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大风起时,岂能不落人头(中)

董胖子披甲佩刀坐在一匹体格庞大的神骏上,一人一马相得益彰,董卓虽然胖,但不会显得肥壮臃肿,广陵道的赵毅赵骠父子比起这位执掌北莽半朝兵马的南院大王,确实卖相就差了许多。董卓直起脖子望着那坠落在城前的白虹,眼神熠熠,他也是身手不俗的武人,否则当年也坑蒙拐骗不走提兵山第五貉的女儿,早就给揍成瘦子了。

对于敌对阵营的徐凤年,就个人观感而言,董卓没有太多恶感,当年在北莽境内初次见面,他作为一方割据势力董家军的缔造者,距离如今南院大王,还隔着北莽大将军这层很难捅破的窗纸,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徐凤年的横空出世,不但成功世袭罔替北凉王,还赢得了北凉铁骑的军心和北凉百姓的民心,那么董卓撑死了是在柳珪或者是杨元赞麾下任职,就像是洪敬岩和种檀。加上有陶满武那么一档子事,他欠了一份人情,所以如果不是大势所趋,董卓其实很想跟徐凤年坐下来好好聊聊,学那喜好清谈的中原士林名士,挑个雪夜煮酒论英雄,而不是现在这般不死不休的境地。

董卓的视野中,那人果然如同预料之中,因为忌惮拓拔菩萨的缘故,没有施展天象境界的无上修为,向虎头城边军或者是干脆向北莽攻势甲士“借用”兵器,以此阻挡近千架投石车抛掷出的巨石,那袭身影落在两军之中的空地,虽然已经压抑境界气机,但气势之壮,毫不逊色那千骑出城冲锋的场景,这让受累于根骨际遇只能停留在金刚境的董卓,难免感到胆战心惊,董胖子嘴上说西蜀剑皇也做不成沙场万人敌,可董卓心知肚明,徐凤年如果没有拓拔菩萨这个后顾之忧,任由他放开手脚去厮杀,步卒居多仅有两翼骑军游曳的北莽攻城大军,很容易就会被搅乱阵型,因此董卓很希望那位大宗师拿出陆地神仙该有的气度,别理睬脚下的蚂蚁打架,最好是单枪匹马来寻自己的麻烦。

对此董卓早有应对,除了身边扎堆护卫的顶尖高手,和那些能够激射出百丈内地仙一剑的大型床弩,董卓在两翼骑军中也安插了许多隐蔽气机的高手,只要徐凤年一旦深陷阵中,等到他想要撤退时很容易被己方形成包围圈,不说截杀返回虎头城的徐凤年,最不济也能消耗徐凤年大量的精气神,那么拖到拓拔菩萨入阵,也就十拿九稳了。

为此董卓专门询问过数位北莽宗师,反复确认,得知跻身天象境界后,达到儒家所谓的天人感应,能够与天地共鸣,那么武人体内的气机就如同一条汹涌河流遇上了汛期,可谓如虎添翼,但是这种属于窃取天地气象的行径,有个先天缺陷,那就是老天爷只能锦上添花,却不能雪中送炭,一旦涉及武人根源的损耗,短时间内依旧难以弥补齐全,否则两个同为天象境界的宗师,岂不是要打到天荒地老也分不出胜负?当年离阳江湖有个叫李淳罡的年迈剑客,广陵江畔一气破甲两千六,凡夫俗子多半是震惊那大破铁骑两千六百人的数目,但只有在武道登堂入室之人,才会明白真正恐怖之处,其实在于那“一气”两字,这意味着那个叫李淳罡的老人当年根本不屑气气相生的天象手段,一气便是一气,一剑便是一剑。

