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举世皆敌

当邓太阿御剑而至,只看到年轻藩王独自坐在破碎不堪的石阶顶部,膝上横刀。

一袭衣衫血迹斑斑的徐凤年虽然满脸疲惫,但是神意十足,且那副接连重创的天人体魄如同枯木逢春,重新焕发勃勃生机,逐渐趋于巅峰。

邓太阿飘然落地,腰佩那柄徒弟赠送的寻常铁剑,倒持太阿,站在徐凤年身边,“八百年书生意气,尽散人间?”

徐凤年点头道:“老先生去之前显然有些恋恋不舍,熬了个把时辰,加上妥善安排了些后事,这才当场虹化。”

邓太阿皱眉道:“那这场架?”

徐凤年苦笑道:“这位中原文脉脊梁的至圣先师,应该是比较放心道心纯粹的李玉斧,李掌教当初护送龙鲤沿着广陵江入海,老先生肯定暗中观察过,信得过。对我嘛,可就没什么信心了,不但是徐骁的儿子,还极有可能去逐鹿天下,换成是我,也不会放心把老人肩上那副家当交出去。所以才有这么一出风波,他老人家一定要把我逼到死地绝境,亲眼见过我根祗心性才愿罢休。”

对于天下兴亡从无半点兴趣的桃花剑神冷笑道:“终究还是倚老卖老。”

徐凤年不置可否,转头笑问道:“是不是对飞剑无法进入武当山,心有不甘?”

邓太阿坦然道:“这是当然,一剑既出,岂有无功而返的道理!”

徐凤年与邓太阿同时抬头,望向渐渐泛起鱼肚白的遥远天际,在张家圣人以类似道门长生真人自行兵解的方式虹化之后,天地之间,就好像多出了一股新颖气象,说不清道不明,遮蔽了天机。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沛乎塞苍冥。

徐凤年低声道:“立德立功立言,读书人三不朽。这位老先生,真的做不到了。”

邓太阿双臂环胸,“了不起是了不起,可在我看来,仍是有些不爽利。”

徐凤年无奈感叹道:“人生在世,哪能人人如你邓太阿。你啊,也就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徐凤年记起一事,笑道:“对了,老先生临走之前,让我告诉你,在他看来,自剑问世千年以来,就数你邓太阿剑术最高。”

邓太阿没好气道:“剑术一途,不过是吕祖捡了西瓜后舍弃的芝麻而已。”

徐凤年白眼道:“跟你说话真没意思。”

邓太阿斜了他一眼。

徐凤年问道:“吴家剑冢那些散落地面的二十万柄剑,如何处置?还需要你还回去?”

邓太阿反问道:“怎么,你想留下?”

徐凤年赶紧摆手道:“我哪敢啊,那位吴家老祖宗还不得跟北凉拼命,挥锄头挖人墙角的事情,总不能太过分。”

邓太阿哦了一声,“那我就全还回去了,吴家的东西,我本就用得碍眼碍手。”

徐凤年放低嗓音,“别啊,你好歹拣选个千百把好剑名剑偷偷留下,就说被那位张家圣人毁去了,吴家剑冢如果要不依不饶,有本事去找那座张家圣人府邸砸场子!”

邓太阿满脸不屑道:“这种事情我懒得做。”

徐凤年笑脸灿烂道:“不用桃花剑神费心费力,我来我来,截胡这事儿我还算熟稔。”

邓太阿显然不想搭理这茬,开始屏气凝神养意,驾驭二十余万飞剑共赴北凉,绝非一桩易事。

徐凤年突然说道:“老先生走之前告诉我,北莽拓跋菩萨的武道修为,在一夜之间突飞猛进了。”

瞬间想通其中关窍的邓太阿脸色阴沉,“这是要用拓跋菩萨和澹台平静双管齐下对付你?”

徐凤年嗯了一声,“差不离了。”

邓太阿问道:“老人可曾说过拓跋菩萨的修为高到何种地步?可有类比?”

徐凤年摇头道:“含糊不清,只说了五个字,‘天人大长生’。”

邓太阿皱眉道:“这些晦涩难明的话语,我向来不擅长,你就直接说与王仙芝离开东海之时,拓跋菩萨是稍逊一筹还是仿佛之间?”

徐凤年明显早就思考过这个令人大为头疼的问题,脱口而出道:“我猜最好的结果是稍逊半筹。”

邓太阿问道:“那最坏的结果?”

徐凤年半真半假打趣道:“我怕说出来吓到你。”

邓太阿扯了扯嘴角,“有没有人说过与你说话,其实也挺没意思的?”

徐凤年摇头道:“还真没有,尤其是女子!如今中原盛传一句话,便是作证。十年修得宋玉树,百年修得吕洞玄,千年修得徐凤年。”

邓太阿淡然道:“哦?不是百年徐凤年,千年吕洞玄?”

徐凤年捏了捏下巴,故作糊涂道:“难道是我记错啦?”

邓太阿忍不住提高嗓音,“有屁快放!”

徐凤年收起玩笑神色,收起凉刀悬佩在腰间,“最坏的结果,就是在某种时刻,拓跋菩萨的战力将会犹胜王仙芝半筹。”

邓太阿一笑置之,松开双臂,伸了个懒腰,晨曦将至,“那就是最坏的结果了,要不然拓跋菩萨交由我来应付?”

徐凤年摇了摇头,眯眼远望天色渐青白的安详景象,懒洋洋道:“你在北莽都跟他打过一架了,这次还是我来吧。”

邓太阿沉默片刻,后知后觉,讥讽道:“别忘了,你和他在西域还有凉州关外都打过两次了!如果我没有记错,是一平一负吧?”

徐凤年任由清风拂面,吹散身上最后那点血腥气,“我哪有输过?何况那趟西域转战千里,如果不是李密弼在最后关头横插一脚,拓跋菩萨早已是个死人了。”

邓太阿一笑置之,“行吧,你一心想要逞英雄,我邓太阿满足你。”

徐凤年轻声道:“也许就战力而言,咱们几个都是天人境界,高低并不悬殊,但是有种王仙芝独有的心境,就算你邓太阿手持太阿,就算拓跋菩萨得到仙人馈赠,仍是不可能有。”

邓太阿好奇问道:“人间无敌?”

徐凤年猛然抽出凉刀,刀尖指向那一轮跃入人间视野的大日,“举世皆敌!”

邓太阿又问道:“你有?”

徐凤年答非所问,“我北凉一直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