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风起西北陇上(下)

在少女的调侃声中,陇上风渐势大,所有人的衣袂都开始翩翩摇晃,呜呜作响,如泣如诉。衬托得那名年轻骑士越发丰神清朗。也许称赞句“好一个天上谪仙人”也不为过。无形中难免让人惊讶贫瘠且彪烈的凉地水土,竟然也能养育出这般能让江南名士也要自惭形秽的风流子。

因此便是晋宝室这般心高气盛的奇女子,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不速之客,不管武道修为的斤两有多少,最不济卖相是极佳的,若是身在最重品第风仪的江南士林,此人很容易成为那些高门大户的座上宾。

老人似乎已经辨认出年轻人的身份,眼神复杂,有长辈的慈祥,局外人的怜悯,还有看待同道之人的欣慰。

在一大片打量审视的视线中,扬言要在数千北莽骑军马蹄下尽那地主之谊的年轻骑士,娴熟掉转马头后伸出手,示意马车先行。韩谷子点了点头,充当马夫的宋新声轻挥手中马鞭,“吁”了一声,再次驱马启程。

韩谷子总共收了八名入室弟子,首徒于嵩阳,讷于言而敏于行,是上阴学宫极富盛名的稷上先生,注疏功力极深,但是也“勇于改经”,与理学宗师姚白峰有过一桩名动士林的义理争辩,两位儒家贤者书信来往各自十八次,于嵩阳也有了“十八笔锋先生”的绰号,在离阳文坛毁誉参半。接下来是行事荒诞的诗坛巨匠“酒中仙”常遂,然后分别是与龙骧将军许拱是远亲的兵法大家许煌,寒族出身的纵横家司马灿,北凉徐渭熊,琅琊晋氏的晋宝室,阳陵刘氏嫡孙刘端懋,最后一位,相对不为人熟知,正是那个持银瓶赴西域最终死在铁门关外的皇子赵楷。韩谷子的弟子中男女皆有,温文尔雅严谨守礼者有,将纲常礼乐弃如敝履的狂人也有,寥寥八人,就涉及儒兵法阴阳纵横五家之多,关键是韩谷子门下弟子俱是当之无愧的人中龙凤,所以这位老先生在离阳朝野也有“避一头”的无上美誉,意思是说韩老先生不论出现在何时何地,无论帝王卿相还是贩夫走卒,见者都理当避让致礼,至于是谁率先说出避一头的绰号,则无据可查,有人说是西楚老太师孙希济或是国师李密两人中的一位,也有人信誓旦旦说是黄三甲最是眼高于顶的老神棍,总之韩谷子在离阳王朝的名头,随着琳琅卢氏兄弟二人卢道林卢白颉、北凉姚白峰和齐阳龙先后入京为官,始终闭门谢客不问政事的老人,越来越响亮,所有人都在掰着手指头计算老人哪天会被召赴京,到时候一个不但清贵至极而且权柄渐重的礼部尚书肯定是跑不掉的。

为了照顾韩谷子的年迈身躯,车队依旧缓慢前行,但是北面在北莽骑军马蹄下已经是尘土飞扬,很快就要奔杀而至,这边气氛就开始有些微妙。哪怕是天不怕地不怕也没心没肺的韩国秀,也有些慌张,时不时转头北望,好像都感受到了地面的剧烈震动。先前借刀杀人拿司马灿冷嘲热讽那个年轻骑士,可惜没有得到半点回应,那人既不出言反驳也没有恼羞成怒,这让在上阴学宫威风八面惯了的少女很是不满,她都已经想好许多自认精妙绝伦的后手后招了,结果对手是个比“木头伯伯”于嵩阳还无趣的家伙,她有些憋出内伤了。韩国秀朝忍不住对那骑背影喊道:“北边来的那可是几千骑北莽蛮子,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赶紧说,别连累我们到时候被你坑了,手忙脚乱!”

