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互杀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倒马关时,被老龙王护驾的貂覆额女子进入北凉边关险隘,视如踏春游玩,见着了那位生了双漂亮眼眸的年轻俊哥儿,不过是当成了粗通武艺的世家子弟,想调戏一下,那就随心所欲,摸了他一把屁股。哪里会想到风水轮流转如此之快,今天被他拍了一下臀部,堂堂郡主,唯一能让北莽女帝愿意做出含饴弄孙姿态的皇室后辈,竟是连转身的勇气都没有。锦衣老者不愧是北莽蛛网的老祖宗,轻轻一推鸿雁郡主肩头,将其推出去老远,命悬一线,也顾不得拿捏力道,她摔在十数丈外的黄沙中。

在送她暂时脱离险地后,老龙王一声轻喝,舌绽春雷,浑身气机流转如决堤大洪,一身织工不输江南织造的华贵锦衣被外泄气机撑出千万条细微缝隙,老龙王没有转身甚至连都没有转头,抬臂向后砸去,手臂上的袖子刹那之间化为齑粉。

龙王斛律铁关是北莽成名已久的高手,在拓跋菩萨慕容宝鼎洪敬岩这几位“新秀”尚未崛起之时,天纵之资的斛律铁关,曾被看作是可以赤手空拳挡下枪仙王绣那杆刹那的顶尖高手,斛律铁关的近身肉搏不可谓不强,尤其以筋骨坚韧著称于世,慕容宝鼎在获得“不动明王”美誉之前,还曾跟斛律铁关请教过淬炼体魄的秘术。北莽女帝整肃江湖势力期间,被召见的斛律铁关就露过一手,八架分别有两百矫健拽手的攻城车投掷出八颗重达一百八十斤重的大石,几乎同时砸向站于两百丈外的龙王斛律铁关,老人在空中拳碎大石,没有让任何一颗巨石完整落地。

老当益壮的斛律铁关这一臂挥去,如同裹挟风雷。

徐凤年伸出右手,轻描淡写抓住老龙王的手腕,叩指断长生。

斛律铁关瞬间只觉得体内那股急速流转的磅礴气机被截断,如一艘急速楼船蓦然遇上了铁索横江,而且这锁江铁索不止一处,而是在他六处紧要窍穴都兴风作浪,像是硬生生在他体内设置了六道关卡。

雪拥蓝关马不前,任你是日行千里的骏马,大雪压路,亦是行不得也。

斛律铁关浑身颤抖,鲜血猛然从牙缝间迸出,拼着受伤也要冲断那些铁锁,竭力让一气贯通全身经脉。

老龙王很果决,也有不惜玉石俱焚的狠辣,可徐凤年既然出手,就不会拖泥带水,左手掌作手刀竖起,搁在斛律铁关肩上耳畔,往左一拍,抓住老人手腕的右手往外一扯。

斛律铁关的脑袋出现剧烈震荡,更骇人的是老人的整条胳膊都被徐凤年从身躯拔掉!

与此同时,斛律铁关的整个头颅右半边都出现密密麻麻丝丝缕缕的鲜红丝线,如不计其数的赤蛇在他肌肤中肆意游窜。

斛律铁关的长处是力大无穷且龙筋铁骨,无比精通近身肉搏。

可他一定不知道如今一旦让徐凤年近身颤抖,那无异等于让离阳王朝那位号称陆地神仙之下韩无敌的人猫近了身。

而天底下唯一一个擅长以指玄杀天象的韩生宣,杀一个指玄境总不至于更难吧?

被扯掉一条胳膊的斛律铁关双脚深陷沙地,双目圆睁望向远方,纹丝不动。

徐凤年轻轻丢掉那条手臂,转过身望向那名初见时何其不可一世的貂覆额女子,这位神情悲怆的鸿雁郡主怔怔坐在地上,她不知道为何在自己心目中罕逢敌手的老龙王不动弹了。她只知道老人肯定受了重伤,却绝对想不到身为北莽传奇人物的斛律铁关已经气绝身亡。

徐凤年看着这个大概是忘了逃跑的女子,双方都没有说话。

她突然厉声喊道:“老龙王,杀了他!他是北凉王徐凤年,你只要杀了他,我就亲自去跟陛下给你请功,你可以做大将军,做持节令!”

鸿雁郡主不傻,相反,她是一个极其聪慧城府的女子,否则也没办法在耶律慕容两姓之间左右逢源,她哭喊道:“斛律铁关,你倒是出手啊!”

她满脸泪水,哽咽道:“老龙王,你哪怕动一下也好啊……”

徐凤年看着这名女子的貂覆额,但是左手已经按在腰间凉刀上。

鸿雁郡主猛然间平静下来,站起身,拍了拍衣裙上的黄沙尘土,理了理鬓角凌乱青丝和那有些歪斜的貂覆额,缓缓问道:“我可不可以选择一种不丑的死法?”

