仙请神,当年我师父,嗯,就是被李淳罡打败的那位,本是该在春秋之中凭借此物大放光彩的。”

徐凤年平静道:“我知道,是陆地朝仙图。”

卖炭妞啧啧道:“行啊,徐凤年,连这个也听说过?”

徐凤年默不作声。

来历不明的卖炭妞嘿嘿一笑,一根纤细手指点了点画卷榜首的人物,“徐凤年,你就不想知道此人是谁?”

徐凤年摇了摇头。

白衣女子眯起眼,自说自话,“一物降一物,当年那无名道人封住了举世无敌的高树露,龙虎山天师府镇压了逐鹿山魔头刘松涛,王仙芝压制了李淳罡,到头来你又降服了王仙芝。那么你就不好奇接下来是谁克你?”

徐凤年皱了皱眉头。

卖炭妞微微讶异呦了一声,看着画卷中凭空浮现出一个新鲜画像,瞥了眼余地龙,然后盯着徐凤年继续说道:“徐凤年,你就一点都不想知道,同为吕祖转世的齐玄帧和洪洗象,他们的出世在世,所弹压之人是谁?”

徐凤年望向画卷居首的那个画像,与其他人物不太一致,此人模糊不清,依稀可见他穿了一身儒士文衫,盘膝而坐,垂首凝视着身前摆着的一只白水碗,大概有半碗水,水面微漾。

一直在唱独角戏的卖炭妞不知疲倦问道:“徐凤年,我问你,为何百年以来三教圣人,唯独以儒圣最难横空出世?轩辕敬城跻身此境不到半个时辰,黄龙士也是如此,即便是曹长卿,也是个将死之人。”

徐凤年陷入沉思。

始终得不到回应的卖炭妞,像那幽怨情郎不解风情的女子,一跺脚,埋怨道:“徐凤年,你应我一声会死啊?!”

徐凤年只有冷笑,心中生出一股不可抑制的浓郁杀机。

直觉告诉他,如果答应这女子一声,除非是巅峰时候的自己,否则真的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