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面北背南

雨势润如酥,像那婉约美人缓缓织珠帘。

年轻宦官手心之上那颗雨水凝聚而成的藏青色水球,悬空而停,微微起伏,隐约浮现电光闪烁,火龙游走一般。

握住刀柄的徐凤年瞳孔微缩。

天雷。

世间人手握天雷?

只是这种事情发生在这位驻颜有术的宦官身上,反而不奇怪。

此时此刻,年轻宦官再无先前的温吞气息,面对半丈之外按刀而立的徐凤年,面容肃穆,眼眸漆黑如墨。

如一条蛟龙看待一尾蟒蛇,既有俯瞰轻视之意,又蕴含着雷霆大怒。

在这之前,两人坐井观天论道之时,年轻宦官不像是位跺一跺脚就让江湖抖三抖的武道大宗师,倒像是一位年纪轻轻的私塾先生,不苟言笑,刻板孤僻,但是与对眼之人的言谈举止,都可谓谦谦君子,锋芒内敛。

但越是这种人,反常之时,尤为可怕。

这就像当年自称天下第二的王仙芝,突然有一天扬言要做那第一人,在那六十年里,自然是谁挡谁死,恐怕邓太阿曹长卿在内所有日后大放异彩的江湖风流人物,都会早早夭折。

又比如下山以后的洪洗象真正发火起来,又会怎样的光景?那一定无法想象。

或许铁了心想杀人的徐凤年,也算,所以洪敬岩就在拓跋菩萨的眼皮子底下死了。

眼前这位不知姓名的离阳宦官,正是如此。

他五指微微缩,掌上天雷瞬间渗入手心,消散不见,但是整条手臂顿时呈现出火龙萦绕的诡谲景象。

年轻宦官呼吸绵长,隐约间七窍间皆有七股纤细的白色气息吐纳出入,白皙如羊脂美玉的面庞之上,如同倒垂七条白蛇。

与此同时,徐凤年不但已经拔刀出鞘,而且身形刹那间旋转向前,双脚离地,衣袖飘摇,简简单单一记滚刀劈向年轻宦官。

后者只是抬起那条“吞食”掉一颗天雷的手臂,双指夹住那柄蕴含徐凤年充沛神意的凉刀。

双指夹白虹。

指缝间,电光火花疯狂溅射,映照着年轻宦官那张脸庞熠熠生辉。

眉间如又开天眼的徐凤年默念一声,开蜀式。

指向年轻宦官眉心处的刀尖,猛然间绽放出一条粗如手臂的雄浑罡气。

年轻宦官脑袋倾斜,虽然近在咫尺,虽然那抹罡气威势等同于床弩百丈之内激射而出,当仍是被他轻松躲去。

只有鬓角处被凌厉气机割断的几缕发丝,缓缓飘落在雨水中。

年轻宦官在撇过脑袋的同时,空闲左手快如奔雷地撩向徐凤年胸口。

他曾在宫中勤勉房听那些饱学硕儒说过,东南年年有大风,摧峰拔山撼城楼。

徐凤年被一拳砸中胸口,看似纹丝不动,可眉心处的那枚紫红枣印随之摇晃涟漪,原来这一拳,不伤体魄而伤神魂。

一拳得逞的年轻宦官轻声道:“弃刀。”

