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大白猫,小地瓜

齐神策站在窗口,望着那位盘膝而坐坐而论道的动人女子,眼神痴迷。兵荒马乱之际,国家不幸学问兴,上阴学宫临时接纳了广陵道那边渡江而来的许多逃难士子,稷下学士立即达到了近万人,稷上先生也首次突破了六百人,这个数目,比起学宫在大秦和大奉两大王朝最为鼎盛时还要夸张。在这个狼烟仿佛近在尺咫的当下,学宫犹如人间净土,不闻马蹄兵戈,依旧是先生授课学子听讲,此时窗内屋中那位稷上先生,是学宫近年来最受欢迎的学问大家之一,现在她每次讲解声韵格律之学,必定是人满为患,不论寒暑,屋内没了席位,窗外站着便是,就像齐神策身边,就拥挤了许多不知到底是听课还是看人的学子,个个聚精会神。齐神策毕竟是泱泱齐家的长房长孙,又是上阴学宫名声大噪的风流人物,当他来到窗外,很多原本占据近水楼台的学子都不得不悄然让出位置。齐神策望着那位许多小辈稷上先生也要敬称一声鱼大家的腴美女子,没来由记起去年那个隆冬大雪的黄昏,那个当时齐神策不知其姓名的白发年轻人,私下造访学宫佛掌湖,两人有过一场暗流涌动的争锋相对,齐神策没机会抽出腰间那柄位列东越剑池名剑十二的“玲珑”,事后逐渐猜出那人身份后,以及那家伙的种种事迹在学宫流传,齐神策有过一段时间的心灰意冷,但是没过多久便振作起来,随着北莽百万大军压境西北,以及姜字大旗在广陵道上的高高竖起,齐神策愈发踌躇满志,他以往在学宫成绩一向出众,纵横术仅次于徐渭熊,兵学仅次于寇江淮,剑学更是学宫夺魁,既然寇江淮能够声名鹊起,他齐神策家世学识都不输寇江淮,何愁不能在乱世中趁势扶摇而上,一举成为家族的中兴之人?

屋内,那将历朝历代音律纲领娓娓道来的女子穿石青色衣,裹淡红锦,腰间玉带束之,虽然盘腿而坐,但依然能够清晰看出她的体态婀娜,从头到脚,她那股风情如泉水流淌,令人惊艳,百看不厌。在她身侧有一座小香炉,别开生面,用鹅梨蒸沉香,既无烟火气,又沁人心脾,满屋雾霭袅袅,她身为稷上先生,得以独坐壁下,如坠云雾,恍惚如神女。壁上悬有十几枚未曾打开铺下的卷轴,她身边站着一位扎羊角辫的小女孩,在上阴学宫内是个孩子王,绰号小木鱼,爹娘俱是学宫先生,曾是北汉煊赫贵族,只是在春秋乱世里家道中落,如今一家三口生活清贫。小木鱼的爹算是叛出学宫的王大祭酒的半个门生,不知为何没有跟随王先生赶往北凉,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依旧在学宫内做那个囊中羞涩的教书先生,郁郁不得志,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安贫乐道了。

齐神策与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听课学子不一样,他是真的在用心听鱼大家授业解惑,她在今年夏天刻印了一部《金廛对韵》,得到了当时还未出山入京的齐大祭酒赞誉,亲自为其作序一篇,在学宫内当天便告售罄,此书分上下卷,总计解字不过三十六,却包罗万象。其中许多佳句早已传遍学宫,像解“东”字时,有一句“女子纤眉,一弯新月;男儿气壮,万丈长虹”,解“忠”字时,有“秦帝大定一戎衣,大奉太平三尺剑”,但最让齐神策祖父感慨颇多的是解“江”字的“千山对万水,故国对他邦”。而且鱼大家独创训诂“小学”,整理出来了自西域梵音进入中原以来的音律变迁脉络,祖父原先对他这个寄予厚望的孙子放不下一位落魄女子颇有异议,最近已经有所松动,仍然不赞同,却也不反对。

