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风起西北陇上(上)

风起北凉陇上。

在凉州流州接壤的边境,一队车马十余人由东往西缓缓而行,有掀起帘子坐到车厢外的古稀老人,有在马车附近小心护卫的中年骑士,也有被西北塞外天高地阔风光吸引的年轻男女,终于忍不住开始策马狂奔相互比拼骑术,在车队的首尾,各有两名江湖草莽之气浓重的稳重男子时不时注意周遭,以防不测。显然是这支车队主心骨人物的白发老人轻声感慨道:“立夏至,斗指东南,本该是万物至此皆长大的大好节气。草木尚且如此,可这人啊,却不知道要死多少。”

马夫是个差不多岁数的老人,不过因为是武道宗师的缘故,相比身后好友的老态尽显,气机茂盛许多。听到相识大半辈子的老友这番感慨后,也不说话。在心底,他很费解好友既然出山了,为何不选择在太安城施展抱负,就算比起“吾曹不出如苍生何”的中书令略有逊色,但肯定也差不远了,至少也能与刚刚成为第一位六馆学士的理学大家姚白峰不相上下。可既然老友说要来兵荒马乱的北凉走一遭,他当然不会拒绝,二话不说就带着两位与自己一样不屑参加什么武林大会的江湖晚辈,护送好友一行人从上阴学宫进入位于西北边陲的北凉道。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底线,那就是如果老友是直奔凉州清凉山,那他就只送行到凉州州城外,绝对不会入城半步。毕竟当年老凉王率领徐家铁骑马踏江湖,其中就有他所在的宗门。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已金盆洗手退隐山林,老人的心结仍未解开。所幸这趟西北之行,他们仅是在幽州葫芦口的霞光城外逛荡了一圈,然后就进入凉州却绕过清凉山赶赴流州青苍城。而北凉王府对此也有意无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骚扰他们,虽然说起来北凉二郡主徐渭熊还是身后好友韩谷子的入室弟子之一,车队中的许煌司马灿刘端懋几人更是她的同门师兄弟。

在上阴学宫声名直追大祭酒齐阳龙的老人轻声笑道:“立夏了,这一天,离阳皇帝按例要率领文武百官去太安城南郊迎夏,无论是以往朝会必然身穿正黄龙袍的皇帝,还是那些进退朝会皆黄紫的朝堂公卿,在这一天都要在礼部官员不厌其烦的提醒下务必一律身穿朱红礼服,礼散后,皇帝就会开启宫中冰窖,将去年冬季储藏的冰块赐予被吏部考评为上等的官员。可惜我那个担任兵部侍郎的不记名弟子许拱,有些被他的徐师妹牵连,只得留在两辽巡边,否则必然会有他一份。对了,老宋,你们家乡那边有辞春入夏喝‘饯春酒’的习俗吧?”

马夫点了点头,闷声闷气道:“出发时带的酒早就喝完了,在那个陵州买米刺史的提议下,北凉境内如今处处禁酒,最多买到那种绿蚁酒,这酒,我不乐意喝。”

韩谷子无奈道:“宋新声啊宋新声,你这个老酒鬼跟绿蚁酒置气作甚?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嘛,真有本事,就跟那位姓徐的年轻大宗师打一架去。”

马夫愈发烦闷,冷哼一声,“打不过!要是打得过,我早就喝他个几百上千斤绿蚁酒。”

在两位老人闲聊中,远处四五骑疾驰而至,除了韩谷子的那个孙女韩国秀,其余都是老人的得意门生,年纪最大的男子,四十来岁,是当世公认为兵法大家却不肯跻身庙堂的许煌,还有三十岁出头的纵横家司马灿,法家俊彦刘端懋,而那位气质清冷的佩剑女子,则是号称“活武库”的异类武道天才晋宝室,她自幼便流露出过目不忘的惊艳天赋,遍览天下各大宗门的武学秘籍,偏偏不习武。其中刘端懋相貌最是不堪入目,顶骨凹陷,鼻陷山根,齿露牙根,属于注定早夭短寿且穷困的面相,尤其是当他跟姿态出彩的晋宝室待在一起,更显得奇丑无比,寻常胆小的女子看上一眼,说不定晚上就得做噩梦了。

