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江湖登高

江湖热闹了。

徽山突然向整座武林发出了数以百计的英雄帖,广邀天下群雄前往那座高耸入云的大雪坪缺月楼。对此几乎无人质疑和讥笑,因为新近出关的徽山紫衣的拳头未必大,却绝对够硬。传说中她曾是新凉王的座上宾,然后又与其分道扬镳,而她在大江之上拦截过王仙芝是毋庸置疑的壮举,命悬一线,因祸得福,已是实打实的天象境界,闭关之后天晓得是不是跻身陆地神仙了。更有好事之徒推波助澜,说太子殿下赵篆在微服南巡之时,跟这一袭紫衣也发生了一段秘而不宣的精彩故事。

原本就访客络绎不绝的徽山,登山之人摩肩擦踵,一些见多识广的江湖老油条开始扳手指算着哪个帮派哪个宗门已经到场,像那青城山青羊宫的小真人吴士帧就下榻徽山精舍了,还有快雪山庄庄主尉迟良辅带上了头一回走入江湖的爱女尉迟读泉,新兴于北地辽西的刀庄台前话事人也大摇大摆上了牯牛降,南疆龙宫小宫主林红猿的出场,依旧排场恢弘惊人。还有西蜀春帖草堂的新主人,同时是蝉联胭脂评美人的那个“谢谢”,露面之时被无数男儿视为天人,只是想到她跟蜀王陈芝豹千丝万缕的关系,才没人胆敢惹是生非。跟徽山做了数百年邻居的龙虎山,新天师赵凝神亲自走出天师府做客大雪坪。这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人物们,寻常时候能在江湖上偶遇其中一人都是难如登天,现在纷纷现世,让没资格做缺月楼贵客的闲杂看客们直呼大饱眼福,只觉得这趟赶赴徽山耗费的那点盘缠真不是个事儿。除了龙虎山春帖草堂快雪山庄这些位列新十大帮派的庞然大物,还有许多在州郡之内可算执牛耳者的老牌武林宗门,还有那富可敌国却喜欢装穷的丐帮和漕帮,在收到英雄帖后也都遣出分量最重的当家人物来到徽山,一个都没落下,要么已经优哉游哉登山赏景,要么在匆忙赶来的路上。

以及还有一大串江湖散仙式的名宿豪客,莫不以自己收到一份英雄帖为荣,像那位江湖人称什么中原剑侠的范青松,都九十高龄了,半截身子入了土,一样要咬着牙拼着老命赶到徽山。至于那些才入江湖没几年就闯出偌大名号的武林新秀,更是一个个志得气满,神采飞扬,穿最好的衣服,骑最好的马,佩最好的兵器,相貌英俊的,怎么玉树临风飘然出尘怎么来,在容貌先天劣势的,最不济也要怎么能够引人瞩目怎么来,比老江湖还更知道出门在外人靠衣裳的道理,教一些老前辈好是一番感慨唏嘘,不愧是后浪推前浪前浪没死也要半死在沙滩上了。有趣的是这次收到英雄帖的女子极少,那些在江湖上混出名堂的女侠仙子可谓屈指可数,不过徽山不邀请,不意味着她们就愿意错过这桩百年难遇的江湖盛会,有厚实人脉的,就跟大门大派携手前往,暂时还没能在帮主宗主们面前混出个脸熟的,也是输人不输阵,好歹会吆喝一些拜倒在她们裙下的爱慕者掏腰包,心甘情愿为她们当冤大头。这些大多姿色不俗的女子,或明或暗争芳斗艳,无形中又为徽山增添了无数茶余饭后的谈资。

凑热闹游览徽山看神仙是一回事,怎么落脚找个睡觉的地方是实打实的大难题,周围的郡县城镇村庄,只要是能住人的地方都挤满了,别说客栈,连驿站民居都用银子敲开大门了,如今徽山周边的邻里之间每天都忙着争吵谁家的贵客更江湖高人些。一时间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于此,也不是没有为非作歹和浑水摸鱼的货色,但都给负责山外巡视的徽山客卿驱逐甚至是当场打杀,期间有几条过江龙仗着官府背景,目无法纪,结果被大客卿黄放佛亲自出马痛下杀手,事后从县令到太守再到刺史,竟然连收尸的人都没有一个,江湖这才第一次认清了徽山的隐藏底气。

数以千计的武林中人削尖了脑袋都想往徽山更高处走,哪怕能在解剑碑处露上一面都是天大的幸事,大概混江湖,本就是一场登高望远的路途。有些人止步于山脚,有些人艰难走到了山腰,然后就只能看着那些背影,随着幸运儿的愈行愈高,高处人渐稀少,直到有资格心中窃喜却嘴上自嘲一句“高处不胜寒”。

