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谋国之士

星垂平野,余地龙坐在城头上,抬头看着天空中的繁星点点,心神摇曳,总是看不够。这个孩子的际遇之好,足以让所有顶尖江湖宗门的亲传弟子都要眼红。既拥有王仙芝的三成馈赠,又能在徐凤年身边得到指点。余地龙收回视线,听到师父说了一句“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徐凤年看着头顶那颗今年西坠速度略显诡异的大火星,有些笑意,太安城钦天监中有专职盯住大火星的火正,都是穷经皓首的老头子,但是今年已经接连被贬了两个,就因为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当初京城白衣案,那一年同样由中天位置西降奇快的大火星可以算是罪魁祸首。王朝昌盛则祥瑞迭出,国之将乱则恶兆显现,换了个少年做监正的钦天监今年可真是没有半刻消停。徐凤年转头看着城外的北方土地,离阳朝廷已算是大秦以来最为幅员辽阔的一个王朝,而且有徐骁和燕敕王赵炳两位藩王的坐镇边疆,赵室声威远播的边功更是达到了各个朝代中的顶点,太安城的庙堂之上,名臣荟萃,公卿同殿,徐凤年很多时候想亲口询问那位赵家天子一句,除了那点夫纲不振的瑕疵外,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徐凤年下意识看向东边的太安城方位,想到了为了赵室鞠躬尽瘁的碧眼儿,这位老书生当下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关键是这位首辅以后的日子只会更不好过,这次借着西楚复国,他所行抑武削藩之举,彻底触及了两处逆鳞,天怨不好说,人怒是肯定的了,广陵王赵毅在内的宗室藩王注定怀恨在心,加上那拨积怨已久的太安城赵室勋贵,以及外地所有被一纸令下不得擅离领地的公侯,天底下姓赵的皇亲国戚,就没谁对他有好感。而强令各地武将带兵奔赴广陵外围的“练兵”之举,几乎把顾剑棠为首的所有彪炳武将都得罪了个一干二净。徐凤年感慨道:“武无敌,王仙芝都死了。你这个文无敌,偏偏在这个时候要按照陆诩的那份疏策去变法,你真以为自己能善终?真当自己是站皇帝了?”

徐凤年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幸灾乐祸,张巨鹿虽然是北凉死敌,可这个世上,总有那么几个异类,更能赢得敌人的由衷敬重,徐骁也是其中之一。北莽女帝,顾剑棠,老靖安王赵衡,这些最该记恨徐骁的对手,反而一辈子从未在口舌上辱骂过徐骁。徐凤年轻轻叹了口气,对余地龙说了声走了,孩子蹦下城头。徐凤年在入城前就已经从王灵宝嘴中得知这趟要见的两个人,凑巧都不在青苍城内,弟弟徐龙象仅带着八十骑就去临谣军镇以北的边境,追剿一伙号称千人之众的马贼,陈锡亮则在城外某地为幽州边军“招兵买马”,这两个月几乎天天夜宿城外。

徐凤年跟余地龙来到那座把龙王府给鸠占鹊巢了的流州刺史府邸,府邸内灯火通明,坐在一张张书案后处理政务的官员几乎全是年轻脸孔,这些破格提拔的俊彦,一半是经过重重筛选的入凉士子,一半是北凉旧三州的勋贵后代。徐凤年进入一座户房之下职掌粮草的小衙屋时,正好看到刺史杨光斗在倒提着一只狼毫笔猛敲一名官员的脑袋,破口大骂,祖宗十八代一个没落下,都给骂了个遍,那名看官服该是粮曹郎的年轻人满脸通红,被刺史大人当着同僚的面如此辱骂,品秩差了十万八千里,自然不敢反驳,又自觉委屈,相貌英俊的七尺男儿,竟是泣不成声。杨刺史仍是不过去,气咻咻把笔递还给那年轻人,沾满墨汁的那只手在对方官袍上胡乱一抹,冷哼一声,说道:“明早本官再来一趟,要是依旧是一笔糊涂账,嘿,你爷爷是尉铁山,本官惹不起,也不好贬你的官,不过让你滚去靠近茅厕的礼房那破地方去,这种小事还是做得到的!尉铜河,这身官袍脏了都不用洗,反正明天多半要换一身。”

那年轻人脸色苍白,一咬牙,虽然还是语带哽咽,但眼神中已经没有畏惧,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了,说道:“刺史大人,临谣军镇下辖三郡,新建才这么点时间,下官跟三位同僚和六名下属每天不过睡三个时辰,虽然对于临谣四等田地的录档一事,确实存有纰漏,可这已经是下官诸人的能力极限,刺史大人若是觉得下官不堪此任,觉得下官是借着祖辈功荫才在这里混吃混喝,不需如此找借口百般刁难,下官自己现在去礼房就职!”