许煌靠近马车后,轻声道:“先生,方才在北方三里外,我们遇上了北莽斥候,看装束应该是柳珪麾下的黑狐栏子,接近足足一标人马,应该就是冲着我们来的,不出意外很快就会有一支骑军杀出。以凉莽相差不多的斥候条例来看,跟那标马栏子人数挂钩的身后骑军,最少也有千人以上。而我们身后遥遥跟着的那支北凉骑军,仅有五百骑,如果我们继续向前,他们未必能够及时进入战场,我们是不是往南或者返身,好给那五百北凉骑军争取时间?”

韩谷子膝盖上摆放着一份堪舆地图,环视四周后,伸出手掌,五指快速掐动,笑了笑,“是好卦,无妨,咱们大大方方继续前行便是,就算天塌下也有人顶着。”

许煌笑着不再说话,不但是他,所有人都深信不疑,将那支马上就要奔袭而至的大规模北莽骑军直接就给忽略不计了。这可不是他们目中无人,或者是太过依仗武道宗师宋新声的战力,而是他们的老师韩谷子,学究天人,预算世故,无有纰漏。当年黄龙士还仅是一位普通上阴学宫稷下学子的时候,便自负无比,于是有了一个“谷子之外,目无余子”的说法。

一行人就这么视北莽骑军如无物地大摇大摆继续西行入流州,晋宝室拗不过韩国秀的粘人撒娇,只得同意同乘一马,她们窃窃私语说着些女子闺中的体己话,便是在上阴学宫跟徐渭熊一样冷傲的晋宝室,也有了几分笑意。刘端懋跟两位师兄许煌司马灿并驾齐驱,好奇问道:“许师兄,相比凉州虎头城和幽州葫芦口两处的大战正酣,流州青苍城一带的两军对峙显得格外宁静,除了一场小打小闹的轻骑接触战,就再没有动静。那这仗到底打不打啊?”

熟读兵书的许煌笑道:“这得问司马灿,问我其实没用。”

刘端懋愣了愣,专心精研纵横捭阖之术的司马灿微笑道:“流州打不打,不看北凉龙象军也不看北莽大将军柳珪,得看更北边的南朝庙堂。那个被北莽女帝赞誉为半个人屠的柳珪,这会儿沦为凉莽边境上最大的笑柄,北蛮子的南朝庙堂上更是喧嚣四起,纷纷建言撤掉柳珪西线主帅的职位,让贤给北院大王拓拔菩萨。只是在这个敏感时刻,北凉王帮了个大忙,咱们前几日不是也听说了嘛,这位年轻藩王跟先前已经进入流州的北院大王拓拔菩萨,狠狠打了一架,两位武评大宗师,捉对厮杀,转战千里啊……”

当司马灿说到这里,蓄有美髯的许煌捻须而笑,似乎有些神往之。而刘端懋则是冷哼一声,显然对那个王朝最具权势的年轻藩王印象不佳。司马灿继续说道:“说起北莽三线,不提南院大王董卓的中线,在葫芦口那边主事的大将军杨元赞,是只深谙庙堂规矩的老狐狸,主动吸纳了许多北莽南北豪阀的子弟,充当攻城先锋的种檀就是个例子,杨元赞愿意分摊军功,所以虽然兵马折损严重,但朝堂上却没有什么弹劾,否则死了那么多人,却只打到霞光城下,早就给口水淹死了。相比之下,油盐不进的柳珪就不讨喜了,好在拓拔菩萨本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赶赴北庭觐见陛下,尤其是这位北莽军神在中途故意放低姿态,不惜以西线副帅身份与柳珪商谈军务,全然没有夺权迹象,这才给这位老将赢得一丝喘息的宝贵机会。”

