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待客隋斜谷

徐凤年让人从武库中取出三柄好剑,给隋斜谷做那世间最昂贵的下酒菜,老人自不会跟这小子客气,随手拎起一柄剑身篆刻有“云峰缺处涌冰轮”七字的古剑,横放在膝上,手指崩断一截剑尖,丢入嘴中,如同咀嚼黄豆,那名徐凤年也不知姓名的取剑年轻婢女离开亭子的时候,借着潋滟流转的眼角余光,目瞪口呆,别有风情。徐凤年目不斜视,反而是吃剑老祖宗瞧着那婀娜女子,又看了眼尚未而立之年的年轻人,那眼神好似是在说世上还有你这么寡淡清心的藩王?徐凤年看着泛绿的湖水,偶尔有一抹鲜艳的群鲤背脊滑过,当年带刀老魁就给镇压在湖底多年,重见天日之时,老黄也重新捡起了剑九黄那个绰号。那会儿,大姐还在江南道上,二姐仍在上阴学宫求学,徐骁还没有老得那么明显,自己更是仍旧对江湖充满了憧憬和遐想。隋斜谷下嘴飞快,喝酒快,吃剑更快,很快就开始吃第二柄锋芒更胜的“万壑雷”,看着心不在焉的徐凤年,略带讥笑道:“头回见面,你小子三条腿都在打颤,如今胜过王仙芝,还真是像乞丐得了金山银山,无比阔气了,跟老夫同坐一亭,竟然还敢神游万里。”

徐凤年提起最后一把剑,曾是三百年前龙虎山斗柄三符剑之一的瑶光,在听潮阁中藏剑在匣多年,可谓养在深闺人不识,出鞘之后依然光彩流溢。徐凤年想了想,招手喊来并未走远的婢女,要她另外取回两柄好剑,隋斜谷对此也不计较,打趣道:“据传听潮阁有一座剑架,搁置了六柄绝世名剑,这回剑评就有两把跻身天下十大名剑之列,一把‘扶乩’,一把‘蜀道’,什么时候给老夫开开眼?你越是藏藏掖掖,老夫越是嘴馋,小心什么时候给偷摸了去。别人近身不得你三丈,老夫想必不难。”

徐凤年笑道:“不是舍不得拿出扶乩和蜀道,是不能拿出来,那两剑是我二姐的心头爱,她从小就经常擦拭。”

隋斜谷吃完了名剑万壑雷,打了个饱嗝,眯眼笑道:“若是老夫执意要吃,你又当如何?”

徐凤年笑而不语。

老人伸出一指,那垂膝的雪白长眉如灵蛇缠绕手指,眉梢飘拂而动。

在亭外石阶上侧身而立的婢女蓦然感受到一股阴冷寒意,就像被人在领口塞入了一捧冬雪,她轻轻抬起眉眼,望着亭中始终静坐的年轻藩王,不知为何,见到他后就淡了几分沁骨森寒,对她这种不在梧桐院当值的丫鬟而言,眼前这位听说再过些时候就会穿上藩王蟒袍的年轻人,哪怕瞧着近在眼前,触手可及,却远在天边。但是清凉山上下,都已经在满怀期待他穿上金缕织造局送来的袍子,猜测会是什么颜色,是杏黄还是如大将军那般的正蓝?会是团龙还是升龙?质地是蜀锦还是绫罗?尤其是王府内的女子,不论何种岁数,都觉得他在将来哪天穿上藩王蟒袍的时候,定会是天下最英俊的男子。她们也知道朝廷那边曾经让司礼监掌印太监亲自送来过一件玉白蟒袍,只是他在边境上只穿过一次,后来就被锁入箱底,彻底打入冷宫。