屋内,鱼大家正在讲解各朝各代的军伍战歌,羊角丫儿负责打开一幅幅卷轴,每一轴画上都写有或雄浑或悲怆的歌词,当代仅有两支军伍获此殊荣,一首是北莽南院大王董卓领衔的董家军,另一首则是北凉边军的《北凉歌》。齐神策清清楚楚感受到鱼大家在讲解北凉歌时,她那丝竭力掩饰的雀跃欢喜和随之而来的积郁茫然,齐神策穿梭花丛多年,片叶不沾身,何尝不明白一个道理,情浅时易拿起,情深后难放下。但是齐神策不觉得自己情之所钟的女子,就真的对那个造访过学宫的年轻人病入膏肓,否则她怎么不跟随他一起返回北凉,而是孑然一身留在了上阴学宫?

这堂课业临近尾声,一只臃肿白猫不知从哪里窜出,它在上阴学宫跟主人一样脍炙人口,缘于它实在太过憨态可掬的同时,实则精灵狡黠,许多稷上先生的吃食不知给它叼走,在学宫讲解王霸学说的大先生刘臻养了一只大白鹤,心爱至极,乃至于昵称为“鹤妻”,结果半年来不知被白猫抓下多少羽毛,刘臻为此不知多少次去鱼大家那边哭诉,最后不得不放弃那片梅林,搬迁到了上阴学宫最偏远的地方,才终于躲过这白猫“武媚娘”的魔爪。

白猫扑入鱼大家的怀中,看得所有稷下学士都默默流口水,胆子大的目不斜视,心神摇曳,胆子小的则悄悄偏移视线,生怕自己脸红。世人皆知鱼大家的娘亲是西楚先帝剑侍,她剑舞曾是大楚王朝的四绝之一,与叶白夔的兵法、李沁的棋艺和王擎的诗歌齐名,都说鱼大家尽得其母剑舞真传,而且稷下学士眼睛又不瞎,都知道鱼大家不仅学识渊博,她一直刻意隐藏压抑的胸前风情更是非“壮观”不足以形容,若是能够看她舞剑一回,便是减寿十年也值了。

授业结束,不论是坐在屋中还是站在窗外的稷下学士,连同齐神策在内都毕恭毕敬作了一揖致礼,鱼大家略微低头还礼,然后让求学士子们先行离开屋子,她则放下怀中正在慵懒打盹的白猫武媚娘,帮着羊角丫儿一同收起挂于墙上的画轴。齐神策在这个时候逆流而行,来到屋内,安静看着她轻轻踮起脚跟摘下那些画轴,在她伸腰抬臂的时候,顺着视线望去,她的腰被玉带束缚得极其纤细,而某些地方则极其丰满,齐神策心动不已,微微一笑,文似看山不喜平,欣赏女子更是如此啊。

已经用上本名鱼玄机的她没有理睬齐神策,低头看着自告奋勇抱着那一大堆画轴的小木鱼,摸了摸小丫头的小脑袋,柔声笑道:“抱得动?”

这位在同龄人当中比男孩还要争强好胜的羊角丫儿使劲点头,她眼角余光瞥着那素来不喜的齐神策齐大公子哥,对鱼姐姐努努嘴然后翻了个白眼,然后跑出屋子。

当年在北凉用鱼幼薇这个名字的她神情淡然看着齐神策,问道:“有事?”

齐神策微笑道:“临行告别而已。”

鱼幼薇哦了一声,就再无下文。显然,她的意思是你我关系平常,你要走我不留更不送。

齐神策犹豫了一下,没有转身离去的意思,而是坐在上阴学宫处处可见的黄花梨矮脚书几之后,如同学生问道于师。不否认,这位齐家未来的家主风流倜傥,传闻学宫内不少风韵犹存的女先生都为之倾心,更别提那些正值妙龄春心萌动的女子稷下学士,齐神策每次出行,身边都不缺借着关系曲线凑近的世家女子。齐神策正襟危坐,抬头看着那个站着的鱼大家,轻声问道:“鱼大家觉得我此时是该去找好友寇江淮讨酒喝,还是去京城国子监游学?”

