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壶酒的时候已经口齿清晰许多,大概是大醉至醉醒了。

老人露出一个深意笑意,朝徐凤年挑了挑眉头,头一回用上徐公子这个称呼,问道:“觉得我孙女如何?”

徐凤年无言以对。

敢情是打算乱点鸳鸯谱?

老家伙看来是真的醉醒了。

年轻女子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屏气凝神,眼观鼻鼻观心。

老人喟叹道:“别紧张,我啊,人老眼不花,虽然你小子会是世上许多女子的良配,可惜却不是我孙女会喜欢的那种男子。”

老人的眼神越来越明亮,双指扭转酒杯,自言自语道:“我跟你一般年轻的那会儿,喜欢闯荡江湖,所以有幸见过很多老家伙,有些是好似蛟龙的大人物,剑神李淳罡,酆都绿袍儿,报春人刘因公,等等,也见过很多江湖市井里头的小人物,如今连我都记不得名字了,可不管怎么说,那时候的江湖人,从心底相信被今人视为迂腐可笑的老规矩,会千金一诺,愿意重侠义轻生死,所以我不喜欢你们北凉的鱼龙帮,也不喜欢如今的离阳江湖。现在的江湖啊,就是庙堂阶下的一滩死水,就算陆地神仙再多,也无趣得很,毕竟江湖人是要走江湖,不是看江湖听江湖。”

说到这里,老人眼神慈祥地望向自己孙女,“可是她喜欢就好。”

老人笑了笑,“要说最不喜欢,还是北凉的徐家啊。”

徐凤年脸色如常,低头浅浅喝了一口酒。

口无遮拦的老人感伤道:“二十年前,离阳江湖不敢在徐家铁骑之前谈风骨,就那么一寸一寸给徐家马蹄踩断了。如今,那个人屠好不容易去见阎王爷了,可是离阳江湖仍然不敢在徐家面前自称高手。这江湖,好像真是越混越回去了,当年人屠徐骁好歹是仗着所向披靡的无敌铁骑马踏江湖,可如今,徐骁的嫡长子,他一个人就够整座江湖喝上一大壶了。”

徐凤年举起酒杯,“老哥,来,我敬你一杯。”

原本已经打算不再喝酒的老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倒了满杯绿蚁酒,笑问道:“这是为何?咋的,老弟你姓徐,难道跟清凉山北凉王府沾亲带故不成?”

徐凤年眯起眼眸,微笑道:“因为在这栋酒楼喝绿蚁酒不花钱啊。”

老人嘴角抽搐,“啥?喝酒不要银子?”

徐凤年点头道:“饭菜贼贵,而且一文钱不能少,唯独绿蚁酒不要一颗铜钱。”

年轻女子忍住笑意

老人呆滞当场,猛然回神后吼道:“店小二,再拎两壶绿蚁来!”

徐凤年忍住笑意,“童老哥,我真不能喝了。”

老人瞪着这个家伙,气呼呼道:“臭小子,别喊童老哥,喊童老伯!”

突然,年轻女子伸手按住一把佩刀的刀柄,沉声道:“楼上,有杀气!”

徐凤年一时间脸色古怪。

年轻女子以为这位气息寻常的凉州公子哥,没有把她的话当回事,念在他陪着自己爷爷喝了这么多壶绿蚁的情分上,破天荒继续提醒道:“徐公子,三楼高手极多,最少有四五股气机堪称浑厚磅礴,这些足以跻身一品境界的宗师一旦交手,我未必能够照应得到你。”

徐凤年岂会不知楼上的形势。

南疆第一人程白霜,刀法宗师毛舒朗,龙宫首席客卿嵇六安。南诏第一高手韦淼,目盲琴师薛宋官。

这就已经是五位了。

徐凤年之所以神色异样,是年轻女子这个“有杀气”的说法,让他想起了两个曾经说过无数遍的口头禅。

我胯下有杀气。

裆下很忧郁啊。

每逢两个初出茅庐的江湖游侠一起扯掉裤带撒尿,都会比拼谁的杀气更足。

夜深人静辗转反侧或是清晨醒来时分,某人低头看一眼裆下,总会念叨一句,兄弟真是对不住了,是当大哥的没出息,再忍忍。

还记得当年那个家伙配合自己当算命先生一起坑人银子的时候,有次背着自己往签筒里丢了枝“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下下签,结果被一位长辈领着前去抽签算姻缘的小娘抽到,结果……可想而知。

不过当时那位黄花闺女的相貌,真的很惊天地泣鬼神啊。

徐凤年下意识望向窗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嘴角翘起,笑得很温暖。

等到徐凤年回过神的时候,三楼已经传出巨大的轰响声。

徐凤年站起身,“童老伯,童姑娘,三楼有我的朋友,我得去看看。”

他早就猜出那名女子的身份,南诏境内金错刀庄庄主,童山泉,货真价实的当世女子刀法大家,她走的武道路数,与武帝城拳法宗师林鸦如出一辙。

那么她右腰叠佩双刀,分别是天下刀中重器第六,第九。

武德,天宝。

老人神情凝重,“既然如此,就让我孙女陪你走一趟。”

徐凤年摇头笑道:“童老伯好意心领了,放心,我知道轻重。”

老人还要说话,突然发现孙女扯了扯自己的袖子,低头望去,她摇了摇头。

老人虽然不知其中玄机,仍是忧心忡忡道:“千万小心,一有不对,打声招呼。”

萍水相逢,可轻生死。

也许,这就是老人那一辈人的江湖。

徐凤年刚走出去两步,转身猛然抱拳,笑道:“最后那杯酒,是替我爹敬童老先生的,他如果能够亲耳听到,别说五壶绿蚁酒,就是十壶二十壶,也要陪老先生喝个痛快。”

在徐凤年走后,老人一头雾水,纳闷问道:“妮子,爷爷刚才说啥了?”

她一本正经道:“我忘了。”

脑袋难免还有些昏胀的老人晃了晃头,干脆不去想了,笑道:“妮子,爷爷我算是看出来了。”

她有些好奇。

老人认真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与太白剑宗年轻谪仙人并称为江湖双骄的女子深呼吸一口气,紧抿起嘴唇,一言不发。

就在她大失所望的时候,老人语不惊人死不休抛出一句,“他啊,就是北凉王徐凤年。”

她悚然大惊。

老人低头小酌一口后,嘿嘿笑着。

傻闺女,这你也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