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真正的血腥

等到这伙权柄显赫却略显狼狈的京城宦官下楼离去,徐凤年走向刘妮蓉那一桌,落座前对苏酥他们招手笑道:“酥饼,薛姑娘,还有齐大叔,来来来,都一起坐这儿来,人多热闹!”

徐凤年第一个落座。

林红猿,毛舒朗,程白霜,嵇六安。

刘妮蓉,赵山洪,另外一名鱼龙帮年老供奉。

再加上苏酥,薛宋官,曾经赠送给徐凤年那把名剑“春秋”的齐姓铸剑师,韦淼,苗疆女子。

身穿一袭朱红大袍的女子自然是徐婴,而那个先前倒挂在窗外晒月亮的女鬼,显然就是呵呵姑娘贾嘉家了。

她们两人都是今夜才赶至北安镇。

理由很简单,在清凉山待着,很无聊。

徐渭熊也不太放心徐凤年,就干脆让她俩接人来了。

一张酒桌最多只能摆下九张椅子,但是现在却有这么多,自然不可能人人都有位置。

好在徐婴和呵呵姑娘根本不稀罕坐在椅子上,两人掠至不远处一座幸免于难的屏风上,徐婴站着,少女蹲着,后者使劲啃着天晓得从哪里顺手牵羊来的烤鸡,三下两下就吐了满地骨头,然后油腻双手在徐婴的大红袍子上擦了擦,徐婴只是开心一笑。

在徐凤年之后,反而是能被在场任意一人单手撂倒一百个的苏酥,搬了条椅子过来第一个坐下。

赵山洪则是第一个跪下,双手撑在地上,对年轻藩王颤声道:“鱼龙帮赵山洪,叩见王爷!”

这位蓟北黑道第一高手,是被疯狗袁庭山收拾得像条丧家犬,这才来到鱼龙帮寄人篱下的,如果他没有记错,眼前这位年轻藩王,恰好曾经在太安城皇宫当着大柱国顾剑棠的面,往死里揍过那个跋扈至极的袁疯狗。

对于信奉拳头就王法的开碑手赵山洪而言,由衷认为能够跪一跪这位北凉铁骑共主,就是他膝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徐凤年嗯了一声,“起来吧。”

然后徐凤年转头望向鱼龙帮帮主,笑问道:“怎么不坐?难道是当上了大帮主,就摆谱了?”

原本只想站着的刘妮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坐在原先的座位上,凑巧就在徐凤年的右手边。

那名平日里还会对刘妮蓉倚老卖老摆摆架子的供奉老者,咽了咽口水,如果有块够硬的砖头在手里,他都想自己把自己拍晕了。

赵山洪起身后,低眉顺眼地悄悄来到刘妮蓉身后,与那名同样满脸肃穆恭敬的老供奉并肩而立,有些同病相怜。

酒楼三楼,除了他们,走得干干净净。

除了劫后余生的欣喜,还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小心思。

行走江湖,除了本事,见识很重要。

见识见识,见过了一面,就等于是认识了嘛。

那么既然认识了既是陆地神仙又是西北藩王的徐凤年,在江湖何处不能吹嘘个七八年?

林红猿,毛舒朗,程白霜,嵇六安,重新落座。

苏酥,韦淼,苗疆女子都各自搬了椅子过来坐下,薛宋官不管苏酥怎么劝,都只是抱着古琴站在他身后,而姓齐的旧西蜀铸剑大家,一样没有坐下。

如此一来,刚好九人。

徐凤年打开一壶绿蚁酒的泥封,只是给靠近自己的刘妮蓉和毛舒朗各自倒了一杯酒,再给自己倒满后,笑道:“我就不客气了,大家各自倒酒,都随意。酒品如何,都是自个儿喝出来的,劝酒劝不出来,至于劝别人喝的人,酒品更是不行。”

嵇六安向年轻藩王举杯,一饮而尽,“龙宫嵇六安,有幸见过王爷!”

程白霜也举起酒杯,“南疆草民程白霜,这杯酒与嵇兄一样。”

韦淼自顾自喝了一杯酒,沉声道:“韦淼!”

徐凤年各自回敬一杯。

林红猿刚想要举起酒杯,不知为何跟年轻藩王视线交错后,就放弃了。

苗疆女子不用酒杯,直接拎起酒壶仰头灌了一口大酒,直愣愣盯着徐凤年的脸庞笑道:“你模样这么俊,你娘一定长得很好看!”

徐凤年笑脸灿烂道:“这位姐姐一看就是个耿直人!”