哪怕今天距离武林大会召开还有三天,但游人如织,几条登山之路都拥挤不堪,性子急躁的已经开始骂骂咧咧,还夹杂许多孩子稚童的哭哭啼啼。

徽山山脚临时搭建了许多茶棚酒摊,以供游客驻足休憩,不远处就是渡口码头,不下百艘的大小船只来往于徽山龙虎山之间。

茶肆酒摊之中尽是高谈阔论,一个个大嗓门在那里指点江山,其中就有一位衣饰鲜亮的豪客在那里点评已随江水逝去的天下豪杰,每点名一位必然要喝一杯酒,被此人提名的先后有武当王重楼洪洗象两代掌教,人死剑不退的剑痴王小屏,有那陆地神仙之下无敌手的人猫韩生宣,有两禅寺的龙树僧人,有东越剑池宋念卿,黑衣病虎杨太岁,西蜀铁匠剑九黄,春帖草堂谢灵箴,以及一对祖孙和父子,轩辕大磐和轩辕敬城,龙虎山那双联袂飞升的天师,当然还有那老剑神李淳罡,以及重中之重的王仙芝。最后说及卢白颉也颇多遗憾,有望成就陆地剑仙的棠溪剑仙,成了兵部尚书后连佩剑也送人了。

隔壁桌上,一位眉清目秀的稚童依偎在气态雍容娘亲的温暖怀中,他的爹则满脸笑意,浅饮慢酌,桌上搁放了一柄剑气外溢的古朴长剑,观其风度,定然不会是江湖俗人,孩子嗓音清脆悦耳,眼巴巴望着那个满嘴酒气满腔豪气说豪杰的汉子,好奇道:“敢问这位伯伯,武帝城王仙芝死后,真的是那北凉王高居天下第一了吗?我家长辈说了,他跟王仙芝交手后,境界注定会大跌不止,现在还打得过那位北莽军神拓跋菩萨吗?”

童言无忌,不惹人厌。

正喝完一杯酒的汉子抹了抹嘴,哈哈大笑,正要倒酒喝,提起酒壶,已经一滴不剩,就在汉子打算跟掌柜讨要新酒的时候,那孩子的父亲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酒桌上那未开封的酒坛脖颈处轻轻一拍,酒坛悠悠然旋转了一圈,恰好落在汉子身前,这等送酒手法并不玄奇,可这位不知名剑客的妙就妙在对力道的掌控,臻于巅峰,酒坛在触及桌面后,仿佛落子生根,纹丝不动。这份炉火纯青的火候,肯定是二品小宗师境界起底了,那汉子也不客气,点头致意后,给自己倒了一碗酒,一饮而尽,爽朗道:“这位小少侠,我王伯坡不是那信口开河之辈,只说自己心里有数的事情,且不去说姓徐的异姓王境界是跌了还是涨了,我只晓得在他与王仙芝一战后,吴家剑冢的当代家主亲自出山,在幽州边境上人至剑去了一趟,使出了第十四剑,仍是没能留下那年轻北凉王,如今又有一位从不在江湖上现身的剑道老前辈去了凉州,我猜呐,少不得又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巅峰大战。”

那孩子摇了摇手,“我可不是少侠,起码现在还不是。我爹说啦,一定要等我及冠以后才能独自行走江湖,我娘都帮我取了十多个响当当的绰号名号哩,可惜都跟每年的压岁钱一样,只能攒着,唉,怎么长大就这么难呢?”

整座酒肆的男女都哄然大笑,被这孩子的天真稚趣逗乐。那妇人敲了一下自己儿子的小脑袋,那剑客则眼神温柔中有着宠溺和自豪,这是每位父亲看待自己孩子都会有的感情。

孩子继续稚声稚气说道:“我可崇拜北凉王了,总有一天我要跟他老人家拜师学艺!”

那汉子忍俊不禁打趣道:“那你可得看他‘老人家’收不收你为徒喽。”

孩子愣了一下,拍胸脯道:“爹说了,我天赋异禀,是百年难遇的习武奇才,早生六十年,都能跟隔壁龙虎山上的齐大真人比划比划!北凉王他老人家要是不收我做徒弟,那真是……真是……娘,那个词怎么说来着?”

妇人柔声道:“明珠暗投。”

又是满堂笑声,这儿童的父亲一脸无奈。

这座酒肆内有那汉子和稚童这般一打一闹,其乐融融。突然酒肆外传来一阵喧哗,很快就有人跑进来嚷道:“那离开天师府游历江湖多年的小吕祖齐仙侠,也从渡口下船登山了!”