年轻骑士扭头一笑,打趣道:“姑娘问我行不行,我从来都是说行的。”

听出弦外之音的司马灿艰辛忍着笑意,生怕被韩国秀这个刁蛮的小姑奶奶当作出气筒。

晋宝室皱了皱眉头,对此人的印象急转直下,迅速把他划入无良浪荡子之列。

心思单纯的韩国秀有些怀疑,“真的假的?别打肿脸充胖子,到时候北蛮子骑军杀过来,没人救你!”

看上去心情不错的年轻骑士一笑置之。

晋宝室转身叩指敲了一下女孩的额头,轻声道:“傻丫头,别说了。”

韩国秀迷糊糊问道,“晋姐姐,干嘛打我?”

韩国秀猛然恍然大悟,笑眯眯在晋宝室耳边轻声说道:“晋姐姐,你是不是看上这个瞅着还挺人模狗样的北凉人了?唉,不是我说你,这家伙皮囊是不错,可比起我的未来夫君谢西陲,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我娘说啦,看男人可不能只看相貌和家世,品性比什么都重要……北凉男人,尤其是那些将种子弟,常年杀来杀去的,脾气肯定不好,又胸无点墨,晋姐姐,我可事先说好,你要是敢嫁给北凉人,咱俩就绝交!”

哭笑不得的晋宝室恶狠狠拧了一下这个口无遮拦傻闺女的耳朵,“谢西陲是你的吗?是谁哭着鼻子着跟我说给他写了几十封信,一封都没回?!”

就在两个女子相互挠痒打闹的时候,那骑已经跟韩谷子告辞一声,向北策马远去。看到一骑绝尘的那幕后,韩国秀瞪大眼眸,“这家伙失心疯了?还是真被我说中了,是急着投胎?”

女孩嚷道:“爷爷,他到底是谁啊,你肯定已经知道了,对不对?”

老人懒洋洋靠着车厢外壁,笑而不语。

韩国秀幽怨道:“小气!”

马车一旁的许煌轻声问道:“是他?”

老人嗯了一声,眯眼望着天空,感慨道:“常遂有首诗怎么写来着,少年十五二十时,步行夺得北蛮骑。试拂铁衣如雪色……”

晋宝室下意识握住腰间佩剑的剑柄,豪气横生,跟着老人默念道:“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但是接下来的事态让韩谷子之外所有人都懵了,在疾驰出去一里地后,依稀看到此人停马不前,然后北莽斥候中一等精锐的几十骑黑狐栏子骤然转身,再然后晋宝室等人已经可以勉强看到铁甲森森的北莽大队骑军,没来由就放慢了冲锋,紧接着毫不犹豫绕弧转身就走,瞬间就跑得一干二净。怎么都有两三千骑的大军,就这么雷声大但别说雨点小而是根本没有雨点地跑了。

正是得到拂水房谍报紧急折道赶来的徐凤年,也没有单枪匹马追杀过去,而是勒马掉头,返身驰向车队。他之所以来此充当护卫,一来是北凉五百精骑未必能护住所有人,老人毕竟是二姐的授业恩师之一,于情于理,他徐凤年都应该出现。二来也想着亲眼见识一下“避一头”韩老先生的风采,试着确定能否招揽到清凉山,只可惜在自己见到韩谷子第一面后,就清楚老人没有这个意向,只像是一场读书人的负笈游学,强扭的瓜不甜,何况以老人只差中书令齐阳龙一线的巨大声望,他徐凤年哪怕是四大宗师之一,那也强扭不过来。如果强行扣下这一行人,那么好不容易对北凉所有改观的中原,恐怕就真的要视若仇寇了,退一步说,副经略使宋洞明和青鹿洞书院的黄裳等人,以及那几千入凉士子,都会造反了。

徐凤年来到马车附近,抱拳道:“韩老先生,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老先生返程时能去凉州一趟,哪怕是不进城,也有人会主动出城相迎的。”