韦淼会心一笑。

唯独苏酥双臂环胸,冷哼一声。

徐凤年斜瞥了眼这位相识于北莽的老朋友,“呦,酥饼,不对,如今得尊称你一声苏大侠了,听说在西蜀南诏江湖闯下了偌大名头啊,咋的,这趟来北凉也是参加武当论武?你就不怕有你在,其他人都只能去争天下第二?”

苏酥憋屈得满脸通红,差点当场憋出内伤,脱口而出道:“姓徐的!放你的狗屁!”

徐凤年赶忙给自己倒上一杯酒,故作惊慌道:“不愧是打遍蜀昭两地无敌手的苏大侠,我得喝杯酒压压惊。”

苏酥站起身,一拍桌子怒道:“我喝你大爷!姓徐的,找削不是?!”

别说是林红猿这拨南疆客人,就连刘妮蓉和韦淼两伙人都有些咋舌,实在想不明白这家伙的缺心眼,是不是从娘胎里带来的。

这姓苏的家伙武功稀烂,不曾想竟然浑身是胆啊。

赵山洪和供奉老者则坚信这位看似武功不入流的年轻人,一定是位真人不露相的当世顶尖高手!

徐凤年呵呵一笑,“来削来削,我求你削!”

苏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屁股坐下,大义凛然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开碑手赵山洪都快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了。

在经过苏酥这么一闹后,原本略显沉闷的氛围轻松许多。

一张酒桌,各自背景复杂,自然不好深谈什么。

徐凤年约莫喝了一壶半后就说要下楼跟人打声招呼,结束了这桌酒局。林红猿与刘妮蓉因为本就有事相商才在此地碰面,就顺势留在三楼,而苏酥一行人也没有留下的念头,倒是韦淼起身前主动向程白霜和嵇六安敬了一杯酒,双方勉强算是旧识,早先各自代表蜀王陈芝豹和燕敕王赵炳前往辽东一座小镇,会见大柱国顾剑棠,当时三方皆是不欢而散,世事无常,谁都料不到最后恰恰是这两位藩王联手起兵造反了。天下豪杰之间,往往即便各为其主,也不耽误惺惺相惜,何况此时都算是“一家人”了,就更不会心怀芥蒂。

徐凤年重新来到二楼,果然看到空荡荡的二楼,只剩下了坐在原先那张临窗酒桌的爷孙俩人。

看到徐凤年安然无恙地返回,老人如释重负,金错刀庄庄主童山泉虽然看似面无表情,却也眉头悄然舒展了几分。

老人在徐凤年坐下后,问道:“如何?”

今夜喝了不少酒的徐凤年长呼出一口气,不知除了酒气,还有没有郁气,他笑道:“没事了。出门在外靠朋友,虽然楼上动静很大,但我的朋友摆得平。”

年纪不算小的黄花闺女,却是年纪轻轻的刀法宗师,她重新皱起眉头,沉声道:“方才有一人气势尤为雄壮,最少是天象境界巅峰高手!”

老人脸色不悦道:“肯定是那个韦淼!这家伙投靠那位蜀王以后,底气也就更足了。放着好好的江湖宗师不做,非要去官场当走狗!算我瞎了眼,早些年还觉得他是条响当当的汉子。”

对此徐凤年不置一词。

刹那之间,童山泉已是起身,左手按住右腰间一柄长刀的刀柄,出鞘寸余!

不过不知她所握之名刀,是武德还是天宝。

徐凤年有些无奈。

三人临近的那扇窗户。

此时正倒挂着两颗脑袋,目不转睛盯着他们三人。

徐凤年揉了揉眉心,苦笑道:“童庄主,不要误会,她们都是我家里人。”

童姓老人呆若木鸡,看了看那位徐老弟,又看了看窗外那两颗脑袋。

以童山泉不动如山的坚毅心性,尚且微微张开了嘴巴。

以此可见,徐婴和呵呵姑娘的露面形式,尤其是在这大晚上的,不太受人待见。

贾嘉家呵呵呵了三声,撇撇嘴,一闪而逝。

徐婴也依葫芦画瓢笑了三声,也消失了。

接下来气氛尴尬。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好在这个时候苏酥一行人走下三楼。

苏酥啧啧道:“呦,姓徐的,又跟陌生姑娘花前月下了啊,真忙啊!”

然后苏酥提高嗓门,对童山泉一脸真诚道:“这位姑娘,千万别搭理那个色胚,他家里早就有三妻四妾了,连孩子都能爬树掏鸟窝了!”

徐凤年气笑道:“滚!”

苏酥竖起大拇指朝下,“你先教我?”