董卓摆明了就是要用数百甚至是数千北莽高手和将士的性命,耗掉徐凤年的一丝根本,只为闻讯赶来的北院大王拓拔菩萨多赢取一分胜机。

视线中,那抹白虹开始以笔直一线的蛮横姿态开始冲阵了。董卓撇嘴道:“如果不是什么北凉王,仅是个江湖人,那么这个天下谁还拦得下他?又做李淳罡又做曹长卿,真是潇洒得不要不要的……这家伙也真是让人不佩服不行,据说那些个北庭甲字豪阀出身的女子妇人们,都明明白白开出价钱了,扬言只要我老董俘虏了这个风流无双的年轻藩王,给她们消受一次,她们就敢出价黄金五千两,而且价钱还可以再谈,仅仅是春宵一夜啊,这都能让老子养活多少董家儿郎了?!他娘的,我董卓除了比姓徐的胖一些高一些,哪一点差了?咋就不对我嚷嚷什么光是听到徐凤年三个字就要耳朵怀孕了?”

董胖子的小媳妇听着那不入流的乡俗俚语和粗鄙言辞,连忙咳嗽几声,提醒自己男人大庭广众之下要注意形象。董卓置若罔闻,继续自言自语道:“换成我,别说一晚上五千两黄金,五百两银子也行嘛……”

他那个已经怒火中烧的小媳妇瞪眼道:“董卓!”

胖子缩了缩脖子,敛去为了减少紧张情绪而故意流露出来的轻佻神色,淡然道:“来了。”

一人一刀。

徐凤年开始破阵。

经过一个多月鲜血淋漓的攻城,马背上生长的北莽蛮子在交出了两万多人伤亡的巨大代价后,面对虎头城正北那堵巍峨城墙,北莽从需要亲自攀城的万夫长到最普通的士卒,都开始迅速成长起来,在前奔途中,预估那座囊括了北凉所有弓弩种类的城头,各种力道的弩会分别在何时迸射而出,他们就会何时集体举盾,脚步当然不会停止,虽然推进速度难免相对减缓,甚至会给城头上北凉弓箭手增加一到两轮的抛射机会,但是北莽已经证明这种看似不起眼的小技巧,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减伤效果,毕竟北凉弓弩的准头实在太惊人了,哪怕是结阵推进,但只要你敢无视泼水一般的箭矢,为了更早一步赶到城下,那么北凉边军就敢让你把命交待在城下三百步内。

在董卓眼前分出了三股密密麻麻的铁甲洪流,几乎夹杂着一切被记载在兵书上的攻城器械,南朝遗民功不可没,由数十力士推动的撞城锤车;与城头等高甚至犹有过之的移动对楼,对楼以裹有可防火箭的特制牛皮,近百人藏身其中;底部设置滑轮的钩援云梯;队伍中还有原本仅是用以填平壕沟就算功德圆满的壕桥,在董卓帐中幕僚提议下,一旦被他们架上城头,如同人为造就一座倾斜的山坡,当时北莽能够有六百人同时涌入虎头城城头,两架化腐朽为神奇的壕桥可谓功不可没……三万余步卒,主攻虎头城北面的中军多达一万五,两翼人数稍逊,分别攻打东北西北两侧,在三个步卒方阵形成的两个间隙中,有两股各有千余人的精锐游骑率先突进,用以尽力压制守城的箭雨,而在最外围的两翼,又各有大股骑军分别展开冲锋,除了凭借娴熟箭术支援攻城兵卒,防止虎头城内骑军主动出击的同时,也需要遥遥牵制北凉驻扎在怀阳关一线的骑军,应付北凉铁骑援军那来去如风不求杀伤只为扰阵的闪电奔袭。

依据东线葫芦口那边种檀总结出来的宝贵攻城经验,对虎头城展开的连绵攻势,在战最前线场上投入足够兵力蚁附攻城的前提下,还应当在第二线之上,以十名左右兵源齐整的千夫长领衔,足足养精蓄锐且靠近战场的一万人马,城下一旦出现某个千夫长麾下伤亡达到两百人至多三百人的紧急形势,无论战果大小,这支人马都要立即撤出战场,然后交由后方某位千夫长率兵火速顶替攻城。这虎视眈眈的一万人,如果在某处战场寻觅到机会,也被董卓赋予便宜行事的兵权,无需等到主帅营帐的军令,可以第一时间把兵力投入战场,那些心存侥幸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千夫长,由于错失良机,不等他们返回营地,就已经被南院大王派出一队董家骑军就地处决了两个,连累两名万夫长被降职为千夫长,其中一人戴罪立功,最终带领三百死士攻入虎头城城头,在杀死一名姓褚的北凉校尉后,为刘寄奴亲手斩杀,死在城头,尸体被北凉士卒用飞钩钉入脖子,悬挂于城墙之上,北莽收回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后,董卓亲自将这位中线战场首位战死沙场的万夫长送入棺材,派人运回南朝。