韩谷子摇头笑道:“老头子我好不容易临了临了才鼓起勇气出门游历,能多走一个地方算一个地方,所以啊,就不走回头路了。不出意料此行我们会一直西去,见过青苍城临谣凤翔三城,在烂陀山那里止步,然后南下,进入南诏见过了南海风光,再北上西蜀,最后沿着广陵江乘船返回。”

徐凤年点了点头,微笑道:“那就愿老先生一路顺风。”

老人突然很有倚老卖老嫌疑地乐呵呵笑道:“怎么,这就走了?老头我可不敢确定那北莽好几千骑军真撤了,不再送送?要是我们死在这里,可不是什么小事。北凉铁骑担当得起叩关压境的北莽百万大军,可你未必能承受得起这份骂名啊。”

徐凤年没来由想起那个同样是二姐师父的臭棋篓子王祭酒,怎么当二姐恩师的,都是这般为老不尊的吗?徐凤年无奈道:“那我就再送行十里路,再多,可真不行了。”

老人使劲摆手道:“当年大将军为了让徐渭熊进入上阴学宫,出钱建造的那条沿湖长堤,都要号称十里春晓,腿脚够呛的老头子我不管风吹雨打,这么些年每天都要走上一遭,所以我觉得你这十里相送,诚意不太够啊,怎么都得二十里才算马马虎虎。行不行?”

徐凤年苦笑道:“行,就二十里。”

韩国秀白眼道:“你这家伙,怎么谁问你行不行,你都说行?”

连嘴皮子功夫也挺天下无敌的徐凤年都无言以对。

司马灿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个傻丫头当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懵懵懂懂的就无形中给予对手致命一击了。

满脸好奇的少女问出了一个在场很多人都想知道的问题,“那支北莽骑军怎么打也不打就跑了?”

徐凤年一本正经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只跟他们说了一句话而已。”

知道那多半是个陷阱的司马灿和晋宝室几乎同时脱口而出,“别问。”

可是韩国秀火急火燎开口追问道:“什么话?”

徐凤年说道:“我跟他们说天色不早了,柳珪喊他们回家起灶烧饭。”

韩国秀愣了一下,瞪圆眼睛问道:“那帮北蛮子是傻瓜吗?还真信啊?”

徐凤年笑意促狭点头道:“是啊,真信啊。”

司马灿伸手捂住额头,这个傻丫头啊,你一个陷阱还没爬出来呢,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蹦进第二个了。

晋宝室对这个满嘴抹油又喜欢故弄玄虚的家伙是恶感到了极点,冷声道:“好玩吗?”

徐凤年笑了笑,不再说话。

为了你们这一行人走得云淡风轻,应付那些被下了死命令的赵勾死士,北凉拂水房已经死了二十六人了,其中大半都死在了北凉境外。

这一次韩谷子率队西行入凉,于嵩阳作为几乎举家死于那场战火硝烟中的北汉遗民,自然不会随行。诗坛大文豪常遂,是唯一一个没有进入北凉境内的韩谷子弟子,独自青衫仗剑拎酒壶,无比潇洒地去了蓟北。三名江湖高手,除了“开碑手”宋新声是韩谷子的至交好友,携有名刀“禁火”的齐自虎是出于侠义心肠,车队尾巴上那位相对年轻的陆守温,身份不俗,出自离阳当年新订天下族品中高居三品的会稽陆氏,陆守温虽然是庶出,但是陆家一向文武兼重,不到三十岁就有三品修为的陆守温,自然是深受家族器重的骄子人物。拂水房谍报上提及此人与刘端懋一样心仪那个叫晋宝室的女子,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陆守温极有可能是一名双面谍子,明面上投靠了赵毅的广陵春雪楼,暗中也许是南疆道的谍子。这一路行来,陆守温拼死亲手杀了三名赵勾高手,返程以后是别想安生了,可谓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痴情种了。

