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豪赌

拒北城藩邸笼罩在一股沉闷凝重的氛围之中,董卓除去麾下原有十四万私军包围怀阳关,更说服北莽皇帝调动了两万在草原失去身份的流徙罪民,参与攻打怀阳关外城战役,丧心病狂的董卓扬言他要用尸体堆出一座登上城头的缓坡。陆大远和李彦超分别领衔的左右骑军,在与冬雷精骑和柔然铁骑的先头骑军进行了一系列小规模接触战后,终于先后迎来一场大战,两处战场,凉莽四支骑军,总计投入将近四万兵力,显然敌我双方都不曾倾巢出动,北莽冬雷精骑战力之强,出人意料,达到万人规模的柔然铁骑也不容小觑,比起拒北城之前的预估形势,左右骑军伤亡稍大,这就意味着一旦被两位北莽持节令的兵马纠缠住,就很难轻易脱身。

一旦这支北凉关外野战主力失去大范围战场转移的灵活性,除了一万大雪龙骑依旧可战可退,两支注定无法单独参与大型战事的重骑军,却极有可能陷入尴尬境地,反观北莽中路大军,在王勇赫连武威联袂打造的第二条战线之后,还有一位太子殿下“御驾亲征”,这位北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天潢贵胄身边,除了极少出现在战场上的王庭铁骑怯薛军,还有以耶律慕容两大国姓命名的两支重骑军虎视眈眈,重骑军确实战力恐怖,但十分依赖大规模主力骑军,这就像是剑神李淳罡的两袖青蛇,需要磅礴气机支撑,否则就是华而不实的屠龙之技,这便是北凉以一道之力抗拒北莽举国之兵的艰难之处,若是北凉边军能够再多出十万骑军……那么北莽肯定就直接不选择北凉作为南下中原的路径,直接掉头直奔离阳两辽边境去跟那位顾大柱国死磕了,甚至犹有余力分兵叩关蓟州,沿着那条草原骑军最是熟门熟路的南侵通道,直插中原腹地,或者东转离阳京畿,兵临太安城下,都不难。只不过如此一来,天下形势,就不单纯是北凉铁骑在北莽骑军身后作卧榻之侧惬意酣睡之姿了,而是优哉游哉隔岸观火,耐着性子就能坐收渔翁之利,到时候中原和草原是一起姓赵还是姓慕容,只看那位年轻藩王的心情来定,说不准干脆改姓为徐,都有可能。

二堂签押房隔壁的那间书房内,正午时分,日头高照,酷热难当,结果小小一座书房聚集了王祭酒、杨慎杏和白煜在内六七位官场大佬,除了副节度使杨慎杏来此商议军务,其余人等都是光明正大逃暑来了,这座书房虽小,可毕竟只有年轻藩王一人处理公务,六科厢房虽大,却扎堆了十几二十号人物,最关键是经略使李大人独具匠心地亲自出马,帮着在书房外头的院子里移植过来一株枇杷树,高矮适中,既有树荫,又不会太过遮挡光线,故而小小书房无形中就成了绝佳的避暑胜地,杨慎杏在与年轻藩王隔桌议事的时候,这位被离阳贬谪到西北边陲的春秋老将身后,白莲先生坐在靠窗位置的椅子上轻摇蒲扇,清风徐徐,王祭酒死皮赖脸拉着李功德摆开阵仗,一局楸枰对手敲,还能够蹭着白煜摇扇带来的阵阵凉风,真是快哉快哉。

左右骑军在关外的作战经历,年轻藩王早已浏览过详细兵文谍报,杨慎杏今日来此并非老调重弹一遍,而是目前摆在拒北城或者说所有北凉边军面前,有一个天大难题,清源军镇石符部骑军、铁浮屠、白羽轻骑这三支骑军,作为凉州关外除去第一野战主力之外的重要机动兵力,如今已经转战流州老妪山,那么一旦左右骑军未能成功吃掉慕容宝鼎部主力六万精骑,被王勇和赫连武威两位北莽持节令的兵马死死咬住,拒北城该怎么办?甚至可以说,此次涉险调兵,极有可能导致凉莽双方出现一种玉石俱焚的惨烈结局,黄宋濮部南征主力在老妪山地带覆灭,但是北凉同样要失去怀阳关一线。

杨慎杏忧心忡忡道:“当初我们没有想到在郁鸾刀率军奔袭西京的情况下,曹嵬部万骑也作出了策应郁鸾刀部幽骑的北突姿态,可北莽竟然只是从与两辽对峙的东线,抽调出冬捺钵王京崇的骑军,就没了动静,好像根本就不在意南朝京畿之地的安危。最后反而下令沿途军镇南下驰援老妪山,难不成那位老妇人失心疯,当真半点不在意整座姑塞州硝烟四起?要知道姑塞州以北接壤两州,向来兵力空虚,却又驿路发达,一旦我方获得老妪山大捷,联手郁鸾刀曹嵬两部骑军,里应外合,北莽这是要将南朝半壁江山双手奉送?”

徐凤年不敢妄下断论,只是苦笑道:“换成是爱惜羽毛的离阳皇帝,绝不敢这么做,换成是那位老妇人的话,还真不好说。”

杨慎杏皱了皱眉头,“这么换,谁亏谁赚?北莽就不怕被我们铁骑捣烂南朝,十年之内都别想恢复元气,南下中原?”