此时此刻,两支穿插在步军方阵中先行冲锋的游骑,在看到那抹快如奔雷的身影撞向中军步卒后,有精于骑射的骑卒在得到主将军令后,左右两侧几乎同时向中央空白地带抛射出一拨箭雨,哪怕几乎所有人骑卒都预判那人的奔速,没有射人,而是射向了那人的前方地带,但是他们仍是只见到一枝枝羽箭落在了那道白虹的身后,实在是太快了!

两支骑军不再浪费囊中箭矢,继续前冲。

徐凤年在前冲时,左手轻轻按在腰间刀柄上。从城头落在城前后,转瞬间就可以清晰看到中军步卒最前方的那一张张脸孔,清晨时分,那些清一色拎着盾牌的北莽蛮子大口大口吐着雾气,很多人正值壮年,也许很多年前就是久经战阵老于厮杀的北莽老卒,眼中也许仍有紧张,但没有丝毫初次上阵的那种茫然,这不奇怪,无论是以骑军对骑军的冲撞,还是以步对骑的重型步卒拒马阵,能够位于最前头的士卒,都是军中最为善战且敢死的一等精锐,因为他们做的事情正是“赶死”二字而已。

北凉守城,先弩后弓再弩,这三板斧,在葫芦口的卧弓城还是霞光城,就已经让北莽步卒吃足苦头。而那拨“先弩”之中,又按照弩的轻重之分,充满了层次感。床弩,大黄弩,蹶张弩,北凉边军三种最为著名的重弩,在细分为提弩、填弩和发弩三种职责弩手的操控下,一支支弩箭依次射出。

在徐凤年突入北莽战阵之前,身后城头就有巨型床子连弩的弩箭激射而出,弦上绑有铁兜子,完全可以将一名骑军连人带马当场贯穿,弩箭大如枪,其中一根弩箭掠过徐凤年的头顶,射中一座移动对楼,直接穿透而出,带着楼内尸体血迹的巨大弩箭没有就此停止,落在对楼身后的步军大阵中,将一名误以为侥幸列阵在遮掩物后起码可以更晚些战死城下的士卒,连盾牌带胸膛一起射出大窟窿,恐怖的贯穿力,让那名士卒还来不及感受疼痛就彻底死绝。

徐凤年刹那之间拔出凉刀。

单人破阵!

与徐凤年正面相对的北莽步卒第一线上,只见数名负责为身后弓箭手遮挡箭雨的士卒,“缓缓”提起盾牌。

徐凤年一穿而过,北莽士卒的盾牌与身躯同时分为两半,向两侧飞去。

在这条直线上,最前几排的盾牌手和稍后的弓箭手,无一例外都裂出一团血雾。

而在直线附近的横向位置,不知为何,相比纵向上的死法凄惨,后者都死伤得无声无息,也许是被细针一般不易察觉的玄妙之物,从太阳穴刺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红点,也许是从一侧肩头刺透另一侧肩膀,也许是心口给穿过,死得莫名其妙,死相并不骇人,只有等到尸体倒地后,才会有些许血迹从伤口缓缓淌出,而那个破开厚实阵型的身影早已在尸体后方很远。