韩谷子不知怎么突发异想,说要尝试一下策马啸西风的滋味,宋新声许煌等人怎么劝都劝不动,韩国秀唯恐天下不乱,拍手叫好,给忧心忡忡的晋宝室狠狠收拾了一顿。老人在满头汗水的司马灿的搀扶下好不容易翻身上马,徐凤年不得不靠近几分,防着老人跌落下马。好在老人没有什么要老当益壮策马扬鞭的意图,跟徐凤年两骑并肩而行,许煌小心翼翼护在另一侧,在马背上晃晃悠悠让人提心吊胆的老人笑道:“老夫聊发少年狂倒是真的,可惜既没有左牵黄右擎苍,也没钱穿那锦帽貂裘,就这几十年没碰过马鞍的骑术,千骑卷平冈就更不奢望了。再回想刚才那些北莽蛮子的气势汹汹,确实惭愧啊。读了一辈子的书,也教了大半辈子的书,带出来的入室门生和不记名弟子,怎么都有二十来个了,到头来哪怕算上已经在两辽边境上的兵部侍郎许拱,好像也没一个人亲手杀过北莽蛮子。”

老人伤感呢喃道:“一个都没有啊。”

徐凤年笑道:“有的。”

老人点头道:“对,是我老糊涂了,那个徐丫头啊,可是带着那支威名赫赫的北凉铁骑,长驱直入到了北莽腹地。当时在上阴学宫,她的那些个同门,都从我那儿偷走好些坛酒,第二天个个满身酒气不成体统,我呢,就只当没看见。哈哈,当时就连于嵩阳都破天荒没例外,据说授课的时候差点睡过去。所以说啊,大将军当年做得没有错,你做的,更是很好。否则半截脖子都埋在了黄土里的我,也不会冒天下大不韪走这一趟。”

徐凤年说道:“老先生是冒天下大不韪了。”

老人歉意道:“虽然你不说,但我还是要跟你,跟你们北凉说声对不住了。老头子不过是一时兴起,可是害死了不少人的。结果跟踏春游玩一般,拍拍屁股就走了,也帮不上你们什么忙,甚至为了那点清誉,都到了家门口,却连徐丫头也能没见上一面。”

徐凤年轻声道:“上阴学宫的读书种子,经不起风雨折腾了,老先生并没有做错什么。不管北凉武夫守不守得住西北,这天下终归是需要读书人来治理的,说不定有朝一日,还需要他们走出书楼放下书籍,在马蹄洪流之前挺身而出。”

就在三骑身后的晋宝室,其实一直竖起耳朵,听到这席话后有些讶异,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他略微刮目相看了。她忍不住抬头凝视了一眼那骑的背影,风尘仆仆,穿着很普通的衣衫,背着一只棉布行囊,没有北凉游骑制式配备的凉刀轻弩。如果说是北凉那种多如牛毛的将种子弟,也不太像,虽说很多北凉将门子孙如今在大势下都纷纷投军入伍,但是她实在想不出流州境内有哪个年轻人如此“奇特”,能跟先生心平气和地闲聊,难不成是那个在江南籍籍无名却在北凉名声鹊起的寒族谋士陈锡亮?

韩国秀在晋宝室耳边小声道:“晋姐姐,我觉得吧,这个家伙说不定是那个人哦。”

晋宝室哑然失笑,摇头道:“不可能的,你不习武,不清楚世间最拔尖的大宗师,拥有何等气势。我见过数位一品境界的武道宗师……”

韩国秀连忙出声打断道:“我怎么不知道啊,不就是什么龙骧虎步渊渟岳峙嘛,年纪大一些的,就该是什么仙风道骨气态巍峨了。”

然后女孩自言自语道:“这么一说,这家伙的确不是啥高手,尤其是笑起来特别不像个好人,连那个替你挡下一刀的陆守温都比不上。”

