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天上大风

日出天地正,煌煌辟晨曦。

天亮了,有飞剑先于人而来。

徐偃兵望向远方,冷笑道:“好像有点来者不善的意思啊。”

徐凤年破天荒有些魂不守舍,照理说他不该有类似近乡情怯的感触,若说是对方来势汹汹让徐凤年心生忌惮,就更是笑话。这类凭借剑气剑意的先声夺人,如同北莽剑道第一人黄青的剑气近,离阳京城祁嘉节在武当山脚逃暑镇的剑气雄壮,徐凤年都领教过,事实上,天底下用剑的武道宗师,徐凤年已经见过不少,从最早的老黄和羊皮裘老头儿,再到东海畔飞剑杀天人的邓太阿,牵马挂剑入城赴死的宋念卿,以及吴家剑冢老祖宗等等,徐凤年早已到了能够见怪不怪的地步,但是不知为何,这一次遇到掠空百里拜访大军营帐的那一剑,徐凤年有些忐忑不安。

正值天地青白之际,朦朦天色如同一幅宣纸,那一剑,恰似在宣纸上写就出极其笔直的一横。

徐偃兵问道:“王爷,要不要我去拦上一拦?剑气虽壮,但比起邓太阿仍是稍逊一筹,至多跟柴青山之流在伯仲之间,必然耽误不了我方大军前行。”

徐凤年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一句,“是西楚硕果仅存的剑道宗师吕丹田。”

徐偃兵一时间吃不准徐凤年的心思,也就不去擅自行事,既然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徐偃兵不觉得一个西楚吕丹田能够造成什么威胁,如今大雪龙骑军哪怕没有他和年轻藩王坐镇,但依旧还有藏拙多年的袁左宗,更有吴家百骑百剑,真要硬闯,十个吕丹田也讨不到好处。何况北凉骑军这次南下中原,对困兽之斗的西楚而言,无异于雪中送炭,吕丹田这一剑多半是身为武道宗师的兴之所至,仅有挑衅意味,而无死战之心。

徐偃兵有了几分看热闹的闲情逸致,笑道:“听说此人自幼练剑,资质极差,早年寻遍大楚宗门也无人肯收为弟子,不曾想大器晚成,凭借着钻牛角尖的狠劲,在不惑之年终于在剑道登堂入室,然后登船观广陵江水悟出一剑,登山观旭日东升又悟一剑,登楼观沧海又悟一剑,只是听说西楚灭国后就退隐山林,这次西楚复国,族内弟子大多投军入伍,本人也出山担任西楚京城的御林军统领。这一剑乘风而来,紫气升腾,想必就是那吕丹田在甲子高龄妙手偶得的观日一剑了。”

徐凤年心情似乎有所好转,只是笑脸仍有些涩意牵强,“真佩服这些前辈高手,赏个景也能增长功力,我就不行,都是给人打出来的。”

徐偃兵打趣道:“王爷,便是我听到这种话,也不是个滋味啊,我们这帮经历过春秋战事的武夫,一把年纪岂不是个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徐凤年自嘲道:“一样的,我现在看余地龙他们几个,也觉得自己已是个老江湖了。”

日出东方,紫气东来。

百里之剑,在过半之后开始突然加速,在霞光中拉出一条美妙至极的下坠弧线。

徐偃兵眯眼望着那柄飞剑,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开口问道:“王爷,在担心什么?”

徐凤年轻声道:“怕白跑一趟。”

徐凤年搓手取暖,“也许我错了,不该意气用事拉着北凉骑军来广陵道。”

徐偃兵摇头道:“王爷你要是这么想就错了,这次骑军出境,燕文鸾顾大祖周康这些老家伙,起先肯定有这样那样的顾虑,未必如袁左宗褚禄山这般愿意毫无原则地支持王爷,但是换成庞建锐牛千柱这拨中层武将,那可是求之不得的美差,在西北忍了二十年,一边在前线死人,一边还要被后方冷嘲热讽,这趟好不容易能跑到别人家门口耀武扬威,好歹算是出了口恶气,以后便是战死关外,多多少少都没不至于太过憋屈。这是人之常情……王爷,飞剑离这里可只有三十里地了,还不出手?”