不仅是这座酒肆,附近茶摊也都跑出去十之七八,那稚童听到齐仙侠这个名字后只是撇撇嘴,大概是还没能入他的法眼,不乐意挪窝,趴在桌子上,看着爹温吞喝酒,趁着酒肆没什么人,用一种中原人士听不懂的腔调低声说道:“爹,北凉王是不是不屑参加这种武林大会啊?”

若是闯过北莽的徐凤年在场,肯定听得出这是地地道道的北庭方言。

那中年剑客微笑道:“他需要忙着应付咱们百万大军南下,是没空搭理,否则我想他会来的。那人啊,我想他心底是憧憬江湖的。”

孩子伸出一只手掌,唉声叹气道:“离阳江湖走了这么多顶尖高手,可咱们就要幸运多了,五大宗门,就死了一个提兵山第五貉,公主坟大小念头都还在,棋剑乐府洪敬岩,剑气近和铜人,更是一个没死。”

说到这里,孩子嘻嘻一笑,“爹,你可与他们不一样,你一人就是一个宗门,而且还排在棋剑乐府前头,要不是娘是离阳人氏,你就可以去挑战北凉王老人家啦,然后输给他,我呢,刚好可以借这个机会认识他老人家。”

那男子望向自己的妻子,用纯正的辽东方言笑道:“媳妇啊,瞧瞧,这闺女还没长大,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以后还了得?”

男子原本笑脸温煦,猛然之间浑身绽放出一股滔天气势,那柄原本剑气昂然的古剑反而骤然收敛锋芒,那妇人轻声笑问道:“谁来了?值得你如此对待?总不是你那死敌拓跋菩萨和那新秀白衣魔头吧?”

男子望了眼她,磅礴气势缓缓松懈下去,略带苦涩道:“不巧,都来了。”

妇人云淡风轻道:“你早就说过退出北莽江湖了,总不能绑着你回去吧?”

容貌并不显眼的男子捏了捏自己下巴,“想当年,女帝陛下那可是……”

妇人瞪眼,拧了他一把,“想什么当年?!不就是想认你做女婿吗?怎么,娶了我这么个拖你后腿的黄脸婆,后悔了?那你倒是回去啊!”

男子笑而不语,这时候说什么都是错,说多错多,还不如闭口禅。

世间痴情男儿,不论地位高低,大抵都是喜欢女子便是错了,而且希望能一辈子知错不改。

那稚童问道:“爹,你又不是剑客,为什么总喜欢佩剑?以前你总不告诉我缘由,给说说呗?娘要是怪罪你,我替你教训娘亲,反正咱们家你老三,我老大,一物降一物。”

男人小心翼翼瞥了眼自己媳妇,见她没动静,这才轻声笑道:“你娘啊,年轻时候只仰慕那青衫仗剑的游侠儿,爹空有一身通天本领,你娘也瞧不上眼,后来只好佩一柄剑装装样子。媳妇,我都佩剑多少年了?”

那妇人伸手握住自己男人的大手,温柔道:“孩子有几岁,你便佩剑几年了。”

男人忍不住感慨道:“可不是。”

酒肆外,一名长臂如猿的矮小中年汉子看了眼酒肆,犹豫了一下,继续登山,在人流之中,毫不起眼。

姓拓跋的他,之所以将生平第一次进入离阳王朝的落脚点选择徽山,是王仙芝不等他,而徐凤年已经在凉莽边境等他,那么群雄汇聚的大雪坪就成了首选。

在此人上山后,酒肆来了三位新客人,一位白衣和一位红袍,加上一名背负行囊的魁梧男子。

就坐在那一家三口的桌对面。

不练剑却佩剑剑气更惊人的男人笑了笑,没有看向那位英气非凡的白衣人,而是看向那背囊男子问道:“邓茂,手下败将的手下败将,怎么,仗着有帮手,要以多欺少?”

邓茂冷着脸说道:“你不也是三人吗?”

那男子被这个很冷的笑话给愣了一下,“你小子的臭不要脸,还真是一如当年。”

然后他就不再理睬囊中有断矛的邓茂,转头望向那白衣和异常扎眼的红袍女子,“洛阳,你在极北冰原毁掉那柄神兵,坏了拓跋菩萨和王仙芝的那场大战,他为何跟你擦肩而过,却不找你麻烦?”

一身白衣的逐鹿山之主神情淡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没有作声。

稚童突然开口打破沉默,笑呵呵道:“你是叫洛阳吧,天下男儿,我只佩服北凉王这位我未来的师父,女人中,我只佩服你。你们两个人怎么不在一起啊?以后我可以一起喊你们师父师娘!”

洛阳哈哈大笑,仰头一口喝尽杯中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