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天门洞开

尘埃四起。

真武法相的头颅炸碎,无头之身依旧保持前倾姿势。

圣人泥像却依然健在,只是出现些许龟裂痕迹。

张家圣人故意摸了摸自己头顶儒巾,面朝那位大概连压箱底本事都拿出来了的年轻藩王,讥讽道:“不疼,你就只有这点能耐?”

此人说话口气总是奇大,但却又真恰恰如他所说,人间人与他为敌,哪怕是徐凤年,便只能是那蚍蜉撼大树!

老儒士眯起眼,啧啧道:“我早说了,凭你那点自身气数,今夜对上我,不够看。即便你藏藏掖掖不肯动用整座北凉的气运,为何连你们徐家气数也不愿汇聚?徐渭熊也好,徐龙象也罢,可都算不得常人,勉强都是身负气运之人,你与他们接一些气数也无妨,偏要独力支撑局面,何苦来哉?人都要死了,还在乎那点细枝末节?你徐凤年不总戏言自己从不做亏本买卖吗?”

徐凤年对此不理不睬,默不作声。

从小到大,作为徐家嫡长子,只有他送给大姐二姐和黄蛮儿各种奇巧珍稀玩意儿,从没有跟他们要过什么东西,想都没有想过。就像当初获得了那双年幼虎夔,也是毫不犹豫分别赠送给了二姐和黄蛮儿。

在北莽从齐姓铸剑师那里得到那把新剑春秋,亦是第一时间想到自己的兄弟,想着他总算可以把木剑换了。从江斧丁那里抢来过河卒,心底也是想着跟白狐儿脸借过绣冬春雷,总算能还一次人情了。

徐凤年一直坚信,自己已经获得太多,便不该诉苦,便应该大方。

老儒士凝视着徐凤年的眼睛,冷笑道:“一叶落而知秋,堂堂离阳第一大藩王,手握三十万精骑,竟是这般优柔寡断的痴儿,可笑至极!”

徐凤年缓缓道:“等你赢了再叨叨叨,现在为时还早。”

张家圣人哈哈笑道:“我赢你之时就是你身死之时,到时候我与谁抒发胸臆?难道要我对着一位死人念叨不成?”

徐凤年眼神坚毅且脸色冷漠,“我师父李义山,上阴学宫王祭酒,离阳张巨鹿,要我帮他捎带一抔土的蓟州卫敬塘,还有很多很多,在我心目中,他们才是读书人,你这个儒家张圣人也幸亏几百年不敢露面,否则真要让人笑掉大牙。”

张家圣人不以为意,笑眯眯道:“这话也说得为时尚早。”

徐凤年屏气凝神,自从真武法相消散后,就愈发难以捕捉这名老儒士的气机。

老人抬起手臂,悬空随手一抹,顿时出现三尺青罡气。

老人好似陷入追思,唏嘘道:“大概后人只知我之学问,却不知那负笈游学,儒衫仗剑,可是发轫于我啊。”

张家圣人气凝成剑之际,徐凤年瞬间出刀,无声无息。

老人站在原地,持剑手臂拧转至身后,简简单单的一招立剑式,格挡住了那柄试图一刀削去他头颅的身后符刀。

之后无论神出鬼没的符刀从哪个角度出现,这位张家圣人都只是平平常常的持剑式,便已是防御得滴水不漏。

双方一气之长,竟然长达一炷香功夫。

徐凤年终于在张家圣人身前二十步外站定。

老人依旧气定神闲,手中三尺剑罡雄浑如初。

身后那座被他请入凡间的圣人泥像也没有消失,始终安静望向山脚远方。

老人意态闲适地环顾四周,哑然失笑道:“鬼画符!以符刀之中的北莽真龙残魄,坐镇中枢作为符胆,还算马马虎虎,却用上了龙虎山的神霄雷法,可就有些牵强了吧,这算哪门子雷池显化人间?又如何能够召神劾鬼,如何能够镇魔降妖?”

老人四周高高低低,悬停有二十一柄袖珍飞剑。

十二飞剑来自邓太阿所赠,玄甲青梅竹马朝露春水桃花,蛾眉朱雀黄桐蚍蜉金缕太阿。

九柄飞剑是后来徐凤年依照各种生平意气,恳请清凉山墨家矩子所铸,分别是酆都老蛟蠹鱼水精美髯,稚趣野狐羊脂蚁沉。

每一柄静止不动的飞剑之上,都浮现出一张金光熠熠的黄色符箓。

张家圣人轻轻咦了一声,好奇问道:“怎么还缺了符胆之字?世间道教流派分分合合,但是符箓派归根结底,符胆无非就是罡字内十数字而已,符胆无字,你辛辛苦苦造就此符,灵气从哪里来?”

徐凤年握紧刀柄,轻轻叹息一声。

这本该是他用来镇压天人澹台平静的一座雷池。

至于这张符是什么符,其实显而易见。

他徐凤年既然身处北凉。

这张符,自然便是凉字符!

二十一柄剑与剑之间,意气相连。

二十一张符与符之间,雷电相牵。

老人摇了摇头道,“读书至酣畅处,千秋兴亡也是一页翻过,小小雷池,算什么?”

张家圣人站在原地,一手持剑,一手蘸了蘸口水,做出一个翻书动作。

页页翻过。

每一页翻过,便有一柄飞剑坠地。

当最后一柄飞剑摇摇坠坠之时,徐凤年第一次双手持刀,开始笔直前奔。

张家圣人挥袖散去三尺罡气,向前跨出,冷笑道:“真当我怕了你这封山厌胜之术?!”

刹那之间,老人左手五指握住刀尖,正当这位儒圣老祖宗就要右手一巴掌拍出去的时候,停下动作,眉头紧皱。

一抹虹光从洗象池那边骤然划破天际,然后以更快速度落在老人身后,或者说那尊圣人泥像之前。

剑名满甲雪。

剑落之时,没有落雪。

却带来两道绚烂光柱从天而降。

如开天门!

张家圣人无奈道:“你小子真够烦人的啊。”

老人大概是为了蓄力应付那座辉煌天门,只是松开握住刀尖的手指,然后随手推开年轻藩王,便转过身去。

那尊圣人泥像如同被人使劲拉扯,缓缓滑向天门之内,巍峨身形逐渐隐没。

老人先后抬起一脚,先后踩了一下地面。

落地生根!

老人背后如同吹起阵阵雄劲大风,衣袖猎猎作响,一边倒向那座天门。

徐凤年转头望向东方,沉声道:“剑来!”

仍是在数千里之外,御剑飞行的那位桃花剑神大笑答道:“一座吴家剑冢,二十万剑,够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