徐凤年不复先前惆怅,笑道:“再等等又何妨。”

袁左宗出现在远处,徐凤年摆摆手,后者心领神会,去下令大雪龙骑各部依旧各司其职,不用理会那名不速之客。

当飞剑临近骑军驻地十里左右,再度骤然加速前掠,快如一尾年幼蛟龙初次开江。

声势之大,天空中先是传来一阵如同街道尽头的爆竹声,仅是依稀可闻,但是很快声响就越来越刺耳,最后简直如耳畔雷鸣。

徐凤年伸出双手,分别按住了左右腰间的北凉刀和过河卒。

剑拔弩张之际,徐凤年突然松开了刀柄,与此同时,原本直刺营帐的飞剑剑尖向下微微一压,钉入了地面,这柄半截留在地面的长剑距离徐凤年不过十步,长剑纹丝不动,但是仍有紫色剑气萦绕剑身,流光溢彩。

稍候片刻,只见一名身穿布衣的高大老者大踏步闯入营地,老人背负有一只用棉布包裹的长条形物体,在徐凤年和徐偃兵五十步外停下脚步,环顾四周,老人明显有些诧异,竟然没有一兵一卒来“招待”他,这让原本想着大打出手的老人颇有些失落愤懑。老人白发白眉白须,相貌有南人的清逸,身材如北地健儿,宗师风范扑面而来,他瞥了眼那名这两年自己差点听到耳朵起茧子的年轻藩王,然后冷哼一声,随手一挥,钉入地面的长剑顿时拔地而起,掠回悬挂腰间的乌黑剑鞘。

从头到尾,徐凤年的视线始终停留在老人背负的身后物之上。

这位西楚剑道宗师当年在大楚的江湖地位,类似之后一剑独霸太安城的离阳祁嘉节,跟国师李密和太师孙希济算是一个辈分的人物,曹长卿遇上这个老人也应当执几分弟子晚辈礼。

吕丹田中气十足,明知故问地沉声道:“你小子就是北凉王徐凤年?”

徐凤年略微收回视线,望着这个有点像是兴师问罪的老人,语气温和道:“我就是。”

吕丹田解开绳子,摘下身后用棉布遮掩的物体,重重竖立在身前,嗤笑道:“姓徐的,你小子连老夫的一剑都不敢接下,是怎么当武评四人的?咋的,只是因为身后跟着吴家一百条走狗,再加上徐骁给你留下的一万凉骑,才给你点胆子来咱们中原摆威风?”

徐凤年反问道:“她人呢?”

没有得到答案的吕丹田勃然大怒,好不容易才压抑下满腔怒火,声如洪钟,“关你卵事,孬种!”

老人话语过后,军营中只有偶尔几声战马嘶鸣,此处格外寂静。

但是吕丹田腰间佩剑已经颤鸣不止,老人更是如临大敌盯住年轻藩王身旁的那名中年汉子。

徐凤年横出手臂拦在徐偃兵身前,继续问道:“要还东西,就让她自己来。劳烦前辈把东西带回去……”

吕丹田很不客气地打断话语,冷笑道:“你小子也配对老夫发号施令?也配对陛下指手画脚?”

徐凤年一本正经道:“请前辈打道回府。”

一个请字,咬字极重。

吕丹田如同听到一个天大笑话,拇指轻轻摩挲着剑柄,“可知老夫这把佩剑?铸于广陵江畔的山海剑炉,原名‘大江’,西垒壁一役后,老夫改为‘杀徐’。只可惜陛下此次御驾亲征,我大楚百万雄师重新屯兵西垒壁,听闻你们北凉骑军即将进入广陵,陛下不愿见你,顺便让老夫携带旧物归还北凉,且不准老夫大开杀戒,若非如此,方才那一剑,可就要向前推进五步了。”

徐凤年皱眉道:“说完了?”

吕丹田继续挑衅道:“说完了又如何?你敢和老夫一战吗?若是不敢,老夫再说十句百句,你徐凤年又能如何?”

徐偃兵面无表情道:“西垒壁一战,吕氏直系子弟战死十六人,亲家马氏,上阵百余人全部阵亡。”

被揭开心头伤疤的吕丹田眉发皆张,顿起杀心,五指握紧剑柄。

徐凤年叹息道:“你走吧。”

吕丹田怒吼道:“徐凤年,身为北凉王,又是天下有数的武道大宗师,何惧一战?!”

下一刻,吕丹田瞠目结舌,不敢动弹,更不敢多说一个字。

眼前,的确就是在老人的眼前,有双指作剑,距离老人眉心仅有寸余。

若说先前腰间佩剑向前五步,就“有望”斩下年轻藩王的头颅,那么现在徐凤年双指只要稍稍向前推进一寸,就能入他头颅。

其中道行差距,无异于天壤之别。

那一刻,措手不及的吕丹田才明白一个粗浅道理,“眼前”这个貌似很好说话的年轻人,并非是因为一颗软柿子而不得不摆出一副好脾气。

徐凤年一个字一个字缓缓说道:“带着剑匣返回西垒壁战场,把大凉龙雀剑交还给她姜泥。如何?”

