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可敢一战

徐凤年一壶接一壶,连喝了三壶酒,就直接趴在石桌上酣睡,青鸟替世子殿下盖上一件貂裘大衣,静坐在一旁,徐凤年清晨时分醒来,看到一板一眼正襟危坐的青鸟,歉意苦笑了一下,青鸟则是展颜一笑。徐凤年拔出绣冬在院中练刀一个时辰,开始试图将《千剑本草纲》《杀鲸剑》《敦煌飞剑》《绿水亭甲子习剑录》等一大堆剑道秘笈中最精妙的剑招拣选出来,融入刀法,再以骑牛的那套心法做底子,力求融为一炉,一气呵成。

只不过赵姑姑建议的先手五十将招式臻于巅峰谈何容易,这会儿徐凤年的练刀难免画虎不成反类犬,走刀相当凝滞,如此练刀只能事倍功半。不过徐凤年有一个不被注意的优点,就是从小养出了不俗的定力,童年抄书,少年下棋,三年六千里游历更是被砥砺干净了当世子殿下当出来的浮躁心性,否则以家中鹰犬无数并且拥有武库的身世,真能静下心脚踏实地练刀?至今才一刀破六甲,换作其他眼高于顶的世家子弟,早就跳脚骂娘了吧?

出了一身汗,回房换上青鸟昨日在青蚨绸缎庄购置的洁净崭新衣衫,通体舒泰,刚要吃早饭,就看到天大地大睡觉最大的王初冬破天荒起了个早,站在院门口捏着衣角。徐凤年招了招手,一同进餐,王初冬吃相娇憨随性,徐凤年数次抹去她嘴角残留食物。徐凤年今日就要离开姥山前往被说成第二座酆都的襄樊,早餐临近末尾,王初冬便越是神色凄凄惨惨戚戚,以她的城府,怎么都遮掩不住,徐凤年也不曾劝说什么。只是吃完后带上小丫头最后前往白玉观音像,当徐凤年说了一句等下就别送行了,王初冬彻底伤心,一边抽泣一边如小猫胡乱擦脸,含糊不清哽咽道:“等我长大了,记得回来看我。”

徐凤年手指弹了一下王初冬的鼻子,调侃道:“瞧瞧,都哭花脸了,难怪说女大不中留,你爹白心疼你了。”

天下夺魁的王东厢在书中写死了那名至情女子,当时她也有躲起来偷偷哭过,但贪睡贪吃贪玩过后,就淡了,只是她不知道当王东厢不再是王东厢,只是少女王初冬时,莫说死别,便是有缘再相会的轻轻生离,也是如此的揪心,她很想告诉徐凤年以后她可能都不爱睡觉了,想问以后想他了却见不到该怎么办,可她不争气地只是哭,什么都说不出口。

徐凤年很见不得女子流泪,听不得哭腔,提高了嗓门说不许哭,她乖巧温顺地立即闭上嘴巴。

徐凤年哭笑不得,伸出双手捏着她的红扑扑脸蛋,低头用鼻尖碰鼻尖,柔声道:“放心,这一路向东南而去,总会有很多有关我的小道消息传到青州,你等着,会有惊喜。”

王初冬点头挤出笑脸道:“我会给你写诗的!”

徐凤年没有当真,还跟小丫头约定一颗北莽头颅诗一篇,万一果真有那一天,她岂不是要忙死?

徐凤年突然有些懊恼自己过于草率地在她心中烙印,记得鱼幼薇以前有唱词一首,懵懂时候不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可不就是在说眼前的少女吗?世子殿下哪怕在王府梧桐苑,除了青鸟红薯,对其余丫鬟都不敢如何用情,点到即止,十数年如一日。怕的正是那些无法揣测的天灾人祸,相亲相近的女子一旦凋零,徐凤年不愿去承担这份痛苦。徐凤年不知这相思词恰巧出自青州王东厢的《头雪》,算是被王初冬给一语成谶了。

一行人浩荡到了码头,徐凤年登上船,离姥山愈行愈远,鱼幼薇走上前,轻声道:“你不知道王东厢?”

徐凤年一阵莫名其妙,反问道:“什么人?”

鱼幼薇玩味笑道:“你竟然没读过《东厢头场雪》?”