婢女微微张开嘴巴,先前还坐着王爷和吃剑老神仙的亭子,在她刹那失神后竟然就荡然一空了,而她都没有感受到些许的微风吹动。两人就这么凭空消失在她的眼帘。

在湖畔听潮阁和湖心亭子之间的湖面上,徐凤年背对那座武库,倒掠而去,虽然他的身形仅是惊鸿一瞥,但落在暗处几位旁观者眼中,仍是说不尽的写意风流。

在他身前三丈外则是单手负后的隋斜谷,仙风道骨的两条长眉如蛟龙长须,迎风飘动。

两人都没有出手,虚无缥缈的徐凤年在上岸后又一次略作停顿,顺带着隋斜谷微微前倾的身影也出现在众人视线。

这两位年龄悬殊但都站在江湖之巅的人物,仍然没有撕破脸皮地大打出手,但两人身形差距已经缩小到两丈。

事不过三。

徐凤年在听潮阁那三重门匾下止步,不再后退。

隋斜谷朗声大笑,却不是硬要从大门闯阁,而是脚尖一点,拔地而起,往阁楼高处而去。

转瞬过后,出现一幕古怪场景,亭中婢女伸长脖子望去,只见那吃剑的白眉老神仙落回了听潮阁台座,还伸出那条独臂拍了拍肩头,似乎在拍尘土。

徐凤年悬浮在与第六层楼等同的空中,居高临下望向地面上的老人。他腋下的袍子被一缕直达无神境界的剑气割出了一道口子。剑气无形,心之所系剑之所至,已算高明上乘,可与顶尖高手过招,依然有蛛丝马迹可循,但炉火纯青的飞剑之术,若是无形更无神,来去之势鬼神莫测,才真正让人头疼,至于邓太阿的飞剑术,分明有剑却更胜无神剑气,已是光明正大的剑仙风姿,相信没谁愿意招惹这位从李淳罡手中万里借剑后又东海访仙归来的中年剑神,王仙芝死后,拓跋菩萨都不敢说自己有必胜把握,胜负至多在五五之间,如今的徐凤年也没这份实力。而百岁高龄的隋斜谷,无疑是邓太阿之下的世间剑道第二人,哪怕老人与邓太阿结伴北上的时候自嘲他那一百岁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可毕竟数百年江湖,也就李淳罡一人以剑道直追吕祖,而邓太阿剑术则以原本世人公认的“下乘剑术”跻身剑仙,对上这两人,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隋斜谷剑道造诣输给李淳罡,剑术自认败给差了好几个辈分邓太阿,可这不是隋斜谷可以被任何人小觑的理由。

徐凤年一脚踏下想要飞升入楼的隋斜谷,隋斜谷以礼相待,剑气割袍。

听潮阁这边,顿时剑拔弩张,气氛凝重至极。

坐在轮椅上的徐渭熊出现在台阶外,平静道:“两件身外物,给他便是。”

在她看来,为了两柄再无机会亲自拔出鞘的剑,没有必要惹恼那个名字不在武评可实力却早就足够登榜的长眉老剑客。

徐凤年摇头道:“如果是我的,尽管送人。二姐你喜欢的,不行。”

接连被拦下四次的隋斜谷忍不住讥讽道:“好大的口气!真以为你这条伤筋动骨的地头蛇能通杀天下过江龙?”

徐凤年笑了笑,“这可是前辈自找的。”

隋斜谷扯了扯嘴角,阴沉道:“呦,小子还真喘上了?老夫原先只当闹着玩,既然你不识趣,老夫正好借这个机会给天下剑客正名,没了王仙芝,天下第一怎么也该轮到用剑之人了。”

徐凤年淡然道:“跟王仙芝一战过后,小有心得,悟出三招,前辈扛得下,别说把扶乩和蜀道双手奉上,就是这座武库,也是你的了。”

说完这句话,徐凤年抬起手,潜伏在隐秘处的王府高手死士都开始迅速撤退,那痴然婢女更是被人当场掳走,直接丢到了听潮湖对岸。

隋斜谷闭目养神,安静等待。

徐渭熊没有动,只是单手托着腮帮,脑袋倾斜,抬头凝视那个高高在上的弟弟,嘴角微微翘起。

似乎真的再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揍他了啊。

雄风起于青萍之末。

听潮湖边有一片芦苇荡,秋芦已做灰白,茎秆斜倒,丛丛簇拥的毛茸苇叶逐渐凋零。

风渐起,飞絮生。

若有人近观,更可以看见择水而生的中空芦苇茎秆开始寸寸断裂,杂乱无章。

这一片秋末的芦苇荡,飞絮如飞雪。

与之同时,位于清凉山山腰的这座听潮湖,原先安静祥和的绿水镜面,支离破碎,细细碎碎,像是无数锤子在不知疲倦地敲击着这面水镜,偶有锦鲤跃出水面,顿成齑粉。

色彩浓艳的湖心木亭开始出现无数道斑驳裂痕,湖心路径上的两排槐柳,也开始传出一阵阵沉闷的崩裂之声。

最终在听潮阁脚下的这一岸也被殃及,从水边起始,至徐凤年脚下的空地,都爬满了转瞬即逝又刹那而生的气流纹路,但是这股暗流,有意无意绕过了隋斜谷和徐渭熊两人,可两人的形势又有不同,徐渭熊那边是自行绕过,老人是如江心砥石,强横撞开了洪流。

徐凤年盘膝而“坐”,俯视着纹丝不动的隋斜谷。

两人对于剑的领悟,不论剑招还是剑意,都是当代世上最拔尖的人物,徐凤年也曾数次按葫芦画瓢,按照当初李淳罡在大雪坪之巅的剑来之势,声势浩大地借剑,动辄百剑,只是徐凤年心知肚明,这种大规模起剑势,对付寻常武人,既好看又实用,因为每把剑每份剑气即便分摊到某一人身上,威力也极为可观,可一旦遇上隋斜谷这样旗鼓相当或者相差毫厘的对手,从来没有人会如此挥霍精气神。就像在武帝城东海海面之上,时隔数十载后,李淳罡与王仙芝再度相逢,羊皮裘老头的那股磅礴剑流,看似散乱,一股脑砸向王仙芝,实则是一剑衔接一剑,剑气紧密相接。徐凤年此时造势于听潮湖,就反其道行之,虽是率先出手,却并非我出招你出招,而是把主动送给隋斜谷,这倒是颇有主人迎客的架势,我端出一大桌子足可称为丰盛的饭菜酒水了,你吃不吃,那就得看你胃口够不够大了!

这一招,既蕴含有李淳罡的剑来之意,也有薛宋官在雨巷中的胡笳拍子,更有邓太阿的雷池精髓,也夹杂有龙树僧人的几分禅意。

被画地为牢的隋斜谷只要出手,就要牵一发而动全身,跟这座小天地为敌。

隋斜谷是为自己的剑术正名也好,是为天下剑客正名也罢,都要先走出这座类似佛家小千世界的牢笼。

就在隋斜谷在即将出手的瞬间,徐凤年转头看了眼徐渭熊,笑了笑,然后高高抛起一颗棋子,缓慢而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