杨光斗吹胡子瞪眼,犹豫了一下,然后冷笑道:“你小子有骨气啊!那甭废话,滚你的。咱们流州礼房,那可是头等重要的大衙门,负责劝学教化,本官估摸着那些流民都喜欢听你尉铜河尉大公子的蒙学,说不定明年就能出一箩筐的状元之才喽。”

尉铜河给这么一挤兑,哗啦一下,真是泪如雨下。他爷爷尉铁山那可是从骑军副统领这种高位上退下来的功勋老将,何况脱下甲胄也没几年功夫,而且接替尉铁山位置的何仲忽一向把前者当作兄长,十分敬重,尉铜河的父亲尉金水也做到了边军正四品武将,被何仲忽极为信赖,尉铜河跟许多躺在父辈功劳薄上享乐的将种子弟不一样,不喜兵戈喜读书,而且满腔热血,听说北凉道新设的流州亟需官员,几乎是偷瞒着家族跑来的流民之地,而且一直没有让同僚知晓自己的身份,直到今夜被刺史大人揭穿点破,屋子里那些官员才给惊吓得不轻。不过尉铜河性子温软,确实不太像家中长辈。若是尉铁山这么被老凉王训斥,就算不敢对着骂,也会一声不吭,却绝对不会委屈得满脸泪水。

尉铜河没了任何台阶可下,就只能去礼房那小猫小狗三两只的清水衙门打杂,抬起手臂擦了擦泪水,还不忘对屋内众人作揖辞别,正当他低着头要走出衙屋的时候,被站在门口的一个人按住肩膀,尉铜河抬起头,看到一张温醇笑意的陌生脸庞,这位不速之客轻声笑道:“刺史大人这是激将法呢,你怎么就不领情?尉铜河,你不知道你爷爷跟咱们杨刺史是多年的酒友?他会真舍得把你丢到礼房去?真敢这么做,刺史大人回头还不得被你爷爷追着打啊。”

尉铜河一脸错愕,迷迷糊糊问道:“你是?”

被拆台的杨光斗没好气白眼道:“蠢蛋,见到王爷还不下跪?!”

一听到王爷两个字,满屋子陪着尉铜河一起站着挨训的年轻人俱是眼神炽热而敬畏,立即就要下跪,徐凤年摆手道:“免了免了,你们都坐下继续处理政务。流州设置三镇八郡,百废待兴,万事开头难,等熬过了这波,熟能生巧,以后就会轻松许多,争取到时候刺史大人想骂你们都让他找不到借口。这段时日,的确是幸苦众位了,稍后本王会给所有衙门都送几坛子酒,嗯,礼房那边会多送些,按照刺史大人的说法,靠着茅厕,总要让酒味压过尿骚味才行。”

屋内氛围顿时轻松许多,年轻官员们脸上都有了些笑意。

尉铜河更是情不自禁咽了咽口水,他就孤伶伶站在北凉王身前,如果不知道身份还好说,可刺史大人道破天机后,顿时就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无形威严,这倒不是说徐凤年真的如何气势逼人,不过是尉铜河这个文弱书生自己吓唬自己而已。徐凤年的世子殿下当得一波三折,先是骂名无数,后来翻天覆地,连怀化大将军钟洪武都给轻松镇压,世袭罔替王爵后,更是壮举不断,拒退圣旨,大力整顿北凉军,杀王仙芝,巡视边境,设置流州。尉铜河如何能够不胆战心惊?事实上寻常官员,对上了一个不管如何声名狼藉的藩王,都会如履薄冰。但是那些北凉王那些事迹,对于更多是在闭窗苦读书的尉铜河而言,感受不深,真正让他对徐凤年感到敬佩的是一件事关自身的“小事”,流州设立,离阳对这件不经朝廷中枢审议的叛逆行径,似乎有些举棋不定的嫌疑,并不确定是否要下旨申斥,之后的事态发展就更让北凉人捧腹了,例如流州刺史杨光斗的俸禄职钱禄粟等,竟然只比首辅大人略逊一筹,每月仅料钱就有三百贯,而尉铜河这种才堪堪入品的流州小官,料钱也有十五贯,薪柴五十束,甚至还有离阳高级官员才配的春绢、冬绫各五匹,朝廷“优厚”流州官吏,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尉铜河不觉得换了其他藩王,能够让离阳朝廷这般乖乖大出血,燕敕王和广陵王都做不到!

徐凤年没有久留,跟杨光斗一起走出屋子,这位身为边疆大员的老人显然心情极佳,轻声笑道:“陈城牧算无遗策啊,以前小看他了,只做一个青苍城牧实在是屈才,我这个刺史,理当让贤才对。小二十万的流民,主动去幽凉两州投军始终是少数,至今仍是不足万人,我一开始对此亦是束手无策,总不能让龙象军把刀架在流民的脖子上,逼着他们去边境上。可是陈锡亮用了一策,立竿见影,流民每一户,只需一人入伍,就可以在陵州领取耕地,并且入籍北凉户牒,对应着徐北枳在陵州境内的谋划,那些怕死富绅纷纷贱卖祖业,如今陵州田地空闲颇多,这一来一往,流州最少可以给北凉边境送去四万甲士!整整四万为了身后妻儿兄弟而自愿死战的甲士啊!王爷,你说陈锡亮做一个武品城牧,是不是太对不住他的功劳了?!”