徐凤年皱眉道:“听李瀚林说结尾死得一干二净,我就不乐意去翻了。上次我大姐回凉州,身上便带了本《东厢》,硬逼着我读给她听,好不容易才逃掉。”

鱼幼薇低头抚摸白猫武媚娘,柔柔说道:“那王家幼女便是王东厢啊,出自《头场雪》的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话连北莽那边都琅琅上口。”

徐凤年轻声道:“难怪。”

鱼幼薇抬头说道:“王东厢可不止会写婉约词曲,虽说从未远赴边境,可连边塞诗都写得别有生趣。我到凉州不吟诗,原来凉州即雄文。这句诗可是连大柱国都称赞过的。”

徐凤年笑骂道:“徐骁懂个屁的诗词曲赋。”

但世子殿下轻声补充了一句,“不过小丫头这句诗的确有那么点意思。”

鱼幼薇笑了笑,越发肥胖的武媚娘在她怀中慵懒伸了个懒腰。

鬼城襄樊,有六大藩王之一的靖安王坐镇。

赵衡在宗室亲王中算是难得文武兼备的一个,只是高不成低不就,文采不如弟弟淮南王,武力输给燕剌广陵两位王兄,兴许是心灰意冷,耳顺之年开始崇信黄老学说,一度曾有去龙虎山做道士的念头,最近两年又弃道学佛,兴师动众,特地向皇帝陛下求了特旨前往两禅寺烧香,甚至主动要给黑衣僧人杨太岁当菩萨戒弟子,可惜病虎老僧置若罔闻,始终不加理会。

赵衡如今长习西方教,手中常年缠绕栾珠一百八,多愁善变如女子。

徐骁说过这个赵衡阴沉如妒妇,求佛问道都是早年造孽太多,求个心安的幌子,六大藩王中数他最不是个爷们。

三条大船才离姥山没多远,两条春神湖水师楼船便靠了上来,徐凤年所站船只与之相比,小巫见大巫。

徐凤年眯眼望去,北凉铁骑在春秋国战中摧城灭国势如破竹,可谓无敌,唯独不善水战,所以徐凤年对春秋各国水师极有研究,本朝湖上战舰大小四十余种,都有不浅的涉猎,眼前楼船称作黄龙,在青州水师中只比青龙楼船和六牙巨舰略逊一筹,江海通行,已是气势凌人的巍然大物,设三楼,高六丈,饰丹漆,裹铁甲,置走马棚,上下语音不相闻,女墙上的箭孔密密麻麻,触目惊心,更有巨型拍竿,一竿拍下,寻常大船都要被拍得支离破碎。

很不幸,徐凤年这几条船就经不起几竿怒拍,但青州水师更不幸,因为此时船头站着的,是北凉世子殿下。

徐凤年平静道:“宁将军,去拿大戟。”

性格温良的大戟宁峨眉难得露出一脸狞笑,转身去船舱取出那一枝卜字铁戟,连短戟行囊都背上。

吕杨舒三人自然而然做好了跃船厮杀的准备,寻常武卒,实在是经不起他们三个二品高手折腾,只不过民不与官斗,侠不可犯禁,多少有些先天的忌讳,但一想到到底是谁教会了江湖这个血淋淋道理,三人立即轻松无比。

徐凤年让鱼幼薇先回内舱,抬头看到昨日挨了吕钱塘一脚踹的赵姓纨绔与一帮狐朋狗友站在黄龙大船三楼,指指点点,敢情是在装模作样指点江山?

黄龙楼船逐渐靠近,清晰可见巨型拍竿已经准备就绪。

拍竿张牙舞爪前,那给青州州牧做小舅子的赵姓公子哥双指捏着一只白瓷酒杯,看上去挺潇洒不羁的,他朝徐凤年喊道:“外地佬,你还敢造次吗?!”

徐凤年笑着回应道:“行啊,我很想掂量一下青州楼船的斤两,就怕你们中看不中用。”

姓赵的下意识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一行人中的同姓公子,这同龄人容貌风雅,行事却低调内敛,哪怕与他们相处,也无架子,在青州境内口碑极佳,都统之子居高临下,问道:“你敢再重复一遍昨日言语吗?!”

徐凤年明知是个一眼看破的陷阱,却依然淡然笑道:“靖安王的姓名?说了又何妨?藩王赵衡的儿子站在这里,一样打得他回家以后连赵衡都认不出来。”

姓赵的心中大喜,瞥见侧身那位青州境内无人敢在他面前自称豪族公子的斯文青年,露出一抹不易见到的阴森。

那面如冠玉的白净公子上前一步,他一上前,赵纨绔当下便后退。

公子哥直视徐凤年,平静道:“你别后悔。”

徐凤年一抬手,三船内一百凤字营尽数出舱,持弩而立,腰挎一出鞘便是清亮如雪的制式北凉刀。

如此一来,反而是青州水师骑虎难下了。

今日,难不成真要水战一场?

凤字营都尉袁猛更是怡然不惧,频频手势用作督战,井然有序,凤字营本就是北凉轻骑中的翘楚,马战步战夜战都名列前茅,掌舵船夫早已被控制,三条船瞬间拉出一条圆弧,互成犄角,北凉军虽不善水战,但那只是跟马战相比,青州水师?当初北凉铁骑围困襄樊,这两艘楼船上的水师士卒都还在吃奶吧?西蜀曾凿开石壁挂了三条铁索拦江,试图阻拦北凉临时拼凑出的水师,不曾想那场水战尚未开启便落幕,大江沿岸天险就被北凉军悉数摧破,真要严格来说,北凉军还是青州水师的半个老祖宗才贴切。

徐凤年放声讥笑道:“可敢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