鱼幼薇皱眉道:“这该去问你那位没有跟随大流出仕西楚的祖父,而不是我。”

齐神策笑意玩味,“西楚?难道不应该是大楚吗?好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在下这就去太安城。”

鱼幼薇冷笑而不言语。

齐神策缓缓站起身,直直望向这位对任何男子都拒人千里的心仪女子,语气温柔道:“玄机,你能等我三年吗?三年后,我必定功成名就,朝野上下知我齐神策如同听闻寇江淮。”

鱼幼薇竟然笑了,那是齐神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风景。

正当齐神策以为自己有机会的时候,鱼幼薇望向窗外,平静道:“寇江淮又如何,退一万步说,任你是超凡入圣的大官子曹长卿又如何?很厉害吗?”

鱼幼薇很古怪地笑了,又问道:“真的很厉害吗?难不成是天下第一了?”

齐神策顿时浑身冷意,如坠冰窟。

拿家世拿功名说事的话,齐神策真的拍马不及那一人啊。

世袭罔替北凉王,手握雄甲天下的三十万铁骑。武评登顶第一人,让离阳北莽两座江湖尽俯首。

齐神策很快从颓丧中恢复,摇了摇头,眼神坚毅说道:“不一样的,我会从一名普通小卒子一步步往上走。”

鱼幼薇好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恨不得捧腹大笑才罢休,她摆摆手,讥讽道:“别再说了,我会笑死的。齐神策,我就不耽误你去沙场建功立业了。”

齐神策也不动怒,问道:“临走之前,我想知道好笑的地方在哪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鱼幼薇伸出手,明摆着下了一道逐客令。

齐神策不愧是齐家公认可以扛起大梁的角色,性情果决,没有做出太过惹人厌的单相思儿女情长,大步走出屋子。

鱼幼薇等他走远,这才蹲下身,捧起武媚娘,与它对视,眼眸中带着笑意,“有个人啊,说过一个笑话,说乌龟和兔子先后跑路,其实兔子是一辈子都追不上乌龟的,他说这叫做悖论,还一本正经用酒杯和筷子比划解释了半天,可我始终觉得是歪理,是笑话。武媚娘,你说对不对?”

她把脸颊贴着白猫的脑袋,眼神哀伤,轻声道:“武媚娘,是不是没有人欺负你了,反而会很寂寞?”

鱼幼薇缓缓闭上眼睛,“人活着在这里,心死在那里,才是悖论吧?”

放下了画轴后一路蹦蹦跳跳回到屋子门外的小木鱼,看着鱼姐姐蹲在地上泪流满面的模样,顿时勃然大怒,赶紧跑到鱼幼薇身前蹲下,愤然道:“鱼姐姐鱼姐姐,是不是那个姓齐的登徒子欺负你了?我这就一脚踹死他去!”

鱼幼薇睁开眼睛,有些无奈,柔声笑道:“不是。”

羊角丫儿有些怀疑,“真不是?”

鱼幼薇点了点头。

小丫头伸出拳头挥了挥,说道:“鱼姐姐,你不是偷偷跟我说过那家伙就是打败了王老神仙的高手嘛,哼,要知道上次他都亲口说过我拳法无敌腿法无双的!”

然后小丫头怯生生问道:“鱼姐姐那你怎么哭了啊?”

鱼幼薇被一个孩子撞见自己的失态,有些脸红,搪塞道:“触景伤情而已。”

这才放宽心的羊角丫儿突然坏笑道:“嘿,鱼姐姐,我这就学医去。”

鱼幼薇一头雾水,问道:“为何?”