最后韩国秀唉声叹气道:“无奈啊真无奈啊,本来我还想着这趟来北凉,一定要见识见识那个徐凤年,咱们学宫里好些姐妹都自己给自己灌迷魂汤了似的,我要是亲眼见过了,回去以后她们还不得眼馋死啊,哈哈!我想好了,我到时候就说见过徐凤年了,还要跟她们说那家伙长得身高一丈,虎背熊腰,满脸络腮胡子,胳膊有她们腿那么粗!什么龙章凤姿北徐南宋,那宋茂林反正咱们可是亲眼见过的,真是俊,除了我的夫君谢西陲,我看这世上是没谁能比得过宋茂林了。一想到她们听到我的描述后,想到她们伤心失望得哭哭啼啼……”

女孩小脑袋抵着晋宝室的后背,自顾自捧腹大笑起来。

晋宝室摇了摇头,轻声笑道:“你啊,别这么坏,小心嫁不出去!好歹给你那些朋友留一点念想。”

韩国秀孩子心性道:“偏不!谁让她们口口声声我的夫君不及那徐凤年万分之一!”

刘端懋刚想要凑上去插嘴,不料陆守温恰好已经驱马上前,来到晋宝室身边,天生那副能够辟邪模样的刘端懋眼神哀伤,没了动静。眼尖的司马灿悄悄叹息,多少次跟这个师弟说晋师妹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女子,可刘端懋愣是次次一见到她便英雄气短。当年小师弟赵楷还在学宫的时候,倒是成功“拐骗”他在醉酒后去表白了一次,晋宝室虽未心动,但看得出来她其实也不讨厌,可刘端懋仍是酒醒后吓得两腿直抖索,本来赵楷已经想好如何怂恿刘端懋趁热打铁,可是随着小师弟的突然离开上阴学宫,以及之后那个惊人的噩耗传来,刘端懋就彻底退缩了,足足半年整日借酒浇愁,最后还是被看不下去的晋宝室狠狠骂醒,才松开手那些与他相依为命被外人取笑为“酒媳妇”的酒坛酒壶。

本来除了徐渭熊和晋宝室外的同门六个男人,都约好了等到赵楷和刘端懋各自抱得美人归后,要一起大醉一场,要一口气喝光师父所有藏酒的。

司马灿红着眼睛遥望南边,小师弟,你我说好了要携手做那名垂青史的君臣啊。

司马灿不恨北凉,也不恨当时还是北凉世子殿下的年轻人,他只是很想念那个玩世不恭的小师弟而已。

陆守温与同乘一骑的晋宝室韩国秀并驾齐驱,却不是跟一见钟情的晋宝室说话,望向韩国秀,温柔笑道:“看到那些北莽蛮子,怕不怕?”

心中当然更亲近刘端懋那个胆小鬼的韩国秀白眼道:“怕死了!”

陆守温有些无奈,也不生气,其实比起开始给小丫头处处针对,他当下的处境已经好很多了,视线偏转几分,轻声问道:“晋姑娘,为何北莽骑军主动退却了?”

晋宝室摇摇头,淡然笑道:“我不清楚,那个人不愿意说,先生也不愿意道破天机。”

陆守温嗯了一声,再没有在言语上死缠烂打,只是默然骑马。

回过神的司马灿不得不感慨刘端懋这个师弟碰上对手了。

在最前方,韩谷子和许煌,一个是知道,一个是最早猜出徐凤年的真实身份。

三人随口聊到了广陵道战事,韩谷子有意无意言语渐少,多是许煌有条不紊讲述他对局势的见解,徐凤年没有一味附和,偶有直言不讳的质疑反驳,许煌也一一解答,但是两人对江上那场水战的最终胜负和落幕时间,始终有着差距不小的认知,许煌认为是胜负立判的速战速决,有青州水师参战助阵的赵毅水师,胜出。而徐凤年则认为两到三个月后,曹长卿所在的西楚一方胜出。韩谷子对此仅说两人对错各一半,然后就不再对此发表意见。许煌之后详细询问了葫芦口战事,徐凤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最终许煌感慨了一句,当年你们北凉放话说要在葫芦口吃掉十五万北莽人,许拱在入京任职前就是不相信的,他说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当徐凤年和许煌谈到凉州要再建一座虎头城后,老人又顺嘴提了句,说许煌在三年前做推演的时候就有这个构思了,当时还被很多人当成是痴人说梦,偌大一座学宫,只有寇江淮和齐神策两个年轻人认同。

就在许煌看似漫不经心说到北莽中线主力有可能会倾斜一部分兵力到东线流州,这个时候好像委实撑不住马背颠簸的韩谷子笑问道:“咱们有没有走出十里地了?”