徐凤年摇头道:“若是以往,离阳朝廷对中原版图还有掌控,自是如此,可如今三王起兵,所有都成了变数,北莽当然也可孤注一掷豪赌一把。”

徐凤年轻轻握住一块鸡蛋大小的白玉籽料,握在手心,缓缓摩挲,这块籽料略带枣皮红,肌理细腻,模样拙憨,徐凤年爱不释手,其实物件本身算不得多珍稀,比起那些雕琢成形的羊脂美玉,价格更是相差天壤,不过此物来历十分有趣,是姜泥和徐婴贾嘉佳三人,前不久不知从哪里偷偷扛了一只沉甸甸的布囊回到拒北城,每人衣衫都沾着尘土泥屑,大摇大摆好似邀功一般来到这座书房,打开布袋绳结哗啦啦倒在地上,大多是些俏皮讨喜的普通鹅卵石,夹杂有些勉强能卖些铜钱的青玉,但还真给三人捡到了宝,便是这块最终被徐凤年留在书案把玩的上等白玉籽料,徐凤年何等奸诈油滑,蹲下身装模作样大肆贬低了一通,说这块石头根本一文不值那块石头就是装点路面都嫌不好看的鹅卵石,最后唉声叹气捡起那块皮色俏丽尤为可人的籽料,随手抛了抛,然后从钱囊里摸出五六枚铜钱丢给风尘仆仆的小泥人,说这可是友情价了。小泥人虽然狐疑不定,觉得吃了亏,可到底是生意场上的雏儿,便给年轻藩王厚颜无耻捡了漏去,照理说这么一块品相质地俱佳的籽料,辗转至江南道的书香门第,怎么都该有小二十两银子,若是有名家玉匠雕琢一番,就更不好说了。最后三女离开书房的时候,姜泥腰间那只到了拒北城之后一直干瘪的新钱囊总算有了些生气,贾嘉佳扛起重新装回石子的沉重布囊,打算去院子里堆出个小窝玩玩,徐婴则拿着那颗姜泥送给她的铜钱,皆大欢喜。

欲言又止的杨慎杏在天人交战之后,终于放低声音问道:“敢问王爷为何执意要打赢流州战事?甚至不惜调动清源军镇兵力离开凉州?”

徐凤年猛然握紧手心那块渐渐被捂热的籽料,凝望着这位在北凉道枯木逢春的副节度使,冷不丁玩笑道:“你猜?”

杨慎杏措手不及,不知如何作答。真正融入北凉官场之后,这位春秋老将也知道了些不曾流入中原和京城的北凉趣闻,比如老凉王徐骁就喜欢说你猜二字,是口头禅之一。

看着老人无法掩饰的拘谨和无奈,徐凤年笑了笑,开门见山说道:“这其中涉及到很多内幕,比如北莽太子曾派人给我捎话,耶律东床在离开中原去往草原之前私下与我会晤,还有一场与洪嘉北奔有关的长远谋划,甚至还牵连到北莽西线主帅王遂,和那位坐镇两辽的顾大柱国,真要往细了说,恐怕我得说到晚上,相信杨将军确定一件事,在拒北城以北的凉州关外战场,以凉莽双方的兵力,我们北凉铁骑根本无法在正面战场上大获全胜,至多惨胜,甚至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也不是没有可能,对不对?”

杨慎杏毫不犹豫点头。

徐凤年将那块白玉资料轻轻放在书案上,如同棋盘落子,“我师父在世时,一直不厌其烦告诉我一个道理,国手功力之深浅,从来都在棋盘外。小时候我觉得是师父下棋总输给我二姐,是在给他自己找棋筋气力不济的借口,但是久而久之,我才觉得天下事只要如围棋般要争出胜负,道理皆是如此。”

徐凤年缓缓起身,伸出手指按住那块籽料,“徐骁早年在离阳处境最艰辛的时候,由于打多了别人不乐意去碰的硬仗死仗,手底下兵马一直不多,为何离阳兵部那些大佬依旧次次愿意押注在徐骁身上?很简单,徐骁总能在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他的时候,偏偏打出一场胜仗,以此吸引庙堂目光,让手握兵符大权的老狐狸们觉得值得再押一注。我先前所说那些内幕,那些躲在重重帷幕之后的国手,其实都很虚,与我北凉双方心知肚明,只会不见兔子不撒鹰,没办法,北凉只能剑走偏锋,让站在赌桌前的那些人觉得是时候坐下来,是时候赌一把大的了,否则出手慢了,就只能捞到些塞牙缝的残羹冷炙。”

徐凤年微笑道:“这些家伙,没谁的胃口是小的,所以我得让他们看到诚意,比如……”

杨慎杏下意识追问道:“比如?”

徐凤年轻声道:“比如凉州关外铁骑力保拒北城不失的同时,流州骑军老妪山大胜,然后一路北上,拿下北莽南朝的西京。”

杨慎杏于官场沙场修行皆是宗师人物,一点就透。

只是这位经历过春秋战火的老将,没有丝毫轻松,反而愈发心情沉重。

年轻藩王只说是守住拒北城,那么位于拒北城以北,又该如何?

怀阳关,柳芽茯苓重冢三大军镇。

褚禄山,周康,李彦超,陆大远,四员大将。

……

不知何时,书房内除了隔桌而立的两人,其余人等都已离去。

在杨慎杏也走出书房后,年轻藩王握住那块籽料,走到窗口,抬头望向那株枇杷树,虽至中秋时分,绿意犹然郁郁。

春夏秋冬,叶可长绿。生老病死,人不长生。