小丫头乐呵呵道:“好帮鱼姐姐做一副后悔药啊。”

鱼幼薇愣着,回神后,捏了捏小木鱼的红扑扑脸颊,“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有些事,不悔不如后悔。”

小丫头做了个鬼脸,说道:“那我还是不要长大了,天天后悔,肯定会心疼死我的。”

鱼幼薇笑了笑,站起身,一手抱着大白猫,一手牵着小木鱼,走出屋子。

返回住处时,途经那座佛掌湖,小木鱼忍不住啧啧道:“上回白头发哥哥堆出来的雪人,真的真的好大啊。”

不知为何,羊角丫儿无意间抬头看着鱼姐姐,她低着头好像是在瞧自己的胸脯,然后那模样儿,大概就是登徒子嘴中经常念叨的“娇艳欲滴”了。

小丫头倒抽一口气,她懂了,肯定那个曾经去自己家里蹭饭的家伙轻薄过鱼姐姐那里了!

羊角丫儿给鱼姐姐打抱不平的同时,又有些好奇,好像鱼姐姐也没有生气啊,反而有些欢喜?

大人的恩怨情仇,她还是不太懂。

穷苦孩子早当家的小丫头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果然啊,那副后悔药的药名是叫做‘相忘江湖’吧,医治的病根则是那‘不能相濡以沫’。”

……

北莽橘子州以北西河州以南有一座天下闻名的敦煌城,北莽第一大魔头洛阳就曾经是这里的半城之主,随着洛阳的叛出北莽和女帝陛下的震怒,洛阳一路杀穿包围圈进入离阳疆域,从此彻底在北莽江湖销声匿迹,但是这对于夹缝中生存的敦煌城无异于火上浇油,尤其是军神拓跋菩萨在陛下授意下扫荡后方,清剿所有不服管束的大草原悉剔势力,虽说西河持节令赫连威武对敦煌城一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无太多恶感,而橘子州持节令慕容宝鼎更是一向被视为敦煌城的幕后靠山,但是这场席卷北莽北庭的大动荡,还是多少殃及了敦煌城的池鱼,许多性格桀骜的大大小小草原之主都被迫离开辖境,躲避拓跋菩萨的锋芒,导致他们如同蝗群肆虐。好在城内有新任大将军徐扑执掌军伍,又有敦煌大族俊彦宇文椴端木重阳等担任实权校尉,城内百姓都觉得只要敦煌城不举旗造反,就算一些跨境流窜的悉剔想要鸠占鹊巢,敦煌城也不至于不堪一击,只是最让依附敦煌城的居民感到惶恐不安的是那位大美人儿城主,在城内平定那场血腥叛乱后,便消失了,消失了大概有半年多时间,那时候不光是城内一般权贵见不着她,就算是宇文家族和端木家族这样的“新旧两朝老臣”的当家人物,也没办法见到她一面。直到今年入夏时分,她才悠悠然返回敦煌城的视野之中。这期间,议论纷纷,满城的流言蜚语,各种传言漫天飞,有说是这位北莽“小女帝”的女子被慕容宝鼎垂涎美色,给掳走了,也有说是被女帝陛下召入了皇帐,承认了她的亲外甥女身份,反正什么光怪陆离的说法都有。好在这位城主消失了大半年,又重新从落魄汉一夜变成大将军的徐扑手中取回了权柄。