许煌愣了愣,点头道:“差不多了。”

老人突然对徐凤年笑眯眯道:“送十里也好,送二十里也罢,其实心意比路程重要。老头子我呢,就不耽误你去往怀阳关了。徐丫头一旦发起火来,别说她的师兄弟们个个战战兢兢,跟老鼠见着猫差不多,其实我也怕的。”

老人嘀咕着老啦真老啦,艰难下马,上了马车后,依旧没有进入车厢,在宋新声身后盘腿坐下,挥了挥手,朗声笑道:“无酒为你送行,老了,有心无力。”

徐凤年笑着停马,一骑骑与他擦肩而过,他目送一行人渐渐远去。

陇上风已大,徐凤年的衣袖向前肆意飘荡。

司马灿给小丫头韩国秀使了个眼色,可惜女孩根本没有领会,等到司马灿估计眼皮子都要泛酸的时候,她终于火冒三丈,“有屁快放!”

老人咳嗽一声,板起脸教训道:“国秀,好好说话!”

女孩瓮声瓮气说了句知道啦,然后转身对司马灿做了个看本姑娘不打死你的招牌彪悍手势。

老人望向前方,缓缓道:“你们啊,也别瞎猜了,再等会儿,只要回头看一眼,就知道为何北莽骑军会主动后退了。”

除了许煌和需要小心驾车的宋新声,所有人都转头望去。

老人哈哈笑道:“我韩谷子这个名不副实的‘避一头’,比起将来可能要让整个北莽避一头的年轻人,算是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嘛。不过哪怕如此,我高兴啊。”

司马灿和刘端懋,晋宝室和韩国秀,齐自虎和陆守温,这些人都转头望向那边,但是只看到那一骑跟他们背道而驰,仅此而已。

老人闭上眼睛,悠悠然哼唱起在幽州市井无意间听到的一支歌谣,当时是个总角小丫头给他爹买绿蚁酒时唱出来的,稚声稚气,清脆清脆的,也许是她买到酒后回家能用那点余钱买些吃食,天真无邪的孩子在唱歌时显得很开心。

但是此时此刻,塞外黄沙,陇上大风,从嗓音沙哑的老人嘴中哼出,显得尤为悲怆苍凉。

“春复一春,枝头黄莺飞。秋复一秋,城头大雁归。一年复一年,等了很多年。北凉佩刀郎,马革裹尸回……”

等了半天也没能等到答案的韩国秀,脖子都发酸,终于忍不住要埋怨自己爷爷骗人的时候。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蓦然瞪大眼睛。

远处视野中,有如同一线雪白潮头的无双骑军,汹涌而来。

司马灿骇然道:“是大雪龙骑?!”

许煌始终没有转身,沉声道:“是白马义从!”

韩谷子睁开眼睛,“遥想当年,所向无敌的大秦锐士,每逢大战,必有两字响彻云霄。”

许煌闭上眼睛,似乎在想象那支虎狼之师势如破竹的情景,轻声笑道:“风起。”

熟读史书的司马灿呢喃道:“风起。”

在背后韩国秀的震惊中,晋宝室猛然掉转马头,她竟是浑身颤抖,对那个背影扯开嗓子喊道:“北凉!风起!”

韩谷子轻轻呼出一口气,大声笑道:“八百年前有大秦风起!但我韩谷子所幸所处的这个时代,又岂会逊色半点!”

因为八百年后,有北凉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