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大真人齐玄帧

黄青试图观天雷落而悟地仙剑,因为这名奇怪道人莫名其妙地横空出世,硬生生被阻碍体悟过程,但更奇怪的是哪怕悟剑中断,却全然不妨碍境界提升,甚至剑意趋于圆满的速度不降反升。

那道士头顶道冠分明是武当道人的逍遥巾,却身披龙虎山的道袍,脚穿一双朴素麻鞋,不见脚步挪动,就突兀出现在黄青身侧并肩而立,只是剑气近面朝徐凤年,道人则面对铜人师祖,依旧井水不犯河水。黄青心中生出一个让自己都感到滑稽的矛盾念头,极不可能,但最是可能。这位不速之客,是那位曾经在斩魔台上一坐便甲子的真人,齐玄帧,不是天下第一人胜似天下第一人。

黄青年轻时候偶遇北莽国师袁青山,听其讲述道门秘辛,评点道门高人境界高低,说绝大多数顶着真人神仙头衔的所谓得道高人,不过是“出家道士”,只有武当掌教王重楼与龙虎山天师只算“山居道人”,身在世间但了却俗扰,可为山岳增灵秀,福荫道统。两者之上,龙虎山有个结茅而居修孤隐的赵姓道士,窃取天机,养出恶龙,颠倒乾坤,可算幽隐道士。千年以来,真人羽化飞升不在少数,他袁青山只敬重两位前辈,一位是数次应运而生的神仙道士,另外一位便是修成天仙却过天门而返的天真道士,吕祖吕洞玄。齐玄帧是吕祖转世如今已经无人质疑,黄青当时从麒麟国师嘴里也已经得到确认。至于武道上任掌教洪洗象是否一样是吕祖转世,那次黄青与袁青山分别后再无相逢,也就不敢妄自揣测天机。

至于为何“齐玄帧”会出现在此时此地,黄青倒是有几分大胆猜测,如果说吕祖过天门却返回世间的传闻属实,那铜人师祖这位镇守天门的仙人沦为谪仙人,也就有理可循。

黄青有些无力感,若是齐玄帧出手,自己就算能递出那一剑,铜人师祖就算能完整铺开那幅壮观画卷,还能成事?

齐玄帧开口了,天地之间毫无声响,但黄青偏偏一字不差听入耳中。

“黄青,我辈剑士,手中既有三尺青锋,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闻益言如赠金,闻重语如负山。

后背情不自禁微微弯曲的黄青脸上泛起苦涩神情,北莽江湖被陛下以铁血手腕“纳为宠妾”,成为问鼎中原的一股助力,是大势所趋,岂是他棋剑乐府剑气近所能抗衡的?更重要的是他黄青第一次握剑就在棋剑乐府之中,太平令有大恩于他。

黄青缓缓挺直腰杆,平静道:“齐真人,我黄青有所不为,有所为!”

齐玄帧喟然轻叹,似乎有些遗憾。

到底还是没有阻拦黄青继续养育那一剑。

铜人师祖站在那尊天王法身脚下,怒喝道:“齐玄帧,你不过一缕残存气息而已,如何挡我?!”

魁梧老人作忿怒状,法身亦是天王张须怒目。

齐玄帧没有理睬铜人师祖的恫吓,只是抬头望向那幅天人迭出的长卷,画卷在众人头顶绕出一个大圆。

在这大圆之上,皆是七百年前那些得以证道飞升过天门的惊才绝艳之辈,不论三教九流,都曾是人间最富气象的风流人物。

虽仅是一位位天之骄子的幻像化身,但这个都能吓破陆地神仙胆子的架势阵仗,是否前无古人不好说,但注定是后无来者了。

本就黑云密布的天空,如釜底加薪,沸水更沸,尚未落下的数道紫雷愈发雄浑粗壮。

便是那道已然落地生根的紫雷,气焰也瞬间暴涨数倍,徐凤年那原本破去大半紫雷的六千里,更是出现难以为继的危险迹象。

证道长生,天上每降下一雷,地上之人只有一气,绝对不存在换气新生的可能。

那剑招六千里催生而出的恢弘剑气先前蜿蜒延伸,气势如虹,已经一气呵成斩碎了十之六七的绽放紫雷。可在铜人师祖百丈天王法身的搅局后,天地异变,熔炉喧沸,地面上的紫雷气气相撞,撞出无数雷光火花,将徐凤年笼罩其中,只能依稀见到那条原本壮阔如广陵大江的剑气缩小成了一条小溪,在徐凤年四周流淌游走,抵挡紫雷侵袭。

铜人师祖声如洪钟,冷笑道:“齐玄帧,莫不是你此行不过是虚张声势,怎的还不出手相救?”