以寻常武人肉眼不可及的惊人速度,青梅竹马黄桐蚍蜉在主人四州疯狂旋转。

四柄飞剑起雷池。

如同一把利器在肌肤上划拉出一条血槽,徐凤年一气破阵一百六十步后,身形略微停滞,抬头望去,意料之中,近处已经有三名闻腥而动的北莽武道高手围杀而来,更远处,亦是有一拨高手兔起鹘落,纷纷赶来。而北莽步军战阵没有因此而滞缓脚步,在震天响的战鼓声中与他擦身而过,当时徐凤年赶到虎头城,看到北莽大军那种极为有序的撤退就已经让他深感棘手,也愈发敬佩虎头城刘寄奴的守城有方。徐凤年趁着为首一名用刀高手当头劈下的空隙,很“闲情逸致”地一抖腕,看似随意抖落凉刀上的鲜血,但是那股凌厉罡气所致,左手边那些个北莽甲士的尸体就是成片倒飞出去。

那个用刀高手视死如归,他那自认臻于化境的一刀灌注自身所有气机,刀尖处有淡青色罡气吐露,显然是二品小宗师才能具备的不俗修为。

在心存必死的小宗师吸引徐凤年注意力的同时,左右有两人不约而同地骤然加快速度,一人赤手空拳的魁梧汉子从天而降后,猛然前扑。而徐凤年右手那个矮小老人嘴巴紧闭,一手贴住胸口,一手拖后做斜提长枪状,弓腰冲向那个传说中的天下四大宗师之一的年轻人。瞬间爆发出来的盎然杀机,让那些战战兢兢却目不斜视的北莽普通士卒都感到了一股遍体寒意。

那个高高跃下一刀势如破竹的小宗师,蓦然瞪大眼睛。

他手中那柄相依为命半辈子也算是刀中重器的“老家伙”,竟然就给那个年轻人随随便便伸出一只手,就那么轻描淡写握住了刀锋。

与此同时,那个双拳锤出的壮汉如遭重击,魁梧身躯一顿,继续咬牙前冲,然后胸口再度传出一阵阵细微却绵延的声响,这名被一纸令下征召入伍的江湖武夫也的确是条硬汉子,在整个胸膛几乎被四柄飞剑来回穿出千疮百孔的可怜情形下,仍是试图将双拳轰砸在那个年轻人身上。但是相距不过七八步,竟是好像咫尺天涯,他的身体在接连四次撞击后,不仅胸口鲜血四流,脸上更是七窍流血,脚步已是踉跄,最后只能摇摇晃晃,那耗尽性命元气的一拳,到头来仍是只能软绵无力,就像是试图去摸了一下对手的肩头而已,汉子眼中充斥着不甘神色,倒地身亡,到头来竟是没能碰到那人的一片衣角。

在壮汉死绝之前,朝徐凤年劈刀的小宗师就兵器脱手而出,给徐凤年在胸口随手一拍,横飞出去。

矮小老人对两人的战死不理不睬,身体一旋,双脚在地面上拧出一阵黄沙尘土,在视线模糊中,老人作拖枪式的那只手,从袖中飞出一柄他赖以成名的阴险暗器,而原本贴住胸口的那只手也从手心掠出一抹白芒,叮叮两声轻响后,纹丝不动的徐凤年一只手抓住老人的头颅,缓缓提起。嘴巴紧闭的老人没有半点挣扎,对着那个近在眼前的年轻人狰狞一笑,一口吐出藏在舌底真正的杀手锏!

这位穷其一生才悟出半招指玄境的瘦弱老人,舌尖即剑尖,故而在北莽江湖魔道有个“吐剑翁”的绰号,不知多少同等境界的高手死在那出其不意的“一口”飞剑之下。只可惜在老人临死之前,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那柄养育多年的半寸飞剑悬停在两人之间的空中,在老人脑袋被徐凤年往下一按,在变作一滩肉泥之前,依稀可见自己那柄半吊子的飞剑之前,有一柄真飞剑。

而那个被徐凤年一手拍飞却惊讶发现自己没有受到重创的刀法宗师,不等他有劫后余生的感慨,就突然从心口处传来一阵剧痛,坠落在地面后,才发现自己胸口插有一枝程度几乎与铁枪媲美的弩箭。

虎头城的城头上,一名发弩手给身边吓出一身冷汗的床弩标长,恶狠狠地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那名时刻关注着城下战况的标长满脸愤怒道:“他娘的姜文生!你小子是北莽蛮子派来的卧底不成,射不中对楼也就罢了,咋的还差些伤到了咱们王爷?!就差四五步!你还想不想做弩手了,得了,滚一边去,老子自己来!”