徐凤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微笑道:“你有没有可以拿来换命的东西,比如说董卓柳珪的大军动向,又比如说有没有一些耶律大统遗孤的消息?要不然,说一些你们北莽那两支大帐重骑的事情,也行。”

她扯了扯嘴角,毫不掩饰她的讥讽之意。

徐凤年拇指轻轻推刀出鞘。

就在此时,一骑疾驰而来,马背上是一位满脸血污的年轻骑卒,还多带了匹马。看他装束佩饰,不伦不类,既有柳字军百夫长身上扒下来的铁甲和佩刀,也有黑狐栏子的独有短刀,还背有一张巨大雕翎弓。应该是这名骑卒大发了一笔死人财。鸿雁郡主转头看向这劫后余生的一骑,眼神中尽是鄙弃和仇视,不用想也知道是个投敌叛变的家伙,在北莽草原上,就数这种男子的骨头最轻。那名年纪轻轻就已凭借骑术箭术进入柳字军将军亲骑的骑士,停马不前后,大口喘气,也看了看那貂覆额女子,先前在大军营寨中只是有幸远远见过几眼,当时是一位万夫长神情恭敬地领着她和扈从前往大将军帅帐,这种大富大贵的女子,他连想都不敢想这辈子能与之说上一句话。至于此时此刻她眼神里那种居高临下的唾弃,让这个确实已经叛变的年轻人不由自主低下眼皮子,但是他很快就抬起头,不去看那让人自惭形秽的女子,而是望向那名刀客的修长背影。

他的身体开始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先前那一幕历历在目。

连他在内三百骑开始后撤逃亡,这个年龄相仿的刀客就那么凭空铸出黄沙飞剑,他回头的时候,亲眼看到一名名袍泽被那长剑贯穿后心,偶有骑士用弯刀砍碎飞剑,也挡不住第二柄飞剑的贯胸而过。

有一名袍泽被飞剑透肩刺落下马,整个人都被钉入沙地,那人在身形飘摇的追杀途中,随手伸出一手往下一按,几丈外死命挣扎的受伤袍泽整个人就陷入大地,扬起一阵黄沙,然后便悄无声息。

有一名黑狐栏子坠马后,整个胸膛都被飞剑刺得血肉模糊,踉踉跄跄向这人奔杀而去,结果被这人错身而过,只见黑狐栏子双脚离地,脑袋像是被重锤击中,一个后仰,重重摔在地上。

一名柳字军亲军百夫长躺在地上,气若游丝。

被那人用提在手中未曾出鞘的凉刀轻轻一磕,敲击头颅,整颗脑袋就那么炸碎了。

当那人离他愈来愈近,鬼使神差,他不再策马狂奔,而是拨转马头,拦在道路上,但是没有去送死,而是等死。他也不知道到底自己在做什么,只是看着那人不断驾驭飞剑杀人,若是身侧有人尚未咽气死绝,就或用在鞘凉刀或用新铸飞剑面无表情补上一记。

那一刻,在这名身陷死境的小卒子看来,整座天空都是如蝗群的飞剑,然后是这些飞剑织出一张恢恢大网。

有六七骑黑狐栏子作困兽斗,越过呆滞的他,嘶吼着向那人冲锋过去,然后连人带马都被贯穿力惊人的飞剑挟带到天空,最后一起坠地。

在他眼中,有那么几个瞬间,似乎看见了那人在一呼一吸。

一呼细微如水滴莲叶轻轻颤,一吸则鲸吞天地气势如虹。

不知为何,那人跟自己擦肩而过,却没有朝他痛下杀手。

当三百骑只剩下他一人独活的时候,那人出现在他身侧,用地道娴熟的北莽言语吩咐他可以随意拣选一些甲胄刀箭,然后多带一匹战马跟着他离开。

大概是觉得自己已经死过了一回,那时的年轻骑士都忘了恐惧,从鬼门关回来后,还有心情去捡取那些早就艳羡不已的好物件,换上一匹良马,穿上铁甲,佩上战刀,背上大弓,一件没落下。甚至年轻人还给自己换了双崭新结实的牛皮靴。

风起卷黄沙,活着的,就是这三人两马。

鸿雁郡主望向徐凤年,伸手指了指那名年轻骑卒,咬牙切齿道:“你杀了他!”

徐凤年用一种打量疯子的眼光,促狭看着这位大漠上身最为份勋贵的皇室女子,“他比你值钱多了。”

徐凤年继续说道:“他不会死。不过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只要拿得出手足够‘值钱’的东西,买得起自己的命,我就答应不杀你。”

鸿雁郡主疯癫尖声道:“杀了他!这种人不配当北莽儿郎!”

徐凤年抬起手臂,对那名年轻骑卒做了个劈砍的冷酷手势。

那骑卒平稳了一下呼吸,开始毫不犹豫地抽刀冲刺。

鸿雁郡主彻底傻了。

她可以允许自己死在北凉王的手上。

但她决不允许一个北莽郡主,玉蝉州持节令的独女,被女帝陛下深深宠溺的自己,到头来死在一个草原叛徒的刀下!

而且这个籍籍无名的懦夫,是如此的卑贱!

她惨然一笑,无比仇恨地看了眼徐凤年后,迅速抽出一柄匕首,刺向自己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