在这两个字吐露出口的时候,变拳为掌,一掌敲在徐凤年心口上。

一掌之下,徐凤年整个人的袍子都随之剧烈震荡,腰间悬佩的那枚玉坠子更是突然崩碎,化作齑粉。

徐凤年仍是左手紧握那柄凉刀,岿然不动。

年轻宦官微微皱眉,始终以双指夹住凉刀的手臂想外挪开,向前踏出两步,然后这一掌拍在徐凤年额头之上。

徐凤年整个人倒滑出去。

双脚在小街地面上上犁出一条青石翻裂的十数丈沟壑,只是距离年轻宦官越远,由深及浅,而徐凤年身后的雨水,为磅礴气机所挤压,倾斜悬挂,清晰可见。

徐凤年一脚后撤一步,一脚前踏一步,稳住身形。

双脚轻轻踩在青石街面上,就像生出两朵池上莲花。

年轻宦官略微讶异,但是随即释然。

年轻藩王仍是从自己双指之间拔走了那柄普通材质的凉刀。

今夜雨中两人之战,是一场境界高远的意气之争,有无兵器并不是胜负关键,何况这柄凉刀又不是什么神兵利器,说不得还是件累赘。

但是年轻藩王如此执着于不愿弃刀,想必是因为此人心中某种根深蒂固的念头,正是寄托在此刀之上。

也许是手中这一把凉刀意义非凡,但也许是所有北凉刀握在手中即可。

到底是哪一种,很简单,打碎他手中的那柄凉刀即可辨认。

年轻宦官抬起手臂,随手一抹。

雨点串连成线,最终凝聚铸造出一柄三尺意气剑。

借剑一事,曾经尽得李淳罡精髓的徐凤年并不陌生,相反正是当今江湖最为熟稔此事的宗师大家,徐凤年如果自称第二,恐怕连以剑术得道的桃花剑神邓太阿,都不好意思自称第一。

但是这一刻,徐凤年看到这一幕后,如同眼前铺开一幅以前从未见过的陌生画面。

未必是年轻宦官此举境界更高,双方都是天人,并无高下之分,但是年轻宦官的手笔,气魄奇大,哪怕眼下敌我之分,也不得不由衷佩服。

如果说羊皮裘老头儿的借剑,无论是与人借真剑,还是与天地借剑意,都有一种我李淳罡想还便还、我想不还就不还、哪怕你是老天爷也奈何不得我的气势。

那么这位年轻宦官就走了另外一条路子,我不与天地争抢,只在天地之间自行造化。

这就像李淳罡并非做不到,只是才气太高天赋太好,所以很懒散,但是年轻宦官却有那份勤恳。

徐凤年四周雨水好像出现片刻的停滞,然后身形一闪而逝。

年轻宦官闭上眼睛,如听雨声。

然后随手向后一剑挥去。

三尺雨水在挥剑之后便消逝不见。

年轻宦官又从雨中抹出一剑,这一次挥向了左手侧面。

一剑复一剑。

雨势不减,雨水不停,年轻宦官手中三尺剑已经换了六十次。

徐凤年始终没有现身,如果不是年轻宦官始终不曾停止向四面八方出剑,可能糜奉节樊小柴两人都要以为年轻藩王撤出小街了。

年轻宦官神态闲适,出剑之时仍有余力开口:“在我心目中,除去存在本身即象征着人间巅峰的吕洞玄不说,高树露,李淳罡,王仙芝,这三人在各自意气巅峰时,才算举世无敌,并非他们时时刻刻都堪称人间无双,比如李淳罡重出江湖后在广陵江畔的时候,还有王仙芝留在东海武帝城而不是身在北凉的时候,那时候,即便我在太安城,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恐怕只有吕祖才能与之匹敌,而且双方必然打得酣畅淋漓,互相皆有胜算。”

“至于你徐凤年,终究还是差了些。其实你只要不舍弃前世前身,也能走到那个高度,只是你不愿寄人篱下,自行毁去了这份气运。否则天大地大,谁又能拦你徐凤年随心所欲?杀了皇帝赵篆,然后逍遥江湖又有很难?北凉挡不挡得住北莽百万铁骑,与你一人独享天人忘忧又有何关?”

年轻藩王始终没有现身也没有答话。

这位气势雄伟的年轻宦官也不以为意,轻轻挥袖。

天地为之寂静。

小街上遮天盖地的雨幕就那么完完全全静止停住。

青石板上,那些雨水也不再往低处流。

无所遁形的徐凤年原来站在小街尽头的一处屋檐下,就像一个躲雨的路人。

年轻宦官伸出手,弯曲食指,轻轻弹了一下悬停在头顶的一滴雨水。

异象崩碎。

雨势继续倾泻。

他望向远处那位神态同样安详的年轻藩王,手中凉刀早已支离破碎,仅是凭借一腔意气凝聚不散而已。

他好奇问道:“身负陆地神仙的通玄修为,加上手握三十万铁骑,为何偏偏心意如此不顺?”

徐凤年收刀缓缓入鞘。

清凉山都知道如今这位藩王不论何时何地,只要出现在众人视野中,几乎都会悬佩凉刀。

很多人都未深思其中缘由。

在龙眼儿平原一役之后,在齐当国死后。

徐凤年只在睡时摘刀。

他不想下一次有人需要他去救时,两手空空。

也许以他今日境界,腰间有刀无刀,并无两样。

可是徐凤年还是坚持。

屋檐下,年轻藩王走下台阶,终于开口说话,“人活一世,事事只顺本心本意,与向阳生长的无情草木何异?”

“为你在意之人而不得意,活得没那么痛快,看似憋屈,其实何尝不是一种幸福事?最少有人值得你为之付出。”

“张巨鹿为苍生百姓,曹长卿为他心中那个女子,我师父李义山为北凉百姓,徐骁为子女……”

徐凤年最后笑问道:“你有吗?”

好像被触及逆鳞的年轻宦官脸色微变,眼神冰冷,重重跺脚,沉声道:“出龙!”

水井内,一条粗壮如井口大小相当的水龙疯狂撞出。

直扑徐凤年。

最熟悉天地气数运转的年轻官宦最清楚不过,吕祖转世尚且年幼,王仙芝已经飞升,李淳罡更是已经成为江湖往事,如今徐凤年远远未能重返巅峰,那么他就是真正的人间第一人,绝对不会如徐凤年玩笑所说,随便在街边遇上个吃着糖葫芦的稚童,就能够成为自己的厌胜之人。

他的敌人,只在天上而不在人间。

徐凤年低头瞥了眼腰间那柄凉刀,轻轻呼吸了一口气,蹲下身,伸出手掌贴在街面上。

闭上眼睛,不知为何。

然后站起身,徐凤年开始向前奔跑。

雨水溅起,步步生莲。

年轻宦官突然怒喝道:“徐凤年,你怎敢?!”

徐凤年一往无前。

身后处,一骑骑,铁甲战马,一位位,北凉英烈。

虽死魂魄犹在!

你想以赵室气运削减我北凉气运。

那就来!

沙场之上,北凉战死英灵,皆面北背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