吕丹田咬牙切齿,打死都不肯说话,遭此羞辱,而且没有还手之力,让这位西楚剑道执牛耳者心如死灰。原来武评有条批注所言不虚,天下武夫,只要不曾跻身陆地神仙,那么哪怕已经是拥有大千气象的天象境界,在徐凤年曹长卿邓太阿拓拔菩萨这四人之前,就会跟指玄金刚境界甚至是二品小宗师一般无二,皆是只有束手待毙的境地。

徐凤年收回并拢双指,“百里飞剑,前辈威风也抖搂过了,那么接下来帮忙捎句话给你们陛下,我徐凤年会去找她,有话当面说。”

吕丹田虽有颓然神色,却绝无退缩之心,瞪眼厉色道:“徐凤年,东西我带来了,就不会带走!你有本事就自己带着剑匣,冲过吴重轩大军防线,冲过我大楚重重铁甲!”

徐凤年一笑置之,“也好。”

袁左宗在不远处微笑道:“放心先行,许拱之流,还不需要王爷亲身陷阵杀敌。”

徐偃兵笑道:“要不要我或是从吴家百骑中挑选几人随行?”

徐凤年摇头道:“不用。”

袁左宗和徐偃兵相视一笑,点了点头。

徐凤年突然笑脸灿烂起来,“当今天下,哪里去不得?”

徐偃兵啧啧道:“这话真欠揍。”

袁左宗一脸深以为然。

看着北凉三人的云淡风轻,被晾在一边的吕丹田有种很古怪的感觉。

既有如重新见到徐家铁骑的仇恨,也有设身处地大丈夫当如此的理所当然。

徐凤年不再理睬百感交集的剑道宗师,转过身去,双指扯住包裹剑匣的棉布一角,轻轻扯动,露出那只紫檀剑匣的真容,眼神中露出一抹恍惚,但是很快就脸色坚定,略作思索,徐凤年自言自语道:“等着。”

瞬息过后,人走匣留。

天空中响起一阵声势壮烈远胜先前吕丹田一人一剑的闷雷声响。

轰隆隆的巨响,如同天空有一根千丈万丈长的爆竹,在替中原辞着旧岁。

吕丹田满脸震惊。

老人随即苦笑一声,低头看了眼那柄悬佩了四十年的长剑,“老伙计,对不住了。”

失魂落魄的吕丹田也在徐凤年之后立刻驻地。

长掠而去的老人心中浮起一个念头,是该真正离开江湖了。

一柄长剑在天高地阔的雄伟画卷中,如一缕发丝坠落于地。

很多年后,一名早年决意离开广陵道战场的无名小卒,在深山峻岭中侥幸所得一柄弃剑,然后当他在江湖上大杀四方的时候,手中所提正是那柄剑身篆刻有杀徐二字的名剑,又在很多年后,在这位在南方江湖如日中天的剑道宗师,赴北挑战已是当之无愧天下第一人余地龙,结果手中剑被硬生生折断。也正因为此事,与这名剑客相交莫逆的一个游学儒生苟有方,横空出世,第一次出现在江湖视野中,跟命中宿敌余地龙有了第一场巅峰之战,在那之后,余地龙与遗憾落败的苟有方便有了十年之约,之后整整六十年,两人各领风骚三十年。

但是当下的江湖,余地龙还只是幽州骑军的一名斥候伍长,苟有方还是一个在武帝城卖小笼包的少年。

还有徐凤年曹长卿这四座巅峰屹立于江湖之上,还有徐偃兵顾剑棠在内的十座高山横亘在江湖后辈眼前。

此时袁左宗忧心忡忡说道:“你说王爷会不会先绕路去一趟广陵江?”

徐偃兵点头道:“你是说先去找陈芝豹?我想会的。”

然后徐偃兵拍了拍袁左宗的肩膀,“该担心自己处境的,难道不该是陈芝豹吗?”

袁左宗会心笑道:“倒也是。”

……

中原山河逶迤壮丽,广陵江上,一艘艘高大楼船战旗猎猎。

江心一艘犹如鹤立鸡群的旗舰上,白衣男子走出船舱,手中拎有一杆长枪。

梅子酒。

此时江水滔滔。

天上大风。

仙人南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