徐凤年作势要起身,苏酥干脆利落地一溜烟跑了。

韦淼和苗疆女子要比苏酥薛宋官和负匣铸剑师三人稍晚下楼,童姓老人转过头重重冷哼一声,这让原本想要跟老人打声招呼的韦淼只好继续下楼,倒是那位身段妖娆的苗疆妇人,对徐凤年抛了个肆无忌惮的媚眼,还不忘伸出大拇指。

在徐凤年登楼后就一直没有喝酒的老人,下意识伸手去拿起酒壶,晃了晃,空落落的,放下酒壶后,没好气道:“徐公子,你给老头子透个底,给句痛快话!”

徐凤年认真道:“要不然我再跟老哥喝两壶,否则我怕喝不成酒了。”

老人脸色阴沉道:“不喝!”

徐凤年继续道:“按照酒楼规矩,有人能够一天喝掉六壶绿蚁酒的话,连饭菜都不收银子,我再喝一壶半,就成。”

老人不愧是老江湖,立即杀伐果决道:“那就喝!”

这次换成童山泉揉了揉眉心。

二楼已经没了招徕生意的伙计小二,所以那两壶酒还是徐凤年亲自跑去柜台,好不容易翻箱倒柜拎出来的,顺手弄了两碟花生米。

两腋夹酒壶,双手端碟子。

就只差没有在肩头搭一块棉布白巾了。

童山泉当时看到他这副模样后,低声问道:“爷爷,这能是那个人?”

当时本就是跟孙女随口胡诌的老人嘴角抽搐,没说话。

喝酒归喝酒,沉默还沉默。

百无聊赖的徐凤年只是偶尔在桌面上指指点点。

就这么枯燥乏味地喝掉了两壶酒,老人身形摇晃地站起身,平淡道:“走了。”

徐凤年点了点头,“那我就不送了。”

老人摆摆手,大步离去。

徐凤年看向童山泉愈行愈远的背影,笑问道:“敢问童姑娘,哪一柄是世间名刀第六的武德?”

童山泉停下脚步,右手轻轻扶住腰间一柄长刀刀柄。

徐凤年缓缓道:“快刀割水,刀不损锋,水不留痕。”

童山泉说了之前与徐凤年见面后同样的一句话。

“谢谢。”

……

这个祥符三年的秋天,尤为多事。

中原燕敕王赵炳、蜀王陈芝豹共同起兵,广陵江以南的半壁江山尽陷,离阳朝廷不得不让卢升象与吴重轩再度领兵南下。兵部侍郎许拱代替因病请辞的蔡楠升任节度使,负责节制北凉道与两辽之间的所有北部边军。

朝廷敕封北凉王徐凤年为大柱国,同时大肆追封刘寄奴王灵宝在内所有关外战死英烈,并且在北凉道破格设置两名副经略使和节度使,原凉州刺史陆东疆一跃成为北凉文官二号人物,徐北枳与杨慎杏一起担任副节度使。

密云山口一役,曹嵬与一名原本籍籍无名的谢姓武将,一举歼灭种檀部骑军,仅有夏捺钵种檀率领十余名种家精骑突围而出,此役成功迫使已经接受北莽国师称号的烂陀山倒戈,两万僧兵驰援流州青苍城。

郁鸾刀率领万余轻骑绕过君子馆瓦筑数座姑塞州边境重镇,孤军深入,直插北莽南朝腹地,锋指西京,震动北莽两朝。

北莽王庭传出女帝听闻密云山口惨败后,怒极攻心,卧病不起,太子耶律洪才临时主持南征事务,三朝元老耶律虹材领西京首辅衔,辅佐太子殿下。其中王帐成员耶律东床破格担任西京兵部右侍郎,同时受封镇国将军,节制君子馆瓦筑在内四座重要军镇。

随后离阳两位藩王的叛军并未立即向北方展开攻势,而是迅速蚕食广陵江以南的广袤版图。

但就在整个离阳官场和军伍都误以为燕敕王将自立为帝之时,中原迎来了一场影响深远的巨大震动,传言两大藩王将要把那位因忠心赵室正统而享誉朝野的靖安王赵珣,扶上帝位!

世人的眼光和心思,都放在这一连串令人瞠目结舌的变故上。

其中燕敕王世子赵铸,依旧不动声色,不为世人所瞩目。

也不曾留意那个名叫北安镇的凉州小地方,在那个夜晚里,浓郁血腥背后隐藏着的真正血腥。

真正的血腥,不见血。

相反,会是曾经的温情脉脉,会是曾经的同生共死。

……

偌大一座酒楼二楼,徐凤年独自坐在长凳上,闭眼打着盹。

等到徐凤年睁开眼睛,刘妮蓉独自一人站在桌旁。

看到她不是自己意料中的女子,年轻藩王松了口气。

哪怕注定要与另外那名女子见面,可即便只是晚一些,总是好的。

这就像游历江湖归来的世子殿下,明知道徐骁开始老了,但是慢一些,就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