司马灿突然自顾自开怀大笑起来,“但是南朝那帮当初在柳珪家门口吃了闭门羹的官油子,也不是好相与的,此计不成又生一计,但是很快就又有小道消息传出,说是那年轻藩王之所以不惜以身涉险与北院大王在大漠黄沙中转战千里,就是为了保住柳珪的帅位,以便换取流州的相安无事,否则换掉过于保守的柳珪,北凉边境就要三条战线同时经受北莽铁蹄的碾压。北蛮子十余万青壮的战死,虎头城和霞光城两座战场仍是僵持不下,北莽军中本就怨声载道,主持流州军务的柳珪自然而然就成了众矢之的,成为南朝文官武将发泄心头怒火怨气的最佳选择。对柳珪一直信赖有加的北莽老妇人,估计不会因为这些流言而怀疑东线,之所以没有打压流言,也是维护军心的无奈之举,我猜她私下肯定有过密信柳珪,好生安慰了一番。”

司马灿眺望远方,神情凝重,“没有雄城高墙的流州会不会打?答案是肯定会打,而是会异常惨烈!双方死人的速度也肯定要超过虎头城和葫芦口。至于何时开打,大概就要看拓拔菩萨何时悄然动身返回流州了。远离庙堂的战场,即便远离龙椅几千里,可从来都是那张椅子下的染血‘地衣’,椅子脚下的毯子上要流多少血,都是由一个人或者说椅子附近那一拨人决定的。”

刘端懋轻声道:“师兄你该去太安城的。”

司马灿摇头笑道:“许师兄应该去,我不该去。”

这个时候,晋宝室韩国秀那一骑来到三个男人身边,正值妙龄的韩国秀嫣然笑问道:“为何啊?”

司马灿哈哈笑道:“因为太安城擅长纸上谈兵的人很多,真正会调兵遣将的少,满腹武略的许师兄去了那里,很快就可以锥出囊中。我呢,恰恰相反,更适合猛将如云但是谋士寥寥的北凉。可惜啊,老师没带我们去清凉山,否则我都想好怎么跟徐师妹叙旧,还有跟那个副经略使的宋洞明怎么吹嘘自己了。”

坐在晋宝室身后的韩国秀做了个俏皮的鬼脸,调侃道:“司马灿,难怪爷爷说你的脸皮厚度,足以跻身天下十大高手之列!”

司马灿转头对马车那边嬉皮笑脸喊道:“先生你也真是的,夸人怎么都喜欢在背后夸,当面夸我,我也不会骄傲的嘛。”

以有教无类和因材施教两事著称于世的韩谷子没好气道:“滚一边去!”

饶是只要一提到北凉和那个年轻藩王就泛起满肚子愤懑的刘端懋,也心情开朗起来。

就在此时,在北方,北莽黑狐栏子的身影已经依稀可见,而在车队正前方,出现了不知敌友的拦路一骑。

位于车队最前头负责开路那个江湖汉子,虽然是武道宗师宋新声的晚辈,但境界不低,已经一只脚跨入二品小宗师的门槛,而且因为赫赫有名的神兵在手,有过力敌一品金刚境高手百招不败的壮举。佩有家传绝世名刀“禁火”的汉子下意识如临大敌,满身气机勃发,但是很快就发现那一骑的气机并无骇人气象,不过小心起见,他仍是全身肌肉紧绷,伸手握住了刀柄。

韩谷子让宋新声停下马车,然后站起身,对为首那一骑笑道:“陶端阳,不用紧张。”

前方那一骑没有停下马蹄,愈来愈近,韩国秀的脑袋从晋宝室后背一侧探出,只见马背上坐着个英俊的年轻人,她转头对刘端懋开玩笑道:“瞅瞅人家的相貌,说不定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哦。”

刘端懋差点给一口气憋死。

那一骑来到马车附近,在马背上毕恭毕敬抱拳道:“韩老先生,北边有北莽骑军三千,我来护送一程。”

一听说有三千北莽骑军,韩国秀天不怕地不怕,依旧还有心气开玩笑,“你小子脸皮可以啊,确定自己不是急着投胎吗?”

然后她又转头嚷道,“司马灿司马灿,你遇到同样的十大高手了!赶紧切磋切磋脸皮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