巨仙宫内有一座并不显眼的庆旒院,种满芭蕉,不知为何向来是禁地,更奇怪的是这里也称不上戒备森严,相反,敦煌城的金吾卫都从不踏足此地当值巡卫。

倒像是一座冷宫。

此时此刻,外界传言已经与城主水火难容的大将军徐扑就坐在院中石凳上,除了坐在对面的敦煌女主人,连一名宫女丫鬟都见不着。

徐扑,或者说昔年与北凉王小舅子吴起一同手握骑军大权的徐璞,正在给她详细禀报凉莽边境上的最新战况,北莽南朝那边三支精锐骑军分别进犯凉幽流三州,但是雷声大雨点小,除了南侵流州的那一支骑军露了个头,并且是两军对峙片刻即不战而退,赶赴凉幽两州的兵马就更是杳无音讯,不管敦煌城这边的死士谍子如何刨根问底挖掘密报,都得不到半点消息,要知道敦煌城的头号谍子都已经触及到了南朝一位仅次于持节令的大人物那里,仍然是无功而返,徐璞不相信这是什么狗屁的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要么是董胖子临时起意的阴谋诡计,要么是太平令早就谋划过的既定方针,不管是哪一种,徐璞都感受了一种风雨欲来的窒息感,如果他是北凉边军的将领,他可以做到泰然自若,可他如今仅是北莽腹地敦煌城一个只能隔岸观火的“局外人”,难免会郁气满胸。

那女子,既是北凉王府梧桐院的一等大丫鬟,也是世子殿下身边的死士,还是这座敦煌城的城主,更是北莽榜上有名的顶尖杀手。

红薯听着那支打先锋南下进攻流州的骑军竟然不战而退,轻声道:“徐叔叔,大将军生前在凉幽两州苦心经营二十年,有老将燕文鸾把守幽州,如今褚禄山亲自坐镇凉州北关,董卓要先打流州是确认无误的,北莽要拿流州作为突破口,咱们北凉要以此做饵,各有所求,归根结底,似乎就是在看地利赢还是人和赢了。”

徐璞平静道:“北莽若是铁了心真要死磕流州,无城可据无险可依的流州肯定守不住,关键就在于凉莽双方到底会在这个屠宰场被割下多少肉,在我看来,就算北莽在流州丢掉十五万精锐,只要我们北凉折损人数达到五万,五万,只要过了这条界,哪怕是只多一兵一卒,那这场仗北凉就已经输了。守凉州的西北和守幽州的北方,都是给离阳拖延时间而已。北凉,北莽,离阳,三足鼎立,离阳最耗得起时间和国力,北莽紧随其后,北凉最为捉襟见肘。”

红薯忧心忡忡道:“三万龙象军全在流州啊。”

徐璞感伤道:“这其实正是王爷在跟所有北凉百姓表态啊。戊守国门死战边关,到时候输了,战死之人,肯定会有一个姓徐的。”

红薯问道:“值得吗?”

徐璞没有回答。

红薯自问自答,“很多事,说不上值得不值得。”

红薯突然问道:“徐叔叔,那小宦官冬寿的习武资质如何?”

徐璞笑道:“资质平平,只是根性纯良,武道一途,不是说只有天赋异禀才能修成正果。何况城主拣选出来的那部秘笈,本就不苛求先天根骨好坏,只讲究一个日积月累。”

红薯咬了咬嘴唇,惋惜道:“不是没有立竿见影的武学捷径,只是都不适合这个淳厚少年,但是聪明伶俐的习武奇才,我又绝对不会放心。”

徐璞点了点头,也感慨道:“人难称心,事难如意。”

红薯看了眼天色,徐璞轻轻起身,准备离开这栋院子。

红薯笑问道:“徐叔叔,我这儿还有几坛子绿蚁酒,要不你拎回去喝?”

徐璞看了眼那紧闭的屋门,眼神欣慰,然后哈哈笑道:“心结解了,不用喝酒。”

红薯目送徐璞离开后,转身走去屋子,打开大门,然后迅速关上门。

屋内所有桌椅凳子都裹有棉布,还有一只似乎是用作小儿眠睡的精致摇篮。

蹑手蹑脚走向摇篮的她,此时的笑脸,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暖。

她蹲在摇篮前,轻柔称呼道:“我的小地瓜,快快长大,然后去吓你爹一大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