那个叫姜文生的虎头城发弩手,年纪轻轻,但因为眼力出众且膂力惊人,已经位列边军弩手中第一等悍卒,这会儿哭丧着脸,一个屁都不敢放,标长正想要一把推搡开这个差点闯祸的小兔崽子,只是当他看到年轻人脸上那个潦草包扎的伤口,就停下了动作。这小子是半个月前给北莽蛮子弓箭手一箭射中脸颊,所幸躲得快,但仍是给箭头扯掉好大一块肉,这些天总给标里其他人笑话说本来就长得磕碜,破了相以后就更难讨媳妇了。标长手上缺人缺得厉害,也不矫情问这小子能不能继续发弩,姜文生也没给他们床子弩丙字标丢人现眼,那以后就都咬着牙没下过城头,只是标长知道,这个年轻娃儿几次轮换休息睡觉时,都睡不安稳,脸上那么大一块肉给剐走,能不疼吗?

这时候,一名填弩手使劲嚷嚷道:“标长快看!”

不光是他们这一丙字标,附近几标的弩手也都睁大眼睛。

远处战场中的那个背影,收起了凉刀,从地面上那具尸体上拔出了那根弩箭,像是要拿来当作一根铁矛,以此继续陷阵。

城头附近那几标弩手都悻悻然,狗日的,丙字标今儿起可就真是牛气大发了!

标长嘿嘿笑着,又是一巴掌拍在姜文生的脑袋上,“还疼不疼了?”

年轻士卒咧嘴一笑,不小心扯动伤口,立马呲牙咧嘴,一边笑脸灿烂一边抽气道:“疼个卵哦!”

标长环顾四周,怒吼一声道:“发什么呆!敌至两百步,床子弩照旧,其余人等,给老子换上脚踏弩!就当骑娘们一样,把北莽蛮子骑在胯下!”

战场上,徐凤年提起那根弩箭,望向前方。

更远处,董卓细眯着眼,脸色阴沉,死人很正常,尤其是有徐凤年亲自出马,死几个江湖高手,他这个南院大王根本不肉疼,但是如果死得比预想中不值钱,如果是在庙堂而不是在战场,那么董胖子肯定就要跳脚骂娘了。他身边那个很喜欢跟金枝玉叶身份大媳妇争风吃醋的小媳妇,皱眉轻声道:“分批送上门去给姓徐的这么杀,不是没有效果,但是未必能够撑到拓拔菩萨赶到,最好是夫君撤入后军,让那些个一品高手尤其是指玄境一起出马,而且只要从旁骚扰,不可近战搏杀,钝刀子割肉,慢慢耗。”

董卓微微摇头,阴恻恻笑道:“不先给客人端上几碟子开胃小菜,人家是不会上桌的。再说了,徐凤年不愿意上桌也行,反正他今天杀我一个高手,我就让虎头城今天多搬走一百条尸体。看谁的耐心和脾气更好就是了,董爷我啊,家大业大,拼得起!”

董卓突然转头厉声道:“传令下去!让崔宏去再领一万五千步卒结阵推进,同时告诉前线那三个当万夫长的,今天攻城,每千人伤亡五百人才准后撤!派出督战刀手,胆敢怯战私自后退者,杀!战后问罪所在家族部落!”

很快就有董家军的乌鸦栏子前去传达军令。

董卓敲着牙齿,轻声道:“有本事就让我下令每千人彻底战死五百人才后撤。”

她头皮发麻,颤声问道:“夫君,如此行事,会不会太极端了?”

董卓冷哼一声,沉声道:“只要跨过了虎头城这道门槛,那么我董卓麾下主力大军的战力,才算真正能够跟北凉三十万边军叫板。”

如果更进一步,只要跨过了北凉,打烂了徐家铁骑,天底下就更没有能够与他董家军一较高下的军伍了。今天在这里多死一个人,也许以后在离阳中原就可以少死十个人。这笔帐,划算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