徐凤年先前只知道流州参军人数有望骤增,但是还没有拿到手详细谍报,一听到四万这个巨大数目,也相当震惊,要知道广陵道那边打得看似天翻地覆,全天下人都伸长脖子眼巴巴盯着,朝野上下为此念叨了几千斤口水,真正投入战场的人数也不过是将近十万,但是陈锡亮一人,就悄无声息给北凉带来了四万翻身上马即可战的甲士,而且别忘了,北凉军的四万,岂是杨慎杏的那种四万人可以媲美的?曾经有好事之徒点评离阳各地军伍的战力,那份结果广为流传,那人兴许是故意要将北凉军架在火上烤,竟然说北凉军一骑可抵离阳别地精骑两位,北凉一名步卒抵离阳精锐步卒三名。不过从不夸口的燕文鸾的确在西楚复国后,私下说过若是把杨慎杏的四万蓟南兵换做他的两万步卒,櫆嚣军镇就可以一举拿下,自然也就没有之后的散仓大败。

徐凤年无奈道:“流民迁入陵州可得户籍,陈锡亮事先并没有跟清凉山那边打过招呼。”

说到这里,徐凤年笑道:“刺史大人,这是在给陈锡亮那家伙打掩护吗?怎么,怕我对他两罪并罚?”

杨光斗哈哈大笑,并不掩饰,直截了当道:“对啊,陈锡亮出身寒庶,真正心系百姓,这一点哪怕是尉铜河这样心地淳朴的显贵子孙,也万万做不到的。王爷,你可万万不能过早夭折了这棵好苗子啊。丑话说前头,你真要拿陈锡亮在流州立威,我不好拦着,但事后我肯定要把他拉进这刺史府,当宝贝供着。”

徐凤年坦诚说道:“一开始我是打算对陈锡亮赏罚分明的,不过在来青苍城的路上,遇上一位鹿鸣宋氏子弟,跟你一样,对陈锡亮评价很高,也就打消了念头。而且我发现一点,梧桐院那边有我二姐牵头,加上旧有的那拨谋士幕僚辅助,处理北凉一般政务已是十分牵强,如果真的打起来,估计就算我本人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待在书桌后面,都未必能忙得过来。现在清凉山面对的,不过是解决一些北凉道上的陈积陋习,大抵还能照着规矩循序渐进,这仗一打起来,我肯定要去边境,到时候有的头疼。”

杨光斗沉声道:“王爷是说清凉山缺一个眼界韬略足以掌控大局的李义山?”

徐凤年点点头。

杨光斗感慨道:“这等人物,不说百年一遇,几十年一遇总算得上,就算有,也入了那太安城赵家瓮,哪里轮得到咱们北凉?就像赶赴流州的近百位士子,和北凉当地的将种士族子弟,加在一起也有两百多个,可我看来看去,顶好的材质,也就是尉铜河这般水准的心性和才识,需要雕琢,没十几年功夫,哪里能独当一面,天底下就数当官最容易,可说难听点,当贪官都需要天赋,何况是一个可以放心主政一方的能官。现在我就希冀着那些外地士子中,能够迅速冒尖出几个,不能简单是块璞玉,得是那种能够拿来就用的成形美玉。陈锡亮和徐北枳当然很不错,可到底还是年轻了些,李义山以及与他同等座位的纳兰右慈这几位谋国之士,也都是被春秋硝烟一点一点熏陶出来的,而且陈锡亮也罢,徐北枳也好,都有一个自身本事无法更改的致命缺陷啊。”

徐凤年轻声道:“为世人公认的声望。”

杨光斗一脸疲倦道:“这个世道即是如此世态炎凉,豪阀之犬胜于寒门高士,尤其是春秋之前,任你是何等枭雄,只要没家世,想要成事难如登天,如今也就略好一点,以后兴许逐渐好转,可咱们北凉等不起。”

徐凤年自言自语道:“看来得抓紧了。”

杨光斗何等老辣,压低嗓音,满脸惊喜问道:“可是有人选了?”

徐凤年苦笑道:“这种事情,不是两情相悦都不管用的,八字还没一撇,看我的运气吧。”

杨光斗哪壶不开提哪壶,玩味笑道:“有传言说,那襄樊城的陆诩曾经被王爷视而不见?”

徐凤年并不否认,自嘲道:“也不知道谁才是瞎子啊。”

杨光斗一笑置之,突然问道:“听说上阴学宫的那个家伙出关了,还去了太安城?”

徐凤年的脸色有些阴霾,点头道:“开始屠龙了。”

杨光斗冷笑道:“狡兔死走狗烹,杀鹿才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