一步踏出,声响更重,“齐玄帧,你是不能,还是不敢?!”

齐玄帧长袖飘摇,鬓角发丝随风轻轻拂动,说不尽的风流写意。

这位大真人微笑道:“凭你守门奴,也想坏我道心?”

齐玄帧转头看了眼那紫电天雷铺天盖地的场所,摇头道:“第四道天雷而已,就算有你从中作梗,又何须贫道出手啊。”

相伴游历江湖六千里,路程何其远,广陵江何其长。

可凉州城外有绕城而过的溪水,又何其小,何其近。

曾经有个缺门牙爱喝黄酒的老头子,牵马过河,再无还乡。

天雷围困之中,只听一人朗声大笑道:“老黄,风紧不扯呼!”

第四道天雷顷刻间轰然崩碎。

但是第五道颜色愈发转深的紫色天雷刹那即坠!

徐凤年双手伸出。

霸王扛鼎!

紫气疯狂倾泻,从五指间漏下,汹涌流泻在头颅和肩头。

齐玄帧收回视线,收敛笑意,“仙人以大地为棋盘,一山一城一国皆为棋子,以天下气数为握子之手臂,肆意落子,随性定夺凡人生死。在贫道看来,此事,有违大道!”

有违大道!

这四个字被齐玄帧说出口后,那尊天王法相的仙人长卷出现一声布帛撕裂的细微声响,然后愈演愈烈,画卷一点一点粉碎,画上仙人化身一位一位消散。

甚至连天王法相的眉心也出现一道裂缝,金光四射。

铜人师祖额头绽裂出一条血痕,金色鲜血流淌满面。

齐玄帧冷声道:“今日贫道在此,是来了结你我当年天门恩怨。与你说道理不听劝!”

大真人一手负后,一手向前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出。

铜人师祖胸口如遭雷击,轰然往后倒飞出去,撞在法身之上,数百丈巨大法身也仰面倒去。

齐玄帧另外一手大袖一挥,铜人师祖就被猛然拎起,然后朝不知几千里之外的方向狠狠丢去。

齐玄帧看也不看那瞬间一闪而逝落在广陵道上的铜人师祖,冷笑道:“既然不听劝,那就滚你的!”

手中定风波只求不动的黄青突然动了,骤然出剑,开始提剑奔跑冲刺,直冲那为紫雷压顶的徐凤年。

一剑之威,不亚于一道天雷。

齐玄帧没有阻拦,只是叹息。

在一人一剑的前进路上,一个身形挡下去路。

来者任由长剑穿胸而过,一拳捶在黄青脑门上!

黄青当场死绝!

长剑脱手的尸体重重坠落在远处。

尸体七窍流血,但是这位自幼立志于以手中剑压下离阳江湖的剑气近,面容上不见任何遗憾悲苦。

长剑贯胸的少年双手颓然下垂,朝天空发出一声怒吼。

齐玄帧看着这位自己另外一世应该喊一声小舅子的少年,眼神有些愧疚,轻声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李玉斧,我不如你。”

就如黄青所言,人活世间,有所为有所不为,何况是他生前生后都是修道之人的齐玄帧。

各人各有脚下路,齐玄帧可以搬走一些堵死路的拦路石,却无法替人去走。

齐玄帧的身躯似那云渐淡风渐轻,最终灰飞烟灭。

双目无瞳神情僵硬的少年竟然没来由挤出一丝笑脸,望向这个当年在斩魔台上“见过”的中年道人,“姐夫,走好。”

齐玄帧会心一笑,点了点头。

有一道浑厚气息起始于南朝西京某地,由北南下,再度搅局。

齐玄帧勃然大怒,在消散之前,一手按下。

西京那栋楼内的蛰眠大缸,顿时炸裂。

满楼皆水。

有龙出水。

即将彻底消散的齐玄帧脸色忧虑,遗憾道:“接下来斩龙一事,力有尽时……”

黄蛮儿咧嘴一笑,一扭脖子,双手无力拔出长剑的少年无师自通,以气驭剑抽出那柄定风波,长剑高高抛起,然后用嘴巴叼住剑柄。

无形中,虽然荒唐可笑,但亦是一式横剑!

少年先看了眼远处的哥哥,最后回头看了眼齐玄帧。

那眼神似乎是在对齐玄帧说有我在,你放心走。

齐玄帧点头后,望向天空,彻底消失之前好像在问天:“凡人凡,长生长。若说凡人有情皆苦,长生无情又有何欢?”

徐龙象开始朝北方跑去。

低头弯腰,咬剑,横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